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四十九章 答案

  “祖母,还是见过阿娧再说吧!”黎承光想到祖母、裴谚祖母与颜娧放一起,再把承昀与颜娧凑对,就爬满了满满的疙瘩。

  不知承昀知晓,他不顾一切订下的是祖母级别的人物,不知道会不会想哭?

  再长远点,大婚之日,他祖母是坐长辈席还是平辈席?

  加上颜娧看着他们两兄弟,总是不自主的会有祖母式微笑,对黎祈更是无限包容。

  即便她身上奶香气未脱,让他时常想抱抱她,可听完祖母讲完三人的轶事之后,颜娧这名字对他而言只剩崇敬。

  “听话!你们都不清楚我听到阿娧只有七岁有多开心,都甭担心百年后孙儿们无人照顾,更不用担心没人教训了。”嫡亲的孙儿能有后盾,黎太后心里无限感激上苍的安排,那句教训摆明说给黎祈听。

  黎承甩甩头,实在无法把颜娧那张娇俏可爱的脸与祖母摆在一块。

  黎太后双手按下了兄弟俩的手问道:“阿娧可还交代了什么?”

  黎承伏在黎太后腿上轻声回应:“平安寺住所已安排好,长居短宿皆可。”

  这话又让黎太后眼眶子阵阵热意,她就知道,如果颜娧活着,定会想办法带她出宫,虽然来得慢了,至少这余生不用再困于高墙内了。

  “母亲,您当真要抛下儿子?”雍德帝对这颜娧也好奇了,听到关于她的事,母亲几乎是落了这辈子所攒的泪。

  这么多年来相依为命,母亲更从未像如今这般清风朗月,好似一切已然尽在盘算。

  “我儿,母亲去如意书院帮你守着祈儿那浑小子,往后承儿会留在宫里给你搭把手,他会是你最大的助力。”黎太后定定看着黎承紧握他的手。

  “想了十几年的事情现在终于有能力做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天塌了,祖母也能给你扛着。”

  她怎么会不明白?

  这两父子半辈子都在探求黎后的死因,只有她离开这座皇宫,空出了后宫之主,有心之人才会逐渐露出心思,这点她是清楚的。

  “孙儿不舍得祖母清修辛苦。”黎承放不下祖母去寺里受罪。

  “傻孩子,舍不得孩子怎么套得着狼?”黎太后拭去黎承眼角的泪痕。“祖母这辈子想的都是怎么离开这座宫墙,如今算是有所舍,换来有所得,这是好事。”

  黎太后慈爱眸光含着心怡满足的笑意问道:“况且,你认识阿娧这些日子,依她的性子,你觉着她是肯吃亏的?”

  这话可问到两兄弟心坎里了,三人相视一笑,颜娧虽然面前吃亏,还是有办法从其他地方讨回。

  承昀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点亏都不吃。”黎祈还记得要把他埋回去的事。

  “回来前,她特意叮嘱,她受什么,那些人就得受什么。”黎承难掩唇在线扬。

  除了交代要把太后弄出宫,接着就是愤恨的用她仅剩的右手指着所有伤处,让他妥善处理。

  “那么祖母去平安寺你们还担心做甚?”黎太后抚摸着黎承的额际。

  “那娃可会算计了,怕祖母吃亏。”黎祈觉着祖母单纯。

  “她算计的桩桩件件到最后都落入谁口袋了?”黎太后打开了床头的紫檀木匣。

  令人眼花撩乱各式面额的银票,黎太后递给了黎承。“都在这了,她为祖母筹谋,为你父亲筹谋,这些都是她攒给你们的,若真去那被欺负了,祖母也情愿。”

  “祖母。”这次换黎承塞进了黎太后怀抱。

  黎家本就世代纯臣,掌握天下脉络,对君王从无异心,若非前朝事故,今日朝堂绝非黎家血脉坐堂。

  然而虽为纯臣也绝不容许外人为权势伤害身边亲众,有些帐是真该好好算算了。

  “行了!其他名目就交给你父皇了,哀家只叮嘱你,在宫里规矩可得记牢了,哀家乏了,都撤了吧!”黎太后挥了挥手,让父子仨离开永寿宫。

  ......

  二月二龙抬头

  归武山一众忙活着,从清早的吃龙食,又安排十数个剃头师傅来替庄上的人们修整门面,期待来年光彩整年,再到初心湖畔边发铜钱,让大伙引钱龙再无声归家。

  黎家也在今日则盛大迎接黎太后归家,闲话家常用过午膳后,即便动身前往平安寺落脚,由知客僧接待并奉上香油后,黎太后跪于正殿大佛前参拜后,在众目下由嬷嬷褪去了太后朝服与冠冕。

  随后黎太后一身素衣,仅着银钗布履,在小僧引领下进入了寺后小院,并派人将所有朝服、冠冕、仪仗在群众哗然间送回京城。

  关上了小院门,关上了俗事门。

  ......

  午后斜阳,人群逐渐散去,寺庙香客仅剩三三两两。

  承昀怀中抱着颜娧坐在平安寺不远绿荫悠悠的香丝树上,鸟瞰着寺院院落动静。

  “怎么突然对雍朝的黎太后感兴趣?”黎承瞧了许久瞧不出特殊之处。

  也不觉着颜娧会是爱凑热闹的性子,今日会要求来看这趟热闹算稀奇了。

  “昀哥想知道为何初心湖冬日不结冰的原因,就在那做小院里。”颜娧指着后山小院源源不绝的涌泉,还有些许烟岚缭绕。

  “温泉?”承昀诧异。

  颜娧颔首。“这可是专门为黎太后准备的。”

  在地勘平安寺时发现了地热,当下就决定把半个以上的地热范围都划进黎莹的小院,一个温泉汤池,谁能不爱?。

  这腹地宽广的三进的院子,若是颜笙也来了也够住,她都能想着三人一同泡温泉闲话家常了。

  “为何如此上心?”他可不信颜娧会做亏本生意。

  “这当朝太后不上心能行?,那可是我香油钱的大宗来源呢!”

  “听说都是我的银票。”承昀故意提醒。

  “昀哥,入了我的口袋怎么能说你的银票?”颜娧偏头一笑,“是我的!”

  “我的银票交给妳,妳的银票进了皇宫绕了一圈,又从平安寺回到妳手上,怎么只有我两手空空?”承昀故意在她面前晃悠了骨节分明双手。

  “我同意昀哥学成那日,搬走冰碧苑就不空了。”颜娧故意视而不见。

  这厮学院今日开课,不料他散学后便出现在她船上,叫她扼腕许久。

  原本都已经请求立秋带她来观礼,便被他生生拦下了。

  “昀哥散学这么早?”

  “晚了,夕阳都落山了。”

  “这都行入泮礼了,还能时不时往外跑?”颜娧凝眉。

  这黎老太傅也忒宽松。

  “念书,也可以不念书。”承昀浅笑回应,“我若说来此之前,四书五经已经通透了,妳信不?”

  颜娧抬眼与他相望,不解问:“那你来此花了近百万两银子做甚?”

  承昀没回答,意欲未明的笑着。“我想买一个答案。”

  颜娧还真哭笑不得。

  “什么答案这么贵来着?”

  “妳是谁?”承昀顺着话尾直接了当问。

  颜娧:“我颜娧啊!”

  差点就被套路了啊!

  真庆幸,她也是颜娧。

  承昀也失笑,虽然每次都能补捉到她眼底的松懈,可三个月下来,都没能成功套话。

  天灰逐夜色,新月渐现。

  “昀哥,我们去拜访太后吧!”颜娧咯咯笑。

  等了许久才等到黎莹,今日总算能见上面了。

  “妳看准了她会撤去所有宫卫?”

  “也不是看准了,都想脱俗入庙长住了,应该不会继续维持宫廷派场。”

  这才是她认识的黎莹!

  况且,她能说嘛?

  这平安寺僧众都是颜笙派来保护黎莹的,还需要大内侍卫?

  “昀哥,走吧!”颜娧主动将双手揽上他颈项。

  这举动叫承昀诧异了,究竟这黎太后何许人也?竟能让她情愿奉上温香。

  他也没有多想,便趁着昏暗的天色,迅速往小院前去。

  到了院前金丝楠木门廊前,颜娧着急嚷着要下来。

  承昀才小心翼翼放下方能够小步行走的颜娧。

  她明显紧张的神色问道:“我还行不?”

  承昀笑了,三个多月来她首次挺直了身板,也是首次在他面前泄漏了不安的情绪,原来小丫头也有紧张这回事。

  这一蹲,猛然惊觉这三个多月来丫头长高了许多,他蹲下身都得抬头仰望了。

  待她站定,承昀蹲下身为她整理着被疾风追逐而纷乱的细发,梳理整齐后才回应:

  “行了!”

  “昀哥,你想要的答案,就在里头。”颜娧未曾想自个儿有日也会近乡情怯。

  这个一直缠着想要知道她是谁的少年,是否会被吓跑?

  思及此,她都快掩不去唇边几次浅笑欲扬。

  “里面除了太后还有其他人?”承昀已听见厢房内传来轻浅的啜泣声。

  “嗯!”颜娧将映着绯红的掌心放到他面前问,“凤鸾令可有解法?”

  “无解。”承昀笃定。

  “好,我们走吧!但愿你的心脏够稳当。”

  颜娧在搀扶下走进了小院,洒扫的小僧见着她就双手合十带着其他人告退,主动的带上院门驻守在外。

  穿过凤鸾起舞的影壁,走过墨色雕栏,粉壁轩窗,院中奇石为佐,湘妃竹临风林摇曳,燈火闌珊,。

  颜娧透过轩窗,瞧见内院厅堂内,两名年纪相仿青丝绾髻的中年女子,握着手相顾落着无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