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唐圣 > 第两百二十八章 三日后的审讯判决

第两百二十八章 三日后的审讯判决

  唐圣第两百二十八章三日后的审讯判决少年自然就是唐青,他身处江底最深处,正在静静的修行。

  他的体内气息正在以一种很是玄妙的规则缓缓流动,于血脉之中来回穿行,一点点壮大着他的每一寸筋脉和骨骼。

  一缕金光浮于他的体表,似是盔甲一般将其完全覆盖。

  在这幽暗深沉的江水之间绽放着微弱却很坚定的光芒。

  周例外看见唐青的时候,对方的眼睛是睁开的,只是眼眸间的光色却没有落在这里,而是去向了一个很玄的地方。

  就连周例外来到这里很久之后,他都没有回过神来。

  而他虽然孤身处在幽暗的水底,却仿佛没有半点的惊慌之色,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淡定。

  就连每一次的呼吸都是那般沉稳。

  虽然仍是三境守心的修为,但是周例外利用笔力细细感知之下,发现有那道神秘金光的加持,唐青绝对能达到四境巅峰的实力,甚至可能更高。

  除了妖族的血脉,周例外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这般快速的提升一个人的实力。

  虽然周例外的心中已经愈发确认唐青就是一只妖,但是每每想到自己那位很是固执的学生放下了自己的一切,只为将此间少年救出去,他便心中一软,无法对眼前的这位唐国皇子兴起任何的杀机和恨意。

  他所坚守的原则,永远都有一个例外。

  这让他很是无奈。

  带着一丝莫名的叹息声,周例外朝着自己身后挥了挥手,示意玄武暂时退避,他需要和唐青说说话。

  玄武在原处沉静了片刻,稍有犹豫,似乎是有些不放心周例外。

  但是看到周例外右手中轻轻晃动的那支长笔后,他便没有了任何犹豫,很快点点头,体内的水元力瞬间暴起,裹挟着自己巨大的身躯消失在了暗流之间。

  而就在玄武消失的那一瞬间,周例外提笔肃立,眼神恢复至沉稳之色,他默然开口道:“原以为你在这深水之间就算感觉不到恐慌,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坦然,总得尊重一下你如今的处境。”

  一语惊起,瞬间将唐青点醒。

  他瞳孔深处的光色很快自玄妙之地收回,开始聚集,汇于一处,然后落在周例外的身上。

  浮于体表的金光盔甲也在刹那间消退,隐没于他的血脉深处,

  然后,他的双眸之间便出现了一丝诧异,似乎没想到这位天地神院的周教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短暂的沉默过后,唐青说道:“我自小于唐国深宫长大,终日藏在那座冰冷的宫殿中养病,对这样的环境早已习惯。所以江底虽冰冷陌生,但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另一座冰冷的牢笼罢了......虽将我的人困在这里,却无法将我的心束缚住。”

  声音不大,语气亦不浓,只是最简单的评述。

  可是落入周例外耳中,却有一份自嘲暗藏其间。

  唐国皇子的境遇世人皆知,周例外自然也有所耳闻。

  传闻他天生寒体,从小虚弱多病,受不得风吹,终日只能躲在唐国的宫殿中以避风寒。

  可能随时都会死去。

  这件事原本周例外漠不关心,因为离他很遥远。

  可是此时那位多病的皇子就在自己眼前,并且亲口说出自己过去的遭遇时,即便是以周例外的坚韧心性,都有些动容。

  他无法想象,一位年轻的皇子,究竟是经历过怎样一段孤独且无助的冰冷岁月,才能被困在江底深处这么久后,还能如此从容的说出这些话来。

  他盯着唐青看了很长时间,没有去回应那些话,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劝慰或是应和,似乎都不太合适。

  于是沉静了片刻后,周例外话锋一转,随后说道:“本来对你的审问是在三日之后,可是若你今日愿意说出自己体内金色妖血的秘密,我可以试着去向七位人神求情,让他们只将你永世困在这里,不去诛杀你。”

  唐青抬头与周例外对视,平静问道:“永世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周例外说道:“意味着在你的修行岁月走向终结之前,你都将留在这黑暗无边的江底深处。”

  有时候,孤独往往比死亡更可怕。

  将一只妖永世困在江底,要比杀了他还要残忍。

  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前,人族打败妖族之后,并没有倾尽全力将其彻底覆灭,而是将它们永远的困在荒芜虚境之中,让它们经受永生永世的折磨。

  唐青缓缓抬起头来,说道:“那我宁愿死去。”

  似乎早料到唐青会是这个回答,所以周例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

  他继续说道:“若是你一直不肯说出体内金色妖血的秘密,那你可能就真的要一直被困在这里……而且我有必要提醒你,你的父亲并没有发兵来救你的意思。”

  听到这句话的前半句时,唐青的脸色保持平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可是听到后面时,他的眉头开始微微皱起,双眸之间出现了一种深深的失落。

  过了很久他才说道:“我相信如果我没有说出体内金色妖血的秘密,就算七位人神不杀我,外界的人间修士也会杀了我。而一旦我说出那个秘密后,自己也就没了任何利用的价值,结局必然也是死路一条,而且会死得更快。既然如此,我自然要将那个秘密坚守到最后,直到,随我一起葬入这陌生的江底深处。”

  这些话里带着无尽的决绝之意,几乎已经报着必死之心。

  周例外沉静着摇摇头,他思索了片刻,然后紧紧盯着唐青,用一种极度认真的语气问道:“你现在暂时不需要告诉我自己体内金色妖血的秘密,只需要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你到底是不是一只妖?”

  在之前的周例外看来,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既然唐青的体内流着金色妖血的秘密,那他必然就是一只妖。

  可是周例外曾于深夜思索,既然沧海,昆仑二位上将军,以及高之叶都已经确定唐青就是唐国的皇子,那说明唐青的身份便不会有假。

  而问题就出在这,身为唐帝的儿子,他怎么可能会是妖?

  他若是一只妖,那唐帝是什么!难道也是一只妖?

  这自然让人无法相信。

  所以在玄武榜之战过后的那段时间内,周例外曾做过无数次的推理演绎,却都无法猜透笼罩在这件事情背后的谜团。

  对于唐青的身份,他也开始有了些许怀疑。

  只是却无法找到更好的解释。

  也许真正的答案,真的只有唐青知道。

  而在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唐青却开口道:“之前我就说过,我是唐国的皇子,并不是一只妖。”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然后补充了一句:“虽然我的体内流着金色的血液……”

  很矛盾的因果关系,听上去很不可信。

  可是此时的周例外却沉默下来,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他很快说道:“既然你不是妖,自然就不该被困在这里。”

  很莫名奇妙的一句话,让唐青瞬间愣住了。

  他下意识问道:“您什么意思?”

  周例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三日之后,是人神大人要求我来江底审问处决你的日子,在那一天,若是你说出了体内金色妖血的秘密,那么正如你自己所说,你便没了利用的价值,神院不会亲自杀了你,而是会放任人间修士组成的诛妖联盟进来,将你彻底诛灭。若是你不肯说,那么七位人神大人也不会有更多的时间和耐心浪费在你身上,他们会以绝对禁制将你彻底封印,让你永不见天日。并且会去联系当今几位圣人,让他们以无上神通加固对妖族的封印,到那时,无论是你,还是妖族,都将随着那个秘密彻底沉沦,永远的被这个世界所遗忘。”

  唐青没有说话,表情没有变化,眼神依旧平静。

  只是他的右手却下意识握在了腰间的那把短剑上,似是抓住了一丝渺小的希望。

  周例外继续说道:“所以,三日后的那一天,是你逃离此地的唯一一次机会。”

  听到这里,唐青的眼中出现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望着周例外,刚想说些什么,却见对方忽而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示意自己不要说话。

  然后那位天地神院的总教习轻轻挥动着自己手中的长笔,无尽笔力宣泄而出,顺着此间暗流涌向了江水之间,将方圆数丈的空间完全封锁住,确保没有第三个人能够听到二人之间的对话。

  然后他便再次开口道:“审讯的那一天,我会将人神大人留在江水之间的禁制打开一瞬,并且神兽玄武也将被我引开,但是时间不长,最多也就是半柱香的功夫,所以你要抓紧时间,拼劲全力在半柱香的时间内离开这里。”

  “等到跨过江水,去到江面之后,不要做任何停留,直接往人世间奔逃而去,到那个时候,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的造化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说完这些话后,周例外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他的眼神骤暗,稍有不安。

  唐青很快问道:“为什么要帮我?就因为我说自己不是妖?”

  “你的回答只是给了一个说服我的理由,却还不足以让我冒着风险去救下你,真正让我下定决心帮你的,还是阿刁。”

  周例外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他很不想你死,所以我便不想让他失望。”

  言及至此,一切再不需多言。

  唐青心头情绪剧烈翻涌,脑海中阿刁那背刀而笑的不羁身影一闪即逝。

  原来当全世界都已放弃自己的时候,他依然还在千方百计想着怎么去救自己。

  唐青很是感动,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直到眼眶微微泛红时,他才开口问道:“阿刁现在在哪?”

  周例外摇摇头,说道:“具体位置不知道,但是我和他约定好了三日后一起来此江底,到时候,我打开人神禁制,拖住玄武的时候,他将负责带你离去。”

  唐青很快说道:“何必将他拖下水?”

  “江面之上的暗影之中还藏着很多暗夜军团的杀手,他们都是七位人神大人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最低实力都是五境合道的高手,单凭你一人,只怕无法离去。”

  周例外说道:“而阿刁现在已入五境,就算无法力敌,带你离去应该是没问题的。当然,前提是七位人神大人没有出手。”

  唐青心神微凝,心想阿刁竟然已经成功破镜合道。

  没来由的心神一松,似是为他感到高兴。

  但是很快,他便又重新皱起眉头,说道:“就算一切都如您安排的那样,十分顺利的话,只怕我也很难逃离这里……且不说七位人神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单是外界的人间修士,只怕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将我淹死。所以就算阿刁带着我成功的逃出江心湖畔,这个世界上又有何处能让我立足?”

  虽然十分悲观,却是难以回避的事实。

  周例外自然考虑过这些,但是事态紧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他想了想,说道:“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回去唐国避避风头,想来唐帝总不至于会将自己的儿子拒之门外。”

  听到这些,唐青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当他没有下令来神院救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一定放弃我了。不管是父亲,还是唐国的子民,只怕都不想有人说,唐国的皇子是一只妖。”

  这些话语气低沉,情绪莫名。

  有种难以言说的悲观意味。

  周例外摇了摇头没有做过多的评说。

  唐青却在这时喃喃自语道:“大概也只有老师,会还记着有我这么个不争气的学生,我想,现在的他,应该也很无奈吧。”

  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书生的影子。

  平静,淡然,温柔的像是一束星光。

  心念至此,唐青的嘴角忽而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周例外有些同情唐青此时的处境,却无法真正理解他现在究竟怎么想的。

  从唐青的话里他除了听出来一种自嘲和无奈之外,还有一丝莫名的心死之意,似乎,对于三日之后的逃离一事,他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难不成,他不想走?

  周例外摇摇头,这个念头刚刚兴起的时候,他便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于是试探着问道:“所以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有更好的计划?”

  唐青摇摇头,说道:“我的计划便是,继续留在这里,你和阿刁不必冒险来救我,无论三日之后的结果如何,我都能独自承受。”

  说到这里,不等周例外有任何反应,他便继续说道:“若我想要离开的话,当日江水之边,我就不会轻易让沧海上将军和麒麟军收手,何必等到现在再来冒更大的风险?”

  周例外问道:“为什么?”

  唐青带着一种将一切都看淡的笑意说道:“说起来,确实是有一份私心在此......我想去神院藏书楼的第七层读书。”

  用心读书,努力成圣。

  这是他离开唐国,拜走人世的初心。

  即便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遇到过无数艰难险阻,甚至有过生死之境,他都没有改变过读书的想法。

  他所想要的,所追求的,都将在书本中找到。

  对此,他深信不疑。

  若是三日后离开神院,开始逃亡生活,那么对他而言,也许会有一丝希望能活下去,但是也意味着他将失去本心,也会让一些人失望。

  所以他必须留在神院,如此才有机会去到神院藏书楼的第七层读书。

  有些偏执,却顺了自己的心意。

  这便够了。

  可是周例外却无法理解,他问道:“去神院藏书楼的第七层读书真的有那么重要?”

  唐青认真点头,回答道:“十分重要?”

  “能比自己活下去还要重要?”

  周例外说道:“若是三日后你死了,或是被永远的困在这里,那就等于什么都没有了......而且,藏书楼的第七层究竟能带给你什么?”

  唐青很快说道:“我去藏书楼的第七层读书,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着,并且不想让一些人失望。对很多人来说,这样做的意义可能不大,甚至显得有些愚蠢,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我的荣光,所以我会尽量保证自己三日后还能好好活着。”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唐青的情绪已经渐渐归于平静。

  周例外知道他不是在说笑或是客套。

  他是真的不打算离开。

  这位天地神院的教习老大悬于此地沉默了很长时间,最终憋出了一句话:“这三日你好好考虑,若是想通了,便继续按计划行事,若还是坚持这般想法,那此事便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你自求多福。”

  唐青平静说道:“多谢。”

  这两个字刚刚落下,他便忽然开口提醒了一句:“告诉阿刁,让他三日之后不要过来,我不想他身陷险地。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他能去一趟唐国,有高总管教他,他在刀途之上会走的更轻松。”

  周例外对于前面的那些话都没有再回应,只是听到最后一句时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闷声说道:“阿刁是我的学生,有我教就够了,不用劳烦高之叶。”

  语气尽量保持着平静。

  可唐青还是听出了一丝酸溜溜的感觉。

  他先是一愣,随后摇头失笑,便不再言语。

  而周例外则在下一刻再次挥动着右手上的长笔,涌向四周的无尽笔力瞬间而回,一点点涌入了笔尖之内。

  失去了笔力的封锁之后,暗流再次涌动,与此同时,一股浩大无边的水元力瞬间自远处而来,很快便停在了周例外身前。

  玄武瞬间而至,它睁着巨大的瞳孔紧紧盯着周例外,神念随之飘来:“为何要隔绝你二人的对话?”

  周例外平静的看了玄武一眼,轻轻敲动着右手的长笔,然后说道:“我做事,需要你来过问吗?”

  语气中带着一丝嘲弄和不屑。

  玄武有些恼怒,龟蛇二体的瞳孔中尽皆涌出一阵寒芒。

  它刚想再问些什么,却见周例外忽然转过了身,背对着自己再次说道:“这些日子对他好些,免得三日后的审讯他心怀怨恨,不愿意吐露太多消息。”

  玄武巨大的身躯在暗流之间微微晃动,沉沉呼吸,显然心情不太好。

  它此刻的想法便是,一个阶下囚,凭什么要对他好?

  就在它的神念再次飘起,向周例外表达出自己的不满时,发现对方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只在原处留下了一抹轻轻淡淡的墨香味,经久不散。

  似乎是要随时提醒玄武,他一直都在。

  玄武抬头而望,体内水元力瞬间暴起,融入江水之间,周围水势开始动荡起来,随后它的神识便借着江水一路往上,很快便找到了正在瞬移离去的周例外。

  它刚准备借用神识将周例外喊停,就在心念微起的那一瞬间,周例外忽然低下头往向凝视了一瞬,然后便和龟蛇的双眸分别对视了一刹那。

  那样的眼神中带着绝对的冷漠和警告之色,似乎是想告诫玄武不要找不自在,最好老实些。

  而此时,不断往上瞬移的周例外渐渐摆脱了水底暗流以及人神禁制的压制,半神之力一点点回来,似潮水一般疯狂涌入周例外的血脉深处。

  感受到了全盛时期的周例外体内的气息后,玄武再不敢有任何抱怨,所有神识瞬间而回,沿着来路退回到自己体内。

  它巨大的身躯在江底暗流之间缓缓挪动,不断的往外散发出一股来自远古洪荒的可怕气息。

  可是当它面朝着唐青所在的方向时,顿时想起了周例外的警告,于是它莫名的温驯起来,身上的气息也逐渐收敛,直至消失不见。

  望向唐青的时候,龟蛇二体的瞳孔中更是出现了一丝柔和的光辉,看上去有些滑稽。

  而唐青却只轻轻看了玄武一眼,便不做多的理会。

  他依然静静悬浮于江底的黑暗之中,一言不发继续修行。

  似乎并没有因为周例外和玄武的出现而影响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