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六十一章 偷鸡

  风雨飘摇,想偷鸡摸狗的人们也开始躁动不安。

  在祭台支撑上动了手脚,想着能借着祭台崩塌除去雍德帝的伯朗,在城墙上远眺着这偏离他轨道的结果。

  原以为雍德帝会带着人上祭台,不堪重负的祭台定会垮台,他再从中渔利。

  现在却只有妖后一人上台,还赢来一片爱戴,完全与他料想不同。

  怒气在伯朗心肺中蒸腾着,来等了大半年,就等来这么一个结果?

  伯朗捏碎了手中瓷杯,语气冷然的吩咐:“好好梳洗梳洗那一家人!”

  看着什么破日子?

  不单单雍德帝没出现,还让妖后正了名,这传出去让他脸面摆哪?

  暗卫星尧不可不置信的抬眼确认,那司天监那家人有三个还没长开的小娃,梳洗之刑对待他们?

  更何况这不是南楚地界而是北雍国都!

  “主子,这里毕竟不是南楚,何况我们目前似乎被盯上了。”星尧苦口相劝着。

  “就是知道被盯上了,那家人才必须灭口!”伯朗揪起星尧的领子,几乎咬着牙把话说完。

  “主子,我们再花时间梳洗,会来不及撤了。”星尧继续苦劝。

  “看看那司天监挑这什么日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要的只有日蚀!”伯朗再忍不下戾气。

  正要拂袖离开,便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伫立在不远城墙上,让他心头打了个激灵。

  伯夷一袭鱼白飞鹰绣面箭袖,白蟒皮纹腰甲,两片马裙,静默遥望祭台。

  这身醒目劲装打扮,让伯朗不自主缩了脖子,接下来的事也甭想了。

  “大哥!”伯朗心惊胆战的走近揖礼。

  “这大半年在京城玩得可尽兴?”伯夷终究舍不得胞弟身陷困境。

  他连夜找人重整了祭台,就怕这个胞弟误入陷阱。

  当局者迷,若非黎承坦白相告,或许现在伯朗已经被城墙下的金吾卫扣押。

  “尽兴,当然尽兴,今天可看了一场好戏。”伯朗笑得恳切,眼神却飘忽了。

  “你可知黄雀在后?”伯夷轻轻叹息,看着这个不愿居于人下的弟弟。

  自幼丧母的伯夷承养在伯朗母妃昭贵妃膝下,自然比一般皇子情谊更深。

  对于伯朗所求更是清楚。

  但,如何争得赢受宠倍至的恭王?

  如今来北雍这一遭,甚至在为他人做嫁衣裳,他能袖手旁观?

  黎承身影也在此时经过伯朗身旁,轻轻的拍了他肩膀细声轻语道:“我已经知道人在哪,救出来也送上金殿了。”

  伯夷拉着伯朗一同掀袍单膝跪地请求道:“恳请承郡王看在同窗份上放过胞弟,他肯定受了奸人蛊惑才会犯下如此错事,恳请承郡王念在他年幼无知,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

  伯朗这时才看清事态,原来他的筹谋都在别人的明眼内?

  “似乎我还比你们都还年幼.....”黎承让伯夷这么一跪嘴角抽了抽。

  两个玉冠皇子就这么跪在他面前求谅解......

  伯家兄弟听到黎承的回答,也是嘴角抽了抽。

  自家兄弟这番作态,幼稚到了可以,还被人从后头卖了。

  若非得知消息,先行一步到京城来善后,可能已见不着伯朗了......

  原先伯夷便已对皇室寒了心,他不信伯仲没有想过,倘若伯朗此计成功取了雍德帝性命,事迹败露后,同样身处北雍的他与伯逍会如何?

  这一箭数雕的计策,好得让他对恭王彻底寒了心。

  他从未有争夺皇位的想法,因此在得知如意书舍后,便告请父皇远离朝堂不再回国。

  父皇也深知他秉性如何,在面对成年皇子逐渐透露争势态度,也只能闭一只眼,让没有母家势力的伯夷远离朝堂。

  黎承无奈率先扶起了伯夷,负手走到伯朗身后躬身问道:“你可知是谁透露了行踪?”

  伯朗虽知失败,还是放不下那骨子里来的傲气,撇头倔气回应:“不知。”

  黎承又来到另一边,在他耳后又问:“你可知熟是内应?”

  伯朗拒不言语,他要是知道会跪在这里?

  他的脸面都丢到雍朝来了!

  伯夷一个响指,伯朗的暗卫星夜以剑押着星尧前来。

  伯朗眼眸倏然收敛看清来人,站起身子气愤不已拔剑指着星尧:“居然是你!”

  伯夷取走了他的剑,轻拍了伯朗让他跪回去,听不出语调冷道:“好生看着。”

  “主子!不是我。”星尧跪地心急辩驳着。

  “每个背叛者,都会说不是自己,主子放心,我帮你除了这个叛徒。”星夜唇边漾着不屑讥笑,剑身便要抹过星尧颈项。

  只见黎承影消剑虚光一出,快剑无影痕,星夜眼中讥笑还来不及退换为惊愕,只觉颈上一阵凉意后鲜血逐渐泌流而出,手上刀剑跟着人跪伏而落地铿锵。

  原已闭眼受死的星尧不置信的睁眼看着两位主子。

  伯夷暗卫星辰则出面料理着的星夜尸首,对于这速剑毙命的伤口暗暗心惊,几乎未见刀口的伤痕竟已断了星夜颈项。

  伯夷则赏识的走到星尧背后拍拍肩膀,“你若有万一,伯朗日后有谁能劝?”

  星尧落下无声的男儿泪,叩首恳谢道:“星尧叩谢大皇子不杀之恩。”

  他还以为这辈子到此为止了,几个皇子之间的纠葛岂会不知?

  南楚五个皇子,除了四皇子早么,昭贵妃生了两个皇子,再加上抚育了母亲早是的伯夷,可说尊贵无人可比,但在皇后与其母家势力下,也难以喘息。

  在伯夷求旨出走时,昭国公与昭贵妃都曾提问他,是否该让伯朗也走相同的道路,不求夺嫡只求活路?

  他说过愿效犬马之劳,即便失败也会尽力保全伯朗性命。

  本以为北雍朝皇子年少可欺,如今一见黎承才发现,这思维错得离谱!

  光是方才的快剑,试问南楚几个皇子功法有练到这等地步了?

  伯夷双手放在伯朗与星尧肩上,看向黎承沉重说道:“给你们机会的并非本王,而是承郡王。”

  两人又要磕头谢下,黎承伸手抵了两人额际,无奈道:“行了!别再拜了都起了吧!”

  两人起身后,黎承才缓缓说道:“你要感激上苍,有一个仁厚的兄长,若非他星夜抢救祭台,今日伤了我祖...我祖辈传承的皇后,定不会善罢甘休。”

  是了!妖后黎安,来自黎家本家外七代的姑母,去年来京游玩,被皇帝一眼看上,带进宫中成为继后......

  这一年有多少朝臣抓着这身份从抨击到想拉拢黎家,都被黎家以世代纯臣,本朝目前无人为官为由,不与朝臣往来并关门谢客。

  光想到祖母那清丽明媚的笑容,他心里还是悠悠然,祖母这番是为他们兄弟争一口活路,早在心里立了誓,绝不可能让祖母受到任何伤害。

  “承郡王早知晓我们要对祭台下手?”伯朗还没从被出卖的阴霾里走出来。

  黎承了然于心的浅笑,看得伯朗扎心得疼,被一个尚未加冠的孩子踩在土里的感受非常不好。

  至此,也能理解为何霸道如魏国公府,这么多年来想铲除黎承都未能如愿了。

  “你认为,伯仲会这么就和谐了你的计策?”黎承看着不远处的祭台,无视着伯朗的震惊,握碎了手中的墙垛。“所以方才提醒你,黄雀在后。”

  而今日,谁才是黄雀还未知。

  他只能全心相信颜娧,定能保得祖母周全。

  如同她所言,皇子之间身份相同才好对话,不求多一位朋友,只求少一个敌人。

  颜娧心思能缜密,在发现伯朗的行动,走一步漏一步便直觉不对,于是派人到归武山请来伯夷来处理后续,他则来盯着伯朗找到司天监的家人。

  伯夷来到黎承身旁拱手揖礼请求道:”今日伯夷冒死相救,已然得罪了我朝恭王,伯夷在此跪求,倘若来日,恭王登基为帝,但求黎兄能救我们兄弟一命,为母妃留下一丝血脉与希冀。”

  他们三兄弟的性命可说交付在黎承手上了,伯仲实非良人。

  黎承回身看了眉头深锁的伯夷,也明白再多客套话与感谢,都安不了伯夷的心,于是从腰际取出白磁瓶放在城垛上,伸出右手影消剑轻划了手腕,滴血珠入瓶中后,将磁瓶递给伯夷。

  立即会意的伯夷取出随身短匕也轻划了手腕滴入血珠,摇匀瓶身啜饮一口后,才递给黎承。

  黎承接过后笑得快意畅然,豪饮了半壶才递给伯夷接饮而尽。

  “兄长!”黎承恭敬揖礼。

  “承弟!”伯夷终于稍稍放下心中大事。

  黎承瞧出了伯夷的难言之隐,坦然道:“兄长!不妨直说。”

  “明日,我会带着伯朗回南楚请罪,烦请承弟多多照看幼弟伯逍。”

  这日大约是有生以来伯夷拜谢最多次的一日。

  伯朗也在此时真正知道错得多离谱,完全忽略了在北雍的兄长与胞弟.....

  ......

  说到搞事,怎么能少了黎祈同寝这仨!

  皇后从出皇宫开始一路叩拜开始,就躲在人群间哭喊、煽动百姓情绪。

  百姓多了起来,尤其荆钗布裙的妇女们自动加入叩首跪拜的行列,黎祈这仨更加肆无忌惮的嚎啕声起,引来更多百姓围观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