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成超人是什么体验之超人日记 > 44、古怪 【求推荐票】

  高昂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师兄会打架?

  虽然他这个人看着五大三粗,但是性格却是极好,导师曾经就夸奖过他,说他是‘张飞穿针,粗中有细’,而且为人也很是随和,完全和打架沾不上边啊。

  “他人呢?”

  “禁闭室。”

  “怎么就进禁闭室了?”

  “再犯。”

  “怎么就‘再犯’了?”

  高昂再次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意思是曹坤师兄已经不是第一次打架了?

  可是他也没听说过啊,虽然两人关系之前不是那么亲密,可是来魔都这三年也没听他和导师提起过啊。

  那就只能有一个可能,就是在自己毕业之前,师兄来魔都前两年打过架。

  “关多久?”

  “24小时。”

  看得出来夏薇薇也是很糟心,回答完高昂的问题,随便扒拉两口菜,就上楼休息了,连给莉莉安接风洗尘的客气话都没说。

  不过这也看得出来,两人的闺蜜关系是真的好。

  市局内部打架的影响太恶劣了,更何况是魔都这样的大都市,如果处理不好,就是给国家抹黑,外边各种歪风邪气都会张扬起来。

  关完禁闭,曹坤立马就被停职,手头案子交给了刘卓,也就是当初和高昂争风吃醋,也打了一架的那人。

  买了两条华子,带着小花,高昂决定去看望一下师兄。

  不是去落井下石,他这次想解决两个困惑:

  1、这次为什么打架;

  2、上次为什么打架。

  两人一猫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高昂的来意曹坤基本明了,可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都说过很多次了,我和张科长没有矛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他给揍了,可是就是没人相信我,都以为我破了几个案子耍大牌,我也是醉了。”

  两手一摊,曹坤开始抱怨,语气里满是委屈。

  “你……和他真没私人恩怨?”高昂怀疑地问了一句。

  “有个屁的私人恩怨,市局内部办案第一,任何个人情绪都不可能代入到工作当中,这是规矩。”

  “停停停,规矩是规矩,别给我说大道理,都是人,都会有情绪。”

  一听到他要讲大道理,高昂立马摆手让他打住。

  “你们以前是情敌?”

  八卦之火开始燃烧,高昂腹黑地问了一句。

  “敌你个头啊,根本没有的事儿,我给你复述一遍经过吧。”

  曹坤懒得搭理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师弟,把自己和技术科张科长之间的事情经过阐述了一遍。

  “等会儿,你是说你是去问他那个扳指的检测结果的?”

  “没错啊,他们技术科就是负责这个的,我想问他上边有没有可疑的指纹或者其他信息,谁知道这王八蛋上来就怼了我一句,说什么……”

  “张科长以前是这个脾气么?”

  高昂好像抓到了什么关键信息,追问了一句。

  “啊?老张啊,他以前脾气很好啊,我们都叫他张老牛,他刚好也属牛,而且任劳任怨,加班什么的根本不说二话……”

  “他骂完你,你就直接动手了?”

  曹坤迟疑了一下,略微有些尴尬地回答道:“额,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我当时脑子一热,就给他来了一拳……老张助理小刘看到我动手了,就过来劝架,说是劝架其实就是抱住我让老张揍我。嘿,我可忍不了了,两个动笔杆子的也敢和我动刀子的动手?我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人给撂翻了……”

  高昂直接伸手打断了他的表演,“你就没察觉到自己有什么异常?”

  “异常?没什么异常啊,有人骂你那肯定要打回来啊……”曹坤开始了自己滔滔不绝的诉说,这个过程高昂没有再打断他,而是仔细观察着他的微表情和动作语言。

  动作幅度大,眼球急剧突出,眼眶泛红,脖子上青筋乍现,吐沫星子乱飞……

  这情形活脱脱的一个精神病人啊。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十五分钟,直到曹坤感到口渴,拿起茶杯灌了一大口,这才停止了自己的宣泄。

  情绪暴躁,这个词出现在高昂脑海里的时候,他记得之前去吴梅家,发现了一个扳指,他也仔细观察过那个扳指,而且总觉得那个扳指有点不对劲。

  当时自己好像也有点易怒症倾向,心里有股火气想要发泄出来,可是被自己给按捺下了。

  莫非这个扳指有古怪?

  如果是平时,高昂根本不会把怀疑目标转移到这个扳指上,曹坤情绪失控的可能性太多了。

  工作原因,饮食问题,感情纠葛等等,都有可能。

  可巧就巧在高昂对那个扳指的印象有点深刻,因为自从变异之后,他很少察觉到不对劲的东西。

  小花是一个,他根本察觉不到;这个扳指是一个,直觉告诉他有古怪。

  要不要把自己的怀疑告诉师兄呢?高昂打消了这个主意。

  他察觉到有古怪的东西,总是有点超自然的情形,比如小花,它的爪子可以划破自己堪比石墨烯的皮肤。

  这个扳指鬼知道还会有什么异常,如果真的被师兄发现了什么,而这个线索是自己告诉他的,自己的秘密岂不是就公之于众了?他总不能因为要保守秘密,就把自己师兄给灭口吧?

  “师兄,昨天我们在吴梅家拿回来的那枚扳指,查到什么了么?”

  “怎么,你怀疑那个扳指有问题?”曹坤喝了一口水,明显恢复了过来,立马恢复了以往的机警。

  “嗨,哪有啊,就是随口一问,我觉得那个造型挺别致的,想上网买一个。”

  摆了摆手,高昂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好看么?那扳指没啥问题,都是吴梅自己的指纹,也没有其他信息,已经让她亲属领回去了。”扭了两下脖子,曹坤顺着他的话告之了他想知道的答案。

  既然确定扳指不在物证室,高昂也就没打算继续呆下去,两人又瞎聊了一会儿,一人一猫就此离去。

  “哎哟,好像忘记问他第一次为什么打架了……”

  把扳指的气味数据从数据库中调出,从市局大门开始,高昂开启了追踪模式。

  在他的感知当中,这道气味的路线变得比以前更加清晰,追踪起来也更加容易。

  上次追踪张建平血液气味的时候,他还需要反复重复多条路线,排除一些其他因素造成的气味分子扩散,花费了不少力气才找到那个下水道。

  而这次就大不一样,气味分子好像变得特别灵敏,或者说分子直径大了很多。

  当然,分子直径是不可能大的,应该是嗅觉的灵敏度又提高了,不排除是那次雷劈或者是近期‘类光合作用’的效果。

  顺着气味,一人一猫很快摸到了扳指所在地,和吴梅他们是同一个小区,只是不是同一栋楼。

  把车停在楼前的空余停车位,高昂降下车窗,一边晒太阳一边抽着烟一边听着周遭的声音,同时从里边提取自己想要的线索。

  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的对话。

  两个大人应该是吴梅的亲哥和嫂子,小孩儿是她的亲生儿子,也就是她和她前夫的儿子。

  按照卷宗内容所说吴梅的儿子由她抚养,张建平的儿子由他前妻抚养,由于家庭原因,她的儿子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反而跟着自己舅舅舅妈一块儿。

  他们现在所在的在这套房,就是张建平免费借给他们的,算是抵消他们的养育之恩吧。

  至于为什么吴梅两口子没有把各自的儿子带回来一起住,卷宗里边也说了,是他们商议的结果,为的就是避免继父继母那种狗血剧情发生。

  曹坤他们也假设过,是这两口子谋财害命,最后调查的结果却证明了他们的清白。

  直到储藏室和下水道发现新线索,市局才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吴梅身上。

  三个人的对话并没有什么新线索,反倒是小孩儿一直在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让高昂感到有些好奇。

  对不起谁?

  他是吴梅的同伙?

  没这个可能啊,这段时间这孩子一直在家上网玩游戏,由于特殊原因,他舅舅没敢让他出门,一天24小时都在家里,再说了就他那年龄那阅历,能做出那种事情?

  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两个大人也没心思上班,都请了假在家里照顾小孩儿,生怕他想不开或者受到刺激做出什么傻事。

  三个人的家居生活就是这么枯燥,高昂也耐着性子听了一下午,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小区陷入一片寂静,他才开始行动。

  “别乱跑啊,我出去一会儿,看好车。”

  拍了一下猫头,回复他的是一个白眼。

  轻轻关上车门,连门都没锁,高昂顺着气味进了楼道。

  确定了吴梅儿子所在的楼层和房间号之后,他又走了出来。

  毕竟是郊区的小区,监控之类的安保措施还不是特别完善,高昂很轻易地就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顺利地到达了这栋楼的背面,也就是吴梅儿子房间所在的那一面。

  不费吹灰之力,高昂顺着雨水管道就爬到了顶楼。

  这栋楼一共七层,吴梅儿子他们是在六楼。

  目测了一下六楼窗户的位置,高昂背身站在顶楼边缘,轻轻后退一小步,人就坠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