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扳指,是一个类青铜的扳指。

  看大小应该是女子佩饰,上面的花纹不像是东国风格。

  女士扳指本就少见,再加上是异域风格,高昂很好奇地用戴着手套的右手指,小心翼翼地把它从箩筐里夹了出来。

  之所以说它不是东国风格,因为上面刻的是英文,翻译过来的意思是:罗曼蒂克。

  而且它的花纹雕饰是一种很具有象征意义的花:玫瑰。

  起初高昂以为是它的外形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吸引了自己,可是当他把它拿到手,并且仔细观察的时候才发觉,这个东西有点怪异。

  这种怪异他说不上来,就是直觉告诉他这个物件非同寻常。

  在他的认知里,花瓶、锅铲什么的,都有自己的属性,他把这些东西归为一类,可是这个扳指在他的感知范围内,就特别的独树一帜,或者说是鹤立鸡群。

  它上面的气味和千层底上的气味一样,也和箩筐了几个针线团的气味一样,而且上面还有一些不明显的凹痕,应该是吴梅用来当做顶针的玩意。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东西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心里会不由地产生一种戾气,甚至有打人的冲动。

  “师弟,怎么了?”

  看到高昂直勾勾地盯着一个扳指,曹坤走过来问了一句,顺便还看了一眼那个扳指。

  “没什么,感觉这个东西有点奇怪。”

  “带回去做下化验吧。”

  把这个扳指放进证物袋,两人又搜查了一圈,再也没有任何发现。

  两人回到市局,曹坤把证物袋丢给颜冰,让她去化验一下。

  夏薇薇则交给高昂一个任务:替她去接一个人。

  “普东机场T2航站楼,莉莉安。”

  “听这名字,外国友人?”高昂好奇地问了一句。

  “大学同学,”把航班号发给高昂,夏薇薇又加了一句,“闺蜜。”

  “酒店定了么?我直接带她去酒店?”

  “住我家。”

  “……”

  正在喝水的高昂差点被呛到,兴奋地问了一句,“漂亮么?”

  “滚。”

  “好嘞!”

  一直在旁边偷听两人对话的曹坤,摸了摸下巴上的小胡子,装作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小夏啊,最近形势有点严峻,外国友人最好还是住酒店。”

  “人家是从京都来的。”

  “哦,当我没说!”

  ……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当高昂看到莉莉安本人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

  这金发妹子也忒正点了吧,身高起码得178以上,一双大长腿笔直笔直的,就跟两根筷子一样,大夏天的没穿丝袜就赤条条的一双大白腿,脚蹬一双英伦马丁靴,扭着一手可握小蛮腰,风姿摇曳地敲了敲MINI车窗。

  擦了下口水,高昂立马下车,殷勤地给人家提行李,开车门,一套狗腿子动作行云流水。

  正当他考虑是用外语还是国语打招呼的时候,人家小蛮腰一扭,“砰”的一声就关了后车门。

  得,看来是旅途劳累,心情不咋滴。

  悻悻然地上车打火,驶离机场停车场。

  一路上高昂都想开口打个招呼,可是从后视镜看到人家正在闭目休息他也不好意思开口。

  不得不说这妹子身材是真的正点,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该长的地方长,该深的地方……

  正当他满脑子YY的时候,听到手机解锁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打字声。

  单手握着方向盘,高昂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开始怀疑自己无处安放的魅力:我这个光头难道不够吸引人么,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自从变成了光头大汉,不管是小区保安还是夏薇薇还是师兄他们,看自己的第一目光聚焦处,绝壁是头顶的这个大灯泡。

  可是这个莉莉安倒好,对于他这个造型竟然没有丝毫诧异和兴趣,连瞥一眼的兴致都没有……

  难道是她们国家奇装异服的人很多,早就见怪不怪了?

  还是说自己课本里学到的英伦和现实中的英伦不一样,遍地是和尚?

  深处自我怀疑的高昂兴致缺缺地把莉莉安带回了别墅,再也没有丝毫欣赏美女的心情。

  你对我理都不理,我对你何必硬舔。

  停好车,高昂没有舔着脸去给莉莉安开车门,径直走到后备箱,把里边的东西拿出来,放到楼梯口,对这个金发美女说道:“楼上是我的禁区,行李我就放这儿了,其他的你自己忙吧。”

  说完就不再搭理她,直接返回了自己房间。

  莉莉安愣愣地呆在哪里,有点不知所措,也有点不可思议。

  “混蛋,东国男士都是这么没礼貌么,让一个女士做这种体力活?我要给薇薇告状,哼。”

  狠狠地跺了下脚,又是一顿噼里啪啦的打字声。

  收到消息的夏薇薇非但没有不开心,嘴角反而还散发出一丝笑意:这家伙还挺有原则嘛。

  “你自己先休息下,等我下班。想吃什么可以给接你的光头说,让他学着做。”

  收到消息的莉莉安,就好像收到圣旨一样,趾高气扬地敲开了高昂的房门,把手机屏幕往前一送,“我们家薇薇说了,让你这个厨子给我做好吃的。”

  这两人的对话都是文字,而且还是国语,高昂很清楚地就看到了最近的几条消息。

  “她说我是厨子?”

  指着自己的鼻子,高昂有点不敢相信地问道。

  “是啊,脑袋圆脖子粗,不是老板就是伙夫,你们东国不都是这么说的么?”莉莉安睁大了双眼,理直气壮地答道。

  “我……你……”气得高昂简直想打人。

  怎么就脑袋圆了,脑袋圆说明头型好,脑容量大,聪明。

  脖子哪里粗了,那是健壮。

  “能听懂国语是吧?我不和你计较,远来都是客,想吃什么?”强迫自己挤出来一个微笑,高昂还是打算配合一下夏薇薇的剧本。

  “鸳鸯火锅,麻辣小龙虾……”莉莉安噼里啪啦地报了一堆菜名。

  “停,打住!只能选一个,我选鸳鸯火锅,就这么定了!”

  火锅这东西简单啊,买个锅,弄点调料,买点涮肉之类的食材,简简单单就能把这个英伦佬搞定。

  两人聊天的时候,小花围着莉莉安转悠了几圈,时不时地还会凑近一点,皱着它那小鼻子隔着一定距离闻一下。

  “小花,回来,你这个色猫!”

  高昂可知道它的性别,它就是一男猫,看它这情形,变异着变异着,对女猫不感兴趣对女人感兴趣了?

  “喵。”小花这次没有听话地蹿到他肩膀上,而是继续围着莉莉安转悠。

  从它的眼里,高昂看到了渴望,这种眼神只有当小花吃东西的时候才会散发出这样的光芒。

  而且从它刚才的叫声中,高昂听出了一点意思:这个女人不对劲。

  “你这只猫挺有意思的哈。”

  莉莉安打了个哈哈,没再和高昂继续聊,转身就上了楼。

  眼看小花要追上去,高昂一个箭步就把它给抱了起来,“你找死啊,那可是女房东的朋友,有啥事咱们回屋说。”

  他也察觉到莉莉安刚才有一丁点的紧张,这种紧张是小花发出叫声之后才产生的。

  也就是说她对小花的叫声感到恐惧?

  而且在那一瞬间,她的心跳忽然加快了,说是加快也不对,就好像是平静的火山忽然爆发了一下。

  “你呀,有事没事别去骚扰人家,说不定人家对你的毛过敏呢。”

  撸了一会儿猫,把它的情绪安抚下来,高昂才带着它出去买菜。

  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莉莉安离开电脑,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高昂和小花逐渐远去,嘴角露出了一丝道不明意味的笑容,“东国还真的挺有意思,薇薇宝贝儿,你做好准备了么?”

  晚上九点,两人一猫围着火锅,却没有人动筷子,因为主人还没到家。

  “我说我们先吃吧,哪里那么多讲究啊。”

  高昂不满地嘟囔着,倒不是他饿了,而是小花早就饿得挠他了,那条它很喜欢的大鲫鱼正躺在盘子里,等着下嘴呢。

  说来也是奇怪,自从吃过高昂给它做的食物之后,小花对那些猫粮什么的再也没什么兴趣了,除非是紧急关头比如上次进山,不然它就逼着高昂给它做有点料的食物,比如水煮鱼比如红烧鱼比如火锅鱼。

  “东国都改革开放几十年了,你难道就没有学着绅士一点儿么?更何况你只是个厨子而已,主人没有回来,你有动餐具的资格么?”

  看着高昂一副大老爷们的姿态,莉莉安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已经做了打算,晚上一定要好好地吹下枕边风,把这个该死的厨子赶走。

  “你有病吧?”

  “我没病啊,你为什么这么说?”

  “行,我说不过你,”高昂真的有点崩溃了,他就搞不明白,这个傻女人看起来国语好得要死,为什么连基本的沟通都这么费劲,“你等着吧,我带小花出去吃烧烤了,再见!”

  一人一猫刚出门,就看到夏薇薇的牧马人开了进来。

  “又加班了?”

  “没,”夏薇薇还是不想多说话,只不过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加了一句,“曹组长和别人打架了。”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