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万这个人吧,多金是肯定的。

  从她的朋友圈也能看得出来,长得应该也不赖。

  可是高昂还是没有做好面基的准备,主要是他觉得有点虚。

  虽然他现在拥有了一些超能力,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见谁都不会虚,但是那些是肉体上的,并不代表他物质上也能这么优秀。

  人家随手就是几万块的礼物打赏,这份魄力和能力至少目前的他还是远远不可企及的。

  “额,我这个人懒得出门,在家玩游戏就挺好的,谢了哈。”

  婉言拒绝了老万的邀请,直播间的水友们可看不下去了。

  “怂比主播,人家都这么主动了,还在装咸鱼?”

  “活该单身一辈子,直男癌晚期,鉴定完毕。”

  “呵呵,女人啊什么掉东西,她有游戏香么,我支持昂八爷。”

  看到这句话,高昂直接给这个水友加了一个房管。

  顿时又引起了弹幕的一片冷嘲热讽。

  yy里的老万听到高昂的回绝之后,无所谓地“切”了一声,又投入到了自走棋的大业之中。

  她也是觉得高昂这个主播和别的主播有点不一样,很真实随性,做直播的目的也没有太大的功利性,没有可劲逮着她一个劲儿地薅羊毛。

  再加上她的确有那么一丢丢的孤独和好奇,才邀请高昂参加她的私人聚会。

  她也从高昂的历史朋友圈看到,这小子长得的确不错,人高马大精神奕奕,拿出来当个男伴一点儿也不丢人。

  最主要的是,他接触的圈子小,为人没那么复杂。

  高昂在家美滋滋玩着游戏的时候,夏薇薇和莉莉安也在返回别墅的路上。

  逛了一天街,即使是两个女人,现在也终于显露出那么一丝疲态。

  莉莉安直接脱掉高跟鞋,一双小脚裹着透明丝袜,很不雅观地搭在门把手上,整个人直接躺在了被放倒的座椅上,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夏薇薇聊着天。

  一会儿问她最近有没有谈朋友,一会儿问她警局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案子之类的。

  谈朋友的问题直接被夏薇薇忽略,不过有意思的案子的话,还真有那么几件。

  稍微考虑了一会儿,她就把罗伯特那两个同事斗殴致死的事情说了一下。

  这个案件本来也不是什么机密性案子,而且已经结案归档,也对社会公之于众了,所以她也没有违反局内条例规定。

  “打架死个人而已嘛,最多就是死两个,在我们国家太正常不过了,我还以为有什么稀奇的呢。”

  莉莉安换了个姿势,把头转向了车窗外,好像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结果不稀奇,但是过程很不正常。这两个人的打架现场非常惨烈,全身上下都是武器,死因很滑稽,都是被对方咬破大动脉而死。”

  在莉莉安面前,夏薇薇则没有那么高冷,显露出了自己八卦的一面,而且这个点她也是很好奇,所以她也想说出来,看看自己这个高智商的闺蜜有没有别的想法。

  “什么?咬死的?”

  莉莉安睁大了眼睛,感觉很不可思议。

  这个新闻她是看到过,但是现场经过和照片警方根本没有公布,只是发了一个简报而已。

  “嗯,而且你想啊,就算酒店隔音再好,两个人那么大的动作,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声响?除非两个人有很好的默契,宁可惨死也不想发出一点声音。那就说明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大秘密,不然不会那么坚持。”

  在闺蜜面前,夏薇薇显得正常许多,不仅话多了起来,就连表情都要丰富几许,时不时地还手舞足蹈几下,当然,只是单手而已。

  “就算是有什么大秘密不能说出来,可是人体在受到严重伤害的时候,还是会自发做出一些防御性动作的,比如呼叫什么的。”

  “那你的意思是,他们丧失了某些人体机能?”

  莉莉安支起半个身子,若有所思地问道。

  “不确定,我总觉得最近一些事情怪怪的,可是又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让人很是恼火。”

  夏薇薇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滴”的喇叭声,把莉莉安都吓了一跳。

  在莉莉安的好奇追问下,夏薇薇也没忍住,就把吴梅案的一些情况也说了下。

  对于这个案子,莉莉安没有太大的兴趣,反而追问道,“你说那两个斗殴致死的员工是哪家公司的?”

  “长生生物啊,对了,我记得你和他们有业务啊。”

  夏薇薇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不仅莉莉安和他们有业务往来,自己和他们也有瓜葛。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不再继续讨论下去。

  回到别墅,夏薇薇把正在玩游戏的高昂直接拉到三楼书房,自己坐在老板椅上,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

  指了指周围,又指了指夏薇薇,高昂心里有点发虚。

  他这是破天荒第一次来到二楼以上的房间,里边的不平等条约的恐怖之处,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其实你人还挺不错,是个好人。”

  等了小半天,夏薇薇挤出来这么一句话。

  高昂顿时瞪大了双眼,“不是,你这就给我发好人卡了?”

  他的内心是有点崩溃的,自己这半个月以来,又是当厨子,又是当司机,偶尔还客串一下园丁清理下杂草,没说一定要怎么滴吧,但是起码给个中肯点的评价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辛辛苦苦十几天,一张好人卡就打发了他。

  夏薇薇黛眉一皱,好似察觉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问题,让这家伙引发了误会,赶紧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信任。”

  “那肯定啊,吓了我一大跳。”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高昂长出了一口气,继续问道,“有啥事,说吧,都是自己人。”

  “明天帮我办件事。”

  “好说,只要不是违法乱纪、出卖我色相的事情,某问题。”

  大手一挥,高昂豪气万丈地答应了她的请求。

  “我父亲之前投资了很多产业,去世后这些产业都转到了我的名下,从法理上说,这是不合规矩的,毕竟我现在是一名公务员,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把这些产业转到你名下。”

  说完这些,夏薇薇一动不动地盯着高昂,生怕他回绝似的。

  做出这个决定,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她现在是一个警察,身份过于敏感,虽然她的情况有些特殊,也给市局做过报备,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做出一些改变。

  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也是为了那些保护自己的人,如果说到时候出问题了,自己大不了脱制服走人,可是那些人怎么办。

  而且经过她的观察,高昂这个人的确还算不错。

  够大男子主义,够正派,够关心女人,这些都够了,值得她去赌一赌。

  况且,除了他,她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

  父母都是单亲家庭,她也是独生子女,表哥表姐堂哥堂姐,七大姑八大姨这些亲戚,只存在她的课本里。

  再加上她自高中起就在国外读书,同龄人也没几个说得来的,也就是说父母离世之后,她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而高昂,算是她目前来说勉强能入眼的一个男子,嗯,颜值还不错。

  “你的意思是,要送我一大笔产业?”

  琢磨了一小会儿,高昂算是把她的意图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不是送,是挂靠在你名下。”

  “哦,白手套啊?”

  夏薇薇蹙眉,仔细想了下也没啥不对,然后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高昂的理解。

  “你不会是什么灰社会集团大佬的后代吧,那些产业不会是……”

  高昂鬼鬼祟祟地伸过头去,悄咪咪地问了一句。

  “……”,夏薇薇无语地看着他,“你是电影看多了吧?你同意不同意吧?”

  “你起码得让我看下都啥产业啊,灰色产业话,我可没胆量去接盘。”

  白了他一眼,夏薇薇打开了书房内的一个保险柜,从里边拿出一沓一沓的文件,有合同,有证书,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东西自从父母离世之后,她就没再看过,统统放了进来,这些年是升值还是贬值,她也没怎么关注。

  “呐,在这儿,你看吧,我也不知道这些公司是好是坏,但是有几家我稍微查过,还不错。”

  高昂看着眼前的一堆文件,感觉自己被坑了。

  这里边但凡有一个出点问题,到时候出事的肯定是他

  不过等他看完这些文件之后,这些疑虑基本上全部消失了。

  “你确定,要把这些产业转到我名下?”

  他很是感到不可置信,不说这些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光分量就值得说一句是商界大佬。

  “是挂靠在你名下,我们另外还会签署一份协议,所有权还是在我手上。”

  “那当然,这毕竟是你们家产嘛。”

  夏薇薇做出这样的决定,高昂还是可以理解的。

  他倒是发现,这个女人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

  一名公务员,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有如此多的产业,而且是一笔价值极大的产业,这背后肯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明早八点,楼下集合,去办手续。”

  说完这句话,夏薇薇美目盯着高昂,一动不动。

  得,这是赶人了。

  回到自己卧室电脑前,游戏竟然没结束,竟然在暂停。

  “哎哟,竟然暂停了啊,多谢各位老铁。”

  天大地大,游戏最大,把心里的好奇压制下来,高昂继续投入到自己的下棋大业中。

  而小花则自由自在地在阳台外的小花园里做着消食运动,还时不时地会转过头瞄他两眼。

  “你们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有人死了?”

  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话,高昂赶紧把精力集中到这道声音上。

  这是莉莉安在打电话,对面的声音好似一个小老头,略微有那么一点中气不足。

  “意外,都是意外,特麽的老外就喜欢干仗,净给我找麻烦。”

  “对实验会不会有影响,我只关心这个问题。”莉莉安缓了一口气,急切地问道。

  “放心,不会有任何影响,死的两个只是观察员,总工和我都还好好的。”小老头赶紧回了一句,好像很怕莉莉安的样子。

  “你确定不会有问题?”莉莉安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追问了一句。

  “当然,这个实验不仅你们需要,我也需要,我能不上心么?”小老头的语气颇为诚恳,好像也说动了莉莉安。

  “行吧,你们做事严谨点,别动不动就闹大新闻,这事要是曝光出来,被有心之人发现,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再三警告之后,莉莉安才挂断了电话。

  没头没尾的对话,但是高昂却又从中得到了一些消息。

  这小老头应该是长生生物的负责人,或者说是莉莉安和甄飞天他们那个计划的负责人,而死去的两个老外,也就是罗伯特的两个同事,就是这个计划之内的两个执行员工。

  按照老头所说,这两个人应该不是核心人士。

  而这个神秘计划的受益人除了莉莉安和甄飞之外,这个小老头也能从中牟利。

  而且这个利益应该不是简单的金钱,到了甄飞天和莉莉安这个地位,金钱的诱惑已经大大降低。

  甄飞天不管怎么说,也是LS集团的董事长,虽然公司破产了,但是他个人早已经套现走人,个人财富起码也有三百亿之多。

  而莉莉安就更不用说了,多特家族那可是英伦的老牌家族,自殖民时期之前就已经很是富有,再经过近代科技跃迁带来的财富,说是富可敌国也不过分。

  那么他们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

  完善了一下自己的日记,高昂就上床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