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曹坤之前就没打算瞒着高昂,或者是他已经料到上头会同意高昂参与进来,所以把早就准备好的档案袋递给了高昂,“机密,不能外传,不能泄露,违者……”

  “枪毙!”高昂一把抓过了档案袋。

  曹坤看着他这幅样子,气得差点蹦起来锤他,可是想到接下来的行动还得有这个臭小子作为突破口,也就忍了下来。

  “这次找你也是我给上边推荐的,万科公寓里边的住户都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也就你……算是无业游民,而且也算是我们体制内的半个同道中人……”

  没等曹坤说完,就被高昂直接打断,“什么叫‘无业游民’?我是主播好不啦?我的收入不比全国90%的少好不搭?还有什么叫‘半个你们体制内的同道中人’?不就是没考公务员么,我要是考了,指不定你现在还是我手下来着……”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高昂的语气明显弱了下来,事实是就算他考上魔都公安的公务员,三年时间他也不一定能混到副科级,更何况是一个正科级。

  而且他看得出来,曹坤师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是生气而是尴尬,毕竟他胸前的某个仪器可是把高昂刚才的一言一行都给记录了下来。

  “师兄,你继续,你说怎么干我就怎么干,保证听话。”

  “他们两个有丰富的反侦察经验,为人处世也都异常小心谨慎,如果不是在某些小地方露出马脚,想要找到他们简直难如登天,不过这次既然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咱们就得把他们绳之以法,也好给二十年前惨死在他们手里的冤魂伸张正义。”

  高昂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的生命,只有法律才有这个资格,这也是他学法多年根深蒂固的一个念头。

  “不对啊,按照你们刑警队的能力,完全可以把公寓内的住户想法设法骗出来,然后直接出动特警,那两个人还能翻天不成?”高昂对曹坤的计划稍微有了那么一点怀疑,面对暴力违法分子直接强推碾压,给他们的压力和震慑不是更有效么?

  “你说的我们当然考虑过,可是今天是周末,很多人都在家休息,好不容易有个睡懒觉的机会,你会把手机开机?而且他们不止会制造手枪,他们还会制造炸药,所以你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了吧?”曹坤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把高昂这层楼甚至这号楼的所有住户都请出去,但是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不说联系不上的,就算是联系上的没有合适的理由,人家也都是客客气气地拒绝下楼,甚至还有人直接破口大骂……他们又不能说这栋楼上有持枪份子……所以只能在外围布控,确保劳芳和方子英没有潜逃,再做进一步的计划。

  “待会儿我和你一起回去,你要想方设法地和劳芳或者方子英搭上话,最好是能进入他们房间,把他们房间的布置和摆设摸清楚,最关键的是确认是否有堆放炸药的可疑地点。如果没有炸药的话,我们的特警就会强攻,如果有的话,那就只能谋而后定了。”

  炸药这个东西,容不得曹坤有半点马虎,他们对于劳芳和方子英的了解,也仅限于二十年前的一些资料,两人已经潜逃了近二十年,鬼知道他们有没有学会更高级的犯罪手法,一个冒失,很有可能会造成比当年更大的伤亡。

  高昂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他这个时候反而有些激动和冲动,他恨不得直接跑到那两个家伙面前,对着他们说一句:来啊,给我一枪啊!

  他很想知道,他变异过的皮肤,能不能阻挡子弹的穿透,或者说那些炸药爆炸造成的伤害,会不会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但是他知道这样不行,不说实验失败他就嗝屁,就算他能抵挡住那些伤害,那岂不是暴露了他的特异之处?接下来的事情,他用脚趾头都能猜测出来。

  看来还得老老实实地配合师兄完成这个计划。

  离开饭馆的时候,高昂拉着曹坤去了一个地方。

  “你还交这个智商税?”看着高昂兴致勃勃地买了1000块钱的福利彩票,曹坤瞪大了双眼,他实在没想到,一个东国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竟然还会买彩票,而且还是买了1000块钱之多。

  “嘿嘿,玩嘛……中了‘666’,不中就当是捐了嘛。”

  其实他是想测试一下他发现的‘运气变异’问题,昨晚上玩自走棋,他是要什么牌来什么牌,他这次倒要看看,会不会直接中一个或者多个五百万大奖。

  经过这个插曲,高昂的情绪缓解了不少,两人开着他的车回到了万科公寓。

  从进小区大门开始,高昂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对,应该是从小区大门之外开始,他就觉得有一点不对劲了。

  门口便利店的老板不再是嘻嘻哈哈刷手机看抖音了,而是一本正经地目视前方,看着便利店里的每一位客人;门口保安室的保安不再是之前经常给他放行的熟悉的老大爷,换成了一个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是浑身充满危险气息的壮硕小伙;他停好车之后,之前立马窜出来叮嘱他一定要把车停到位的清洁大妈也没有出来插话……

  “你们这布置也太……破绽百出了吧?”想了半天,高昂才想出来这么一个词,顺便打开了车内的车载音乐,打算和曹坤先聊一下。事到临头,他还真的有那么一丢丢的紧张。

  “没办法啊,事情紧急,只能先这样了,我现在对于能不能抓到这俩人,反而没有多大期待,我只希望他们手里千万不要有炸药。”

  “放心,应该没有,按照上午从那个女人身上散发的气味来看,应该是擦拭手枪或者装卸子弹或者是外出试枪时遗留下来的,而且是纯粹的无烟火药,不像是工地上常用的爆破火药的气味。”

  曹坤看了一眼高昂,又瞄了一眼他剧烈抖动的双腿,嘴角不由地露出了一个弧度,“怎么,紧张了?还是害怕了?”

  “切,你才害怕呢……不过话说回来啊,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紧张。你当初第一次上前线抓捕罪犯,就没有紧张过?”高昂狐疑地看着他,男人之间的尊严较量,往往就是在不经意间展开的。

  “那当然没有,我第一次抓捕的罪犯可是个越狱犯,那时候我身后可是有两百武警压阵,我怕个屁啊!”曹坤脖子一扬,顿时豪气丛生。

  “……师兄,能不能给我个防弹衣?”

  “不能,那玩意穿身上太明显了,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你有问题。”

  “防刺背心可以吧,那玩意没那么明显……”

  “不是,你小子怎么这么多事儿啊,刚才是谁怼我怼得嗷嗷猛呢,现在怂了?”曹坤气得又想给自己这个小师弟来个脑瓜崩了。

  撇了撇嘴,高昂熄火下车,刚才的插科打诨把他紧张的情绪缓和了很多。

  “正常一点,就当我是你朋友。”曹坤又轻声叮嘱了一句。

  出了电梯,高昂刻意发出了一些声响,还大声问了曹坤一句,“师兄,晚上有空么?”

  “有啊,怎么着,要请客?”曹坤也配合着高昂的演出,看起来也是相当的自然。

  “听说有个‘沪上皇’会所不错,晚上嗨皮下?”

  “你特喵声音小点,进屋再说!”

  隔壁的劳芳,听到两个男人的声音,其中一个还是早上自己打过招呼的那位,这才缓缓出了一口气,同时把虚掩的房门再次恢复到看起来关闭的样子,其实暗中还留了一个小缝儿。

  “这么紧张干吗?谁敢来我弄死谁!”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跟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劳芳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丝厌恶。

  她也不知道为何这两天自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脑子感觉特别清明,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历历在目,自己好似重生了一般。

  她承认自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当初也是她为了金钱伙同眼前这个面目可憎、阴狠毒辣的男人,用美色勾引了几个富商,要钱夺命……

  但是她并没有亲自下手,她只是把那些臭男人骗到了方子英的居所而已,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控制得了的。

  后悔么?当然后悔!

  就为了几个臭钱,被眼前这个臭男人糟蹋了二十多年,还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没有一天是能安生睡好觉的。

  她甚至想过,是不是找个时间去自首,她很想回老家看看自己年迈的母亲和父亲。

  “怎么,看上隔壁的壮小伙了?”方子英瞪着他那双阴戾的眼,大手直接把劳芳抓到了自己怀里,狠狠地亲了一口,“就喜欢这个味道,给我趴好了!”

  “等下,门没关!”劳芳挣扎着起身,突然神情一紧,好似看到或者听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推开方子英,看似好像是去关门,却不曾想直接跑了出去,这让方子英略微一愣,就在他发愣的瞬间,劳芳已经跑到了隔壁K字房,也就是高昂的门前,使劲地拍着门:“救命啊,救命啊!”

  屋内,高昂正在和曹坤商量着要用什么手段敲开劳芳的家门。

  曹坤建议是直接一点,用他的美男计,毕竟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正值虎狼之年,看到他这样的健硕型男,甚至还带点小鲜肉特色,免不了都会有一些好感,说不定就直接春水荡漾让他上了她的床。

  如果方子英刚好在屋内,曹坤就建议高昂直接挑衅方子英,想必他也不敢直接拿枪干他,这时候高昂再示弱喊人,曹坤顺势出门进入劳芳她们房间。

  计划是美好的,现实是出乎预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