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成超人是什么体验之超人日记 > 10、火烧实验 上

  翻找了一下家里的道具,高昂也就摸出来一个打火机……而且还不是防风的那种,是那种‘啪嗒’按一下,会窜出来一个摇摇晃晃小火苗的那种打火机。

  如果是防风打火机的话,温度应该会更高一些,毕竟防风打火机的内置气压要稍微高一些,催出来的火焰要比普通打火机的更集聚。

  这么说的话,防风打火机其实算是一个小电焊了吧,高昂心里如是想到。

  有了作案工具,接下来他就要找一处用来实验的皮肤区域。

  大腿不行,位置太低,需要低着头弯着腰,会比较难受。

  肚皮也不好,除非他趴在悬空的某个地方,不然火焰也不好灼烧到皮肉。

  看着昨天才愈合的左手小臂,高昂觉得有点疼惜他……

  不过思来想去,左手小臂的确是最合适的实验载体。

  可横可竖,可翻可覆,最关键的是,如果假设手臂对于魔法伤害不能进行自愈,从而留下了疤痕的话,显露出来也算是硬汉的标志。

  “嗯,到时候还能在疤痕周围做一个纹身,就做成火焰的形状。”

  高昂已经给自己找好了后路,他不是一个不计后果就去行动的人,这不符合他法学学士的身份。

  万科公寓内都有一套非常敏感的烟雾报警器,就在前几天公寓的检测人士刚做过检修和测试。

  虽然一个打火机不会带来什么隐患,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高昂还是来到了阳台,最起码在这里没有一丁点隐患,是不?

  而且他是在七楼,算是这套公寓的最顶层,阳台对面是一个园区,园区楼房最高不过五层,他在阳台所做的一切,可以说周围不会有任何人能够看见,除了头顶。

  头顶时不时的会有卫星之类的飞过,但是吧,这种东西应该不至于给他来一个抓拍吧?

  为了保险起见,高昂还是找了几件衣服,用衣架挂起来,挂得密密麻麻严严实实,在自己头顶形成了一个保护层。

  这样的话哪怕有高空卫星也无法直接观看到阳台的景象了,除非他们动用红外功能。

  这种情况会发生么?扯淡呢!

  把能考虑到的暴露因素一一排除和加以防范,高昂把躺椅固定了一下,就打算开始自己的实验。

  准备的道具不多,一个打火机,一管云南白药的牙膏,仅此而已。

  打火机就是用来点火的,牙膏嘛……就是为了治疗烧伤的,他也懒得再去买什么烧伤膏药了,用点牙膏对付下得了,据说这个云南白药的牙膏里边含有某些中药成分,最起码不会有副作用。

  抬起左手臂,高昂就要点火。

  想了一下,他又把火机对准的位置稍微错开了一点,偏离了之前已经受过创伤的区域,这个距离拉开了接近15厘米。

  他心里有个担忧,如果他的身体真的有自愈功能,这个反复受过创伤的区域细胞,会不会特别具有生命力?

  为了避免这个很小的因素影响,他决定对一块新的区域进行迫害。

  “啪嗒”一声,火机点着了,火苗“呼呼”地冒了出来,不断舔舐着高昂的小手臂。

  预料之内的疼痛感并没有传到大脑皮层,他只觉得有那么一丁点的温热,甚至算不上灼烧。

  “嗯?没气了?”

  也不对啊,火苗还在旺盛地燃烧,青蓝色的火焰由于受到皮肤的阻挡,已经绽放成一个小小的花骨朵。

  不信邪地持续烤着那块皮肤,高昂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地方。

  过了大概有半分钟,一切还是完好无损,甚至于皮肤表面的汗毛都毫发无伤。

  “纳尼?”

  揉了揉眼睛,高昂很难接受这个局面,裤子都脱了,结果烧不动?

  普通打火机的最高灼烧温度可达500摄氏度左右,如果是防风打火机的话,这个温度可以攀升到1300-1500左右。

  不信邪的高昂接着又对着其他部位烧了一个遍,大腿、肚皮、脚底板……最后打火机都给玩坏了,他的身体也没有收到一丁点的烧伤,哪怕一根汗毛都没有烧断。

  随手把坏掉的打火机扔进垃圾桶,他打算下楼去买一个防风打火机。

  想了一下,又把火机从垃圾袋里捡了出来,这玩意属于有害垃圾,还得丢到专门的垃圾桶里。

  临出门的时候,他在日记本上写了这么一句:身体变异最新功能,疼痛感降低,防火;目前可经受灼烧温度约为500摄氏度,上限未知,有待验证。

  放下笔,合上日记本,高昂看到了电脑桌上的瑞士军刀。

  “防火等级提高了,疼痛感降低了,到底是针对的魔法攻击还是说也能抵御物理攻击?”

  不再有任何犹豫,抓起那把瑞士军刀,高昂对着自己的大腿就刺了下去。

  第一次并没有用很大点力气,力度相当于自由落地的速度。

  预想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大腿给他的反馈也只是仅仅类似于用手指头杵了一下而已,一点都不刺痛。

  看了一眼,大腿外侧皮肤的表皮也没有什么印记,如果有的话那最多也是一个小窝而已,这应该是瑞士军刀压力造成的,至于伤口?对不起,并没有。

  第二次下刺的时候,高昂加大了力度,这次他用了三分力气,相当于狠狠的重击一下桌面的力度。

  “嘶!”

  这次感到明显的疼痛感了,类似于一枚钢针扎进皮肤的感觉。

  如果是昨天的话,高昂可以很确定,他这时候应该已经龇牙咧嘴了,但是现在嘛,也就堪堪感到有那么一点疼痛而已。

  瑞士军刀的刀尖扎进了皮肤,但是也仅限于扎进去而已,并没有深入太多,据高昂目测,最多扎进去0.5公分左右,不会伤筋动骨。

  右手稍微用力,高昂就把刀子从大腿里拔了出来,他甚至感觉拔刀的时候,有那么一点阻滞感,这种感觉就好像把刀子插进了木板,用了好大力气才能拔出来一样。

  摸了摸自己的大腿,毛茸茸的,拍了一下,很有弹性,这不管是从外观还是听声音,都不像是木板啊。

  而且他还能明显地感觉到,伤口愈合的速度加快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他又给自己的另一条大腿来了一刀,然后用手机上的秒表记录了新伤口愈合的时间:7分12秒。

  相对于昨天的7分41秒整整缩短了29秒之多,这也就是说经过一天的进化,他身体的自愈能力提高了。

  “看来白色球体对于人体素质的提升是可持续性的,就是不知道是否有其他因素。”

  经过这两次实验,高昂又写了这么一句话:经过实验,白色球体对人体有显著改善作用,皮肤密度和抗打击、抗刺杀、抗火烧能力得到极大提高;自愈能力具有成长性,是否能达到秒治愈效果,还有待观察。

  合上日记本,高昂穿上半截袖,拿起手机,踢拉着拖鞋关上了房门。

  等电梯的时候,随手关掉了手机的WIFI连接,打开了数据连接,闲着没事刷下头条也是不错的。

  电梯降落到五楼的时候,上来了一个小姑娘,说是小姑娘其实也不小,身高起码也有165左右。

  当她进来之后,高昂很绅士地在她要动手的时候按下了关门键。

  “谢谢!”

  声音不错,甜甜的,但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沙哑,第二个‘谢’字没说完就有点破音的感觉。

  高昂礼貌地微微一笑,算是接受了她的道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这个女孩长的还不赖:披肩长发,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并没有涂抹太多化妆品,皮肤质地看起来还行,起码没有坑坑洼洼的。

  整个颜值来说,高昂可以给她打80分,如果说有化妆品加成的话,这个分数可能会高达85。

  余光不自觉地打量着这个女孩,高昂却闻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