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二十五章 地动

  小满之日苦菜秀

  春风徐徐,春日暖暖。

  颜娧领着几车从各城镇买来的古籍新书往书院安置,书院建地颇为广阔,绕着岩山与竹林建造,一栈一舍一造林。

  她先规划了大型共享书舍、摆放了各处收购来的书册近两万册,分门别类造册。

  又画了几十块地皮起了私人院落、双人院落、三人院落,打算供给想留下住宿攻读的学子。

  至于,请不请山长就在她一句话而已,黎承见了书肆腹地广阔视野悠然,已经主动推荐黎家祖父可以胜任。

  她不急着决定是否授课,只想着先度过这个即将到来的地动,过了这个坎,才能验收整个归武山工程。

  已泡完骨醉黎祈今日也跟来书舍,已然入了书舍参访开始一路惊叹哇到底。

  前几日参观酒肆也就想包了个岩林小院,今日不知道又想包下哪个院子了。

  她满意的抬眼看着藏书阁门上匾额,黎承的书法苍劲有力,有如怒猊渴骥。

  这与目前的温雅形象完全不相符,常说书法说明了人的内心实际心态。

  只觉着他就有如困兽,还在等待突破的契机。

  倏地,颜娧头一阵晕,耳间传来由远而近的地鸣声逐渐靠近,她下意识紧抓门柱惊恐的回望。

  远处飞鸟惊鸣四处飞窜,尘烟弥漫,似乎还有不少人们惊恐的呼喊。

  地动了......

  身后的白露迅速的贴近她以身相护,紧紧的抱住她。

  颜娧努力挤出一双眼睛看着地上原本留有间隙的岩柱榫卯,在一阵摇晃后紧紧相扣丝毫看不出有刻凿痕迹。

  “成了!”

  颜娧在白露怀中兀自开心,完全忘了地动还在持续中。

  约莫两弹指后,地动才稍稍停歇,白露惊魂未定的先把主子巡了一圈,才敢抚着胸臆压惊,听着外头细碎石子声不断传来,也怕还有地动未完不敢放手。

  颜娧摒着呼吸静静等人来报,也深怕有哪间厢房院落有疏失倾倒了。

  地动居然提前了!

  她庆幸、万幸!

  大致上的工程都已经完工,否则毫无预警的灾祸一来,在地下工作的可不知道要折损多少人了。

  白露将她安置在藏书舍外苑的,整整看了三回确认不会有任何倾落物会伤害到她,才敢离开她身边巡察书舍。

  她放在襦裙上的手都不知道湿了又干几回,才终于把莫绍给盼来回报了。

  “姑娘放心,方才工队全巡了一趟,一个榫卯都没漏,这下踏实的牢固了。”

  颜娧这下终于真正放下心,整个所有的工程她都请莫绍留下了没固定上的榫卯,原先莫绍还在担心不牢固,这才懂的那些个间隙就是等着地动来的!

  “姑娘早知会有地动?”莫绍觉着这是唯一的解释了。

  颜娧茫然的摇头。“如果能有早知道,我慌什么?”

  这是哪能说的事?

  本就该消失的身分,还能知晓地动,是打算被掩埋,还是再被火焚一次?

  莫绍看着“真的”慌乱的颜娧,心里还是纳了个底,能不了解她的顾虑?

  “姑娘让我留的榫卯也忒准确,这地动一来,对我们却是几分帮助。”

  “地动本就一年没有百次也有十数次,莫叔可别胡乱猜测,我们只是捞了一个不能说的好处。”颜娧抚着余悸不已的胸口,佯装漫不经心。

  “可山坳的水闸门确实位移了一吋,与岩山确确实实的结合了,有再大的外力都难以影响。”

  莫绍可不相信有人能这么设计老天!

  莫绍不仅嘴里钦服,连身体说都随着话语,恭倾的幅度越来越大,让颜娧嘴角止不住的抽着。

  “莫叔,我也就赌这一把赌成了......”

  “姑娘的太极桥也成了,一丝缝隙都没有。”莫绍依然没起身。

  颜娧还真的不知该说说什么,才能停止莫绍一把把的崇拜回报。

  “莫叔......”

  “在下领命!”

  “......”

  颜娧傻了傻。“我什么都没说呢!”

  “莫谋清楚姑娘为难。”

  一直以来,默契不就是如此?做好该做的事,不多说,不多问。

  颜娧哭笑不得的看着莫绍,黎祈恰恰就这时抚着被砸伤的额际,一路哎呦过来。

  “阿娧丫!怎么又没看黄历就出门吶!”黎祈一脸哭丧嚎着。

  颜娧硬是掰开黎祈额际的手,看了伤处才松了口气。

  鸡毛蒜皮大的小搓皮也来哭闹,看样子是笃定要讹她一间上好的院子了。

  她半瞇着眼盯着黎祈,剔透鲜活的眼眸有若鹰巡睨着。

  “怎么着?这次看上哪个院子了?”

  这归武山深远宏伟,在不破坏环境为前提,依山傍竹、傍水依松来起几个小院落,真不难。

  她完全能理解黎祈为何见一个爱一个,毕竟她自个都想着每个院落都住上一回了。

  颜娧给莫绍拍拍手背,示意他去帮忙善后。

  黎祈不服气放下手,撒起娇来跺脚。

  “真一点机会也不给我?”

  “......”

  颜娧还真傻了眼,这黎祈撒泼撒娇还运用得真到位。

  “院子是要拿来赚银子养家活口的,整个归武山都归我养活,得有银子进帐才行,别再想我的院子了,宅子五进还不够住?非要酒肆跟书舍?”

  颜娧站到椅子上,与黎祈对视问道:“祈哥,你的月例还有?”

  黎祈被问得那是心烦意乱,整个庄上人们都知道他月例被扣到天荒了?

  三哥还告诉他,练好身子能够保家卫国,上战场挣军功,大约是他唯一生路了。

  颜娧看黎祈一脸惆怅,只得拍拍他肩膀安慰。“怎么说还有我的院子,难不成祈哥想回黎府?”

  黎家在知晓那次刺杀后,这三个月来,几乎就是把两个孙儿给交到她这了,只差没将宅子里起居用品全搬来。

  尤其知道颜娧是寄乐山与黎家的中间人后,更加安心的把人搁着,根本就把她宅院当托育中心了。

  也因此黎老太傅才会答应书舍不需聘请山长,由他代劳即可。

  这不是告诉她,出了照应两个小的,还得照应老的?

  虽说人人对于黎老太傅授课可盼长了颈,在书舍还没完全就绪前,她可不敢妄动。

  “唉,阿娧也开始欺负人了。”

  看看!这自来熟连对她的称呼都改了!一家大小都决定赖上了?

  “好!那我就好好伺候你一番。”

  颜娧看了桌上方才来不及入库的书册,随手捡了本中庸念上一段。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给我接上!”

  “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素...素...”黎祈念得慌乱,一时结巴了起来。

  “好咧!今晚给祈哥来点全套的素菜。”

  颜娧扬起明媚浅笑就要跳下椅子执行,惹得黎祈赶忙想抓住她,只听她萌音淡定问。

  “祈哥又想我跌跤了?”

  “我没!”黎祈连忙放手,连带举手投降。“我只是不想吃素。”

  颜娧咯咯的笑了,虽然骨醉把缘生给压抑着,可黎祈吃肉的习性可半点没改。

  三餐没来点荤食,他可得翻天了!

  “祈哥能把中庸给背完整了,我考虑给你与承哥双人小院,但是说好了!这里是念书的地儿,要是扰了我的衣食父母,一样把你扔出去。”

  这黎祈,黎家还是对他有点点儿厚望的,能否补上几年皇子教育,才是当务之急。

  只是,她还真不知道,这个天生的店小二能否升任皇家子弟呢!

  瞧着!黎承这不是让她来当坏人,希望骗得黎祈可以在舍启蒙。

  黎祈咬着菱唇拧着剑眉思考着,这买卖亏还赚呢?

  这一朝答应了,他能在这僻静幽雅的院落居住,可感觉手里的这本中庸只是个开始?

  “我听说黎老太傅为了将来授课的餐食方便,这几日已经把家里的厨娘送上山来了,我还想着怎么着呢!”

  为了方便世家公子哥们用膳,几个单人小院都给安排小厨房,小院书房也备上了四书五经六艺等相关书籍,不需到藏书阁借阅。

  借着庄上共餐机会,她挑选了几名厨艺尚可的厨娘训练了一番,不光在君子笑任用,在如意书舍让人聘用。

  是以她不急著书舍运作,若是这次震灾没多大影响,接下来君子笑开张了。

  “留在这能吃到外祖父厨娘的膳食?”黎祈听到外祖父会带着厨娘来,眼里的期待已然散发着渴望。

  “嗯!遇上厨娘休沐,我就让君子笑的厨娘过来顶上,会确保黎老太傅膳食无忧。”

  黎祈兴奋的不断点头,能吃上好吃的吃食,又能有象样的院子呢!

  颜娧见他频频点头笑容可掬的模样,心里还真有丝内疚。

  可光想到养歪的孩子想再掰正那有那么容易?怎么着也得狠下心!

  “吶!就这么定了?给你安排个最好的院子如何?”

  “阿娧最好了!”黎祈已经开始幻想美好的生活。

  颜娧嘴角抽了抽,方才还说她欺负人,转得还真快!

  已想到以后着如意书院,日后四处追着学生的画面。

  有裴谚在前,黎祈在后。

  啧啧!怎么觉着她离平静安稳的日子越来越远?

  思及远方两个闺蜜....

  唉!交友不慎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