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械血肉 > 第211章 处置

  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看了女子一眼,似乎想要说什么,可在对方的目光逼视之下,却最终选择了闭口不语。

  “齐渊在爆炸之中受伤太重,我们没有及时治疗,就把人喊过来审讯,导致齐渊伤势发作死亡,对于他的死,我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女子沉声说道。

  “不过你放心,今天的审讯,我是主审官,我会承担主要责任!”

  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怔怔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齐渊,恐惧的情绪无法遏制的在心底蔓延。

  他根本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哪怕齐渊真的是死于伤势发作,承担主要责任之人,也会被重罚,极有可能被发配到荒野。

  对方背靠薛鸿,当然不会这么轻易被流放,自己和另一个陪审的年轻人毫无背景,明显是最好的替罪羊。

  想到这里,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悚然一惊,这明显是对方安排好的一个局,上面故意安排自己和那个年轻人过来陪审,恐怕就是为了这一刻,给她做替罪羊!

  中年女子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冲着监控摄像比了一个隐晦的手势,示意齐渊已经死了。

  在房间内内的薛鸿看到这个手势后,眼前忽然一亮。

  齐渊既然死了,自然也就失去了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其他人就算会为齐渊可惜,但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和自己撕破脸。

  只要没有人继续死撑齐渊这个死人,就自己手中所掌握的那些证据,完全可以将齐渊钉死在奸细的耻辱柱上。

  一个奸细死了,他的财产自然会被没收,到时候把齐渊仓库的那些星能石交上去一部分,剩下的自然可以全部落入自己的口袋。

  薛鸿强行压下了狂喜的表情,皱眉道:“齐渊这是怎么了,快去通知医护人员,对齐渊进行救治!”

  燕修深深的看了薛鸿一眼,虽然薛鸿刚才一直都在自己的注视之下,没有下达弄死齐渊的命令,但从薛鸿骤然加快的心跳判断,齐渊极有可能已经死了!

  而且,齐渊的死,肯定和薛鸿脱不了干系!

  就在此时,薛鸿的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薛鸿看了一眼通讯器,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薛鸿深呼吸了几口,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点开通讯器。

  薛远庆的投影忽然出现在房间内,表情并不好看。

  薛鸿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到:

  “父亲,你找我有事吗?”

  “你这个蠢货!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薛远庆大声咆哮起来。

  “就在刚才,谈秋给我来讯,找我要人!莫笙给我来讯,找我要人!就连战部的庞九川也给我来讯,找我要人!”

  “赶紧把齐渊给我放了!立刻!”

  薛鸿顿时脸色惨白,张了张嘴,却无法说出一句话来。

  对面的薛远庆,显然很了解这个儿子,看到他这副表情,立刻联想到了什么。

  “齐渊现在在哪?”薛远庆寒声问道。

  薛鸿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敢看自己的父亲。

  薛远庆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燕修你来说!”

  燕修看了投影屏中依然躺在地上的齐渊一眼,说道:

  “齐渊……可能已经死了!”

  薛远庆沉默了几秒钟,最后看了一眼低着头,瑟瑟发抖的薛鸿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切断了通讯。

  完了!

  燕修从薛远庆的最后一个眼神看出,他已经放弃了薛鸿,放弃这个一事无成,只知道惹事的废物!

  四级研究员谈秋,随时有可能踏入七阶的莫笙,还有一个战部的副部长庞九川。

  一个废物儿子,明显不值得他去竖立这么多敌人。

  董事会虽然高高在上,可这几位也不是易于之辈。

  能够在纷乱的局面之中,迅速权衡利弊,放弃一个儿子,这就是薛远庆的狠辣之处。

  薛鸿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面对什么,看到自己父亲忽然挂断通讯,他虽然觉得有种隐隐的不安,但同时也悄然舒了口气。

  终于不用挨骂了!

  薛鸿眼珠一转,对燕修说道:“你去外面打探一下,看齐渊的这把异化能量武器是谁的。”

  燕修有些悲哀的看着薛鸿,死到临头还在惦记着这把异化能量武器,我怎么就跟了这么一个废物!

  “我这就出去。”

  燕修看了薛鸿一眼,随后匆匆离开了房间。

  另外一边,看到齐渊倒下之后,短发副官犹豫了两秒钟,最终放弃了亲自验尸的打算,这里是秩序部,不是战部,自己贸然去验尸很容易把自己牵扯进去。

  秩序部的M6看了投影之中那个女人一眼,说道:

  “她那边我会处理好,不会让她有开口的机会。”

  短寸副官点了点头。

  “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等过了这阵风头,会立刻送过来!”

  就在这时M6的私人通讯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讯人员,顿时眼皮一跳。

  他急匆匆说道:“夏部长来讯,估计是为了齐渊的事来的,你先走,不要让人看到我们在一起。”

  短寸副官没有丝毫犹豫,迅速起身离开。

  整个秩序部能够被称为夏部长的只有一人,那就是秩序部部长——夏世勋。

  等到短寸副官离开房间,关好房门,秩序部M6才点开来讯。

  一个威严的老者虚影出现在房间内,他只是淡淡的看着,一股无言的气势自然而然的流漏而出。

  “田渭,你们今天是不是从实验室带了一个叫齐渊的研究员过来审讯?”

  田渭低下头,恭敬的说到:“是。”

  “情况怎么样?”夏部长平静的问道。

  田渭心念急转,能够让夏部长亲自过问一个二级研究员的审讯,肯定是有某位大佬直接找到了他。

  田渭定了定心神,将早已准备好的腹稿娓娓道来。

  等到讲完之后,田渭才发现,夏部长的脸色有些难看。

  “柯守霖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竟然将齐渊的审讯工作交给了薛鸿,还让齐渊还因为伤势复发死在了审讯室!”

  田渭脸色苍白,从夏部长的语气之中,他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现在,谈秋、莫笙、庞九川都在向我要人,他们甚至已经闹到了薛董事那里,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把人还给他们!”

  “你以为把责任推到薛鸿身上,你就没事了!”

  “这次的事情薛鸿根本扛不住,薛董事已经给我来讯,他要求我们严惩薛鸿,将他放逐到荒野!”

  “如果你不能把这件事处理好,明天就收拾好东西,和薛鸿一起荒野!”

  话音刚落,不等田渭反应过来,夏部长的投影直接消失。

  完了!

  田渭身形一晃,瘫坐在椅子上。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从荒野过来的二级研究员,竟然会牵动这么多人为他出头,竟然会让薛董事放弃薛鸿这个儿子。

  薛鸿都没有抗住这件事的影响,要被放逐的荒野之中,自己一个M6又能抵抗到什么时候。

  要不要把柯守霖也拖下水?

  田渭心头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就算自己真的把柯守霖拖下水,也救不了自己,不过是让自己死的更快一点而已。

  薛鸿是薛董事的儿子,他就算流放到荒野,也未必会死在荒野,等到这件事的风头过去之后,他还有回来的机会。

  可自己不一样,自己身后没有一个进入了董事会的父亲,只凭借平日经营的那些关系,他们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冒着将自己拖下水的风险,来拉自己一把。

  一旦自己被流放到荒野,那就真的无法再回来了!

  自己替柯守霖保守这个秘密,或许还能赌一把。

  柯守霖如果选择斩草除根,自己自然会死在荒野。

  除非柯守霖担心自己鱼死网破,才有可能找机会拉自己一把。

  柯守霖也是一个心狠之人,但这却是自己将来回到黑钢庇护所的唯一机会,自己如果想回来,就只能赌柯守霖不愿意让自己鱼死网破。

  就在田渭犹豫着准备联系柯守霖之时,私人通讯器再次响了起来。

  田渭心头一跳,差点没敢接通,看到不是上面大佬的来讯,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一个年轻人虚影显现在房间内,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田长官,莫笙那边派来的助理,正在向我们严厉抗议,说我们超期羁押齐渊,他强烈要求和齐渊见面,我们已经快挡不住了,现在该怎么办?”

  田渭看了一眼时间,距离齐渊走进秩序部,正好过了一个小时,如果没有其他人过问,齐渊死了也就死了,反正都是薛鸿那边干的,可现在薛鸿顶不住,自己必须要直面这一股让董事都不得不退让的压力。

  齐渊的死肯定瞒不住,继续拖延时间没有任何意义,田渭只能颓然的点了点头。

  “让他进去,我马上就赶过来!”

  田渭深吸一口气,走到办公室,快速手写了两张纸条,然后拿着纸条转身离开。

  这两张纸条,一张是给柯守霖的,请求他在这件事的风波过去之后,想办法将自己弄回黑钢庇护所。

  另一张,则是防备柯守霖翻脸的后手,一旦自己死了,今天的这场交易将会被揭露,这么做虽然无法搬到一个战部的副部长,但也能恶心一下柯守霖,给他竖立几个敌人。

  安排好后事,田渭去往了齐渊的审讯室,他刚刚走到门口,却发现门口已经站了不少人,其中还包括赶来救援的人员,而审讯室的大门,却已经紧紧关闭。

  “你们怎么都站在外面,齐渊的尸体现在怎么处理的?”田渭沉声问道。

  话音刚落,田渭就发现所有人都目光怪异的看着自己。

  田渭心中一沉,以为是某位大佬在里面。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推门进入之时,一个人医护人员小声的说到:

  “齐渊不是还活着吗?怎么会有尸体?”

  没有尸体!

  齐渊还活着?

  柯守霖的人亲自下场,自己也亲眼看着齐渊倒下,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难道齐渊被抢救过来了?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田渭一时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齐渊只是一个三阶,柯守霖那边,有一万种手段可让他悄然暴毙。

  而且齐渊原本就身受重伤,怎么可能抗过柯守霖的手段!

  是齐渊在演自己?还是柯守霖那边出现了意外?

  田渭大步走到那人面前。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名医护人员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说到:“我是说,齐渊虽然在爆炸之中受了伤,但他并没有死,他人就在里面,你如果不相信,可以自己进去看。”

  田渭心念急转,不管齐渊是如何活下来的,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自己不用被流放了。

  “除了爆炸的伤势外,齐渊身上还有……”

  说到一半,田渭忽然停了下来,自己贸然认定齐渊死了,如果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东西,恐怕自己又要倒霉了。

  “除了齐渊意外,还有谁在里面?”田渭问道。

  几个医护人员对视一眼,小声说道:“除了齐渊之外,一个荒探部的男人,一个秩序部的女人。”

  田渭眉头微蹙,顿时感觉有些棘手,荒探部的男人,一定是莫笙派来的助手孔义,而那个秩序部的女人,一定是薛鸿派来审讯齐渊的季珺,虽然她不是自己的人,但却是自己把季珺喊出来,给柯守霖那边争取了动手的机会。

  一旦这个女人开口乱咬,说不定会将自己拖下水。

  虽然齐渊没死,薛鸿完全可以抗住这件事,但薛鸿的父亲已经过问了这件事,自己也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将所有的责任推卸到薛鸿的身上,否则,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来自董事会的压力。

  想要平安度过这一劫,最重要的就是齐渊的态度,如果齐渊想要死缠烂打,那自己也只能自认倒霉。

  如果齐渊只是想出一口恶气,发泄一下,自己或许可以还能操作一下。

  田渭心念急转。

  负责审讯齐渊的是季珺,而季珺是薛鸿的人,自己在这个里面做了什么,齐渊未必会知道,如果能想办法让齐渊将这口恶气撒在季珺或者薛鸿身上,自己应该能够蒙混过关。

  想好说辞之后,田渭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推门而入,却没推动。

  田渭顿时有些发愣,里面的人把门反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