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是天师啊 > 第220章双人刺日

  我真不是天师啊正文卷第220章双人刺日凌焱打了个电话给谢云齐:“谢局,让观测观测天体运行的团队24小时加班吧。”

  谢云齐接到电话一愣:“怎么了?”

  凌焱把乞力马扎罗山火山爆发的事情跟他详细说了一遍:“祖龙脉出现火山爆发,极有可能会出现异常情况,不管有没有问题,先让人密切关注。”

  “明白。”谢云齐虽然还没突破大宗师,但是很清楚凌焱现在的预感能力。

  张道灵对凌焱说道:“先生,祖龙脉出现问题,确定会有天外的来客?”

  凌焱笑笑:“《黄帝阴符经》有云,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地覆天翻。这次的昆仑始祖龙脉异动,是刀兵之气刺激沉睡的祖龙脉,又有瀛洲大和脱离的原因在,这两个原因都是人发杀机。”

  “人发杀机,引起了地发杀机,在这种天地灵机复苏的特殊情况下,再引起天发杀机,是很正常的。”凌焱苦笑:“如果没有引发天发杀机斗转星移,那才是异常的,后果可能更加的可怕。”

  凌焱深知自己能说出这番话,还是观看了推背图后,对于灵机感应增强,有比较强的预感能力。

  当然了,这段时间连续看了三教的典籍,积累深厚许多,对于这个预测结果,凌焱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其实这天地人三才都是有很深的联系的,最简单的联系是环境破坏,人类造成环境破坏后,地质条件出现变化,最后引起天像变化,这种很常见。沙尘暴、酸雨这些,都是三才联动的典型案例。

  张道灵沉吟许久,对凌焱说道:“这龙脉异变、天外来客到底算好事还是坏事?”

  凌焱笑笑:“谁知道呢,天地灵机复苏对于整个人类社会,其实是好事,比如你我。但是对于在异变中不幸丧生的人来说,那就是坏事了。”

  “帝流浆如果出现,也是同样的情况。”凌焱分析道:“那些妖物,得到帝流浆后,会拥有超乎想象的实力,对于人类社会来说,肯定是灾难。”

  “但是,这些妖物的出现,他们的爪牙骨骼血肉,甚至可能出现的妖丹,必然对人类有帮助,是一种稀缺资源。”

  张道灵点头:“的确,这就好像小龙虾,繁殖能力超强,它可以打洞放水、破坏堤坝,吞食水中生物等,对生态环境和农业生产造成威胁和破坏,但是因为小龙虾好吃,所以变成了美食之后,野生的小龙虾现在都很难见到了。”

  凌焱笑了,的确,在有能力的人眼里,妖物其实就是大补的药物罢了。

  天地灵机复苏这段时间,有一些动物幸运的得到了能力,成为类似妖物的存在,但是在吃遍全世界的神州人眼里,这些妖物一个个成了美食佳肴。

  谢云齐他们搞的那个佣兵工会系统,刚开发出来没多久,就有人用钱换积分,然后用积分去收购妖物的肉。

  那时候谢云齐说起这事情的时候还笑着说道:“只要确定某个妖物能够壮阳,神州男人可以吃到这个妖物绝种。”

  凌焱对张道灵说道:“推背图第四十五象第一句话,炎运宏开世界同,如果用乞力马扎罗山火山爆发来说,也能说得通了。”

  张道灵笑道:“如果要能用这句来解,那这火山的爆发就不是几天能够解决的。”

  凌焱摇头:“分支龙脉自断,又受到刀兵之气刺激,始祖龙脉在天地灵机复苏的时间段,必然要波动良久,这次火山爆发,怎么可能马上结束。”

  “金乌隐匿白洋中这句又当何解?双人刺日图又有什么说法呢?”张道灵问道。

  “不清楚,金乌可以形容为太阳,也可以形容为阳性、男性。”凌焱笑着说道:“也可以解释为扶桑金乌,这是很多人都在猜测的一个点,就是瀛洲大和陆沉,但我觉得不大可能。”

  “那”

  凌焱笑了:“很多人以为双人刺日图与瀛洲大和有关,但这肯定是错误的。这个双人刺日图,要和有客西来一起看,就能够排除瀛洲大和了。”

  张道灵点头:“有道理,瀛洲大和在神州东部,根本就不可能西来。”

  “但凡是解读成瀛洲大和陆沉兵败臣服的,都是错误的。”凌焱笑着对张道灵说道:“推背图成书于唐朝,那时候的瀛洲大和,只不过是飞鸟时代后期。虽然有圣德太子在致隋炀帝的国书中写道:日出处天子致日落处天子,太阳旗首次出现是在701年,直到元朝明朝才被天皇使用,到近代才成为它们的国旗。”

  “所以说,双人刺日图和金乌,绝非瀛洲大和。”凌焱冷笑:“蕞尔小国而已,怎么配得上金乌之名?”

  张道灵点头:“有道理,不过网络上这个论调是最盛行的。”

  “一群什么都不懂的人,胡编乱造罢了。”凌焱说道。

  “结合我看推背图所看到的帝流浆,这个双人刺日图,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有流星陨石之类的出现,喷发出帝流浆,造成了很大伤亡,为了抵抗这个伤亡,全世界人类联合起来,共同抵御这个西方来客。”

  张道灵笑着对凌焱说道:“有人说,推背图上的双人刺日图,太阳的样子像是一个新冠病毒的模样。”

  “我有看过这个说法,但是可能性比较小。因为推背图前四十四像,图的含义都是会意,没有一副是象形的,只此一点就可以排除。”

  凌焱接着说道:“而且金圣叹批注,此象于太平之世复见兵戎,当在海洋之上,自此之後,更臻盛世矣。这句话更加可以排除新冠病毒了。”

  张道灵笑道:“这推背图太复杂了,我还是研究我的八字命理比较好。”

  凌焱道:“几千年来,无数人都在钻研推背图,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解读思路和各自的心态在,解读出来不一样。你我都是算命出生,说难听一点,一个字我都可以推算一个人的毕生经历了,跟不用说图文并茂的推背图,每一个卦象完全可以写成一本百万字的作品。”

  “而且,我们推算,灵机感应很重要,你看到推背图所感应到的灵机,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启示,这才是真正的。至于涉及到国运之类的,并不是普通相师可以解析得出来的。”

  凌焱说完,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是谢云齐打过来的电话,心中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