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成为无限领域最萌的崽 > 489、售票员的本事

  有重复情节,有重复情节!!!!1点前可以刷新!!!!

  ………………………………

  售票员看着挺好‘沟通’,实则也是个狠家伙,当即横腰剪断了一只‘豚鼠’。

  这只断成两截的‘豚鼠’站起来,晃晃悠悠,居然变成了两只一模一样的‘豚鼠’,只不过个头娇小了一些。

  它们畏惧的看了眼售票员,二话不说的爬上方向盘,继续埋头苦干。

  另外三只‘豚鼠’又开始嘲笑它们自己的兄弟,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小矮子、小矬子、软怂包、没胆量……还有很多恶毒的,让人恨不得捂上耳朵。

  但程双顾不上这些了。

  因为当鲜红的血喷满整个车厢时,本该粘稠的液体溅到了她的额头上,又从额角掉落到了她的手心上。

  是一块完整又独立的积木块……

  程双怀疑自己的视觉马赛克BUG越发严重了。

  她尝试将手里的一次性纸水杯徒手‘撕’开,水杯哗啦啦的碎成了一块一块,掉在了小隔板上。

  本来准备开车门的售票员骤然停下,转动脑袋,空洞的面具窟窿直直的望向程双的方向。

  车里的乘客震撼于售票员能动手绝不动口的狠厉态度,纷纷朝程双投去同情的目光,随着售票员渐渐飘到她的座位处时,又淡漠的收回视线。

  小姑娘挺有闲情逸致的,趁机她环视车内一周,大帽檐以及牛仔青年和白裙少女仍然处于漠不关心外界的状态,脑袋连抬都没有抬过,而其他人皆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从他们时不时偷瞄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别问程双是如何从一堆马赛克积木人里分辨出某某人的眼神的。

  黄白色的积木中镶嵌着两块黑色积木,黑色积木跟木偶人的眼睛雷同,转移方向时,根本没有遮掩的功能。

  视觉马赛克BUG的像素太低,可能模拟不出多余的眼皮,是以,没有人偷看她,能逃过她的双眼!

  小姑娘莫名挺直胸膛,在售票员飘到自己面前时,将水杯马赛克块扫到手心里,直接怼给了她。

  “垃圾桶,我要扔垃圾。”

  售票员二话没说,手伸向腰后。

  程双甚至能听到旁边中年男人忽然加重的呼吸,气氛顿时开始紧张。

  准确来说,应该是几个偷瞄的乘客的气氛开始紧张。

  他们似乎期待着什么,比如售票员手剪人头一类的,或是能看一看这个不知是维护者还是资深游客的小姑娘到底有什么本事。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两人居然没有打起来!

  ……………………以下是重复情节,作者菌在努力码字中,…………………………

  售票员看着挺好‘沟通’,实则也是个狠家伙,当即横腰剪断了一只‘豚鼠’。

  这只断成两截的‘豚鼠’站起来,晃晃悠悠,居然变成了两只一模一样的‘豚鼠’,只不过个头娇小了一些。

  它们畏惧的看了眼售票员,二话不说的爬上方向盘,继续埋头苦干。

  另外三只‘豚鼠’又开始嘲笑它们自己的兄弟,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小矮子、小矬子、软怂包、没胆量……还有很多恶毒的,让人恨不得捂上耳朵。

  但程双顾不上这些了。

  因为当鲜红的血喷满整个车厢时,本该粘稠的液体溅到了她的额头上,又从额角掉落到了她的手心上。

  是一块完整又独立的积木块……

  程双怀疑自己的视觉马赛克BUG越发严重了。

  她尝试将手里的一次性纸水杯徒手‘撕’开,水杯哗啦啦的碎成了一块一块,掉在了小隔板上。

  本来准备开车门的售票员骤然停下,转动脑袋,空洞的面具窟窿直直的望向程双的方向。

  车里的乘客震撼于售票员能动手绝不动口的狠厉态度,纷纷朝程双投去同情的目光,随着售票员渐渐飘到她的座位处时,又淡漠的收回视线。

  小姑娘挺有闲情逸致的,趁机她环视车内一周,大帽檐以及牛仔青年和白裙少女仍然处于漠不关心外界的状态,脑袋连抬都没有抬过,而其他人皆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从他们时不时偷瞄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别问程双是如何从一堆马赛克积木人里分辨出某某人的眼神的。

  黄白色的积木中镶嵌着两块黑色积木,黑色积木跟木偶人的眼睛雷同,转移方向时,根本没有遮掩的功能。

  视觉马赛克BUG的像素太低,可能模拟不出多余的眼皮,是以,没有人偷看她,能逃过她的双眼!

  小姑娘莫名挺直胸膛,在售票员飘到自己面前时,将水杯马赛克块扫到手心里,直接怼给了她。

  “垃圾桶,我要扔垃圾。”

  售票员二话没说,手伸向腰后。

  程双甚至能听到旁边中年男人忽然加重的呼吸,气氛顿时开始紧张。

  准确来说,应该是几个偷瞄的乘客的气氛开始紧张。

  他们似乎期待着什么,比如售票员手剪人头一类的,或是能看一看这个不知是维护者还是资深游客的小姑娘到底有什么本事。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两人居然没有打起来!

  黄白色的积木中镶嵌着两块黑色积木,黑色积木跟木偶人的眼睛雷同,转移方向时,根本没有遮掩的功能。

  视觉马赛克BUG的像素太低,可能模拟不出多余的眼皮,是以,没有人偷看她,能逃过她的双眼!

  小姑娘莫名挺直胸膛,在售票员飘到自己面前时,将水杯马赛克块扫到手心里,直接怼给了她。

  “垃圾桶,我要扔垃圾。”

  售票员二话没说,手伸向腰后。

  程双甚至能听到旁边中年男人忽然加重的呼吸,气氛顿时开始紧张。

  准确来说,应该是几个偷瞄的乘客的气氛开始紧张。

  他们似乎期待着什么,比如售票员手剪人头一类的,或是能看一看这个不知是维护者还是资深游客的小姑娘到底有什么本事。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两人居然没有打起来!

  售票员二话没说,手伸向腰后。

  程双甚至能听到旁边中年男人忽然加重的呼吸,气氛顿时开始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