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成超人是什么体验之超人日记 > 36、进山 【推荐票达标加更】

  神农架是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自古以来就流传着许多关于她的传说。

  传说始祖炎帝神农氏在此架木为梯,采尝百草,救民疾夭,教民稼穑,因此才有了‘神农架’之名。

  而这片区域所处的经纬度不知是因为巧合还是必然,恰逢其时地位于北纬30°附近。

  和神农架同处于北纬30°附近的还有世界最高峰,还有金字塔群,还有火神火种壁画,还有传说中的空中花园,还有百慕大三角区,还有神秘的玛雅文明等等。

  高昂认为这些具有神秘色彩的代表建筑或者地标,齐聚于这一维度,绝不是巧合,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他以前是一个很坚定的无神论者,可是自从自己身上发生了变异这样的事情,他对自己的信仰也开始有了动摇。

  或许,这个世界本来也存在一些超自然力量,只是他们甘于寂寞,或者说局限于某种规则,所以不能示人以面?

  就好比神农架的‘野人传说’,为什么野人就不能存在呢?

  或许就是有动物在北纬30°附近,在神农架里边发生了变异,就好比他一样,从而拥有了自己的智慧和体格,又被外界获得文明的人类发现了踪迹,而它自己又因为某种原因无法离开这里?

  这一切只是高昂自己的猜测而已,他也对这些神秘传说略有耳闻,偶尔的时候也会上网搜索一下相关的资料,然后一个人胡乱瞎编一些东西,甚至还会上网和一些爱好者在论坛里吹他个天翻地覆。

  把车子停在林区的一个宾馆里,顺便给自己订了一套房,交付了半个月的租金,这才背着背包,托着小花徒步进山。

  宾馆距离山区还有一段距离,按照手机上的定位显示,起码还有接近十公里左右的路程,而且这还只是林区外围,至于想到达林区内部甚至是禁区,那估计得有三十公里以上。

  十公里的徒步距离,对于现在的高昂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挑战性,如果不是因为他走的是乡道,偶尔还会有外出行人和车辆,他早就放开速度飞奔了起来。

  由于个别原因,本来算是景区的神农架显得格外冷清,再加上今年雨水较多,远处的林区看起来雾蒙蒙的,犹如潜伏在水汽的一头怪兽,即使自己经过变异,身体各项技能都得到了极大的强化,面对这样一个充满神秘传说的自然地带,高昂心里不免还是会有一点惴惴不安。

  “小花,待会咱们就进山了,你可别乱跑,跟紧我哈。”

  撸了两下小花,直到把它撸得眯起双眼,满脸不耐烦,高昂才从背包拿出一瓶水,自己灌了几口,也给小花补充了一点水分,这才打起精神正式踏入了这片神秘的丛林。

  他选择的进山入口是经过精挑细选的,目的就是躲过巡林人的巡查。

  为了公众安全,林区把相当一部分区域划为了禁区,还在道路两旁和个别树木灌丛里安置了视频监控。

  这个时候经过变异的视力就起到了关键作用,刚下过雨的林区水汽弥漫,但是高昂的视线并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他总能透过层层水汽和枝叶覆盖,精准地发现隐蔽角落的监控,然后掉转方向再去寻找下一个入口。

  经过十一次的观察和选择,他终于在一个悬崖峭壁边缘,找到了合适的进山入口。

  也是,除了这个地方,其他地方即使坎坷崎岖,也总有不怕死的人会尝试挑战,但是这个悬崖……没有专业工具和过人体力,就甭想下去,万一失足什么的,那只能落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从地上捡了一块水壶大小的石头,掂量了一下,大概有个三公斤左右吧,高昂直接把它丢下了悬崖。

  一旁的小花看到这一幕吓得赶紧退后两步,好似生怕被高昂也这么丢下去一般。

  丢下石头的那一刻,高昂闭起双眼,竖起耳朵开始倾听崖底传来的回声。

  不愧是林区,各种杂乱的声音犹如动物园一样分涌而至,昆虫的鸣叫,鸟雀扑棱翅膀的声音,小溪水拍打鹅卵石的声音……

  “砰”闷声闷气的一个声音传到了耳朵里。

  从他丢下石头到传回声音,时间间隔估计在0.2-0.3秒之间,按照声音在空气中的传递速度,这个距离并不深,撑死了也就百十米而已。

  而且崖底应该不是坚硬的地面,应该有厚厚的一层树叶或者植被,因为他听到了石头在地上打滚,搅动树叶之后发出的摩擦声。

  “小花,进来。”指了指背包,高昂对着小花招了招手。

  “喵。”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做什么,但是出于对他的信任,小花还是老老实实地钻了进去。

  高昂打算徒手从这里坠落下去,当然,并不是自由落体的那种坠落,而是类似攀岩那样,从崖顶一步一步往下盘落。

  根据他的观察,崖壁并非光洁如晶,还是有很多凸起和凹陷的地方,完全有下脚的支点,再加上自己的力量和持久力,下到崖底应该问题不大。

  其实高昂有一股冲动,直接从这里跳下去。

  只是他很担心自己的愈合能力有没有那么强,万一中间出点什么差错,那岂不是成了肉饼?

  讲道理的话,他的皮肤硬度已经可以媲美金刚石,完全有一跳的资格,只是出于谨慎和安全起见,他还是老老实实地蹲下,双手抓住边沿一块凸起的石头,双脚开始往下探。

  感受了一下,双臂并没有很吃力的感觉,甚至还有点如释重负,好似体内的力量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表现一番。

  双脚够到了两个支点,稍微试探一下,应该可以撑起自己的体重,双手逐渐放松,身体重心逐步下移。

  当头顶和崖顶平齐的时候,高昂双臂发力又返回了崖顶。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穿鞋,有了这双鞋会影响双脚对崖体的判断,比如什么地方岩石坚硬,能负担他的体重,或者什么地方的岩石是松散的,不能作为受力点等等。

  脱下鞋子,用鞋带系在腰带上,这才重新返回崖边。

  为什么不放在背包里?

  小花在啊,水壶也在啊,他还没有那么重的口味……

  脱了鞋之后,双脚的感官的确清晰了不少,脚掌紧紧咬住凸起的一块岩石,高昂逐渐往下盘落。

  下了大概三四米,情况有点不对劲了。

  右脚找不到支点,高昂没法继续往下了。

  现在的情况是他双手抓住了上方凸起的两块石头,身体紧贴在岩壁上,右脚等于是在悬空在半空中,整个身体呈现一个30°左右的角倾斜着。

  “尼玛,玩大了,这才下来几米啊,就挂这儿了?”

  返回到崖顶还是没问题的,毕竟这才下来几米啊,可是他不甘心啊。

  “司马且当活马医吧。”

  狠了狠心,高昂右脚用力,脚趾头并在一起,收缩臀肌,扬起右脚,狠狠地对着岩壁踢了过去。

  这一脚他并没有十足把握,毕竟二十多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脚趾头千万不要和石头硬碰硬,不然最后骨折的肯定是脚趾头。

  只是前几天的显微镜录像却又告诉他,他的皮肤细胞是六边形类似石墨烯那样的构造,硬度足以媲美金刚石,连角质层的细胞都这么牛皮了,骨骼强度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如果事实和他的猜测相符,顺利到达崖底是百分百能完成的;如果不相符,最多也就是疼一会儿而已,毕竟有强大的愈合能力,他也不会担心自己会因为失血过多怎么滴。

  右脚大拇趾头的指尖很快就感受到了阻碍,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紧接着就好像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一样,脚趾头被层层包裹,层层束缚但是又毫无阻碍的继续突破,紧接着就是整个脚掌陷入了冰冷的包裹,就好似进了一个冷冰冰的通道一样。

  脚底板一用力,高昂已经可以明显察觉到脚掌传来的支撑力,这个力道足以撑起他的体重,双臂也逐渐开始放松。

  “成了!”

  看来自己的猜测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自己的肉体和骨骼的确硬到可以和岩石进行抗衡了,只是不知道这具肉体的极限强度在哪里。

  好在他打算在神农架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有的是机会来测试这个极限值。

  既然双脚可以插进岩壁,那双手应该也没难度吧?

  就这样,高昂一个手印,一个脚印,慢慢地往崖底‘走’去。

  是的,在远处看来,他就是走下去的,只不过是倒着走而已。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紧张和恐惧,毕竟身处半空,虽然他确定自己的肉体够硬,但是还是怕自己失足掉下去。

  皮肤和骨骼强度够了,内脏呢?

  这么高的地方,算上重力加速度,他落地的冲击力不亚于一辆重型货车给他来一个满怀相撞。

  就算他的皮肤和骨骼没有任何事情,他的内脏万一承受不住强大的冲击力而破碎,他不就一命呜呼了?

  他不就变成地黄星上第一个摔死的变异人了?

  俗话说熟能生巧,走着走着,高昂就适应了这个节奏,很快就带着小花来到了崖底。

  他没有立刻把小花从背包里放出来,而是放开感官,‘视察’着周遭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