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极夜雪记 > 第三十五章 不平静的夜晚(3)-什么?!

第三十五章 不平静的夜晚(3)-什么?!

  第三十五章不平静的夜晚(3)——什么?!

  近两公里外,在远离宿舍塔和教学区的校园一隅,叮咚的喷泉池水正顺着夜色中的人造溪流,流进一座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小花园。花园里座落着几间宛如小型音乐厅的房子。边上的一间房子里,隐隐约约地传出音符跳跃的弦乐声——似乎有人很晚还在练琴。

  琴音缭绕在花园中,将盛放的鲜花散发出的粘腻花香烘托得犹如一场气味的音乐会。

  不过,这间房子的每一扇窗户都挂着厚厚的窗帘,瞧不见里面拉琴的人。

  事实上,倘若有人将头探进窗帘,势必会吃惊起来:房子里根本没人在拉琴,琴曲声是从戗在窗户上的一只拓声筒里循环播放的。

  但房子里有人。

  两个人。

  一个身披暗品红色斗篷的女生脸色煞白,不停来回踱步:“闯祸了……闯祸了……”

  她的对面,倚着齐腰高的华贵琴凳站着一个神气高傲的女生,她显得不耐烦:“你从一过来就不停重复这句话,我在音乐室里等你到现在,不是为在这里听你当复读机的。我等的是好消息,难道你要告诉我,我们计议这么久,到你这最后一步,居然搞砸了?”

  “……我不知这算不算‘搞砸’。”披暗品红色斗篷的女生终于换了句台词,然而脸色像一个梦游的人。

  对面的女生更加不耐烦:“讲人话,到底成功还是失败了?”

  “成功,但远出我们预料,这件事……”

  “成功就行。让我们在这愉快的夜晚各自回宿舍吧。”

  “等等,你听我说完!”披暗品红色斗篷的女生急了,“那个转学生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什么?”神气高傲的女生伸出去关拓声筒的手在空中抖了一下。

  “在我们这次的计划里,第一步是引开那个转学生身边的同伴,对不对?”

  “对……因为之前每次我们出手都被她脚踩狗屎运地躲过,跟奈菲她们始终在她身边‘保驾护航’大有关系。”

  “所以,今天我们有了分工,你们引开她身边的所有同伴,我则在远处,等到所有人都离场再行动。”

  “没错。难道哪里出了差错?”

  披暗品红色斗篷的女生似乎气不打一处来:“差错?听着,这就是差错——我在远处拿出你给我的装置,激发那个埋伏在场里的胸针,关撼山帝王鳄的笼子的确立刻打开了,但是鳄嘴上的禁锢魔绳也同时消失了!还有缩小咒,缩小咒也没了!噢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

  “你——你的意意思是,”神气高傲的女生脸色变得跟她的同伴一样煞白,“你让一头恢复原形、没有禁锢的撼山帝王鳄逃出了笼子?”

  “不是我,是那枚胸针!那个转学生当时就蹲在笼子旁边,我看到撼山帝王鳄变得跟山一样大,直接朝她扑去。”

  “然……然后呢?”

  “然后我不敢再呆下去看了!我第一时间消除我们的所有痕迹然后赶快溜走!你没见到那只巨兽,不知道它有多大、多恐怖!我怀疑我要做一辈子噩梦!即使在我躲的那个很远的位置,它尾巴扫一下就会让我成为肉酱!谁保证它袭击完那个转学生不会发现、袭击我?”

  “所以你没确认那转学生到底有没有死?”

  “这还需要确认吗请问!”

  神气高傲的女生胸口起伏,被琴凳绊了一下,扶住窗沿,随后像是惊觉什么,一把拉过另一个女生,退到远离窗户的房间角落。

  “你……你究竟是怎么办事的?”她颤抖着声音,“我们原先只是想让那转学生吃一些苦头,让她明白阿克米不是她可以伸手的。从来没想直接弄死她啊?如果出了人命事件,我们也会不保的!学校一定会花大力气彻查!”

  “你还问我怎么办事?我倒想问问你,你的那个胸针到底是什么玩艺?不是讲好只弄开笼门让她被帝鳄袭击挂点彩就好吗,怎么会把撼山帝王鳄嘴和尾巴上的禁锢,甚至布丁老师下的强制缩小咒都破了?”

  “我……我不知道!”神气高傲的女生尖声道,“这是上周六我去布利赫城时,落烟街上一个自称是大蹊地来的游方魔法师卖给我的,说它能解开天下所有的锁。”

  “你是人傻钱多吗?在落烟街上遇到的大蹊地的游方魔法师的东西也敢随便买?”

  “你现在这么讲,可星期一我跟你们提出这个计划时,第一个举手赞成的不是你吗?而且我在买之前验过货,它的确什么锁都解得开!我没想到的是它竟然还能解开所有的强大魔法禁锢。那胸针的威力怎……怎会这么大?可是那个游方魔法师并没有跟我要太多钱。”

  “也许是他偷来的、抢来的,他只是要尽快脱手!你要感谢我,我逃离操场之前,把那该死的胸针召唤回来了。但愿这样老师们就没法通过胸针上面的指纹或魔痕追溯到我们。”

  神气高傲的女生瘫坐在另一张矮一点的琴凳上,看着她的同伴从斗篷的内袋里掏出用纸巾里三层外三层包起来的一枚秋草色水钻胸针。

  她深吸一口气:“这个不能留。”

  “那怎么处理?我不认为我们有办法销毁这么一件不知来历、威力奇大的高魔物品。”

  神气高傲的女生平复了一下呼吸:“先消去我们的指纹、魔痕。然后,”她冷声一字字道,“扔进S馆的地渊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