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成超人是什么体验之超人日记 > 6、人不狠站不稳 【求推荐票】

  有了之前第一次切割自己的经验,高昂这次拿刀的手,没有剧烈抖动,甚至还有一点从容。

  就好像当初他屠宰那头猪时一样的心情,也不对,当时他可是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应该是很像他另一次杀鸡时候的心情,用一个词形容的话,就是:波澜不惊。

  左手握拳,右手拿刀,高昂对着之前残留的那块区域就划了下去。

  “嗯?”

  切肤之痛的信号并没有如期传递到自己的大脑皮层,手臂上也没有鲜血流出,刀锋印在紧绷的皮肤上,迟迟无法入肉。

  “难道是因为肌肉收缩,产生了类似硬气功的效果?”

  高昂略微有些疑惑,硬气功这个东西是可以用科学知识来解释的。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练过硬气功的人,由于长期联系抗击打训练,自身的细胞群体和肌肉组织产生了局部的强化。

  再微观一点来说,练习硬气功的人,他们的细胞壁会比普通人的要厚实一些,细胞间隙也会小一些,这样的话,当他们紧绷肌肉,硬抗外来击打的时候,就会呈现大众所看到的现象:很耐造。

  但是这些有个前提,就是他们要有所准备。

  如果说这些人没有任何准备,他们其实和普通人并没有两样。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紧绷肌肉的时候,硬气功练习者可以一个鞭腿踢断一颗碗口粗的小树。

  如果他没有紧绷肌肉,对着一样粗的小树鞭腿,大概率会让他蹲在地上抱着腿蹦跶。

  想到这里,高昂就松开了左手握紧的拳头,果真,这次刀子就顺利的扎了进去,划拉一个2厘米左右的伤口之后,他就停了下来。

  和刚才那次切割不同,这次的伤口并没有传来特别明显的痛感。

  用一个比喻来说的话,就像是被一个女孩子用她的小虎牙咬了一下的感觉。

  远没有达到刚才让高昂痛得要死要活、歇斯底里的程度。

  “难道我是一个受虐体质?”

  高昂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意思是给自己两刀,竟然发现了自己的邪恶本性?

  使劲地晃了晃脑袋,把脑子里胡思乱想的念头给甩了出去,他可不想背负这么一个恶心人,又让自己起鸡皮疙瘩的名头。

  他高昂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直男,取向很正常,没有不良习惯……

  “大概可能是因为之前有过创伤,所以附近的神经元,对同样的创伤有了免疫,所以感觉不到那么疼痛?”

  高昂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或者有其他的理由?

  “难道是因为‘光合作用’产生了淀粉,让自己的皮肤有植化的倾向,所以降低了敏感度?”

  这个也有可能,毕竟他没有标准答案,所有能想到的方面,都是值得去探索、去验证的。

  拿起签字笔,高昂在笔记本上又加了一句:皮肤有植化倾向,确定性存疑,待验证。

  写完这段文字,高昂这才抬头去看左手臂上的伤口。

  “嗯?这么快就要愈合了?”

  就这几分钟的时间,刚才划拉开的2厘米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差不多一半还要多,就剩下一个小拇指加盖宽的小伤口。

  而且这次流出的鲜血量,比上次少得多,基本上就在伤口周围有一点痕迹。

  如果等伤口愈合,再随手一擦,根本看不到这里曾经有过这么一道口子。

  高昂目不转睛地盯着这道伤口,他很是好奇:快速愈合的伤口,到底是什么样子。

  在他的注视下,现存的微小创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着。

  就好像是一个小孩的小嘴,吮吸完母乳之后,即将陷入睡眠的那一刻,由内而外逐渐关拢。

  先是内部的皮下组织连接到一起,然后就是最表层的皮肤从两头到中间一点一点的合拢,就好像拉链一样,而且是一个双头拉链,从两头往中间拉的那种。

  等到最后拉链合拢完毕,这个伤口已经消失不见。

  除了之前浸出来的一点点鲜血,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高昂伸出右手的食指,在上面搓了两下,没有任何痛感,也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连疤痕都没有。

  不信邪的高昂拿起刀子,又给左手臂来了一下,这次他划拉开的伤口,比上次要长得多,长达10厘米左右。

  放下刀子之后,他就死死地盯着这道伤口,他倒是要看看,这次会有什么不同的景观。

  可能是皮肤组织或者是人体机能对刀口有了抗性,这次的视觉效果比上次还要差劲。

  刚才那次起码还有鲜血浸出,这次连一点血丝都看不到了,只有一道伤口,寂寞的挂在小手臂上,显得孤独落寞。

  “疼痛感比上次还要轻一些,哪怕伤口长度是上次的五倍之多,深度也加了一些。”

  拿起签字笔,高昂又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伤口的愈合速度并没有因为伤口长度和深度的变化而有所有降低,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看来这个愈合能力速度是恒定的,并不会因为伤口大小而发生改变。”

  为了证明自己这个猜测,高昂决定做一个数据对比。

  接下来的近半个小时内,他一共在自己身上划拉了六道口子。

  左手臂两道,一次长度2厘米,一次长度10厘米。

  左大腿内测两道,一次长度2厘米,一次长度10厘米。

  肚皮两道,一次长度2厘米,一次长度10厘米。

  他还用手机的秒表,给每道伤口的愈合时间做了统计。

  得出的结果如下:无论位置,无论伤口大小,愈合时间都是固定的7分钟41秒。

  这个现象再次打破了高昂的科学认知,这不符合常理啊。

  “应该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唯一能解释这个现象的,就是他的人体细胞也发生了变异,变得极具生命力。

  普通人受了伤之后,人体细胞是会自动修复,但是这个过程相对来说要漫长得多。

  而他本人,由于某种原因导致细胞发生了变异,每当他的身体受到创伤的时候,人体细胞就会自发的进行快速修复,而且是歇斯底里的那种修复。

  为什么会用歇斯底里这个词呢,这也是高昂自己的猜测。

  举个例子,普通人受伤的话,参与修复的细胞可能只是伤口周围的那些,再加上普通人体细胞的修复能力极弱,所以才需要很长的时间。

  而他本人的细胞经过变异之后,拥有了极度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每当伤口出现,与之有关的所有细胞都会参与到这个修复工程当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大概也就能解释通了。

  所以接下来,高昂还要做一次实验。

  在做这个新实验之前,他得先把那块皮肉的实验给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