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成超人是什么体验之超人日记 > 23、推测和奇怪的声音 【推荐票达标加更】

23、推测和奇怪的声音 【推荐票达标加更】

  夏薇薇美美地泡了个澡,这才重新换上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下楼吃饭。

  “晚上不能吃太油腻的,所以熬了一点粥。”

  “嗯。”夏薇薇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句,把卷宗摊在餐桌上,看一眼卷宗,喝一口浓粥,偶尔还会瞥两眼高昂,看他有没有偷看自己。

  “放心,对于你的工作内容,我没有半点兴趣。”

  “冷血!”

  高昂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她的反击竟然会是从另外一个别出心裁的角度激射而来。

  他推算过剧情,假设他非常好奇地问她案情内容,肯定会被无情批判,内容他自己都脑补好了:没有查案资格,涉及案件机密,甚至有可能给他安一个嫌疑人的身份。

  “这件案子不是失踪案,是谋杀。”既然都被人身攻击了,高昂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嗯?”夏薇薇有些迷惑,不知道他的回答和她的上一句有什么关联,过了几秒钟,脸色一变,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偷看我卷宗?”

  “不是偷看,是正大光明地看。”高昂纠正了她的语言错误。

  “你知不知道你违法了?”

  “得了吧大小姐,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就别再和我置气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受害者尸体,赶紧立案,不然凶手都跑没影了。”

  被高昂这么一顿怼,夏薇薇反倒是醒悟了过来,也是啊,偷看不偷看的重要么?重要的是赶紧破案,能找到失踪者最好,如果真的是谋杀案的……

  “你凭什么判断是谋杀?”

  “身强力壮的一个成人男子,随身物品完好无损地摆在床头柜上,监控里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绑匪来要什么赎金,这不就是谋杀么?只不过凶手是想抓住法律的一个漏洞,把谋杀案做成失踪案而已,如果说你们队一直找不到尸体,那就只能按照失踪案处理咯。”

  “你的依据不充分,他也有可能是出去喝酒,和朋友外出。”

  “大小姐啊,现在都0202年了,出门不带手机你能活下去么?寸步难行好不啦?”高昂一副看白痴的眼光,肆意地讥笑着她。

  其实刚说完那句话,夏薇薇就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那句话里的漏洞百出,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那是她说出去的。

  现在又被高昂抓住痛脚一顿猛喷,顿时就有点恼羞成怒,抓起卷宗就要动手。

  “怎么,说不过就要动手么?你敢打我我就敢报警。”

  “我就是警察。”

  “你作为涉案者,自动规避警察身份。”

  “我还没打你,怎么就成涉案者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决定不和你计较了……哎哟,你怎么真打啊?”趁着高昂一个不注意,夏薇薇狠狠地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

  夏薇薇发泄了一下心中的羞愤之气,顿时感觉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如果是谋杀的话,凶手是谁?”

  既然谈到了案情,高昂也就不再和她打闹嬉戏,认真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第一个报警的人,或者是最直接的受益方,如果这两个人的身份重叠的话,那这个人就是凶手。”

  卷宗内容显示,这两口子算是产业丰厚,普东乡下最近在搞大开发,他们的田地和住房都被征用拆迁,光是房子就分了五套,现金加起来也有近一千万,这两个人还都是再婚的,和原配都还有一个儿子,杀人动机也能成立。

  假设男方死亡的话,第一受益人毋庸置疑就是报案人,也就是他的妻子,两人结合之后生下的孩子也才13岁,还属于未成年范围,哪怕按照遗产分配原则,女主人也是拥有对孩子的监护权,她也会先获得一半财产之后再按照《遗产法》进行合理分配,而这个分配权她还是具有主动权的。

  “两个人生活了十几年,忽然之间就对自己的爱人痛下杀手,太突然了吧?”虽然高昂分析的作案动机成立,但是在逻辑上讲不通,夏薇薇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你们的卷宗内容,只能看到这些,至于有没有其他动机,那得看你们的调查能力了。”耸了耸肩,高昂不置可否地建议道。

  夏薇薇美目微眯,再次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想到你还懂一点案情分析。”

  “那是,咱毕竟也是政法大学毕业。”臭美地甩了一下头,吹了一下耷拉下来的刘海,高昂自鸣得意。

  “你说的这些,我们都讨论过了,作案动机有,但是证据不足,无法立案。”

  “What?”

  敢情刚才自己分析了一大通,在别人眼里就是个笑话?

  看到高昂目瞪口呆的样子,夏薇薇终于开心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就你能,还真的以为我们警队是吃干饭的啊?

  她放在桌上的卷宗是正式的资料,里边的内容是目前已经完全确定的线索,而高昂之前的部分猜测和曹坤他们的推断基本符合,但是这一切毕竟只是猜测,难等大雅之堂,他们也只能把这些猜测记在自己的小本本上或者脑子里,至于能不能出现在卷宗里,那就要看有没有确凿的证据了。

  高昂稍微一分析,也大概明白了其中的道道儿,无语地看着夏薇薇,闷声地来了一句,“捉弄人好玩么?”

  “好玩。”

  “……”

  夏薇薇有句话没有说,卷宗是曹坤让她带回来的,目的性不言自明。

  但是让她直接给高昂?

  那不可能,她的性子不允许她这么做,至于刚才为何发现高昂看了之后,还会发火,那也纯属是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太明显地露出马脚,顺便整蛊一下高昂,两全其美。

  感觉被捉弄的高昂完全没有和她继续聊下去的意愿了,收拾一下碗筷,闷声闷气地叫要回房。

  “你干嘛?”

  “直播去。”

  “不直播行不行?”

  “不直播你养我啊?”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此时如果来一首《喜剧之王》电影里的BGM,想必会特别应景。

  高昂心中也是如是想着,他很好奇夏薇薇会如何回答,如果真的答应的话……

  “滚!”

  “好勒!”

  麻溜地转身,利索地进屋,无奈地叹气。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哪怕他有一副好皮囊,也得身体力行靠自己,吃软饭这件事情看来还是不适合他。

  自从发现变异能力对牌库能产生磁极效应之后,高昂就越发喜欢刀塔自走棋这款游戏了,想想也是啊,玩游戏不就是图个开心么,把把速八出门,谁还愿意玩下去?

  能‘吸’到自己想要的卡牌,还能‘吸’到自己想要的装备,这比开挂都厉害。

  别人是D光几十块钱,什么都没有,他是根本不用D,坐等卡牌刷新亮起五盏明灯,每一波弹幕飘过的信息,都是他合成高级卡牌的系统提示,这种堪称作弊的行为,让他的天梯排名飞速上涨,已经从前几天的‘红衣大主教’直接飙升到了皇后守门员。

  所谓的皇后守门员,就是说他的排名处于皇后阶段吊车尾的水平,目前他的排名是999,这也是上一把吃完鸡之后直接跳过国王阶段才得来的排名。

  根据隐藏分提示,他和第一名的分差还有近5000分,吃一把鸡加100分,速八出门扣100分,第四名加20分,依次类推。

  距离月底赛季结算还有一星期时间,高昂决定冲刺一下天梯前10.

  他和天梯第十的分差就小得多了,只有2000分不到,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三十把左右就能杀进去。

  按照一天十把的工作量,差不多得三天左右。

  现在时间是6月23号晚上10点15分,凌晨两点休息的话,大概可以玩五六把左右,有了目标之后,高昂就兴致高昂地开启了冲分之旅。

  玩游戏的时候,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今天一天都是阴雨天气,阳光别说不明亮了,基本上就是没有,整个天空看起来都是阴沉沉的,中午给夏薇薇送饭的时候,还得打开车灯,走在路上和大晚上感觉没两样。

  光合作用的必须条件就是得有阳光,按照这个天气来说,他皮肤内的光合作用应该会被抑制不少,这样的话他应该会饿啊。

  “莫非是之前储存的能量或者营养物质大于今天的消耗?”

  高昂只能这么安慰自己,然后拿出日记本,趁着打野怪的间隙,把今天的日记补充一下:

  【6月23日,阴天,天气黑咕隆咚不见天日。

  身体各项技能正常,没有其他不良反应;对于皮肤的光合作用效果,有一点疑虑,阴天环境下也能进行光合作用?不得而知,需后续观察。】

  写到这里的时候,高昂回想了一下那次做的皮肉实验,那块皮肉在碘酒的作用下是发生了颜色变化,可是那个变化程度和他印象里高中生物老师做的树叶的变化程度差了很多,如果把两者的变化程度用数字来表示的话,皮肉的程度应该是2,树叶的程度是10.

  这两个数字只是他个人印象中的对比,真正的科学依据还得有实验结果来支撑。

  “看来得找个时间,再做个实验了。”

  一想到这里,高昂就为自己的小手臂发愁:又得辛苦你了。

  就在高昂筹划着该如何进行下一次的对比实验之时,好似听到了一些不正常的声音。

  “嗯……嘶……好痛!”

  他很确定自己并没有在电脑后台播放小电影,开直播的时候这个东西得注意,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不是么?

  那这个声音是从哪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