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挂了 > 007,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拜月教?”

  陈玄风斜睨倪昆一眼:

  “你不是说对山外之事一无所知么?怎会听说过拜月教?”

  倪昆面不改色:

  “偶尔听家里大人提过一嘴,但没怎么细说,也不知他们是从哪里听说的。可能是家里人出山采买时,偶尔听山外人提到的?毕竟我家虽隐居深山多年,却也不可能万物自给,总有些物事需要出山采买的。”

  梅超风笑道:

  “十六年前,拜月教主闹出了一桩天大祸事,几乎闹得举世皆知。你家大人出山采买时,偶尔听到了拜月教的名号,倒也在情理之中。”

  倪昆诧异道:

  “天大祸事?举世皆知?梅姐姐可否细说一二?”

  梅超风道:

  “拜月教主之事,我们也是听师父说的。

  “听师父说,那拜月教也是二十年前天变之后,不知何时,于南疆大山中,莫明冒出来的一个教派。其教主乃是个奇人,宣称根据其对星相的研究,可证得咱们脚下的大地,是个大大的圆球。

  “为了证实他的研究,他还派出了队伍实际验证,说是如果一直向着正西方前进,那么最终能从正东方回到出发地。

  “拜月教主一共派出了四支队伍,分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出发,试图绕行大地一周,回到原点。”

  听到这里,倪昆忍不住问道:

  “结果如何?”

  “结果嘛……”梅超风摇了摇头:

  “师父倒没说过拜月教主派遣队伍验证的结果,只说拜月教主受了刺激,疯魔了,号称他的研究绝不会错。如果有错,那错的一定不是他,而是这个世界。

  “他说这个世界早就错了,不仅时序颠倒错乱,连天地都变成了‘天圆地方’……

  “他说世上所有人都陷入了幻梦之中,甚至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是假的,都是某个盖世邪魔,用幻术变出来幻像。

  “他要‘去伪求真’,驱散幻像。于是在十六年前发动大祭,召唤来‘水魔兽’,试图以洪水灭世,毁灭一切虚幻,照见世界真实……”

  倪昆听得目瞪口呆:

  “还有这种搞法?”

  虽然他也觉得这个世界挺乱来的,但发现不对就要灭世……

  应该说辣个男人不愧是拜月教主么?

  “最后结果如何?”震惊之余,倪昆问道。

  “拜月教主自然是失败了。”

  梅超风笑道:

  “不然咱们也不可能好端端坐在这里,说那十六年前的故事了。”

  倪昆连忙追问:

  “拜月教主怎么失败的?是谁阻止了他?”

  不会是李逍遥、赵灵儿吧?

  世间莫不是还有蜀山剑派?

  “拜月教主于南疆开大祭,召水魔,被岭南宋氏探得消息,号召天下义士共讨之。

  “是役,岭南宋氏自家主天刀宋缺以下,精英尽出,与来自天下各地的义士联手,攻入南疆拜月教总坛。

  “当然,拜月教主可不是单纯的武林中人。

  “其人不仅武道通天,更兼具各种巫蛊异术,还与水魔兽合体,举手投足都能崩山倒岳、截江断流,非凡人能敌。

  “因此最终站到拜月教主面前,将之与水魔兽一并诛除的,乃是同样身怀异术的四大异侠:燕赤霞、白云大师、知秋一叶、空虚公子。

  “而四大异侠虽然成功诛除拜月教主,挽回了灭世危机,但他们亦与拜月教主同归于尽……至于拜月教,也被天刀宋缺等义士彻底剿灭了。”

  “……”

  听到这里,倪昆一脸懵逼,无言以对。

  原来这世界,不仅皇帝是隋帝杨广,竟还有天刀宋缺……

  那是不是还有魔门和慈航静斋?

  当然最离谱的就是燕赤霞、白云大师、知秋一叶、空虚公子了。

  你说拜月教主灭世,你们舍生取义、拯救世界是很伟大,可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李逍遥赵灵儿跑哪儿去了?

  蜀山剑派呢?

  那你们这一挂,万一有个树妖姥姥、黑山老妖刷新出来,那又该由谁去剿?

  总不能指望只有武功,没有神通的武林人士去斩妖除魔吧?

  一时间,倪昆心中有槽,却又不知从何吐起。

  沉默一阵,

  倪昆心说柳生飘絮、大欢喜菩萨背后的组织,或者说组织的首脑,恐怕也参与了当年剿灭拜月教之战。

  否则怎会知道拜月教主秘藏宝库之事?

  当下问道:

  “说起来,当年攻入拜月教总坛的,除了四大异侠,以及天刀宋缺一族精锐,还有哪些高手义士?”

  陈玄风淡淡道:

  “这我们如何知道?十六年前,我们也只是不满十岁的小孩而已。师父虽然也参与了那一战,但师父后来与我们说起此战时,也并未事无巨细分说明白。”

  梅超风笑道:

  “师父眼界奇高,等闲高手都入不了他老人家的法眼,与我们说起此事时,只提了四大异侠、天刀宋缺等寥寥几个名字。似乎还有宁道奇、梵清惠?”

  陈玄风想了想,道:

  “嗯,隋廷也派了一个叫裴矩的文官,带着几个世家高手去了。

  “师父说,那几个世家高手不值一提,倒是裴矩手下有个叫‘关七’的门客,非常了得,能指发剑气,隔空杀人,威力远在师父当年的‘弹指神通’之上。”

  裴矩?

  关七?

  在有天刀宋缺、宁道奇、梵清惠的世界,那裴矩,只怕就是邪王石之轩啊!

  还有那指发剑气,隔空杀人的关七……

  先天破体无形剑气?

  说英雄谁是英雄,迷天盟七圣主,吊打一切不服,天下无敌的关七爷?

  那柳生飘絮貌似也是指发白光,隔空杀人,难道是剑气?

  难道柳生飘絮、大欢喜菩萨背后势力,正是邪王石之轩?

  线索太少,倪昆虽有此怀疑,倒也不能就此肯定。

  而陈玄风、梅超风对十六年前,拜月教事件的了解,也差不多到此为止,再也问不出更多的线索了。

  当下倪昆又沉默一阵,问道:

  “关于大地是圆的这件事,不知尊师有何看法?”

  他自然相信地球是圆的。

  可为何拜月教主派人考证出了“天圆地方”这种结论,还因此大受刺激,彻底疯魔?

  倪昆有种直觉,拜月教主考证出的“天圆地方”这个结论,或许与这世界的各种混乱诡异,有着最直接的关联。

  “我们师父……”梅超风皱着眉头,喃喃道:

  “师父说,拜月教主是对的……汉张衡《浑天仪注》有云: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子中黄,孤居于天内,天大而地小。

  “那鸡子中黄,不就是个圆球么?”

  陈玄风亦淡淡道:

  “师父带我们观察海船,首先远远瞧见桅杆,之后船身才会慢慢浮现。由此可见,海面并非平坦,而是有着弧度。师父亦曾带我们观察月食,月食之时,月上阴影亦是圆球弧度。

  “所以师父说,拜月教主是对的。至于为何实地验证,却得出了‘天圆地方’这荒谬的结论……”

  他摇了摇头:

  “师父也不得而知,只说将来得闲,当乘船出海,向西而行,亲身验证一番……”

  得,应该说不愧是好奇心最重,爱好最广泛的黄药师么?

  居然也有了环游世界的想法。

  之所以还没有付诸行动……

  想来是因为家里还有个小小的女儿吧?

  瞧陈玄风、梅超风现在的年纪,黄药师的女儿,现在只怕还是个小婴儿……不对!

  黄药师亲历了二十年前的“天变”,当时陈、梅二人还是小孩,按照时间,那时候黄药师应该还没有结婚——他是在陈玄风、梅超风长大成人之后,方才成婚的。

  既然时代已在二十年前变成了隋朝,那黄药师还能找到他老婆冯蘅吗?

  若没有冯蘅,黄药师的女儿黄蓉还会存在么?

  倪昆很好奇这个问题,可又不好开口询问。与人交往,最忌交浅言深。这种隐私,根本无从开口。

  正纠结时,只听陈玄风说道:

  “好了,说了这么多,时辰不早,该歇息了。”

  说着,往火堆里添了几根硬柴,拉着梅超风靠坐在旁边墙壁上,闭目休息。

  倪昆见陈玄风、梅超风谈兴已尽,也不好搅扰他们两口子休息,便放下纠结,也靠在木板墙上,闭上两眼,消化一番谈话所得,又作了些推理猜想,不觉开始思考起自己的未来。

  “不明势力的追杀,以后恐怕还会接踵而来。

  “我不懂武功,没有平A,遇险时只能发大招自救,动不动就要消耗寿命,这可不妙。而长生延寿的法门,目前还是没影的事,那就只能尽可能以和为贵,节省寿命。

  “唔,无论如何,得先设法找个厉害的靠山……”

  请陈玄风、梅超风帮忙介绍,拜进黄药师门下?恐怕不行。

  且不说他跟陈、梅二人的交情,还远远没到这份上,关键是这俩货说不定是私奔出来的,黄药师眼下说不定正大发雷霆,迁怒门下其余弟子呢。

  那去岭南宋家,投献葵花宝典,以作晋身之阶?

  宋缺的话,应该能挡住疑似幕后黑手的石之轩吧?

  可是宋家能看得上葵花宝典么?

  “浑身上下就这一门邪门功夫,没钱又没人脉,别说找靠山求罩了,想雇个靠谱的保镖都难哪!”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