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二十六章 开市

  地动后,归武山一众忙活了几日,四处再确认所有建筑结构体无受损后。

  君子笑开张前几个月,颜娧寻了庄上几个面貌秀丽、长相清秀的丫鬟与小厮,进行了数月的训练。

  从笑容、仪态、应答、接待开始,当成空姐空少般一样样特训,更利用寄乐山脉络,把各国皇家贵族的家徽、令牌都识了遍,只为今日二十四对金钗不错漏招待任何贵客。

  这些只是她改变归武山的庄稼人口的开始,同样为奴为婢,却能体面又有尊严。

  依着岩山而建的君子笑保留了大量岩山沉灰风格,除了门面起了三层,往岩山曲径都修整成能容五人通过的廊道相互穿连。

  圆环型的大厅,三层包间还外加轻纱帷幔,方便女眷赏舞听曲且听书,地面上雕刻了恣意的荷花,从京城聘来的说书先生,安坐在挑高的说书桌后,字字铿锵的正说着赵子龙三进三出长阪坡,赢得了满堂喝采。

  怕酒客们醉酒难行,每块石道特地浅雕了山水花艺作为止滑,廊道两旁林荫也置放了散桌,方便观山赏景吟风月。

  户外有十来个歇脚亭的都有一定距离,提供了畅饮时必要的私隐,每五十步一位侍从随伺。

  更往归武山内走,有提供住宿的小院,有依山傍岩,亦有远观太极桥山坳美景,十数个独立小院提供给贵客挑选。

  这也就是为何黎祈来逛过后,就想占地为王的原因。

  坐在二楼她的专属包间,看着络绎人潮有些不解,就算借了叶修人脉也不至于在首日就能有将近百来位人流吧?

  “秋姑姑,来的人好像多了些。”颜娧伏依着窗棂,看着远方官道上还有三三两两马车,实在不甚理解。

  一旁的人白露有挨过来窗子语语气欢愉。“姑娘生意兴隆不好?”

  “协阳城有这么多大户?”颜娧偏了头看立秋。

  虽然没到宝马雕车香满路的境界,但有一定规制的官家家徽与富贵人家才会故意钻雕的马车数量。

  真的有点多!

  颜娧双丫髻上的珠花因为一个偏头从窗户上落了下去,立秋本想伸手接,发现正好有人进君子笑,也正好盯着颜娧小脸,只能任粉荷珠花落下。

  承昀抬眼发现一朵珠花慢慢旋转落下,透过半起的窗棂见着了小女孩斜着头像是询问事情的模样。

  这珠花是她的?

  承昀伸出了骨节清晰,手指修长,再抬眼正好与颜娧清灵慧黠的大眼对上,她还扬起一抹如这青山幽雅的浅笑,看都承昀一阵晕茫。

  颜娧被那双骨节分明的纤手给勾走了魂,那双比女人还好看,纤细白嫩的手多罪恶?

  捧起珠花的纤手,尾指还微微上扬,完全勾魂取舍的魅力翘吶!这是叫一票女眷都甭活命了不成?

  立秋不着痕迹的瞧了楼下人一眼,莫怪颜娧会说,来的人似乎多得怪异了!

  来的可是承昀,西尧国摄政王爷嫡子,腰际上那王府纹饰闪瞎了众人眼光。

  后面还跟着另一辆有家徽的马车也让人咋舌,东越靖王家徽,连立秋都发生了什么事,这两家人怎么一同来了?

  裴谚广发请柬,广到这地步?

  颜娧身为集训班的一员,也已经深深好奇了,到底为了什么?让这群人聚来此地?

  颜娧眼神示意让立秋安排客人安排到隔壁包间,一手指放在唇间,让白露静下来,这个包间左右隔墙与其他墙面并无不同,但墙壁内部经她设计与莫叔巧手,可以清楚听清隔壁房的所有声响,连针落也可闻。

  半刻钟后隔壁落坐声起,颜娧浅尝着叶修来换酒的明前龙井,刚品到清香淡雅余韵悠扬,就传来隔壁故意放低音量的谈话声。

  “光这酒楼里的酒香,真就得想办法找出东家买下来了!”厉行透过帷幔环视了正厅。

  这雕梁、这画栋,看得出工法细致,风物巨细靡遗,他在东越从没看过这样耸立在岩山间的小院落酒肆。

  豪景美不胜收,酒水香气怡人,怎能不心动?

  承昀笑而不语,手上还琢磨着粉荷珠花,小主人儿应该就走隔壁包厢里。

  是否该把珠花送还?

  “才刚开业第一天,就想买人家酒楼?可看到门口墨宝是谁的手笔?一闻到酒香就忘了来着的目的?”厉耿赏了厉行一个爆栗。

  厉行结实的挨了一把,这才向帘外小二招招手,满嘴嘟嘟囔囔。

  训练有素的银钗银甲弯着腰等着吩咐。

  “公子有何吩咐?”

  厉行把银甲一把捞进厢房带上门。

  银甲没受这般过强拉硬挤惊恐,双手摆在胸口挥舞惊恐不已道。

  “公子有话好说!这里不时兴动手动脚的。”

  “谁想跟你动手了?是跟你问个事。”厉行拿了一个碎银子原想塞进银甲兜里,这才真瞧见这小厮的衣着。

  这绸布裁制而成的深橘色圆领袍服,上头还绣上了归武山景为底君子笑的徽章。

  小厮也能穿绸布?这家主子心也忒大了,这样的侍从得把比下多少大户人家?

  再看看小厮玉容端正,举止有礼的模样,根本是把人才给浪费在门面了吧?

  厉行虽然年纪不大,也是随着厉耿到处见识,可也从没看过哪间酒肆门面能这样的。

  银甲手脚并用的推拒厉行的银子,姑娘在隔壁镇着,当她面收银子,不要命了?

  “公子您仅管问就是了!小的定知不无言,言无不尽。”银甲衣裳被拽皱可心疼了。

  姑娘给他们四十八人每人三套衣物替换,目前是夏服,之后还有冬服。

  光一件绸衣就是他们一家子整年的吃穿,怎么舍得伤了破了?

  厉行嘿的一声。“念过书,还能应答,在这当小二浪费了。”

  “小的识得不多,只在君子笑管够。”银甲退开了两步恭敬的回礼。

  一旁的承昀把珠花收进胸臆衣袋里,扬起和煦浅笑道:“小哥莫慌!我们只是问问山上小院的住宿如何安排,我们将在此地待到如意书院能入学。”

  “启禀公子,目前主子还没选好入学的日子,不过黎老太傅已入住书舍。”银甲从怀中取出三款色泽的房牌。

  “君子笑住宿以山势而分,有金、银、铜牌,铜牌十两一日二食无酒,银牌百两一日二食郁离醉一壶,金牌千两一日二食郁离醉三壶。”

  承昀取出了一张能流通各国的聚通商号十万两银票搁在桌上。

  “接下来的日子就叨扰小哥了!劳烦帮我们安排最好的小院。”

  银甲收起银票仔细端详过后回礼。“是!小得这就去准备。”

  见小厮离去承昀嘴角已然扬起,出发前他已先派人打探过君子笑的状况,与小厮回报相同,既然还不清楚入学时刻,先住上总不会有错。

  看了路上结识,同样被家中赶出来到此地求学的厉家兄弟,还没入学就先有酒伴?不知返家后又会有什么皮疼等着。

  “承兄!你行啊!连我们的住宿都想好了。”厉行大大咧咧朝着承昀搭肩称赞,这架式十足的浪荡公子哥。

  “厉兄言重了!在下本就无法低就一般包间,小院有三个厢房刚好够我们一起就一起吧!”承昀维系着有礼谦逊。

  “承兄如此,日后我们若能一同揽入黎老太傅门下,书院束修住宿就由在下负担。”

  比起占便宜,厉耿更喜欢礼尚往来。

  承昀与厉耿有默契的颔首相识一笑。

  ......

  “看样子帖子发广了的是黎老太傅不是叶叔呢!”颜娧咯咯笑了,安了心,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人潮也有了解释。

  “是呢!把消息放出去的可有心了!”立秋不免为自家主子搧搧风。

  裴谚可是在动用了蝠令,把数代天子师的黎家即将在如意书舍授课的消息早早放了出去,只是没承想效果那么好,真的各国都有人来朝。

  方才这一出手还就十万两住宿费,开支出去的都回收大半了。

  颜娧对这风吹得并不在意,就听白露指着隔壁念叨。

  “这厉家小爷还真敢!见面就说想买君子笑,也不想想几斤两重,姑娘才第一天开张,就说要买,今晚非下他几把巴豆不可!”

  颜娧一听巴豆惊了下,连忙按下白露。“我们做吃食这巴豆一下还得了?妳该小心他会不会下自己一把巴豆才是。”

  白露愣了下,是呢!都忘了已经转行开酒肆。

  颜娧想着等等掌柜就会送来热腾腾的银票,什么不敬的话都能先放到脑后了。

  果真,张掌柜就立马带着银票进了包间禀报着。“姑娘!这里一共三十万六千两请您点收。”

  立秋接过手心里哗然着,知道来了不少贵客,这么贵也是让人醉了。

  “金牌小院目前开出了六间,两宿付订十万两,其余一月为期,银牌小院开出十五间,十宿付订二万两,其余未定、铜牌小院也未定,待清点后再给姑娘送来。”

  “张掌柜辛苦了,”颜娧抽出了六千两银票递给掌柜。

  “这些给归武山所有人,今日辛苦了,各着庄上可以找时间在聚聚吃个共餐,这次就交给掌柜打理了。”

  “多谢姑娘。”张掌柜接过银票手里激动发抖,一辈子庄稼,何曾想过手上能碰到三十万六千两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