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二十七章 进贡

  颜娧看了泫然欲泣的张掌柜,只得像安慰孩子般拍拍他的手。“掌柜的,放心!我在呢!什么日子我们一起凑合着过。”

  话毕,张掌柜可真的落下了男儿泪。

  去年此时他真认为庄上的人都得饿死绝了,如何能想到此刻手中能掌握一家酒肆,还能过手十数万两银票?

  本就枯旱之地又遇上近三年雨水稀少,张掌柜是凑起所有的收成,以共食的方式才渡过连年艰难的日子。

  从颜娧接了庄子,却让共食成了大伙相聚交心的聚会,以往痛苦悲愤的情绪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期待日子会更好的希冀。

  “张掌柜可不是以为工作就这样了吧?”颜娧蹲下身子擦去张掌柜眼泪,期以重任的眸光瞧着他。

  张掌柜拭去老泪哭嗓道:“姑娘尽管的,怎么吩咐都行,庄上的人都挺着腰杆等着干活呢!”

  哎呀呀!

  三句不离庄稼话呢!还真哭完,什么事前训练都没了。

  “张掌柜高升到寄乐山上来了!庄子的管事还没帮我物色好呢!”颜娧声音软糯,小脸上满满的委屈。

  张掌柜一连三个有,本来着急要把人吆喝进来,被颜娧按下。

  “到我宅子里说,这里可不能坏了规矩,吵了客人可不成。”颜娧扬起笑容,让掌柜安心,便示意他退下了。

  颜娧看了桌上的银票,一手指又敲起钢琴节奏。

  思虑了许久,她才缓缓开口。“秋姑姑,这十万两银票送回山上,就说孝敬父母与祖父祖母,这二十万两找两个上好的紫檀木装上,给宫里送去孝敬皇太后与皇上。”

  “姑娘?”立秋讶于颜娧的安排,这第一桶金就这样霍霍了?

  “就说太后娘娘与皇上让我办的的事成了一半了。”颜娧笑得让立秋也无法捉摸。“记得别让人知晓谁送的钱,我想看看是谁来送上匾额。”

  第一桶金就一毛不剩的全进贡给黎莹母子了,换个匾额不为过吧?

  虽然孙儿的笔墨已经表满挂满酒肆与书舍,但这锦上添花的东西能嫌多?

  这些人不就欺负黎莹母子身后无人可依?是时候让前朝后宫都震上一震了。

  母子两人私库空虚已久不好伸展手脚可想而知,这些钱只是

  裴谚这次广发黎老太傅的消息即将授课,应该就想帮她一把,六朝帝师能不让各国有人选心动?

  何况目前各国处于和平状态,互开利市方便贸易通商,连各国政要都能自由来往,几个世家子弟不心动也难。

  “这些日子黎承功夫有没有长进?”颜娧现在只担心他无法出浮石堂。

  “能过上十来招了。”立秋按着黎承筋骨挑了门内功心法陪练了一阵子。

  根骨与天份都奇佳的他,泡完骨醉内力就几乎追上了裴谚,长期苦修的他,根本无需玄铁协助,就能自由运用寄乐山的工法,不过乐山还是帮他准备了一整套重装就是了。

  这让黎老太傅完全放弃了从家中再择捡孙儿出来入浮石堂,与家中族老商议后,决定由黎承继承黎家家业。

  而实际上,该颜娧根本也没让黎家推人选的意思。

  如今择捡权在她手上,黎家能不同意?她就挑黎莹孙儿,就挑个外孙黎家能奈何?

  立秋莞尔笑道:“我倒是担心若黎祈真成为天子,这天下会不会大乱。”

  “还轮不到我们担心,皇帝正值盛年呢!”颜娧给了一个宽心的笑“我们有得时间。”

  在颜姒孀居十年里依然留在京城,婆媳两人合作操持家业,盼的就是孩子能安成长,未来有个依靠。

  那些日子的邸报并未有立储消息,可见雍德帝不是个短命的。

  这么漫长的年华,还没能将黎祈教养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相信先吐血的不是她。

  “关于浮石阵,姑姑可有要告诉我的?”

  立秋干笑了两声,“老夫人只说,陨石就是变态!”

  “......”

  颜娧只觉着心里淌血。

  颜笙你个好样的!以为年纪大了点,就得尊敬上?

  为老不尊的称号,随时都能孝敬她!

  “你们两家子都习惯随手捡陨石来朝拜?”

  然后一家子守戒律,一家子没家主,这也是醉了!

  “这四国领土里,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把陨铁运走的可没几户人家。”立秋说到这点上可自傲着,她也搬过呢!

  颜娧扶额苦笑,谁曾想到像立秋这样高雅大方的管事,动起手来,分分钟黎承都得一身伤。

  “老太傅说了,他年轻时曾进去闯过三十六卦,但是从第三十七卦开始,就困难重重,且无法理解,好似说好的易经都是假象。”立秋一五一十的转达。

  这可有趣了,真的搞六十四卦?

  好吧!接任家主得高人六十四等,活该近百年没家主。

  关键还是骨醉,不累不疼、才能顺利进行关卡。

  “假象?”颜娧偏头问。

  这两个字不是解挂的关键吧!

  “再给黎承三个月吧!重甲穿上后应该能发挥更多。”立秋对那孩子十分有信心,这些日子陪他过招,每日都在进步,或许脱下重甲后能过上百来招了。

  “多想也没用,我们去桥底看看吧!”颜娧起身又看了窗外满脸欢喜。

  都快入夜了,马车依然三三两两的上山中,在她眼里可都是金璨璨、银鎤鎤的元宝朝她涌来。

  “希望如意书院也能有这番景致。”

  颜娧带着轻飘飘愉悦的心情准备下楼,楼梯间传来如晨钟入谷般低幽深沈的嗓音,响了她的双耳。

  方才隔着墙都没觉着这声音好听,离了包间才觉着这声音能勾人。

  借着下楼的最后一瞬,不着痕迹的了瞟了包间内的人一眼,正好对上了他深邃的眼眸里,两人对视间彷佛在心湖里掷下了重物泛起了阵阵涟漪。

  颜娧不失礼扬起了浅笑福身回应后离去。

  原来话是说给她听的。

  能猜出应该就是那双手的主人,拥有那双能勾人遐想的手,再加上这低沉浑厚的嗓音,这孩子长大了可不得了!

  这得多少女人误入歧途了?

  这不差点连她都栽了跟斗?

  一行出了君子笑顺着岩石步道,在立秋与白露的扶持下,缓缓走下石造雕栏阶梯往工房去。

  二楼包间的承昀正以手推开窗户,看着正缓缓往下的颜娧,本以为还能有再回眸,却只见到小小人儿消失在阶梯底下。

  这是一眼千年?

  承昀无法理解那小眼神里的千言万语,一双睿智无暇的明眸怎会在一个小娃身上?忍下了跟随上去的冲动,伸手抚上怀中的珠花。

  有趣!这娃有趣极了!

  光是方才有能隔着幕帘还能扬起浅笑福身回应他的对视,他能确定这小女娃绝对没那么简单!

  在上山途中,他就见着她满是好奇巧笑倩兮的小脸伏趴在窗沿,才想着这娃娃长成了必是绝妙佳人,又恰巧接了她落下的珠花。

  巧合?他也扬起如她的浅笑。

  他的眼睛不论距离都能看到细微,如同看到她的笑颜,如同看到这座山上的机关建构,如同看到这雕楼精细酒肆,如同远方夜色里的如意书舍。

  如同看到她没有不同于他们奔波而来的疲态。

  在看到两人小心翼翼服侍她下楼的模样......

  这座山主人就在他眼前呢!

  还在回味她的浅笑,厉耿的评语就将他拉回了现实。

  “希望如此!光是临窗眺望就能有这番风景,晚上入了宿,登高朢远必然有更佳的景致”厉耿对这环境满意极了。

  “是呢!厉兄看看山道沿路了吗?”承昀指着方才路上,他们曾好奇的石柱。

  远远的,他看到百步一柱的石灯前,马车一路从山下到山上一柱一童的放人,站定位孩童们目光都看着最高处的如意书舍,似乎在等着什么讯号。

  月色初上,马车徐徐。

  在马车到达如意书舍放下最后一个男童定位后,山下第一个的孩童取出火折子,点亮了石柱里的灯芯,接着官道上的石灯就如蜿蜒巨龙觉醒,一个个被点亮直达如意书院点睛效果似的在书院点上两个石侍女灯,最后才轮到太极桥上小童点上灯火如同龙爪般延伸到酒肆。

  承昀能想象,身后的酒肆也是相同的点灯法。

  “这归武山有意思!点灯还有这么玩的!”厉行看得眼睛都敞亮了,原本被逼着与兄长到雍朝念书的郁闷解了大半。“大哥!我们想办法把他买下可好?”

  厉耿看这样的点灯法,也觉得有趣极了。“你想买下整座山,恐怕不简单。”

  连点灯都能有这份巧思吸引众人注意,想动脑筋买下?

  不知道厉行会不会先被赶出归武山。

  何况能请得动黎老太傅出山授课,这山头主人能简单?

  再看看墙上的挂轴,这手笔他可熟着!

  雍朝实际的大皇子黎承,自小笔墨闻名在外,养在黎老太傅膝下,这间酒肆能从进门到内室都挂上他的墨宝,谁还敢妄动心思?

  “阿行,你还是放下这心思吧!”厉耿晃晃傻呼呼的厉行。

  “真的不成?”厉行可惆怅了,自小东越有什么东西是他无法得手的呢?

  “这里并非东越,要开始习惯有东西得不到的日子。”厉耿语重心长的劝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