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五十五章 枝叶

  西尧摄政王府

  藏书阁座落在王府西隅僻静的星稀湖畔,白玉石雕琢九曲桥引路,两旁丹桂交掩下点点摇曳,飘落如风吹细雨,载浮在湖面上夹道恭迎来客,古朴的六角楼阁高耸俨然,苍劲有力的篆体匾额高悬。

  门内阁楼窗棂虚掩阳光,楠木书阁特有淡雅清香与书香相互隐现,楼高五层的八卦网状书柜,五层交叉的雕栏楠木跨桥,每一区都以原木匾额详细分类。

  奴仆们静默洒扫尘灰,连喘息都不敢大声,静静更换除虫香包,丝毫不敢发出声响打扰阁中的主子,门口紫檀半月桌上的掐丝珐琅缠枝莲纹悬心炉,沈香正柔雅幽然的燃着袅袅清烟。

  承昀自从回来西尧,便潜于藏书阁内静心寻找有关削骨剑的治愈方式,可惜藏书阁内关于医经的部份,都快被他翻个底朝天了,还是没找着相关内容。

  到年后甚至就在藏书阁内夜宿没再回他的院子,连母妃关切也是一句没事便给打发了。

  这日,摄政王承澈散了朝就往藏经阁来,连军师向凌都劝不了承昀的魔疯,只得亲自前来了。

  一袭靛青蟒袍还来不及褪下,便被王妃急匆匆的赶往藏经阁看儿子,直到站在儿子许久都未能换来他抬头一瞧,才清了清嗓子问道:

  “小媳妇受伤了?”

  承昀长腿倚坐在半层高的楠木阶梯,上以袖为号阖上了武学杂病论,给了父亲明知故问的眼色。

  都回来大半年,整个府里还有谁不知道他为了小媳妇苦读?

  “探子来报,北雍朝内乱,妖后乱朝纲,君王不早朝,雍德帝昏庸到不顾朝堂与后宫反对,允许妖后将宫外之女接进宫扶养。

  镇北大将军提议借机派暗探杀了雍德帝,让风尧军趁乱也一起发兵北上,平了雍朝。”承澈等着刚从雍朝回来的儿子抒发意见。

  “小媳妇在宫里。”承昀冷冷回应。

  承澈:“......”

  他有没有听错?他儿媳在雍朝皇宫里?

  儿子的意思是,妖后的私生子就是他儿媳?

  “裴家能管上皇宫的事?”承澈心里震了下,探子情报有问题?

  “帮小媳妇的忙。”承昀继续冷响应。

  “小媳妇进宫帮谁的忙?”他急了,探子到底探了什么?

  “帮黎太后的忙。”承昀觉着接下不会用掉太多思绪又埋首书堆。

  “小媳妇认识黎太后?”

  “熟识。”

  “小媳妇怎么可能熟识黎太后?因为盖了个庙便...便...便...熟识了?”承澈纳闷得连话都说不清了,没听说过这消息啊!

  等等!不是认识,是熟识??

  “无人知晓。”

  “你也不知晓?”承澈对这问一答一,已想提起兔崽子衣领了。

  “我了解。”

  不是知晓,是了解?!

  “......”承澈再问,“你知道内情?”

  “清楚。”

  是清楚不是知道!?

  承澈负手于后,捉急的走了两圈,再回头问:“能派人去刺杀雍德帝不?”

  “不建议,还没入宫门就会被发现。”承昀如实道。

  都过了大半年了,黎裴两家应早就做好完善布局。

  “黎家也搅和进去了?”承澈开始忐忑不安。

  “嗯!”

  “小媳妇解了黎家困境?”

  “嗯!我也帮忙了。”

  承澈一滞,这可麻烦了!黎裴两家又联合了......

  “小媳妇让裴家帮忙?”

  “嗯!”

  承澈疑惑道:“那...那...那...这些消息怎么回事?”

  承昀冷冷的继续道:“暗渡陈仓。”

  承澈生硬的咽了口唾沫,庆幸先回家问了儿子啊!

  若是照着探子回报行动,可不知得损失多少了......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天天看,还有......”承昀一反冷淡,让父亲见着了一抹幸福洋溢的浅笑,腆着脸皮道,“小媳妇诚不欺我。”

  “......”承澈心里扼腕着,怎么一趟归武山回来,儿子完全不同了。

  “对了,小媳妇除了年纪小一点,其他都满意。”承昀又埋首回书里。

  “小媳妇进宫多久了?”承澈凝眉苦思,这是算刺探敌情,抑是关心儿媳?

  “跟着你口中妖后去的。”

  承澈觉着内伤了,他儿子足不出户却知邻国事,花了老半晌商讨暗杀与否做甚?

  “妖后也是小媳妇熟识?”

  “嗯!很熟。”

  承澈觉着又内伤了,气得都抓皱了蟒袍。“能不能看着我,完完整整把话讲完?”

  “不想,还没找到小媳妇的伤怎么治。”承昀简单暴力的回应。

  “......”

  承澈已经怀疑再继续讲下去,会让儿子气得升天。

  深吸了三个吐纳,承澈才稳定了情绪,决定先试试看能不能解决儿子的问题而问道:“小媳妇受了什么伤?”

  “削骨剑断了一手双脚。”

  “小媳妇活下来了?”承澈吃了一惊,原来他差点没儿媳了。

  “嗯!这一年陪她练风破心法,无法勘破第四重内功,小媳妇伤心着。”

  “练了四重?”看样子他儿媳不简单啊!八岁受了重伤还能练四重......

  “嗯!”

  “你就为了这个回来看书五个月?”

  “嗯!”承昀听出了父王的玄外之音而抬头。

  父王有解?那他回来看那么久书做甚?

  “肯看我一眼了?”承澈捻着留不长的八字胡,挑了单眉得意笑着。

  “父王能救?”

  “很简单,但是你先告诉我雍朝皇宫怎么回事。”

  这条件交换得可以吧!他可没坑儿子。

  “我们暗探查得了枝叶,探不了末节。”

  一针见血的滋味不好......

  虽然明知黎斐两家连手,四国无人能敌,从儿子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语还是心酸的。

  没趁着黎家病要他命......

  太迟了。

  朝堂有朝堂恩怨,更别说国与国之间的交涉手段。

  承澈的儿子得与裴家女儿结亲,他也是困扰了许久。

  本以为天意注定到今生为止,再无亲可结,却不曾想儿子居然捡来的也好?

  “目前皇宫是怎么回事?”承澈被这烟雾弹熏黑了眼。

  “假的!要找凶手了,没半年布局,人手不好安排。”

  他可是用了宫廷必备保命利器跟小媳妇交换讯息。

  没给小媳妇备点防身用品,怎可让小媳妇这么进宫?

  “我儿是否诚不欺我?”承澈觉得心里拔凉拔凉。

  “已经第六个月了,父王不信,可以派一批死士撩看看,绝对进不了皇宫。”

  承昀能理解身居高位的落寞,尤其西尧皇帝年幼,大权几乎都在父亲手里,哪个权者没半点野心?

  “真是假象?”承澈摀着发疼的心口。

  “恩...”承昀拖长了尾音,沉吟了下,“如果父亲不急,可以再等几日,我猜应该快有人忍不住想立功了。”

  “伯家?”承澈立即想到有可能提供缘生的南楚。

  “皇子们着急立功那么久了,应该会觉着这是好机会。”承昀定睛瞧着负手于后捻着八字胡来回走着的父亲。

  “伯夷为人如何?”承澈知道如意书舍聚了不少世家子弟,本以为儿子回来多少会发表意见,没曾想一句都没有。

  “书没什么兴趣读,倒是拜了平安寺无观大师学医,至于伯逍......”承昀以放下医书,单手托腮盯着父亲,“能跟黎祈、厉行住一起,混一起,父亲应该可想而知。”

  承昀光想到厉行醉酒那夜,又不经意颤抖了下。

  承澈遥望书阁外的初春景色思忖良久,才缓缓开口道:“那就等等吧!”

  以国势而言,最好还是隔山观虎斗。

  他换了个姿势好整以暇的等着父亲。

  两父子对视了许久,终究承澈败阵,被儿子那事不关己浅笑隔应着。

  被向凌育导至今,情绪已然收放自如,若非愿意,他也能这样跟他一耗半日去。

  可明明他应该着急啊!

  承澈满脸堆笑道:“你不是早知道怎么提升功力的方法?”

  “父王心里可还有廉耻?”承昀凝起眉宇质问道。

  承澈阵阵心塞,一脸严肃问道:“你说我什么?”

  “小媳妇才九岁,你提这方法?”承昀压低了嗓音问。

  要是能用,他早早把人给娶了不也两全其美?

  虽然小媳妇可能不太愿意......

  “媳妇都还没进门,你便没爹没娘了?”

  “一直都没有。”承昀又给了王爷绝响式的回应。“正确来说,也是父王母妃,哪有爹娘?”

  他从小养在军营里,何时有过爹娘了?

  “你这是什么鬼道理?”承澈没好气的睨了儿子。

  “你可别怪儿子没先告诉你,小媳妇可记仇着。”承昀说得那是语重心长啊!“儿子带了百万银票去还两手空空回来,还瞧不出端倪?”

  承澈觉着上战场打仗都没中过那么多暗箭。

  儿媳不好相处平常人家也就耳语打骂就揭过了,会武的儿媳这可怎么好?

  治与不治都是一堆麻烦事儿啊!

  虽然以战起家的摄政王府还不至于拿不出几百万两给儿媳搬,可是听到儿子空手回来还是心塞的不行。

  他得去找王妃缓缓才行,这个刺激太过了。

  承昀偏了头看着久久不语的父亲,扬起若有似无的浅笑。

  迟疑了许久想再刁刁儿子的承澈,终究摇头叹道:“打断她没伤的手就好了。”

  两父子又迎上了目光,承昀眼里还在提醒:小媳妇记仇得很!

  承澈落败,愁云惨雾的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