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到底是我的福星还是我们辖区的灾星啊?”

  给高昂倒了一杯水,张警官靠在办公桌上,无奈地打量着他。

  昨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比他这半年经历的都要刺激,上午是扒手,晚上就来三个人聚众那啥。

  “都是巧合,我都给你说过了,扒手的车就在我旁边,想不听到都难。昨晚上的事情吧,我刚好在夜跑,谁让他们那么嚣张,估计嗑多了窗户没关好吧。”

  双手一摊,高昂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认认真真地解释道。

  “行吧,算你有理。不过我得给你说下啊,见义勇为这种事,别太想当然了,就拿昨天晚上那件事来说,你可以报警啊,怎么给我发消息了?”

  张警官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一晚上都没睡好觉。

  不是说他怕事,而是因为他就和高昂只见过一次面,虽然自己是坑了他,但是那也是无意的,他就怀疑高昂是不是借着这件事搞他。

  如果说人家没有聚众那啥,自己巴巴地跑到人家私人住所,再加上那谁也算是一个公众人物,自己这身皮不说被扒,起码也得受到一个处分。

  “咱们有缘啊,这么大一个立功的机会,给谁不是给,对吧?”

  “我信了你的邪。”

  不管张警官如何套话,高昂就是不说真实的理由,他最后也只能相信是缘分这个莫名其妙的玩意,让高昂选择了给自己发消息,而不是这家伙恶意报复自己。

  “走吧,带你去领奖金。”

  昨天上午的扒手事件还是有一部分奖金的,主要是那伙人太过分了,最近不少社区居民都被他们给搞了,龙溪派出所迫于压力,只能发出悬赏,发动人民群众的力量,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

  “多少钱?”

  “10000块钱。”

  “哟呵,不少啊。”

  高昂略微有些惊奇,他本来以为撑死也就是千把块钱,毕竟就是两个小扒手而已。

  “这一片儿都是拆迁户,也都是老魔都人,哪个家里没有几套房的,都是不差钱的主儿,人家就是破财消灾,整天被这些小偷小摸的惦记,心里也难受。”

  “那昨晚的事情,有赏金么?”

  张警官停下了脚步,无语地看着他,“你这人觉悟能不能高点?打击违法犯罪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停,我错了,我不该被金钱冲昏了头脑。”

  指了指高昂,张警官摇了摇头,带着他到了财务室。

  一通手续办完,一万块钱很快就打到了他的银行卡上。

  临走的时候,张警官好心交待了他几句,“那伙扒手后边还有人,势力还不小,你注意点。”

  被抓的两个人都是滚刀肉,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的同伙一个都没揭发,就等着蹲几个月重新出去害人。

  想想也是,能在魔都这个地方兴风作浪这么长时间,就那么两个憨货,估计也没这本事。

  “安啦,你看我这体格,会怕那些渣渣?”

  张警官闻言再次从上到下扫视了一圈,还别说,这小子身材高大,精神灼灼,再加上犀利的眼神和微微隆起的肌肉块,的确不像是好惹的角色。

  “该当心还是得小心点,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些人手段阴着呢。”怕高昂掉以轻心,张警官还是再次叮嘱道。

  告别了张警官,高昂美滋滋地往菜市场赶去,他现在很享受买菜的过程,一方面可以完善数据库,另一方面可以更开放地融入普通大众之中。

  是的,他现在把自己的地位拔高了一大截,认为自己和他们是与众不同的,为了不让自己迷失在这种错觉里,他必须强制自己多和普通人交流。

  张警官如是,夏薇薇如是,买菜的过程也是如此。

  和张警官的交流,完全是为了抑恶扬善,高昂深知一个道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想要让自己不会因为偶然获得的力量从一个屠龙少年变成那条恶龙,他就得‘唯光明故’,张警官虽然是一个小片警,但是从面相也好,从肢体行为规范也罢,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还挺正直的警察,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多了,最起码比和那些轻浮浮夸的人要好得多。

  至于夏薇薇嘛,并不是他的追求对象,从身材、颜值、家庭条件来说,她的确不错,但是高昂自认为并不是一条合格的舔狗,让他去巴巴地舔别人……

  对不起,做不到!

  如果他想舔女生,他现在也不会是单身狗一只了……

  和她在一起,完全也是出于人性角度的考虑。

  人类是一个群居性动物,从本质上来讲是有动物的本性的。

  动物的本性是什么?

  求偶、交配和生存。

  和夏薇薇在一起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体验一下求偶这个过程,任何一种动物在求偶对象面前,都会不自觉的显得谦恭礼让,换一个词就是很有绅士风度,这种现象在自然界不外乎如是。

  哪怕是最普通的四肢哺乳类动物,比如老虎和狮子,它们求偶的过程也都是小心翼翼,对于自己的求偶对象呵护备至。

  谁见过一头老虎为了求偶和交配,逮着另一头母老虎按在地上就嘿嘿嘿的?

  当然,他也只是顺着曹坤师兄的好意而已,目前为止他也没拿出什么实际行动,因为他觉得这毕竟是个过程,他连自己都没有摸透,哪有空研究别人啊。

  买菜的事情就更简单了,菜市场里有形形色色的各个阶层的劳苦大众,上班的,居家带孩子的,颐养天年的等等。

  这些人完全展现了普通人民最为真实的一面,就算不和他们沟通,听着他们的讨价还价,或者偶尔偷听下他们嘴里嘀咕着的家里长短,高昂就能把自己代入到他们的生活体验当中。

  这一家的小孩要高考了,孩子总是逃课去上网,那一家的孩子更调皮,才上幼儿园就把同学的初吻给抢走了,让对方家长一顿胖揍……

  在体验各路不同人生的过程中,他还能收集到尽可能多的信息数据,这些人可都是他附近的‘邻居’啊,多一点了解对于他以后的日子也会方便许多。

  买完菜回到家,高昂再次测量了一下身高和体重。

  现实的数据并没有按照他的预想变化,目前的数据是:身高186厘米,体重90公斤。

  身高还在增加,体重不降反升,开始了反弹。

  按照这个数据来看,他应该算是偏胖一丢丢,站在镜子面前却没有一点点臃肿。

  还是那么帅气逼人,还是那么英武潇洒。

  在健身房训练的时候,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力量和速度还有持久力又得到了加强。

  就好比臂力,满负荷训练的轻松度比第一次要提高不少,酸痛和吃力的感觉基本上没有,就好像握一双筷子那么简单。

  跑步机上的极限速度他可以挑战半个小时,跑完之后根本没有丝毫疲惫感,就跟平常走路一样。

  至于为什么不挑战一个小时?

  高昂没打算在家里搞这些实验,他决定抽空出去自驾游一趟,找一个深山老林毫无人烟的地方,在那里他决定好好测试下自己的极限。

  比如不吃东西可以维持多久,满速奔跑可以坚持多久,极限跳高可以跳多高,身体抗击打能力到底有多强等等。

  跟往常一样,高昂做好午饭,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去给夏薇薇投食,曹坤和颜冰也趁机开个小灶,一个是刑侦队组长,一个是警局的活宝,所以高昂算是畅通无阻地到了夏薇薇的办公室。

  经过几天的磨合,夏薇薇对于高昂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是当初的那种鄙视和漠然早已消失不见,换句话说就是第一次见面的高昂在她眼里是只苍蝇,现在嘛好一点了,算是路人。

  看到高昂到来,夏薇薇直接把电脑屏幕一关,文档一合,起身就往餐厅走去。

  曹坤和颜冰见状,拉着高昂就问这次做了什么好吃的。

  “昂哥,这两天为什么没肉肉吃了啊?”颜冰嘟着小嘴,腮帮子鼓鼓的,明显不开心的样子。

  主要是这两天高昂带来的大多数是素材,就算有点肉,做得也跟白水煮肉一样,虽然味道还行,但是和红烧肉一比,那明显是天壤之别。

  “我最近在练习厨艺,肯定不能只做一道菜啊,放心,以后会有的。”糊弄了小姑娘,高昂开始打听失踪案的情况。

  “师兄,那个失踪案怎么样了?”

  “咳咳,机密。”

  大庭广众之下,曹坤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透露信息出去,扒拉着高昂快走几步,这才说道,“你能不能低调点?你这天天给小夏送饭,早就让局里一大票单身狗不满了,你还敢打听案子?你这是想让我犯错误啊!”

  “你可得了吧,我和夏薇薇那就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你要是不想受我牵连,就把这消息给散布出去。”

  “那不行,反正我是把话放出去了,你们两个正在磨合。”曹坤是打定主意要把这俩人拴在一起,小手段也是一套一套的。

  “我说我进来的时候,值班的小同志看我的眼神就跟看情敌一样,原来都是你做的好事啊?今天中午菜做得少,没你的份儿了。”高昂挣脱开曹坤抓着的手,快走几步跟了上去。

  “哼,你这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曹坤也没有着急追上去,自言自语了一句,摇了摇头慢慢跟了过去,至于刚才高昂说的没他的份儿的话,他就当做耳旁风了,脸皮厚才吃肉。

  四个人找了一个角落位置,颜冰去拿了几瓶水,分给了众人。

  “我听小夏说,你也认为失踪案是谋杀?”曹坤头也不抬,低声说了一句。

  “不然呢?”

  “但是我们目前根本没有发现一丁点证据,如果真的是被谋杀,那尸体呢?”

  “这些问题你还问我啊,你们都是老刑警了,处理尸体的手段,历来的卷宗里边多的是吧?”

  高昂可不敢逞能,不说曹坤这个老刑警,单是夏薇薇也做后勤好几年了,学会的东西不比他少。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你就说说你的看法。”

  曹坤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也不会妄自菲薄,主要是他还存了那么一个心思,所以才会征求高昂的意见。

  “师兄,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你们那卷宗就那么一点内容,走访的信息一个都没透露,我拿头去猜啊?”

  “咳咳,待会儿咱们去一趟体能训练中心。”言下之意就是偷偷给高昂看下内部资料。

  夏薇薇和颜冰两女各自吃着东西,对于两人的对话充耳不闻。

  “小薇,我让我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红烧肉,你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