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三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领头的竟然是个女子,齐耳短发,面容姣好,如果让高昂打分的话,8.5分以上。

  其余两人是两个大男人,一壮硕一瘦小,说是瘦小也是相对于壮硕男子来说。

  壮硕男子目测身高起码得两米一以上,体重应该不低于150公斤,修身的中山装穿在他身上就跟紧身背心似的,满脸络腮胡,不知道是毛发旺盛还是自己懒得打理。

  瘦小男子身高目测一米七八左右,唇红齿白,身段窈窕,妥妥的一个小鲜肉。

  “刘主任,辛苦了,把资料给我们吧。”

  领头女子客气地和科学院的同志打了个招呼,理所应当地从他手里接过了资料,随后认真地看了起来,没再说什么。

  其他两个男子对视一眼,彼此耸了耸肩,大个子开始从背包里往外拿东西,有神秘仪器,也有瓶瓶罐罐,反正都是市面上没见过的玩意。

  小鲜肉则礼貌又不失距离地左手挽了一个告别礼:“刘主任,请吧。”

  刘主任客客气气地点了点头,麻溜地拉了自己人一把,“走吧,没我们的事儿了。”

  “可是主任……”

  “可是什么,赶紧走!”

  这些学生娃子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他也不知道,但是刚才领导说过,看到中山装掉头就走,绝对没错。

  别惹中山装,莫惹黑雨伞。

  这是行走江湖的至理名言,和古代社会的“僧道老妪叟,妇孺皆放手”有异曲同工之妙。

  黑雨伞没碰见,好不容易碰见了中山装,不走还等着人家和你唠嗑啊。

  “外围清理干净了吧?”领头女子头也不抬地问道。

  “一个连的人手,应该够了,”小鲜肉悠哉地钻进山洞里,拿出手电照了一圈,“组长,这看着像是生生用手挖出来的啊!”

  “你们家世代祖传鹰爪手,有这个火候么?”

  “和人家差了十万八千里,我们老祖宗估计有这个本事,到了我这代,也就是抓抓树皮了。”小鲜肉耸了耸肩,对于祖传武术没落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那鹰爪十八式可是连局长都赞不绝口呢。”

  领头女子收起资料,轻笑嫣然地褒扬了小鲜肉一句。

  “哼,小娘皮的手指头可戳不动我。”

  壮硕男子不屑地嘟囔了一句,看得出来,他对小鲜肉没啥好印象,不知道是意气之争为了给工作增加一点趣味,还是两人之间有什么瓜葛。

  “嘿,大块头,你要是能把那棵树给撞得稀碎,我就服你。”

  小鲜肉最烦别人说他不够男人,尤其是这个大块肉,动不动就叫他小娘皮,不就比他帅了点,白了点么。

  壮硕男子看了一眼被高昂蹂躏过的那棵树,认怂地挠了挠头皮,“我们家传的是硬气功,又不是坦克功……”

  “行了,干活吧。”

  领头女子打断了两人的争吵,伸手拿过一台仪器,开始对这片区域进行搜索检测。

  “肉体强度初步定义为103夸……”

  “弹跳基数定义为96牵……”

  “速度评值定义为68坠……”

  一些列数值按照他们内部的数据模型,再结合现场发现的部分线索,逐一显示了出来。

  看到这个结果,三人不由地齐齐深吸了一口气:“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经过高昂这么一闹,他算是进入了某些人的视野,虽然人家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但是却知道在国内有这么一个怪物:人行,肉体强度极高,速度极快,弹跳能力极佳……

  “组长,有发现……”

  三人神秘小组在神农架仔细搜索检查的时候,高昂已经开了快十个小时的车,从他上高速开始,一路上就没怎么休息过,除了让小花下车嘘嘘一哈。

  车内是有塑料袋,问题是猫尿实在是太骚了,虽然可以屏蔽自己的嗅觉器官,但是没这个必要,况且这辆车也算是他心爱的小玩具,弄得里边臭烘烘的,他心里也难受。

  高昂是上午九点左右正式出发,当天晚上临近十点钟才返回夏薇薇所在的龙源小区,也就是他的临时住所。

  把车听到露天车位,拿起背包,抱起小花,他打算悄悄地返回自己的卧室,这个时间点夏薇薇竟然还没有睡,好像在翻动着什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卷宗之类的文件。

  对着人脸识别系统眨巴了几下眼睛,高昂就等着系统给自己开门,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小花洗个澡,然后写个日记,然后好好睡一觉。

  “滴~~”声音不大,但是听在高昂耳朵里,不亚于一声炸雷。

  因为他从夏薇薇的房间里好像也听到了类似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夏薇薇穿拖鞋的声音,开门的声音,下楼的声音……

  夏薇薇略微有些懵逼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光头,看着很熟悉总觉得自己好像见过,可是自己也没接触过光头的无眉大侠啊。

  深更半夜来敲门,非奸即盗,好在自己是执法者,她倒想要看看,这个不怀好意之辈到底想做些什么。

  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大光头看到自己开门,竟然没有丝毫心虚,背着包抱着一只野猫就要往自己家里闯。

  “找死!”

  一记撩阴腿自下而上,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直奔高昂裆部。

  “握草,你干嘛啊?”

  幸亏高昂反应极快,再加上变异之后自己的肉体素质得到极大提升,这才在防备之外,用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躲避了夏薇薇的这次攻击,也顺势挤进了大门。

  “高昂?”

  “不然呢,大小姐,我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么,你这是要把我给断子绝孙啊!”

  自己是变异了,可是裆部还是男人最弱的地方啊,不像皮肤什么的,这个地方也没做过实验,也不敢做实验,万一实验出了什么纰漏,自己一辈子的性福岂不是完犊子了……

  夏薇薇没有接话,好奇地看了一眼他的光头还有没有眉毛的眉毛,嘴角扯了一个看起来像是笑容但又不是笑容的弧度,“挺别致的。”

  说完这句话扭着小蛮腰,袅袅婷婷地上楼了。

  至于他为何光头,为何剃光眉毛,这些问题她是好奇,可是她也不会问啊,这些问题还没到让她忍不住开口询问的地步。

  “别致?”

  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头皮,高昂对于这个女人的审美持怀疑态度。

  仔细想了想,高昂很确定自己应该没有在某些地方留下自己的DNA样本,体检这个事情他已经很久没做了。

  体检中心的那些样本估计早就因为他不定时做体检,早就给他清理库存当做垃圾给扔了。

  而且那些体检中心标注着他姓名的样本也不一定就真的是他的样本啊,前段时间不是有个新闻么,某男子被体检中心告知身患遗传性血友病。

  该男子吃喝玩乐准备好后事,最后到医院做最终诊断时才被告知,他是健康的。

  该男子反手就把体检中心告上法庭,经过重重调查,最后才得知,原来那份样本是N年前的一个体检样本,至于原采样人,已经于十多年前就去世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行动还是有点冒进,还是留下了很多漏洞。”

  如果说真的怀疑到他的身上,他根本无法把自己摘干净。

  莫名其妙的从魔都跑去神农架;

  到了地方之后,不在酒店休息,失踪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光头无眉出现在酒店;

  没有任何停留,立马退房返回魔都。

  再综合他之前帮助曹坤办理的那几件案子,找到线索的手段可以说是千奇百怪,根本无法用常理度之。

  当然,这些都是他自己给自己做的模拟推演,从他本身就是嫌疑对象开始推演,过程肯定很轻松,如果是从十几亿人当中去筛选的话,那工作量可就海了去了。

  现在想一想,高昂越发觉得之前做的那个决定,简直是太蠢了。

  为什么非要跑到神农架呢,直接定个机票出国多好,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出了国那不就是为所欲为了么,不管是金三角还是西伯利亚或者是非洲大草原,能让他肆意放荡的地方多的是,为啥非得在国内呢?

  不就是因为一个‘懒’字么?

  “下次一定要去国外!”

  洗完澡躺在床上的高昂,给自己定了个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