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之后,他就顺着气味分子留下的轨迹,开始按图索骥寻找踪迹。

  在一个下水道附近,他‘发现’了大量气味分子。

  他原本以为是由于雨水冲刷,把空气中的气味分子集聚到了这里,可是当他趴下去凑近下水道井盖上那个小孔洞的时候,却发现他错了。

  源源不断的气味分子从孔洞往外大量喷发,孔洞下边的分子浓度比上边要大得多。

  这说明井盖下边有一个气息发散源!

  “美女,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

  夏薇薇蹙眉瞄了他一眼,留个他一个背影,就要返回储物室。

  “我说真的,那个下水道有问题。”

  见她不搭理自己,高昂有点急了,快走几步拉住了她的衣袖。

  “什么问题?”

  “有撬动的痕迹。”

  “前几天暴雨,多正常。”

  高昂觉得有点累,这女人的脑回路怎么和自己差别这么大呢。

  “正不正常排查下不就知道了,反正也浪费不了多少人力,万一有收获,那可是大功一件啊,说不定你以后就能经常出外勤了。”

  听到能‘经常出外勤’几个字眼,夏薇薇止住了脚步,虽然高昂这个人之前在她眼中算是一无是处,但是这几天他的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看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还做什么不务正业的直播,不过对于这件失踪案的分析也算有理有据。

  再加上是曹坤组长的铁血师弟,想必也不会太不靠谱吧?

  “我去跟曹组说下。”

  对于高昂的新发现,曹坤可是相当重视,毕竟就在刚才这小子可是在墙壁上发现了新线索,说不定这又是一个新线索呢。

  下午两三点,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在加上前两天刚下过大雨,把空气中的污浊冲洗得一干二净,这太阳光射下来简直是扎人。

  曹坤他们身上的制服早就被汗水浸得湿透了,高昂看着他们顶着大太阳去搬动井盖,不由得深感佩服,他如果不是经过变异达到了寒暑不侵的状态,想让他在这个鬼天气走出空调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打开井盖之后,一股异常浓烈的味道立马飘散了出来,小区的下水道设计图已经由物业拿了过来,高昂凑上前去一看,发现这个位置东侧竟然还连着一个化粪池,两者相距的位置不足10米。

  微闭双眼,高昂集中精力开始再次追踪那些气味分子的踪迹,在他建立的数据中心内,井盖打开之后逃逸出来的气味分子,就犹如被封存了许久的萤火虫,纷纷扰扰扑了出来。这些东西在他的数据中心是可视的,但是闻到他人的鼻子里,那就是恶臭的气味。

  “这里边能有什么东西啊,又是雨水又是排泄物的……”一名小警员戴着口罩,略显抗拒地嘟囔了两句。

  “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下去,小刘,把东西给他。”曹坤瞪了他一眼,吩咐法医小刘把工具递了过去。

  取证什么的高昂可就没兴趣了,他之所以敢断定下水道里有新的线索,也是他的嗅觉帮了大忙。

  刚才低头弯腰搜索气味分子踪迹的时候,他已经发觉了一些苗头,从储藏室到下水道这段路上的气味分子分布比较均匀,呈线状分布,而稍微远离这个路线的气味分子分布则要松散得多。

  那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凶手正是把受害者从储物室转移到了下水道。其他地方的气味分子只是由于风力或者其他因素逃逸出去的而已。

  为了验证自己的结论,他还在下水道周围十米的区域又转悠了一圈,气味分子的分布和他预测的完全吻合,由此他才提醒夏薇薇,井盖下边有异常。

  和曹坤打了个招呼,高昂就打算返回别墅,快递小哥给他发了个消息,他订购的显微镜什么的已经送到了物业那里,等着他签收呢。

  曹坤这时候可没空再找他唠嗑,摆了摆手就让他先走,好似想到了什么,又把他叫了回去,“这几年也玩够了吧,该收心了,今年的国考别忘了。”

  撇了撇嘴,高昂没有接话,他怎么觉得自己这个师兄变得越来越八婆了,连自己的私生活都要管?

  强制性撮合他和夏薇薇这件事情,他已经忍了,毕竟自己还得寄宿在人家那里,可是现在还要决定自己的就业方向?

  虽然这几年下来,他已经对主播这个职业产生了厌倦,他也正打算换个新的生活方式,可是让他去当公务员,每天朝九晚五上班……对不起,他无法接受。

  回到龙源小区,到物业那里签收了快递,好家伙,显微镜加上试剂药水什么的,乱七八糟的给他弄了三个大箱子,好在他现在身强力壮,这点东西根本不在话下,摞在一起双手一托,就往别墅方向走去。

  进屋的时候,却被一声猫叫吓了一跳。

  回来的路上,他又放开了自己的感官器官,大部分的声音和气味都躲不过他的排查,可是这声猫叫分明就在自己脚旁,和自己的距离绝对不会超过0.5米。

  如果不是这道声音,他根本不会察觉到有这么一只动物。

  事出反常必为妖!

  小心翼翼地挪开挡在眼前的三个箱子,低头望去,这才发现右脚旁边的石柱子底座旁蹲着一只脏兮兮的可怜的小猫咪。

  花色皮纹,浑身沾满了泥土和草屑,耳尖还有几滴看起来不知名的液态物,眼角的垢物估计得有好几克重,虽然看起来很狼狈,可是小猫咪看他的眼神却显得格外激动,就跟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

  “喵!”

  高昂忽然觉得这只猫看起来很熟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握草,这不会是万科公寓那只野猫吧?”

  当初租住的万科公寓大厅门口,一直都有一只猫,公寓管理员还单独给它备了一个猫窝和一个猫碗,时不时地还会对它进行投食。

  高昂每次外出回来的时候,都会善意地和它打个招呼,对着它叫一声之类的,偶尔也会从自己的外卖里给它弄几块鱼肉之类的尝尝。

  如果真的是那只猫的话,它怎么跑到这里了?

  现在的首要问题是把手里的东西先安置好,接下来才是解决这只猫的问题。

  好在夏薇薇给他安排的这件保姆房足够大,把显微镜从箱子里拿出来放在电脑桌上一点也不显得拥挤,把对应的配件和试剂之类的一一拿出摆好,高昂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蹲在地上,看着他忙来忙去的小猫咪身上。

  “兄弟,你是小花么?”

  当初他就称呼那只野猫就是‘小花’这个名字,花色条纹嘛。

  ‘兄弟’这个称谓好像不大对,高昂把它从地上捞起来,掰开双腿看了一眼,没错,还真是‘兄弟’。

  “喵呜!”小花很不开心,也很是害羞,还有点愤怒地叫了一声。

  “还真是小花啊,你这腿上这撮白毛也太明显了啊。”

  “行啦,带你去洗个澡,等把你收拾得干干净净之后,咱们再聊聊你的事情。”

  “喵!”

  这次高昂不给它拒绝的机会,强制性地把小花带进了洗手间,打开热水,试了下水温,差不多之后往小花身上涂抹了一些洗浴液,就开始了他的揉搓动作、

  “兄弟,我也是第一次给别人洗澡,动作可能不是很专业,担待点哈!”

  “喵呜!”

  小花被他摁在水池里,一个劲地挣扎,嘴里还在发着惨叫,那叫一个不情愿。

  “别叫,很快就好了,你看你脏成什么样了,水都成黑的了。”

  “喵呜!”

  好似听懂了一样,小花低头看了眼黑乎乎的脏水,这次叫的声音小了很多,还夹杂了一点委屈。

  “安啦,以后跟着本帅哥,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每天都有热水澡,开森么?”

  高昂就跟一个傻子一样,和一只猫开始了对话。

  捯饬了接近半个小时,才把小花洗得干干净净,用吹风机给它吹干,然后就把它撒在了地上,“随便玩吧,记得别随地大小便哈,要屙屎撒尿,来这里。”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高昂对小花教导着。

  “喵。”

  “嘿,弄得好像你能听懂一样。”

  逗弄着小花,高昂开始打扫卫生间,可是眼前的一幕让他感到有点惊奇:水池里的脏水排出去之后,竟然没有留下一根猫毛。

  他之前看过一个主播给她自家的猫洗澡,洗完之后又给它吹风,好家伙,最后把自己弄成了‘白发魔女’,所以在他的意识里,小花辣么脏,掉下来的毛肯定不少吧,可是这里一根都没有。

  不信邪的他,扒拉着水池仔细寻找,还是一根都没有。

  不仅没有猫毛,连自己的头发什么的都没有。

  他记得很清楚,因为经常熬夜,他之前每次洗头发都会掉一些头发,虽然还达不到地中海那样的程度,但是发量相对来说的确比正常人稀疏了不少。

  这几天他也有过洗澡,也洗过头发,只是由于精力被其他事项干扰,没有过多注意到是否掉发的问题,如今看来,白色球体带来的另一个效果,是治好了自己的脱发?

  “难道小花你也变异了?”

  自己不掉发,小花不掉毛……

  虽然两者之间没有必然性的联系,可是高昂还是忍不住提出了这么一个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