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田园农娇 > 第一百三十章:无中生有

  “怎么?难道你还会觉得我是看上你家里面的东西,所以胡言乱语。在你家门口碰瓷儿吗?”姚婆子按捺出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努力的把自己的神情举止都变得自然一些。

  “嗯,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你这种人老眼花,看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也是有的。”姚禾无所谓的冷冷一笑。

  说完了话,她抬步绕开姚婆子,走到王胜面前。

  王胜这会儿才真的是像一个护着小鸡仔的老母鸡一般,把家里面的那些小鸡仔全部挡在自己的身后面。手里面也提着一把长长的竹竿子。一副只要老婆子敢上来,他就要和对方拼命的架势。

  姚婆子气得整张脸都乌青乌青的。“我家里面的这些不肖子孙顶撞我也就算了,可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也不过是我老大家请回来的一条看家护院的狗而已,竟然竟然朝着主人叫唤。我劝你赶紧的去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再来和我说话。”

  王胜被这么一通侮辱,只觉得面子上面有些过不去,可他却还是态度比较的坚决挡在前面,丝毫都没有让开。“我是什么身份,这个就不用你来提醒了,我自己就清楚的很,我吃的是谁家的饭端的是,谁家的碗。应该做怎样的事情,我心里面都是门清的。您这会儿要在我面前当什么长辈的话。劝您还是先去和我主人家确定一下您的身份再说。”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的,谁也不让着谁。针尖对麦芒的尽管它是一个男人家,但是吵架的本事也并不弱,就这么四两拨千斤的就把难题给甩给了姚婆子,这让姚婆子恨不得冲过来就把王胜给狠狠的打上一顿。

  姚婆子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牙齿在嘴巴里面磨得嘎吱嘎吱响,怕是要把对方生吞活剥的心都有。再看看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还有不争气的这个孙女。这种让她觉得四面楚歌的心境,更是让她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你少跟我扯东扯西的,多余的话,咱们就不说了,先来看看这些记载的问题吧,我就说了我们家的鸡可都是给我做了特殊的记号的。你赶紧的把你们家里面的那几只长得比较大的鸡都给我挑出来。那就是我们家里面跑出来的。”

  姚禾……挑了挑眉,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些无耻。不过这个人无耻的嘴脸,也不是第一天见识到了。所以她倒也能够估摸得出对方到底是些什么样的心态来说话的。“你说这些就是你的就是你的呀啊?在这里把它叫得回了你,我倒是能够信上几分。”

  姚婆子冷冷的笑了,两声。之前还觉得有些棘手的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如此的就好说话了。让小鸡仔回应得了她,这不是比较简单的事情嘛,好歹她也是一辈子务农的人。伺候这些身处他也算是有一定的经验。

  因此将手里面的一个小小的盆子拿了出来,这盆子里面了,米糠还和了一些菜叶,混杂着家里面剩下的那些已经数量不多的红薯。“咕咕~咕咕~来吃东西啦。”

  她动作比较的利索在地上面一抖这些东西就散落了下来,小七彩门道的眼睛也是比较尖利的看到东西洒落下来,只知道是吃的,整个鸡群全都一窝蜂的涌了。

  个个敞开了肚子,不住的低头吃东西起来,姚婆子看到这个场景忍不住有一些洋洋得意。“你们去看看这粮食,可是我真心给和出来喂我家里面的小鸡。要不是吃惯了我家里面的东西的话了。哪里就会这么听话,而且一个个的就这么不挑食呢?”

  姚大壮和王胜简直都快要被他的厚脸皮给折服了,悄悄这说出来的,厚颜无耻的话是个人能够说出来嘛,但凡脑子里面的馅儿再多长一丝丝的话,也不至于把大家都当做是个傻子一样的看待。

  姚禾也是很无语,别说是这些动物了,就算是一个人的话,怕是看到了这些好吃的都会忍不住扑上去。“你这个理由实在是太过于牵强附会了,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家里面端出一盆吃的。让这村子里面的人来尝尝,若是觉得好吃的话,难道这些人都是我们家里面养活的人吗。这个理由不成立,要不你再想想你家里面的小七彩还有什么其他的特点。的话我今天是不会让你把东西带走的。哪怕咱们是闹到了衙门里面去,我也是一点儿都不害怕。”

  “就是呀,娘你好歹也找一个比较好的借口来吧。这软饭要硬吃,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呀!传出去也会让人觉得面上无光又难看。”

  姚婆子气的,眼睛都快红了。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小贱人如今一家子合起活来都欺负他,若是以前他说这样的话的话,自己这个缺心眼儿子,哪怕是哄自己开心,也会把这些东西给拿自己。可现在呢?不怎么帮着自己说话就算了,反而还要在站在一边指责笑话自己。

  姚婆子彻底的把面子思想给扔掉。直接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你就是欺负我这个老年人你就是想要卖一下我家里面的东西。你如今已经和风味楼,那些大酒楼两个联合起来一个月手上的银子流水一般的进来和出去,我不过是养了几只小鸡仔,想要混一口饭吃怎么就这么的艰难了呢?”

  她嗓门儿也比较地大,吼起来的时候,整个村子上边大约传出去好几百米。只要这会儿还在家里面的人大约都是能够听得到这样子的动静的,所以有三三两两的几户人家已经开门把脑袋凑了过来,想要看看这边的热闹了。

  这种小农忙的时候大家也算不上是多么地忙,整个村子里面的生活都比较的枯燥,可若是谁家能够发生一点关起门来的那种隐私的话,让大家听见,都是一种兴奋剂和调味品,能够让大家这种平凡而又寡淡的生活增加不少的乐趣。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呀,你们一家子怎么三天两头的都发生些热闹呢?”

  “有啥话不能好好的说呀?姚禾你是小辈子可别动不动就顶撞长辈呀。”

  见到有人来了,姚婆子顿时就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了底气和靠山。反正他觉得人多了。底气就比较的足。只要自己闹腾起来有道理的话,村子里面的人绝对都是会支持他的。当然了,他自己显然是得了间歇性的遗忘症,把之前自己干出来的那些混账事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姚大壮是一个老实人,嘴巴也不是那种会花言巧语的,所以非常公正又客观的吧,家里面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讲解给了村子里面的人听到而村子里面的这些人基本上都不是个傻子的。他们能够通过那些吵架时候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还有讲解出来的那种模模糊糊的故事,很轻而易举的就能够把他们原本的那些真相给猜得七七八八。

  姚禾就那么冷着眼睛看着摇脖子给大家诉苦,然后又把一盆又一盆的脏水倒在他们一家身上。反正她这会儿双手抱着肩膀,谢谢了,以后在门口的那棵树上面整个人显得很是的悠闲放松。

  对,她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的名声受到损害,也不担心这些污水泼过来会弄脏了她自己的衣服。

  王胜和姚大壮就不相同了,他们是要长这个女孩子几岁,自然知道名声对于一个女人到底有多么的重要。姚大壮作为姚家的长子,虽然明明知道自己老娘在胡说八道,可他也做不得那种当着大庭广众的地面上就这么义正言辞的斥责自己老娘。毕竟这个时代的忠孝两个字还是很重的。以前他基本上做的那些事情,可以说,就让村里面有些那种嚼舌根的人吐槽了。可是他在继续反对姚婆子的话,估计别人就要真的说他是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坏东西了。

  “放屁,这些小鸡仔都是我每天来喂养着的家里面到底有没有多上几只,又或者少上几只,我心里面都是门清。这些小鸡在身上面的毛都是我亲自给他们捡的,你倒是跟我说说,你说你丢了哪些机制,你倒是给我指出来就行了。”王胜没有什么牵挂。他就能够做到豁得出去一些。整个人阴森森的盯着姚婆子那张巴拉巴拉的嘴巴。只觉得这老虔婆实在是可恶的很。他都想要冲过去将这老婆子打上一顿的时候。姚禾似乎先一步预料到了他到底想要去做什么,一把就将他的衣袖给抓住了。而后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姚婆子一听这话似乎觉得还有一些的游戏。毕竟她随手一指,这些牲口又不像人一样,还能够懂得开口说话向大家否认不是。

  她是早就眼红依旧。早就已经在心里面琢磨好了要把这些小吉塞给弄到自己家里面去。原本她想的是能够趁着这家里面的人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东西给偷了。

  可没有想到这一家人实在是太过于谨慎了,几个人轮流的来看守着,哪怕是几分钟的时间缝隙,都是无缝衔接,让她真的从中偷出什么东西的话,难度还实在是有一些的大。

  姚禾摊手,“行了,行了这件事情我心里面有分寸。还有你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这件事情想必大家都是比较清楚的我这个人惯常的都比较的小心谨慎,所以咱们家的小鸡除了翅膀上面的毛,被剪掉了一半,连尾巴上的毛都是被剪掉了一小撮的。”

  “你说你家的小鸡在翅膀都被剪成了半圆形,那行,那就是不知道你家的小鸡在屁股上面的毛有没有被剪掉。是你之前掉了几只屁股上的猫还是说所有的鸡,你都剪掉了。”

  姚婆子……面色一僵。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么个小再次竟然能做出这样防备的事情,她之前倒是仔仔细细的观察过这一群小鸡仔。可是这尾巴上面的毛被剪掉了一撮到底是哪一错他倒是隔得远远都没有仔细看过这会儿问起她来,也是四顾茫然。回答不上来。偶尔嘴犟的时候想要说点什么。可是急急巴巴的让人觉得很是的不正常,这种状态之下,任谁一看就知道到底是谁说的真话,谁说的假话。

  姚禾没有等他继续想出更多的法子随便的抓了一只小鸡之后就把小鸡屁股上面的那一撮见掉的痕迹指给大家看。这小鸡的身上果然还有另外的标记。

  姚禾给大家看完了一只之后,又出了另外的一只上来。今年好几只小鸡的身上的痕迹都是一模一样的。这能够让大家都清楚的明白这一批小鸡都是一起的。

  众人也就不怎么说姚禾一家子了。反而神色复杂的看着姚婆子。

  姚婆子仿佛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扔在大庭广众一下好,在这种尴尬的事情,她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所以完完全全的十分的从容。只讪讪的扯了扯嘴角,“哎,也怪我没有看得清楚就是我们大码的说不出来,这些小鸡仔长得都是差不多,可能是我老眼昏花了吧。下次我一定看清楚。”

  “行了,行了,咱们自己家里面的事情。关你们这些人什么事情啊,你们大家要是比较的空闲的话,赶紧的回去做自己手头上面的事情吧,在这里来凑我们家里面的热闹,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村子里的人原本还想要接下去看继续的后续情况的。可这唱戏的主角给人脸色看了他们这些人也就不好继续再呆在这里了。不往外面的地方走了几步,远离了这里。然后才开始又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

  姚禾耸耸肩膀,也没有继续为难这个老太婆,“你可要把眼睛擦亮一些了呀。我家的小鸡被你家领去了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才能找得到呢。既然你的东西掉了,那你要是有空的话还是赶紧的去找你丢掉的那些小鸡。特别是被什么野兽给吃掉了。”

  姚婆子见人走了之后脸皮抖了都。没说话。毕竟整件事情就是他自己一个人搞出来的,无中生有的事情。哪里还能够真的有什么结果呢。

  哎,这小贱人还真是比较的难啃呢。连这种事情都被她给逃脱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