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四十六章 心法

  “姑娘,归武山众人已然恢复作息,在离去前也将君子笑与平安寺洒扫完成,随时可以恢复运作”。叶修伫立在船板上,看着不畏秋寒又脱去鞋袜撩水的主子。

  趁着会约束的人都不在身边溜出厢房,晒晒明媚不炙的秋日,惬意啊!

  “今日黎老太傅正式拜师授课呢!以后更忙了。”

  “叶叔鲤鱼都安顿好了?”颜娧手执黑绸纨扇轻搧,徐徐微风撩拨着湖面吐气的鲫鱼。

  “姑娘就别再想要支开在下了。”叶修苦笑,已经没忍住把她抱来船板上了,不能再有下一步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这话说的就是颜娧,今早承昀才看过伤口确定不会再崩裂,下午就急着下床玩水。

  今早立秋回了宅子前可说了,没回来之前不可离开,每次都说一人没关系的娃,彻底失了大伙信用了。

  “叶叔,我真只想去看看书舍。”颜娧诡计被看穿的纠结,这次伤真重得吓人了。

  这几日听着众人提及,再四处拼凑,只觉得当下昏迷的真不是时候,没看清承昀以扇功应付刺客。

  在跳下观音像时风雨如晦根本没机会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见他眼里的责备。

  “这段时间还是在画舫里安全些,宅子那边立秋立夏安排好了,自然会通知。”

  颜娧汪汪大眼再怎么看叶修都被技巧的回避了。

  这些人为了不心软,一个个都不与她四目相接了,她还怎么装可爱?

  手里抓着纨扇转圈圈,看着碧波荡漾,潋潋波澜的湖面舒心了许多。

  “叶叔,等初心湖畔码头落成,把水源头留给你养鲤鱼如何?”

  叶修心头一喜,喜出望外迎视了颜娧盈盈水眸问道:“姑娘此话当真?”

  “当然,我何时哄骗人了?”颜娧乐不可支的回应,果真还是得投其所好。

  归武山原始山泉水质最为纯净,如果能让鲤鱼养在水源处,对鲤鱼生长有绝佳益处。

  可是那笑脸盈盈的笑容让他瑟缩了下,连忙垂下头恭谨回复颜娧。“姑娘好意在下心领,待立秋回来,再去探查是否适合。”

  颜娧:“......”

  怎么着?身边的人突然间一个比一个精明了?这让他如何是好?

  “叶叔明明就知道那边最适合养殖了。”她偏头由下往上看不与她对望的叶修,兴味语调问,“真不去瞧瞧?”

  “立秋回来前,不瞧。”叶修笃定的闭眼,不去看颜娧那灵动的眼眸。

  颜娧手上的纨扇转得更快了,叫叶修看得失笑。“就学子们拜师,姑娘能有兴趣?”

  “哪是有兴趣,只是不喜欢被限制在这方寸之地。”立秋的声音由远而近,话毕,人也到了船板上了。

  “姑姑......”颜娧脱离船只计划完全失败,从裴谚开始到现在叶修,没有人愿意与她有超过十句话交谈。

  这几天真要她命了!

  “脚都还走不利索又想上哪去?”立秋摇着头。

  这承昀还是有点意思,让大伙没法拒绝她,便闭上眼,低下头,没人再带着她到处晃悠,把她憋坏了?

  “又快立冬了,也不晓得张掌柜安排得如何,未来一年都靠立冬补上呢!”

  这日子过得也是飞快,都已经来归武山满一年了。

  叶修与立秋颔首后分,赶忙提气往山坳水源头飞奔。

  谁说他不急不欢喜?

  “姑娘放心,白露交代妥了!安心养伤就是了。”立秋一把捞起颜娧,小心翼翼以冬衣坐垫,把颜娧抱入船屋。

  “这伤筋动骨一百日,腿脚没利索能上哪去?”

  说到这,又不得不佩服承昀,已然清楚颜娧被断了手骨腿骨,短期之内都别想再如旧习武,才特意给了风破心法。

  明面上却只是让大伙觉着,想要媳妇练同一门心法,不再多说,也不再辩驳。

  颜娧被拦腰捞起,纨扇仓惶间就落了湖,指见纨扇停在水面上一寸,又缓缓升起飘回颜娧手上。

  “还真摆脱不掉了呢!”颜娧哀哀怨怨的坐回罗汉床。

  “姑娘这次非听话不可,伤了腿骨没养好,可是一辈子的事。”立秋整理着小姑娘新裁的冬衣,满意的频频点头。

  “姑姑真要我荒废了裴家心法?”颜娧至今仍不相信,立秋放弃裴家心法的用意。

  立秋放下衣物,走到颜娧身边挨着坐下,想着怎么说能减少她的不快。

  思及颜娧的执拗,也未免她冲动误事,她放弃了隐瞒。

  “左腿被刀刃伤在没有护甲腿骨上,腿骨看似完整,其实分碎成四,右腿护甲挡了一半力道,也分碎成二。

  此法阴毒,平日断骨似断非断,仅手足无力如同锻炼不足,如若未及时诊断继续练武,最后必骨破穿腹而亡。”

  原先连立秋也觉着怎么也要把颜娧移回宅子休养,经叶修提醒才知伤势如此严重。

  这门阴毒霸道的功夫,也只有魏国公府专门用于刑囚的削骨剑,如今用一个七岁孩子身上,也是让人寒了心。

  未免颜娧回了宅子不能练武心塞,也未免移动中错了骨,也只能继续就地休养了。

  原来真的断了......

  她就觉着这腿上的无力感特别沉重,却没有人愿意告诉她实话。

  这看起来好好的腿脚,怎么就能伤成这样?伤她的人这是要她自取灭亡?

  一个刺客能有此等伤人手法也不简单。

  立秋握着她的小手,试图唤回迷茫的她。

  “姑娘放心,承贵人已经查到何人所为,定会为姑娘讨回公道。”

  “公道是个没用东西,我要公平。”这世代有什么公道,她只求公平,她怎么伤就该怎么伤。

  颜娧紧握纨扇的力道加重了几分,扇柄上的绿松石映着艾绿的光芒。

  立秋因那眸子里笃定狠意怔愣了下,这才是她的真实?

  “所以承昀那小子是知道我成了废人,才给我送上风破心法?”

  颜娧不得不说,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玲珑心。

  “是了!昀贵人心思缜密,应是怕姑娘伤心,没敢第一时间让姑娘知道。”立秋也生生佩服这十五岁的孩子。

  若没有他第一间安顿好颜娧,只怕伤势会更严重,这些病况还是私下传达,都没敢在颜娧面前提起。

  这也十来天了,颜娧不怀疑双腿状况才诡异。

  “还真是个贴心的孩子。”颜娧又露出了祖母式的浅笑,看得立秋脸沉了下。

  “姑娘,以后是夫君了。”作为少数知晓内情人士,也是对这姻缘五味杂陈。

  颜娧突然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脑壳疼的看着立秋。“姑姑,承昀才十五岁呢!”

  “姑娘现在七岁,正好。”立秋强调了“现在”二字。

  颜娧嘴角抽了抽,这事儿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建设。

  这转折来的还真快,才一年就成了废人,这跟预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侠女变瘸女只有一夜之隔,真是心塞!

  看着掌中绯红与纨扇艾绿的光芒,颜娧真不知道拿这俩宝物怎么办。

  “姑姑还是打今日教我心法吧!或许练着练着,我能接受了也不一定。”

  就这俩玩意就被订了亲,也真是醉了。

  “姑娘别多想了,昀贵人会是个好归宿。”立秋也只能这样安慰了。

  “这外头芳草碧连天,我只能看一株草了,能不想?”放下了紧跟的纨扇还是觉着好玩,跟养了宠物有何不同?

  那天融入体内沉烟萦绕的紫檀木香气,如今看来还真像狗绳

  立秋瞧她几日来都努力在抛下纨扇,也只能摇头浅笑。

  “风破扇从不会离开主子身边三尺外。”

  现在她也终于明白,为何有关于承昀的邸报会越来越详实,原来是为了给颜娧的。

  “同心扇,以纨扇聘新妇,与骨扇永同心。”立秋读着来得越来越频繁的邸报也不免失笑。

  大抵觉着颜娧也无可避免的必需受了这聘,只能尽可能将所知的消息一一送达。

  颜娧果不其然叹了口不愉之气,无奈委屈的道。“就这样吧!也没得选了。”

  ......

  冰碧苑

  如意书舍位处归武山至高之处,风吹林动绿竹幽幽,流水穿林而过,小桥流水池畔竹敲添水,声声空鸣入室静谧悠然。

  屋外霜色环护,雕空六角窗,墨色垂檐,屋廊水色相伴,屋内香几案上燃着下沉香白烟沿着荷叶而下,浮沉着锦鲤戏鱼塘。

  承昀一身山水银线绣面荼白直裰落坐在黄花梨大漆面方形炕几,有一页没一页的翻阅着分了册的资治通鉴。

  听着楚风读诵着西尧摄政王府来的家书,承昀悠闲的啜着明前龙井恍若未闻。

  “主子?”楚风念完家书,见承昀完全没有出声,只得再提醒。

  承昀没作声又翻过书页,回身瞄了一眼山下的画舫,见挂在船畔的小女孩已被捞回船内,又埋首回书籍内。

  “主子,王妃问您是否回乡过年呢!”

  回西尧快马也得一个月,现下都以立了冬,还不准备启程回西尧,是打算不回去了?

  “就说媳妇伤没好,不回去了。”

  “是!”

  翻了一页承昀又出声。

  “就说,黎老太傅见识不凡,想留下,嗯...随你怎么写,反正不回去。”

  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