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五十四章 荒唐

  “后宫的事儿你又能插手查出多少?难到你要随意委任新妇?待你百年后传位给哪个孙儿,再留个年轻太后祸害我孙儿?

  看看你这不长进的,我前脚一走就被掐着脖子要立后,说说这大半年查出了什么?”

  雍德帝汗颜:“一无所获。”

  “后宫还是要以后宫来处理,现在起,你要多荒唐就多荒唐,我这苍蓝江花船上的美颜少妇可有得你荒唐。

  雨露均沾这么多年了,该荒唐荒唐了,后宫看不起这身分的人越多,出手的人就越多。”黎莹思考许久才想出这法子,越卑贱才越容易水落石出。

  “母亲,后宫手段残酷,请您以身体康健为要。”雍德帝不怕承担昏君之名,只担心会有失去母亲的风险。

  “我儿多虑了。”黎莹大无畏的笑着:“母亲都半只脚踏入棺材了,真有个万一,也就当时间到了,后宫常见手段不过是避子药、绝子药,再狠毒不过缘生,母亲都几岁人了,真被下了药能害怕什么?难不成我还能生?”

  这话让黎家两兄弟笑了出来,雍德帝倒是修红了脸。

  黎莹看着两难的儿子语重心长的道:“后宫的地儿没男人什么事,让母亲来吧!,真能用我这条命换来你们父子日后无忧,也是值了。”

  雍德帝觉着真是大不孝,皇帝也有所不及之处,看似天下都是他的,却仍有无法着手之处。

  黎承坐落到黎莹身边,伏在祖母肩上心疼道:“祖母舍下宫外快活日子,这番姿态回宫,可是没几日安宁了。”

  “安宁能比你终身大事重要?”黎莹轻拍安抚着,“我们现在不出手,下一个倒霉的就是黎祈了。”

  “我都半条命交代了,还能祸害?”黎祈也跟着我到祖母脚边。“祖母年轻了真好,可以再多陪陪我们。”

  “傻孙儿啊!只是面皮年轻了,时间到了,还是得应天命。”黎莹感慨着:“皇家,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泪,才算是尽了皇家血脉的义务。”

  雍德帝因为这席话心如刀绞,意似油煎,因为他的无能还得让母亲以这种方法来查发妻的死因。

  “我儿愿不愿担一个昏君的称呼?”黎莹看着还在犹豫的儿子。

  “父皇就担了吧!”黎承觉着祖母不会没做准备回京,“我相信祖母。”

  “我也相信祖母。”黎祈赖在黎莹膝上,他没见过母亲,可是也不希望她沈冤不得昭雪,更别说他身上的病根。

  “担!”雍德帝也想知道黎后死于何人之手。

  姑且不论日后是否传位于黎后之子,留着一头恶虎于后宫不除,不论将来谁继位都有可能再遭一次难。

  ......

  接下来数月,京城起了一阵邪风,传言因黎后死后骨灰撒于苍蓝江上,雍德帝情痴十数年终于盼得黎后还魂。

  原先无人相信,众人都嘲笑为无稽之谈,但当雍德帝不顾朝臣后宫反对,硬是将人接回宫中后。

  后宫众人一见黎安,就完全离了安心。

  绝色美人在后宫已为常态,但与薨逝的皇后长得一般无二就让人惊恐了。

  雍德帝更不负众望的荒唐,完全不顾前朝后宫反对,应该说根本没问过,执意在二日省略所有皇室礼仪,直接祭了天立黎安为后,皇后册宝也在同日送达黎安处所。

  前黎后的承凤殿。

  这波速度快得前朝来不及反对,后宫还在震惊中,便将立后这天大的喜事给和谐了!

  接连数个月,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后宫与朝臣长达近半年没有见到皇帝离开承凤殿。

  破天荒连大年宫宴都由姚相主持,一时妖后误国,国将必亡流言四起。

  只换来帝后一句:“雍朝首辅,流传青史。”

  万历首辅不就这样来?

  黎莹原是教育儿子不得同万历皇帝一般荒废政务,需勤政爱民,世上没有几个张居正。

  成了黎安后,确是告知雍德帝,荒废个半年无所谓,好好歇息等动静,北雍朝有个姚相。

  半年足够颜笙黎祈将人手无声息的逐步安排入宫了。

  要藏了十多年的毒蛇现身谈何容易,只能一步步布局。

  期间跪坏了多少大臣的膝盖骨,哭坏了后宫多少双眼睛,雍德帝都不曾在意。

  其实是因为体会到,原来当个昏君可以这么舒适惬意,躲在幕后看着所有人跳脚无可奈何,真是愉悦!

  比起他坐在朝堂上对峙,轻松又快意。

  朝臣们破天荒冲入后宫,跪于承凤殿外求废后的奏折,被勤公公全数收下,在朝臣面前端了个六脚瑞兽火炉一把火烧了。

  瑞兽火炉就这么摆在承凤殿大门口,每天送来的废后奏折就是往火炉一扔,为跪在殿阁门口的朝臣们取暖。

  就连后宫送来以往雍德帝最宠爱的大公主黎湘与六公主黎苑,也被雍德帝一句:

  “既来拜见母后,就纳入黎后名下吧!”

  至此后宫只有时不时传来阵阵哭声,手中掌握皇子公主的妃嫔再不敢造次,再也没有皇子公主拜见帝后一事。

  唯有两个原先被剔除皇家玉牒的黎家兄弟了!

  朝臣们不信雍德帝如此昏庸,哭求了承郡王去信平安寺恳请太后出面主持公道,由黎祈带回太后懿旨面见。

  承凤殿前,帝后听训后,只有一句:

  “儿臣谨遵教诲!”

  皇帝亲自扶了娇弱无力的黎后起身,两人如胶似漆,起身回望殿外朝臣,又是让绝倒的吩咐。

  “我儿,有母矣!”

  “臣妾叩谢皇上恩赐。”

  黎后正要下跪谢恩,就让皇帝不舍的阻拦。

  没错!逃了公主没有纳入黎后名下,送来一个黎祈便没跑掉了。

  “既然列位臣工担忧黎后无后为大,为黎后送来祈郡王,今日便开宗庙为两人祭天,告祭宗庙,将祈郡王重新写入玉牒,诸位臣工正好黎后与祈郡王做个证。”

  于是,又一阵哭天抢地,妖后灭国,国之将亡。

  这一幕看得颜笙只能竖起大拇指称赞!

  虽然一路走来哭声载道,也完全没能影响皇帝的决定,一切仍顺着黎太后与皇帝的心思而行。

  半年下来,如今太医院内有无观大师俗家弟子做堂,御膳房内有黎承安排的人手做副,立夏成了皇帝所属左金吾卫大将军,黎家暗卫投入十数人入羽林日夜巡察。

  黎后身边大宫女由颜笙负责,又带了立春入宫,小宫女则全由裴黎兩家暗卫混入各宫由,再由管事的德贵妃分入承凤殿。

  而最让后宫诟病的,从黎后入宫便日夜随侍在旁的小宫女,已有不少流言传出,实为黎后在宫外的私生女。

  对于这个结果,这仨满意得不能再满意。

  承凤殿内每日的欢声笑语对比垫外的哭声惨淡。

  真是门外人唏嘘,门内人得意。

  夜半,微凉春晚,这仨闲倚在承凤殿内的暖阁内,屏退了所有所有伺候的人,正商讨这下一步。

  “啧啧!这一下子把黎祈推上风口浪尖,妳不怕?”颜笙嗑着葵瓜子,也犹豫着这招兵行险招的危险程度。

  “再有危险也是在京城这段时间,回了书院有人看着,我不担心。”黎莹嘴上说得轻松,眉宇间还是惨淡愁色,“正好给黎承点压力,没点压力能行?黎家世代纯臣可不是那么容易能达到的。”

  将来不论黎祈是否有福气登上位,终究欠下了黎承这份人情了。

  皇家血缘轻薄,能为他们多留下一丝牵连情份,对他们两兄弟都是好事。

  历代宗室还少了那几个非议?

  “嘴硬啊!”在旁已经打上小盹的颜娧,百般无聊的又添上个呵欠。

  “妳这妖后私生子又好哪去了?信不信走出承凤殿分分钟都叫妳不见人影。”颜笙知道后宫嘴坏,也没曾想连私生子都说得出口。

  皇后的谣都敢造.....

  再想想都弄死一位皇后,逼走一位皇子,又搞残一个皇子,再弄死一个私生子也不过份。

  一室三人两个靶子,真有事来,她还真不知道该先保哪个。

  还好带了立字全带进宫随侍,打不赢总跑得赢。

  “安心。”黎莹笑得宫扇轻掩,那一瞬间百媚千娇,“丫头每天晨练的密室本身就是一个密道,真到了有灭团风险,一同撤了便是。”

  “原来这就是妳准备的后手!”颜娧还真猜中了,还真不是一般密室。

  “这是历代皇后才能知晓的,面临国难,皇后需保全皇家子嗣,待重整河山。”黎莹眼里闪过了哀愁,缓缓道:“这是黎后在咽气前告诉我的,应当就是害怕,承儿与祈儿也遭了毒手。”

  颜娧甭想也知道,黎莹又触景伤情了,赶忙转了话题。“这几日可有回报?”

  “目前承凤殿皇帝日夜都在,没人敢动脑筋,回来的都是大同小异的闲言碎语。”颜笙配合的搭话。

  颜笙送进宫的侍女多数无法辨认出来,绝大多数混迹在最低层的洒扫、浣衣,以便获取更多消息,不需与人套近,只需做好分内之事,听清两堵墙外的对话即可。

  这对裴家一点都不困难,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路人甲。

  “上巳节过后,我们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