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五十九章 興致

  这一蹬开箝制颜娧被摔到廊柱上,撕心裂肺的疼正蔓延着。

  可这一刀还没下啊,不能白来这遭呢!

  唇边溢出鲜血举步维艰的爬起身,嘴里还喃喃着:“圣上救我!”

  李公公由怀中取出帕子轻缓阴柔的拭去鼻梁血渍,阴森的眼神里带着难解几分快意,冷冷笑道:

  “咱家说了,这里圣上听不到,没人能救妳。”

  他抽出腰间佩剑抵在颜娧颈间,让蹲在她身边低声问道:“妳可知道,在瑶光殿如何惩罚不听话的宫人?”

  他以剑抬起了颜娧下颌,刀痕清抹在雪白颈间,一丝血痕缓缓留下。

  “我没有不听话。”她剑抵在颈项上不敢动弹,还是不忘嘴欠。

  “来,尝尝看!”李公公嗜血天性在见血后表露无遗,并没有理会她的反驳,一剑便往颜娧左手招呼。

  颜娧一看错手了,连忙施了巧劲退离了数臂之远。

  这猫捉老鼠的游戏,又惹了李公公高度兴致,喜欢极了这垂死的挣扎。

  “还能跑啊?不错,不错!”李公公又是一剑招呼了过去,这次被瞄准的脚,颜娧在剑快到前才猛然一缩。

  老天!想受个准确的伤还真难。

  “公公真想砍一刀,我右手让您砍,您消消气,别乱砍了行不?”颜娧发觉已经退无可退,都快到达偏院门口了。

  “这死到临头还能伶牙俐齿,也是个胆子大的。”李公公步步进逼,剑刃寒光在她脸上映照着。

  颜娧抬出了右手递给李公公啜泣哀求道:“公公,我真不想死,给您砍消消气。”

  李公公又蹲下身,剑尖在她右手上迂回着,阴狠狠的嗓音询问着:

  “妳可知这一剑下去,妳这粉雕的小手臂会如何?”

  颜娧梨花带泪的小脸摇摇头,哭求着:“公公,丫头不想知道能行不?”

  李公公失笑,“犯了错,可不能不知道啊!”

  话毕,抵在右手上的剑刃被加注了阴寒的内力,还没伤到皮肉,已经感受到断骨般的疼痛,随后的皮肉疼只是为了满足他见血的快意。

  观音像上的刺客根本无法相比,深宫中能暗藏内力深厚的带刀公公,这岳贵妃着实厉害了。

  “丫头,可喜欢?怎不喊喊疼呢?”李公公只施了三分内力,便断了她的手臂,外表完全无伤,没血红染上这俏娇娃娃怎么美丽?

  这份执念让剑刃又进了一分。

  “公公,疼啊!丫头知道错了!丫头不该来瑶光殿找圣上。”颜娧这下可真疼,进阶削骨剑已手无法施力!

  李公公最爱这虐后求饶,心里总会上升几分快意,正要再补上一剑时,身后就传来威严的制止。

  “大胆!”

  勤公公在剑刃又划上颜娧右上臂时一脚踢走,利落的在李公公身上点了哑穴。

  几位带刀侍卫也在同时压制了李公公。

  雍德帝还着明黄睡袍,面容深沉的瞪视着李公公。

  在旁还有相同穿着睡袍,只披着织锦披风,鞋都来不及套上,惊慌失色的黎莹。

  娇俏妩媚的岳贵妃也是单着睡袍便跑了出来,不知所措一脸茫然的看着。

  黎莹心急来到已经被鲜血染红衣裳的颜娧身边,抱起她瘦小的身躯痛哭。

  还没来得及哭诉遭遇,岳贵妃已先跪下,捉着雍德帝衣襬哭诉。

  “圣上,臣妾什么都不知道啊!”岳贵妃已看清黎后怀中所抱之人,心里颤栗栗的。

  黎后传言中的私生子怎么会没事跑来瑶光殿?

  “丫头,妳怎么着?”黎莹真急哭了,没法想象方才若是晚到一步该如何是好?

  这胆儿肥的家伙,怎么能为了她一家拿自个儿小命开玩笑?

  “娘娘,丫头疼啊!”颜娧也跟着扑簌簌的落比赛,哭输了可不好!

  天没亮,立秋叫醒黎莹,说颜娧偷溜出承凤殿往岳贵妃处所去了,吓得她完全清醒,鞋都来不及穿上就往这来,一路上小石子磕得她白罗袜上绽了数朵妖冶的血花。

  皇后规制动静大了,自然惊醒了安眠中的两人,也没能问清来意,雍德帝便在立秋暗示下,跟着黎后脚步来到偏院门口。

  “妳宫内人都这么虐杀小宫女?”雍德帝虽知内宫险恶,也绝没想到居然连十岁小宫女都不放过。

  “圣上,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岳贵妃说来就来的泪水扑簌簌的落。

  祭天将至,即便圣上到各宫嫔妃夜宿,也没有同榻而眠,这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今日就要祭天了,他们都等着顺利黎后拉下位置那日,怎么是她先遭了事?

  “那么小的孩子,就算她闯了宫禁至于这么惩罚?”雍德帝再次严肃提问,“祭天之前,斋戒沐浴之期禁杀生见血光,难道贵妃不知?”

  岳贵妃一时哑口无言,心里怅怅然,无力落坐在雍德帝脚边,暗付着,这祭天成败落在她头上了!

  魏国公府千算万算,还是少算了这一堑回马枪。

  血光发生在她殿里,伤的还是黎后带进宫的小宫女,她跳了黄河都洗不清。

  她面色灰暗的望了被压制的孙公公,孙公公不明显的朝岳贵妃点了头。

  这么多年来为她倾尽心血的孙公公,让她弃车保帅,泪一时落得更凶了。

  “圣上,是臣妾管教无方,臣妾认错。”岳贵妃媚人眸子掩不下怒火,只能垂首睨了相拥哭泣的俩人。

  这次她败得彻底!

  能狠心用自个当饵,引诱她宫里的最爱血腥之人犯事,还能怎么反击?

  如若真弃了孙公公,日后她的瑶光殿又有何人能为她所用?

  明知是个坑,她的人也已经跳了,只能怪孙公公,沈迷虐杀误事!

  长年以来,她宫里花种底下可不少娇兰般稚嫩宫女的尸首,可不能因此乱了阵脚。

  “把孙公公押入天牢,待祭天后,交由皇后亲审,岳贵妃管教无方,纵奴行凶,废其贵妃之位,念其抚育皇子有功,酌降为妃位。”雍德帝冷冷宣布。

  雍德帝不由分说抱起双足都受了伤的黎莹,勤公公则抱起颜娧,阴沉的嗓音喊着:

  “摆驾承凤殿。”

  看着随侍一个个退出偏院,身旁嬷嬷才敢扶起颓然的岳妃。

  雍德帝警告在前,气得浑身发颤的岳妃没有发泄的对象,只能默默被搀扶回宫。

  ......

  回到承凤殿,太医已经在殿内等候,待处理完两人伤势,已然过了早朝时间。

  在屏退了左右后,黎莹在雍德帝搀扶下一步步来到颜娧所躺的贵妃榻上落坐。

  豆大的眼泪如短线珍珠般落下,倘若不是伤势当了挡箭牌,真恨不得掐死榻上的人。

  “谁准妳去的!谁让妳去了!妳不知道人人看着妳?”黎莹只能槌在榻上泄愤。

  颜娧苦笑庆幸,还好黎莹不会武,不然这贵妃榻都捶成贵妃塌了。

  “要祭天了,非去一趟不可!”颜娧疼得呲牙咧嘴,缓缓挪动小身躯坐挺了。

  “妳这又查了什么要拿命去赌?”雍德帝头疼的扶额。

  这丫头真不是个省心的!

  入宫这些日子查到的消息不是堵心,便是气人,能拿命去赌的,看样子又是心塞的。

  “圣上,可有关心过帮忙看日子的司天监?”颜娧看着如愿被包起来固定的右手,身上伤不轻松,可至少有件事顺了意。

  虽然还是伤。

  “司天监?”雍德帝已经做好心塞的准备。

  颜娧点点头缓缓道来:“司天监许监正一家人,全都让南楚三皇子的暗卫保护着,一时间还没找到方法营救。”

  雍德帝:“......”

  雍德帝闭上了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稳下思绪问:“莫不是想告诉朕后日祭天会发生什么?”

  黎莹最先反应过来问:“日蚀?”

  颜娧又点头赞许,果然是伙伴!

  黎莹来到这异世有遇过几次日蚀,若无灾无难,也就如此揭过了,碰上三灾五难也是皇帝祭天念念罪己诏。

  黎莹难掩笑容问道:“妖后误国要用日蚀来除啊?”

  这些日子误国误够了,还以为误着误着,这些臣子适应消弭了,没想到是准备个大礼来送她。

  颜娧翻了个白眼努嘴道:“还笑得出来?那好!今日给妳个重大任务。”

  黎莹连忙收了笑脸,正色问:“没用的妖后,除了误国还能做什么?”

  雍德帝听到妖后误国,又脑壳疼的扶额。

  “今日,圣上就别上祭台祭天了,崴脚、腹泻都行,怎么都上不了台,可好?”颜娧大眼眨巴眨巴的寻求同意。

  雍德帝额际青筋抖了抖,清了清嗓子问道:“何解?”

  “妖后换圣后,如何?”颜娧晶亮的眸光贼亮。

  “如何能换?”雍德帝心塞问,母亲的十岁姊姊,总跟不上节奏。

  还以为会先商讨就司天监一家,却只是带过话题,只想表达司天监情非得已。

  这是让他别追究祭天之时所发生之事?

  倘若真发生了日蚀,母亲妖后一说可就板上钉钉了。

  难怪,她非得今日窜进瑶光殿搞这一身伤,非得扯出一个祭天斋戒被破坏的迹象。

  再看看她,哪儿像受伤的娃?被关进天牢等发落的孙公公,指不定境遇比她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