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五十二章 动静

  一到平安寺知客僧见了颜娧热诚接待引导入寺,颜娧供奉香油后,小僧教予了香烛。

  烧香从不引火的裴巽,拿了火折子出来燃香烛,两人目光都流连在阶梯最上的小院。

  也没注意,蜡油便这么一滴滴的滴落在裴巽手上,虽不见疼还是回身喊了声:

  “丫头!”

  “嗯?”颜娧一回神,察觉蜡油都滴在裴巽手臂上,脸上挂满了歉意,连忙遮着风摆好左右蜡烛后回来道歉:

  “祖父!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裴巽似乎没见到她满脸抱歉,反而傻呼呼笑了。

  “你祖母老说要用蜡烛滴我,都还没滴成,没曾想被妳先滴了......”

  颜娧:“......”

  好个颜笙,玩挺大的啊!

  这可怜的古人,被颜笙耍玩了一辈子,害得这男人用最缅怀的话语,说出了最煽情挑逗的话语。

  “滴什么?”

  什么时间不好来偏偏挑了这时间来的承昀,不知何时闪现在她身后。

  颜娧:“......”

  这是不是来得巧了些?

  裴巽还是那个憨笑,“你祖母说,不可说!”

  “祖父需要我帮忙?”承昀主动陪着参拜完,站在宽敞的须弥座阶梯上,跟着观望山上小院。

  “你可千万别乱看!等等我们一起遭殃。”裴巽遮上承昀转了身。

  承昀蹲下身子,一眼望进了颜娧那抹不自然的浅笑,在她耳畔耳语问道:“妳定知道滴什么!”

  颜娧被说得明显僵直,承昀如愿的浅笑,本想再多说两句,只见她一脸尴尬急着逃。

  “我去看看祖母啊!”颜娧直接戳破了小羊皮,只得三步并两步的爬上阶梯,已然忘了有轻功这回事。

  面不红气不喘来到菩提小院前,颜娧闭上眼猛敲着紧闭的门户叫喊着:“开门!”

  打扫院落的小僧认得声音赶忙来开门,人一请进门,赶忙又阖上大门。

  院落东厢佛堂传来普门音韵与木鱼敲击声,看似真有这回事。

  她要是真信了,便看不起里面两人了,径自往内院西厢的温泉汤池去。

  果真,本该在东厢佛堂虔诚礼佛的两人,正敷着蚕丝面膜舒舒服服的浸在温泉池里。

  “我说,你俩不怕热死?”颜娧没好气问。

  经有人帮着诵,木鱼有人帮着敲,连丈夫都有人帮忙照看,这日子舒坦!

  “妳说每日晨起入睡前一刻钟的!”颜笙覆好蚕丝正拿着白瓷瓶慢慢添加着回颜露。

  透着半透明的丝幕下,能明显看出肤质状况改善了许多,眼周肌肤也莹润了。

  这话听得她心累,她天没亮四更下半就被喊醒晨练采露,这俩才刚起来洗漱......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真好!三个月未见,丫头又长高了!”

  黎莹带着慵懒媚人伏在池畔对着她浅笑,恍若未见她眼底的不平。

  与刚出宫的拘谨庄重有了明显差异,颜笙给带偏了?

  颜娧扶额脑壳发疼,这该是两人的本性。

  “妳们俩可得振作点啊!三个月耍废该够了,别忘了,还有一个孙儿在京都里奋斗着。”

  归武山被围得跟铁桶一般没错,可还有儿子与孙儿在外奋斗着呢!

  “闹起来了?”黎莹一听孙儿敛起神色。

  “动静不大,先动到黎承婚事上头了。”颜娧给两人递了衣物。

  “谁?”黎莹取下了面膜,眉眼间莹润透亮,再不见日前老态,半年下来完美逆龄,更别说呵护在温泉里肌若凝脂的肌肤。

  “猜猜!”颜娧卖关子。

  黎莹沉吟了一盏茶,会让猜必定非平常肯显手的角色。

  宫里有皇子又最低调,最无声息的,莫过于三皇子母妃淑妃。

  最张牙的莫过人反其号的贤妃,若非有四皇子傍身收敛了许多,那炸药性子时不时也得炸伤自个儿。

  德贵妃平日便协理后宫,应该不至于拿好不容易获得权势来玩笑,更别说自以为圣眷正浓岳贵妃,本就私底下小动作不断了。

  “淑妃?”黎莹又马上翻了答案,“会这样问我,这人一定有意思,我该问这人想把谁指婚给黎承?”

  “义安侯府嫡女王妏,今年十五岁。”颜娧笑得坏心。

  “怎么会牵扯出他来?”黎莹又思虑了一会,不确定的问:“真是德妃?”

  颜娧拍手叫好。“这样能猜出来厉害了,妳还是有谋算的!这样回去也不担心了。

  这德贵妃也是着了人家的道,才向雍德帝提议,估计现在不知道上哪后悔了。

  回去妳可得再查查,第一步就想除掉德贵妃的,也是个狠人。”

  宫中姊妹情谊可是出了名的塑料花,嘴里喊着姊姊,手里送着刀,几番人心难辨呢!

  颜娧蹲在还不想起身的颜笙身旁戏谑问道:“妳确定陪着黎莹回宫,妳家那位能行?这才三个月就快拆房了!”

  打点好自个的黎莹也靠拢来了,“是呢!这趟回去危机重重,妳确定能行?”

  “我不去,难不成妳要靠她?”颜笙起身离开温泉身影妖娆,唇边那抹若有似无的媚笑勾魂无影。

  两人原先的华发,在半年来不断浴洗菊花散的养发配方,也重回乌黑光泽,哪还有灰白发丝?

  颜娧十分满意这结果,这才是她理想的老年型态!

  两人从来没把她喜欢的杂书放在心上,这下再说她总是研究诡异的书籍,她就把东西全没收了!

  “欸!欸!过河拆桥?妳们俩目前不是靠我靠谁?”

  穿戴整齐的颜笙,没点客气的把颜娧从衣领拎起,放到露台石桌上。

  现下的她哪还有老夫人的福态与苍老?

  颜笙闲倚着石桌,妖娆的以手背轻靠着下颔,似笑非笑问:“妳的扇功练完了?能杀敌了?”

  颜娧:“......”

  黎莹笑了出声,只得拨着桌上水果喂进颜娧嘴里,安慰她的一脸沉。

  “我容易吗我?也不想想我祖父天天巴着我复习轻功,天天玩独竹飘,能练哪去?”

  从裴巽来她就负责招呼至今,就怕他偷溜上山看老伴,坏了计划,让她怎么练?

  颜笙如闺秀般笑不露齿,这大半年为了入宫,同黎莹学习礼仪颇有成效。

  “这颜笙还真是投错了地儿,要是当初入宫的是她,整个宫里可能没她对手。”黎莹由衷赞叹。

  “错!她会死得比妳快!妳的性子沉得住气,委屈求全的日子也能过,颜笙的性子,如果大牢刑法都受过一遍还能活着,再来看看她能不能学乖。”

  “有需要这样埋汰人?好歹我现在也学了八成闺秀模样了。”颜笙没好气的冷哼。

  颜笙这侠女脾气哪堪得住后宫的塑料花哭诉?分分钟都是送人头的节奏。

  黎莹忍不住笑出声,颜娧太了解颜笙了。

  不说什么,光是计划要回宫这事上,她便两肋插刀亲自作陪,连丈夫都暂时摆两旁。

  “不过看不出来,妳这侠女还喜欢玩滴蜡烛?”颜娧睨了颜笙一眼。

  “那个老家伙告诉妳,我们玩滴蜡烛?”颜笙尾音上扬,闺秀样貌都送人了。

  “我刚点香烛滴了他,他笑得那是一个暧昧!我看妳晚上好好慰藉他三个月不见的寂寞心灵吧!”

  颜笙黎莹:“......”

  “我才说说都还没机会滴就给妳先滴了......”

  颜笙脸上满满红云,惹得两人笑声连连。

  总归回宫计划第一步总算完成了!

  ......

  万籁俱静,流萤飞舞

  水生流萤三五成群的飞舞在初心湖畔,颜娧为能看清流萤,灭了画舫上所有灯火。

  静谧夜,悠悠湖水似乎也怕扰了清梦也缓了流徙速度。

  她轻点船板上了船顶,以手为枕缓缓卧在船檐上,茶盘里白玉杯与白瓷瓶未动分毫伫立,似乎正等着人来享用。

  果真,岸上衣袂飘飘宛若游龙,两手付于身后轻点水中荷叶而来,无声息的落坐在她身旁举杯相邀。

  “书舍禁酒,苦了吧!”颜娧戏谑的笑着同饮。

  “老太傅还是有他的独特见解。”承昀又为自己满上。

  颜娧笑了笑,这是还不想离开的意思呢!

  承昀近两年酒虫被养可馋了,满苑湘妃竹林,多数都被上了记号入了酒母却喝不得,只有糟心能解了。

  “明日我们启程进京了。”颜娧纨扇轻轻摇曳。

  “何时能回?”

  虽然已知道她想协助黎太后回宫,真到临行前,心里仍是空落落的。

  “问君归期未有期。”颜娧不自主的就诵了应景诗词。

  “也没瞧妳念几日书,吟诗倒是应得了景。”

  每晚此时都等着她摆出请酒来叙话,熟悉勘破心法似乎都能在话语间完成。

  心境上,颜娧心法勘破速度极快,不到一年已然境界等同,可惜内力的培养无法一蹴可及,否则定能打个平手。

  “不敢说念书的时间比你长,启蒙是晚了些,读过的杂书不少。”颜娧的兴趣广泛,喜爱没看过又不懂的杂书。

  为了读懂能彻夜未眠到了解为止,也曾因为买了爱看的书籍,一晚上把四十万字精装书本给读完。

  书,对她而言是宝贝!

  “我相信。”承昀看了归武山在她策划下的成长,还能有什么怀疑?

  只能再饮一杯惜别酒。

  卸了娃娃面具的颜娧,清雅闲适下的玲珑剔透心,他重金寻求的答案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