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一朝花事尽 > 第172章 后妃之德

  一朝花事尽正文卷第172章后妃之德走在身后的沈著与柏安对视一眼,皆是一副心知肚明的表情。

  “今日先帝妃嫔及朝中官眷皆在,阿眉需得注意后妃之德。”进入群芳馆前,凌励凑在舒眉耳畔低语道。

  “臣妾失德了吗?”舒眉仰头问道。

  凌励咬紧了牙关,压低了声音道:“你身为后妃,与柏安在药圃拉拉扯扯,不觉得失仪吗?”

  “皇家的规矩真是可笑,柏安不过是提醒我不要触碰苏合香花朵便是失仪,你与那青鸢在假山后搂搂抱抱反倒没事儿一般……”

  凌励愣了一下。果然,正如沈著所言,她如鲠在喉了。

  “阿眉,那是误会……”

  “臣妾恭迎皇上!”凌励正欲解释青鸢之事,董月娇便在群芳馆门口含笑相迎了。

  凌励只得点点头,放开舒眉的手,大步朝百花宴大厅中高设的主座走去。

  “穆妃妹妹请!”董月娇朝舒眉含笑道。

  “贤妃姐姐请!”舒眉微微颔首道。

  两人便并肩步入了大厅,沿着铺了杏黄地衣的甬道,走上主座,在凌励身旁一左一右入了座。

  沈著在大厅门口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转身走开了。此次百花会,贤妃只邀请了女眷,他一个外臣入席,着实有些奇怪。再加上,他被凌励逼着相亲,唯恐宴席上出现尴尬场面,所以赶紧开溜。

  柏安见状,也跟着沈著走了。

  两人寻了处清净的花亭坐下,让宫人送了几道小食来。

  “柏大夫,你今日多话了。那女子长得神似家姐,摆明了是给陛下和娘娘设的局。我好不容易说服陛下将她逐出京都,你竟提出合血念亲来。”沈著拎了茶壶,替柏安斟了一杯。

  “难怪娘娘今日看起来不高兴。”柏安恍然大悟。

  沈著叹道:“娘娘心里是有陛下的。只是解不开那道心结。”

  “沈大人,你今日也多话了。陛下本就不悦了,你还与娘娘当着他的面回忆儿时情谊……”

  “此事确实有些欠妥。”沈著给自己倒了一杯,仿佛饮酒一般仰头一口饮尽。放下杯子,他看着柏安,不解道:“没想到你为了娘娘,竟甘愿做内廷医官。”

  “西境大捷,柏安家仇得报。今生唯余娘娘的救命之恩未报了。柏安愿在深宫之中守护娘娘一生。”

  “娘娘自有陛下守护。你虽是内廷医官,也得避讳。”

  “多谢沈大人提醒。”柏安端起茶盏,以茶代酒,朝沈著揖了一礼,然后仰头饮尽。

  “沈某还欠柏大夫六里峡的救命之恩未报。”

  “六里峡出手相救乃是娘娘的意思,柏安不敢居功。还望沈大人在前朝多维护娘娘。”柏安拎壶替沈著斟了一杯。

  “这是自然。”沈著点头道。

  百花宴上,凌励命人送上了西溪行宫最有名的百花酿。这酒本就是为花朝节特酿的,应景应时,酒气蕴藉百花之香,回味甘甜,口感极好。

  凌励赐酒后,舒眉亦如董月娇一般,代表吉庆宫向先帝妃嫔和朝中官眷祝酒祈福。众人皆知穆妃乃是新帝宠妃,皆有与她交好的心思,便纷纷上前敬酒。舒眉来者不拒,竟一杯接一杯的喝了下去。

  “穆妃不胜酒力,大家的心意,朕替她领了。”凌励见她脸色已有些微微泛红,便端起酒杯替她喝了一杯。

  众人明白凌励维护她的意思,也都不敢再上前敬酒了。

  有皇帝在场,众人都格外谨小慎微,整个百花宴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赐酒祝酒结束后,凌励便寻了借口离开了。

  舒眉本就不喜欢这般场合,凌励一走,她也寻了借口要离开百花宴,却被玉瑶一把拉住了。

  “眉姐姐,玉瑶有事相求。”玉瑶将舒眉拉到了紫藤架后的僻静处。

  “公主妹妹有事方才何不直接找陛下?”舒眉有些不解。

  玉瑶看着舒眉,愁眉道:“玉瑶想与沈大人单独见上一面。恳求眉姐姐帮忙。”

  “你想见沈著?!”舒眉瞪大了眼睛。这花朝节上,若其他女子想约见沈著,都极是好办。唯独玉瑶,着实让舒眉为难。玉瑶早已被承德帝赐婚给车骑将军陈凭,若非是徐太妃说玉瑶年纪尚小,希望留在身边多待些日子,两人早就该完婚了。

  “若不能见他这一面,玉瑶此生难以心安。”玉瑶一脸痛苦道。百花宴开席前,她无意瞥见沈著一面,心中被苦苦压抑的情感,便再难安生。

  舒眉知晓玉瑶对沈著的情义,也明白爱一个人是何等煎熬。但此事若是败露,玉瑶的清誉、皇室的尊严就毁于一旦。

  “眉姐姐,我只求见他一面,说几句话而已。此番见了他以后,我便能安心嫁给陈凭了。”玉瑶泪流满面的苦苦哀求道。

  舒眉犹豫许久,终究不忍拒绝玉瑶。

  “我答应你,你别哭了。一会儿风筝比赛后,贤妃要带众人乘画舫游西溪,你就称病不去了。我让人约了沈著去荼靡院,荼蘼花开晚,那院子应该没什么人去。你随我去杜若院,晚些时候就穿我这身衣服去。万一被人撞见,还能推脱说是我约了沈著。”

  见舒眉替她想得这般周全,玉瑶一把抱住她,破涕为笑:“多谢眉姐姐成全。”

  凌励回芳菲殿午休了片刻,起身后便开始签批带来的那批劄子。待一一处理完劄子命人送回城去后,天色已近黄昏,他想起之前说要给沈著赐婚的事来,于是让满福去叫沈著过来。

  满福安排了几名宫人四处寻找沈著,皆找不见人,只得去跟凌励回话。

  “天色已晚,莫非微知回城了?”

  “奴才去了司马监,沈大人的马尚在马厩,人应该还在行宫里。”另一名宫人回答道。

  “莫非是他与哪位官家小姐对上眼了,躲在僻静处卿卿我我?”凌励笑道。

  “回,回陛下,奴才方才听荼靡院的守院嬷嬷说,是穆妃娘娘约了沈大人在荼靡院说事……”

  “穆妃?!”凌励的脸色霎时剧变,腾地一下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