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三十六章 大雨

  秋分之日雷始收声,又十日水始涸

  颜娧端坐在月牙池畔湖心亭里,看着灰茫茫的天际,雨水不停的落下,庆幸水榭廊道发挥了绝佳的排水功能,一连七日没停歇的雨,廊道与内院都没有造成积水。

  颜娧直觉想是那场长达十四日的漫天狂雨来了,才连下七日偌大的月牙池水高就多了两层楼高,这雨势来得猛烈,猛得都怀疑着准备是否做足了。

  立秋提着食盒,白露撑着骨节伞缓缓走进亭子,摆上了鱼香肉丝、炒芸豆、开水白菜与莲藕汤,边摆上餐具,白露边念叨着。

  “来这也一年了,去年都提前飘下了瑞雪,怎么今年雨还下个不停呢?”

  颜娧小手伸出了亭外感受雨水滴落的劲道,另手撑着下颌幽幽的回着。

  “这看起来还得下上几日。”

  完全没有停歇的雨呢!

  这应是连续的台风侵袭内陆,气旋触陆后被山势瓦解,仅剩不断往内陆漂移的雨带,加上秋冬二季本就富含水气的季风多,时运不佳遇上两者相加的极端气候,也难怪会有这泼天的雨势。

  这是对她的水利工程进行天罚般的考验!

  虽然早知这场天罚随时会来,当自己身处其中又是另一番滋味。

  立秋有察觉前日开始颜娧便忧心忡忡,连最爱的鱼香肉丝也成了剩食,只是茫茫然望着阴雨绵绵的天,问也问不出什么。

  “姑姑与白露水性如何?”颜娧心不在焉的问。

  “姑娘莫不是以为这雨要下到能凫水?”白露觉着她杞人忧天的笑了。

  立秋则是停下了布菜动作怔怔看着颜娧,只见她唇畔几乎咬出血痕的缓缓颔首。

  白露见两人神色也僵了笑拧眉问:“姑娘这是怎么着?”

  “去工坊请莫绍来,再去平安寺请首座。”立秋淡定的下令。

  两眼交会那一瞬,她懂得这一年来颜娧的谋划所谓何事......

  雨!这一连七日的雨真还会继续?

  立秋越想越心惊,姑娘老是心心念念初心湖,没有一日不上山探看,这一连七天的雨势才让她缓下。

  本以为她是贪玩爱水,如今看来......

  立秋突然觉着站不住脚的缓缓坐在亭椅上,整个宅子深水廊道流水汲汲,再看看她被笑了好些日子填不满的月牙池,下在家里的水已经漫过二层楼。

  颜娧都一笑带过,什么都没有提及,什么都没放在心上。

  她真傻了!

  姑娘什么时候贪图享乐了?

  “姑娘先用膳,别饿着了。”立秋瞧着本就一日两餐没几两肉的颜娧,才两日圆润的脸颊都消瘦成鹅蛋脸,这继续茶饭不继,可不是好事。

  颜娧点了头,最爱的鱼香肉丝也成了食不知味。

  若非知晓这雨还得下上几日得养足了气力应变,她还真会撤了饭食。

  不一会,莫绍在大雨中一路踏着廊道前来,轻踩月华池的奇石落坐颜娧身边。

  立秋见莫绍一身水气,连忙递上布巾。“快擦擦,入秋雨水都带上寒气了。”

  莫绍急急忙忙脱去外衣拭去水气,还好有山门特制防水外衣,不然这倾盆大雨非全身湿透不成。

  “姑娘放心,回来的路上开初心湖的闸门,水位落在观音莲座下,岩山闸门也先开了两道,一路水路顺畅。”

  颜娧紧握着双手努力保持镇静,相信颜笙已把最好的帮手都给了。

  “这雨真会继续下?”莫绍豪放的声音里有满满颤抖。

  从开了泉眼就知道归武山是一座充裕水源却找不到出口的山头,如今这不停歇的雨势,连莫绍都显急了。

  “我相信莫叔工事做得非常完善,定能度过这次这次豪雨,但是如果第十天雨仍没有停歇,莫叔与姑姑定要将庄上所有人全都往山上疏散,今日先把我的宅子该有的水位都先给蓄满了。”

  “姑娘!”莫绍原想阻止,被颜娧按了下来,指着雨势不减的天际继续道。

  “身为归武山的主人,得先让宅子发挥作用,将来不一定有这样泼天的大雨可以帮我蓄满宅子了。”

  有了宅子的水利动力,她才能做后续的事情,这是必须的冒险。

  她期望着,这雨势会如同地动般提前来临,她的介入改变了自然,改变了地动,希望自然能顺了她的意,让雨势能早些停歇。

  “我们的地下渠道脉络若无法继续疏导水源,就将护城河的闸门给我关紧了,宁可宅子、渠道全毁,也不能让协阳城进半分我们归武山的水。”

  花了整年的时间才有今日的美名在外,都还没黎莹与颜笙见着面,泉眼造神绝不能这样毁了。

  “领命。”莫绍头一回见到颜娧如此凝重的神色,这场大雨似乎在她的预料之中,直至这一刻终于理解为何她宁愿忍受所有人嘲讽,也要将归武山的所有水利工程完成。

  “莫叔,我们得谦卑的面对自然。”这是她这一年来不断提醒他的。

  她信任他工事做的好,还是不敢轻忽自然的力量,这一年四处补强,四处拓展能够延伸的地下水路,为的就是这天?

  “莫叔,还有.....”颜娧扶额思量着深怕漏了任何一个细节。“先派人把往苍蓝江的渠道关上,再晚怕是苍蓝江水会逆回我们渠道。”

  原先是规划将护城河无法容纳的水送至雍朝最大的河流苍蓝江去,如今得担心逆着来了。

  “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成败在此一举。”颜娧明白,她得努力守着!

  “我去!”裴谚冒着风雨浑身湿透的来到颜娧身边。

  “好!带着谷雨,两人有个照应。”

  “嗯!”裴谚谷雨颔首后,立即提气往苍蓝江方向去。

  躲在一旁听颜娧墙角的黎家两兄弟,也在这时冒了尖。

  “可否有我们能帮忙的?”

  “有”颜娧见着这仨总不自主的扬起祖母式的浅笑。

  “把君子笑那票来念书的公子们都带去给老太傅,一个也不能少的给我看着。”

  黎家两兄弟嘴角抽了抽,这是直接把所有问题儿童交给外祖父?

  这招可真狠!就不信了还有哪个学子敢偷跑。

  颜娧突然后悔了,为了想见黎莹与颜笙的私心,先起了寺庙,如果能按照当时计划,先把书舍启用,现在也不需要想什么名目去关那票公子。

  四国目前微妙的和平,绝不能因为这些公子们有什么变化,否则绝非付一付医药费能解决的事儿。

  只能委屈老太傅了!

  “不知为何交由你们兄弟处理?”颜娧瞧见黎祈眼里的怀疑。

  “不是,阿娧方才的笑,好像祖母。”黎祈的直言让众人噗哧笑了。

  颜娧扶额苦笑,这黎祈果真是纾压!

  分分钟瓦解她缜密思维。

  立秋掩不住笑,赶紧的催促两人出发。

  “行了!快去!这些四国贵客都归你们俩。”

  黎家两兄弟也对视后,如同拚搏般往君子笑方向去。

  才送走两人,就见着无言首座拎着白露轻点雕栏而来。

  “怎么让大师拎回来了?”立秋察觉白露崴了脚。

  “回来路上见着姑娘的画舫差点被山上流木撞上了,我去拦了一把,姑娘那么爱画舫,一定舍不得坏了。”

  颜娧无奈叹息,不舍的拉过白露。“白露今日起妳可记住,世上我最爱的是人命。”

  这是颜娧第一回没有用上敬语,白露也听着慌。

  “一路走来,姑娘在意的始终是人命,何曾在意过物件?白露这次想差了。”立秋搀扶白露做到倚栏椅上。

  无言看着面前与前些日子气度大有不同的颜娧,虽仍为软糯嗓音,眼神里的威仪却让人无法忽视。

  “在下已看过伤势,也正过骨了,歇息一两日即可恢复了,姑娘放心。”

  无言冒滂沱大雨前来也是浑身湿透,加上直缀下明显泥渍,可以见得方才凶险。

  “感谢大师对白露救命之恩。”颜娧清楚山门花叶不沾身的功夫,能染上泥渍就说明当下有多危险。

  “姑娘客气了!”无言双手合十回礼。

  “这几日平安寺闭门谢客,能搭上手的僧人们,带着我们庄上的人,都往各个庄上去抢收庄稼,能救多少救多少。”颜娧目光慎重。

  立秋白露吃惊回望,这是颜娧让庄上这一整年都不种庄稼的原因?

  “姑娘知晓大雨会继续?”无言突然就瞧不透这个小主子了。

  “我不清楚,我也希望这雨能停了,佛家讲求广结善缘,大师姑且就当作结善缘吧!大雨若不停歇四日后我们便封山。”

  来此之前,无言已知晓归武山被莫绍建造成一座无水的天然水库,都且当笑话看待穷困贫瘠的归武山,如今看来熟是笑话还未知晓。

  佛家讲求不只善缘啊!难道颜娧是窥见了天机?

  回望颜娧清澈威仪的眸色,这岂是一个七岁孩子能拥有的?

  看着她不停搓撮着右手小指上鸢尾花图样,似乎试图求着鸢尾花能带来平安。

  “归武山能否度过这个难关,只能靠大师与莫叔了。”

  突然,她还是感谢她的私心。

  否则怎会有一寺僧众可以协助处理归武山的事物。

  “在下领命。”莫绍无言各自衔命,无谓风雨从湖心亭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