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挂了 > 014,阴癸魅

  倪昆候在传功大堂前,背着双手,来回踱步。

  宋主管每天傍晚,都会来传功大堂这里呆上一阵,等着少年们来寻他请教疑难。

  今天不知怎地却是不在,教倪昆扑了个空。询问传功堂前的护卫武士,只说宋主管有事,不知何时会来,倪昆也只好在此等上一等。

  “说起来,这里的待遇其实也算好了。

  “居住条件不错,伙食也好,每天还免费提供补益元气的药膳,又不需要操心任何杂务,只需专注练功就行。

  “这两个月下来,我内力修行虽慢如蜗牛,体魄却比以前好了许多,跑五千米都只是稍微冒点汗了……

  “要不是怀疑阴癸派的用心,并且我这根骨资质实在不成器,倒还真想在这里苟到神功大成。”

  倘若他有一个月练成一层龙象般若功的本事,那怎么也得在这里白嫖个一两年,先把功夫练到三四五层,有了几百斤力气傍身,再学些拳脚兵刃,再出去寻找机遇。

  可是现在嘛……

  照他这根骨资质,苟十年怕都只能勉强把龙象般若功,练到第三层而已。

  他就只剩四十八年好活了,哪里苟得起十年之久?

  再说了,阴癸派真会乐意让他这个武道废材,在这里一直白嫖十年吗?

  人家阴癸派也不是搞慈善的,想想也不可能。

  既如此,他也只得痛下决心跳出舒适区,去寻找改善根骨资质的机遇了。

  正唏嘘感慨时,宋主管忽然大步走了过来,远远就招呼他:

  “小倪,你怎在这里?害我方才白白往你院子里跑了一趟!”

  倪昆对宋主管拱了拱手,笑道:

  “宋主管,我这次来……”

  还没等他说明来意,宋主管就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他面前,一把扯住他袖子,拉着他就走:“好了别废话了,快跟我走,有重要任务交给你!”

  倪昆一怔:“又是重要任务?”

  宋主管呵呵一笑,眼神微妙地瞧了他一眼:

  “大好事儿。保证让你有不枉此生之感!”

  倪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边身不由己被宋主管扯着一溜小跑,一边茫然说道:

  “什么情况啊宋主管?我这次找你,其实是想……”

  宋主管根本不待他说完,直接截住他话头:

  “哎呀,有什么话以后再谈,总之先把这次任务做了再说。”

  “可是我……”

  “没什么可是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悉心栽培你两个月,今天就到用你的时候了!不过你且放心,不是让你去提刀砍人的。”

  说话间,宋主管已一路快步,拖着倪昆来到一座竹林中的阁楼前,径直带他进了小楼。

  来到一间幽雅小厅中,宋主管一把将倪昆按坐在椅子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声:

  “在这等着。”

  “宋主管你先等等……”

  话音未落,宋主管已快步出门,留给他一个神秘的微笑后,顺手带上了房门。

  “我明明是来辞职哒……”

  倪昆一脸无奈,喃喃自语。

  好吧,白嫖两个月,还得了一套上乘武功,就这么请辞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做点事情回报一二也是合情合理。

  可问题是,宋主管最后留给他的那个神秘微笑,总让倪昆心里有点毛毛的,感觉不太妙的样子。

  正暗自嘀咕时,厅门又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倪昆连忙起身说道:“宋主管,我……”

  话音戛然而止。

  因门外进来的,并不是宋主管。

  而是一位身着团花彩衣,高挑修长,婀娜有致,肤白胜雪的娇美女子。

  那彩衣女子神情清冷,予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清纯高贵之感,似乎地位很高的样子。

  “什么情况?”

  倪昆一怔,正不明所以时,就见那彩衣女子上下打量他两眼,略一颔首,轻启朱唇,嫣然道:

  “好个俏郎君,奴家很是欢喜呢。”

  说话时,她唇角微翘,笑意浅浅,明眸之中,波光婉转,那清冷纯真,貌似高贵不可侵犯的气质,顿然倏地一变,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娇媚无方的诡异魅力。

  听得她的声音,瞧着她的笑意,尤其是与她那双黑白分明、千娇百媚的眸子一对视,倪昆顿觉身子仿佛过电一般微微一颤,一时间居然心浮气燥,心猿意马,口干舌燥,脑海之中欲念大炽,腹下更仿佛有火在烧。

  “不对!”

  身体的反应十分强烈,可倪昆脑海之中却警铃大作。

  这一世的身体,虽然是个十六岁的纯真少年,可这副身体里面,却藏着一个见多识广、阅历丰富的灵魂。

  以倪昆的见识,断不至于如此失态。

  纵是面对再如何美丽的女子,也断然不至于被对方一句话,一个眼神,便挑动得几乎要弯下腰去掩饰身体变化……

  而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阴癸派的秘密据点。

  在这种地方,出现一个既美又妖,魅力强到不合逻辑的女子,那真相只有一个:

  此女,乃是货真价实的阴癸妖女!

  就在倪昆心中警醒,欲以无上毅力,与本能抗争之时,那彩衣女子轻移莲步,袅袅婷婷,挟动人幽香行至倪昆面前,伸出修长白皙的玉手,轻轻挑起倪昆下巴,瞧着他那涨得通红的脸庞,吐气如兰,吃吃笑道:

  “好可人的小郎君……来,姐姐带你享人间极乐……”

  说着,握住倪昆手掌,牵着他往内室行去。

  倪昆有心抗拒,可鼻前有动人幽香萦绕,手掌被柔嫩素手包裹,身体顿时就背叛了灵魂,竟任由彩衣女子牵着,亦步亦趋随她而去。

  甚至连脑子都变得有些晕晕乎乎的,意志似也在飞快瓦解。

  不过就算无穷欲念不断冲击着理智,倪昆脑海之中,也始终保留着一线清明:

  “我明白了,原来这里的少年们,全是为阴癸妖女们准备的炉鼎!

  “阴癸妖女,除修炼‘天魔秘’的祝玉妍、婠婠师徒,余者皆修采阳补阴的采补邪功。

  “而龙象般若功至阳至刚,能壮大气血真阳,对资质要求不高,入门容易,进阶也不算太难,关键是成就又不可能太高,基本无力反噬魔门高手……实是最合炉鼎修炼的功法!

  “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免费的才是最贵的,此地少年们如今的勤修苦练,将来只会为阴癸妖女们作了嫁衣!”

  想到这里时,倪昆已被妖女带进了内室,按坐在榻上。

  然后那妖女站在他面前,后退两步,冲着他嫣然一笑,纤手一拉彩衣束带,那团花蜀锦彩衣便翩然落地,倪昆顿时眼前一白,反抗意志摇摇欲坠。

  嗯,身为妖女,里面一片真空也是合情合理的。

  “小郎君,姐姐美吗?”

  妖女一手捧脸,一手抚胸,吃吃笑道。

  阴癸妖女如此娇媚可人,也许其他少年在她面前,很乐意“牡丹花下死”也说不定?

  就连倪昆,意志之弦都行将崩断,脑子里充斥着恶魔的低语:

  “人这一辈子,不就是图个享受吗?这种品级的美女,放在前世,身边必有无数北魏天狗环绕簇拥,你奋斗一辈子都未必有机会一亲芳泽。

  “现在人家主动送上门,这种好事你难道还要拒绝?被采补了又能怎么样?就算被压榨至死,你也可以复活啊!死一次也就折寿十天而已,很划算哦!”

  天使发出义正辞严的反对声:

  “不行,男子汉大丈夫要知耻,要有骨气!像这种白送上门的,得让她坐上来自己动!”

  “……”倪昆脑海眩晕,浑身是火,但还是守住了最终防线:

  “我根骨资质本就不好,要是被妖女坏了清白,那岂不是要彻底沦为药渣?

  “天知道死后复活,还能不能把状态刷新回被采补之前……不行,赌不起,我得反抗,我要挣扎!”

  艰难抵御妖女魅惑的倪昆,奋起最后一丝清明,冲着面前的妖女,缓缓抬起了手掌:

  “神罗……天征!”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