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四十四章 凤令

  这让她想起在沉在初心湖底,为她送了两口气的承昀,因着急而蛮横粗暴的撕扯她的衣物,替她卸除重甲的神情,这一切让她脸色绯红一片。

  “现在才想着遮掩,晚了。”承昀唇畔噙着似笑非笑。

  颜娧:“......”

  颜娧看着这十五岁的超龄少年,虽说在这时代已经算是半个大人,可那抛不完的勾人笑颜与轩昂神态究竟怎么养的?

  一个三十好几的老阿姨也难以抵御,何况现在才几岁?

  这样动不动就抛个醉死人的浅笑来,阿姨怎么受得住?

  她觉着面前的少年与初识的温雅略有不同了

  究竟哪出了问题?

  她也不是没受过伤,可从没这么元气十足的醒来过,除了免不了的伤口疼痛,提气运气完全没有伤后孱弱的表征。

  承昀扬着优雅浅笑看着她尝试运气后不可思议的小脸,打趣的问道:“如何?为夫把妳照看得满意不?”

  “你照看我?”她不可置信的挑眉。

  “嗯!”他傲娇的点头。

  “怎么可能?姑姑与白露呢?”她才不相信立秋会置她不顾。

  “没人做得比我好。”他直言。

  颜娧凝眉撇头问,要不是站不起来,都想指着他鼻子问了。

  “照顾就照顾,那怎就成了为夫了?”

  而他却仍噙着笑,笑得她头皮发麻。

  承昀靠近她衣襟,想掏出她的凤鸾令,被她抓着衣襟躲开了,挑了眉,从衣襟里掏出他的递到她眼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裴家早把妳许给我了。”

  颜娧:“怎么可能......”

  她怀疑是不是还没睡醒?尤其承昀递来的东西看了着实刺眼。

  是她的鸾令无误,卻与不知道哪来的凤令完全密合为一......

  是了!怎就没想到鸾鸟可是孤单的雄鸟,不应该给女娃用的!!

  这裴家从一开始就坑她?而颜笙看着她被坑?

  颜娧安静了半刻钟,几近瞪视的看着令牌,承昀都感觉到了肃杀之气,连忙把凤鸾令收回怀中。

  颜娧不可置信的从怀中掏出,又是一阵无言以对。

  她的也成了凤鸾令了!

  这是黎莹坑完,颜笙坑?

  这厮莫非恋童癖想残害国家幼苗?!

  颜娧咬着下唇思索了许久,这次还真怂了,究竟昏睡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一睡醒那个脸皮薄的小公子不见了?

  面前这个不会是救她时水祟附体了?

  她手里的搓撮着凤鸾令都快被捏碎了,也不见有分开的痕迹。

  “别再让自个白白手疼了,凤鸾令取了浮石阵里的八色陨铁所造。”

  承昀的好意提醒,只让颜娧脸更沈。

  “昀哥,我才七岁......”她含蓄有礼的抬眼提醒。

  承昀突然一个挺起身,直视她的含蓄伪装。“又想装小羊?”

  颜娧还真被这突如其来的靠近给吓得到抽一口冷气,鼓起勇气伸出小手背探了探他的额温,温凉的触感舒服着。

  “没病啊!”正想收回手,就又被他给捉了。

  依然是那身月牙白的水墨湘绣的典雅少年,怎就突然转了性?

  “你确定不是被水祟附身,我可以找无观大师帮忙的。”颜娧用力的抽回手。

  “看来这刺客是对妳挺好,还给妳留了只手。”承昀又噙着笑倚回罗汉椅上,佯装没听懂她说的话,就等着她能撕了伪装的面具。

  颜娧眼里还真说不清的哀怨,就说她的好运气用完了,怎就被坑得一无所知呢!

  这不是才跟裴谚说送礼自用两相宜?怎么就多了一个为夫来着?

  “昀哥!我才七岁......”怎么这叫昀哥不管用了?

  “丫头乖!我有时间可以等妳长大。”被一声声的昀哥叫着,是挺舒心。

  颜娧:“......”

  这厮今天不把她气出内伤不罢休?

  “丫头,我不是坏人。”承昀被她的幽怨给逗乐。

  说洞悉人心,又有谁能与他匹敌?可自他进了归武山,他实在看不出哪件事像七岁孩子的手笔。

  “你来骗婚,还不是坏人?”

  “我没骗婚。真是裴家把妳许给我的。”

  颜娧眸光盈盈眼眶逐渐泛红,从泫然欲泣到号啕大哭,只用了说完一句话的时间。

  “说好不坑我的,怎么就把我嫁人了啦....呜....哇....”

  承昀:“......”

  这变化快得他措手不及。

  哭声才传出两声,门外等着的立秋就已经闯了进来。

  颜娧缩在一角哭,承昀缩在一角看,形成强烈对比。

  承昀知道诱骗计划失败告终了,虽然早知道丫头没那么好哄,心里还是觉着可惜。

  这三日的好日子到头了!

  看救兵到,颜娧哭得那是一个哭天抢地,摊着手中凤鸾令指着承昀问道:

  “姑姑...这是怎么回事?他又是怎么回事?”

  立秋看得嘴角抽了抽,敢情这丫头觉着,多了夫婿比被问候尊臀来得可怕?

  眼眶里的泪扑簌簌的落,这回是哭真格的!

  碰也碰不得一身伤的颜娧,只得坐到她跟前去安慰。

  “姑娘不哭,我们先把伤养好了再说。”

  “姑姑,妳让他走!”小孩撒泼还能不会?分分钟都泼给你瞧瞧!

  “还不能走,湿敷得七日方能完全不落疤痕。”承昀骨扇轻摇一点都不怕被轰走。

  “落了疤姑姑就不疼我了?”颜娧可怜兮兮的问。

  “疼!落不落疤姑姑都爱。”立秋被哭得失笑。

  “那姑姑,妳把他赶走!我不见他了。”颜娧软糯的啜泣着。

  “丫头,妳就别为难姑姑了,寄乐山规训,受人点滴涌泉以报呢!”承昀觉着看她假哭有趣极了。

  以后可得好好辨辨。

  见了立秋为难的神色这一瞬,颜娧停下哭嚎,连啜泣都没有,完全收放自如。

  她相信承昀说的话有五成是真,可支不开承昀怎么问?

  “妳就问吧!我且听著有没有冤枉我。”

  规训在立秋还能怎么着?

  颜娧:“......”

  她偏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立秋,难不成被掐了脖子了?

  “贵人的确与姑娘有救命之恩。”

  高贵自持的立秋居然面有难色,这下可看哭了颜娧。

  “那也非必要把我给卖了吧?昀哥要一个七岁娃娃以身相许?是不是该找大点的?”

  “更正,是嫁不是卖。”承昀非常满意立秋的表现,这不比不战而屈人之兵来得好?

  日后都没有什么阻碍。

  甚好!

  颜娧:“......”

  还有空纠正她,这厮真想让她沤血身亡?

  立秋无奈叹息,只得附耳悄悄的说给颜娧听。

  “不过姑娘放心,老夫人开口了,敢逼妳嫁人,她就一头撞死在山上。”立秋话末赶紧拉上保证。

  就说!颜笙怎么舍得面都没见就把她往死里坑,根本就是这小子意图骗婚!

  “都说不逼我了,你这怎么回事?”颜娧指着承昀问。

  承昀挑了眉,唉!昀哥又听不着了。

  “该看的都看了,我负责的。”承昀那星眸灿灿的眼,说着最古老的保证,却惹笑了颜娧。

  颜娧:“......”

  身为新时代的女性,半点都不觉着水底那些事能有什么涟漪,况且才七岁,何必呢?

  “承昀,你不会想要我当媳妇的。”颜娧由衷的劝戒。

  怎么能忍心伤害一个才十五岁大的孩子呢?

  她这老气横秋的神情,他还是第一次见,连立秋也忍不住失笑了。

  这完完全全长辈的神情,与她完全违和......

  “丫头,妳还真无所不用其极。”承昀本想再敲她头醒醒神,被立秋拦下。

  “贵人自重。”立秋一副早就跟你说了的表情。

  收回扇子,承昀整了整衣衫慎重的看着两人道:“我有得是时间等妳长大。”

  颜娧:“......”

  她不是这个意思!与同样无语的立秋对望,还真是无语问苍天。

  颜娧紧紧握住凤鸾令瞪视着,紧得、气得手心都疼了!恨不得令牌就这么消失了。

  倏地,一直在外头偷听的裴谚冲了进来制止。

  “阿娧别啊!”

  没曾想笑得胸有成竹,也同样握着凤鸾令的承昀,开心心的宣布:“成了!”

  颜娧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掌中突然一空,偏了头、摊着手百思不解的看着裴谚。

  “不是说了,凤鸾令取了浮石阵里的八色陨铁所造”接受到颜娧杀人的目光,裴谚也不敢再说下去。

  “你们俩存心坑我?”一说浮石阵,她也有了些认知,破阵那日的八方来贺,人人掌心各色不同交错辉映。

  现在凤鸾令没入两人手中是几个意思?

  “阿娧那么聪明怎就着了道了?”裴谚说得一脸懊恼。

  颜娧见着承昀刺眼的浅笑,有想狠狠痛打裴谚一顿的冲动,一个接一个的深呼吸调适后,才耐下性子问:“你一直知道这回事?”

  裴谚惊恐摇头举起双手挥舞道:“绝对不知道!前几日我收到爹给的信才知道。”

  也是因此他才赶忙从苍蓝江赶回来,只是为时已晚...

  颜娧摊着手,一脸我等着你说,答案不满意就等着打人的脸,看得裴谚压力山大。

  裴谚本想念邸报内容,可被颜娧看得发慌,只得支吾其艾的开口。

  “我爹收了他爹的信,信上说是既然我们家两代无女,我都这么大了,也沒等到我娘生女儿,他儿子都到了可以议亲的年岁了,再等也没个盼头,于是先把儿子送到归武山验验我捡来的妹妹合适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