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十九章 舐犊

  黎家在京城的宅子只有三进院,留守着的只有三两个佣人,黎承屏退了上前的丫鬟,拎着黎祈迅速的进入书房。

  果真,雍德帝似挺拔孤松的背影耸立在房内等着,一身寻常沉灰色山水墨直裰也显得英气勃勃,光是站定在房内就颇具威摄。

  「这是又上哪了?」雍德帝发现黎祈嘴边还挂着一抹油渍,被发现的黎祈连忙以袖子抹去一嘴油。

  雍德帝:“......”

  这下想抱抱小儿子的心思都没了。

  「路上又吃了海晏堂一只烤鸡。」黎承莫可奈何的笑,为吃黎祈真的天都能上。

  “是了!只有饿着他才不捣乱。”雍德帝对黎祈是真没辙,尤其这能吃又是胎里带来的毛病。

  黎承看了父亲眼里的愁绪安慰道:“父亲放心,药浴没落下过。”

  黎祈自胎里就被下了药,方士说过这药结合了蛊毒与慢性毒名为“缘生”,美好的名寓意其悲惨结局。

  此毒无色无味,只须一瞬落入餐食中即可水解,银针试食皆无法验出,只待女子有孕蛊毒才开始发作。

  这说明从母亲有孕开始就被人偷偷的下了手。

  蛊毒让胎内的黎祈不断的壮大蚕食母体生机,直至胎儿过大难以临产之时,慢性毒才此时发作。

  让母体虚弱无力无法顺利产子,即便有幸产子母体也会因宫体无法复原,产后大失血而亡,其子若有幸降世也是一生孱弱无解。

  这极其恶毒之药是南楚蛮疆禁术,雍德帝暗里访查了十数年都未能得知究竟从何而来、如何能解。

  宫闱的恶斗却也没有因为失了皇后,败了皇子而结束,终究两兄弟让出嫡子身份,也没让恶斗停止。

  而找不出这禁术的解决之道,雍德帝只能心痛的依了太祖遗训,让两个孩子归于黎家远离宫禁。

  至此他的后宫也不再纳新人、立继后,也舍了两个孩子的本名,改了祖训字辈,在黎祈之后的孩子取名皆从黎字。

  这也让俩孩子不管这名字有没有在皇家玉牒上,都实实在在的是雍德帝的嫡子。

  “苦了你们俩了。”雍德帝伸手想摸摸黎承,见他拱手施礼准确躲过只得收手。

  年近四十让他孺慕了是了!这两个聚少离多的孩子,黎后若有灵定也怪罪,他身为皇权最高者也无法妥善照顾孩子。

  “儿子不辛苦,在宫外自由多了。”黎承恭敬回复。

  “是呢!我也喜欢在宫外的爹。”黎祈窝到雍德帝身边丝毫不客气的抱上一把。

  这里是母亲的故居,雍德帝说过在这里,他们无君臣,只有父子。

  先皇子嗣稀少,只有两位皇子与三位公主,继任前黎太后为淑妃,为保雍德帝平静安稳成长,成年后不求分封只求建府别居当个闲散的皇子。

  雍德帝与黎后是少年夫妻,相濡以沫也相约死生契阔。未料太子于春狩落马摔伤,不知砍了几个太医脑袋也没能活下,这继位人选才落到雍德帝头上。

  年过半百的先皇与先皇后对于太子之死痛心哀伤,没三个月居然前后因心疾离世,赢得了鹣鲽情深的美名。

  若非只有一位皇子,铁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的皇位厮杀,这皇位来得太突然,雍德帝与淑妃也是措手不及,可以说是硬着头皮上皇位的。

  而黎承绝大多数的孩提时光都在这个宅子里,看着父母恩爱琴瑟和鸣,怎奈入了宫,大臣们就开始以绵延皇嗣为由充盈后宫,雍德帝虽为母亲守下皇后的位置,却也成了众矢之的。

  纯臣之流出一个皇太后已是祖坟冒青烟的事,再一个纯臣之后,这让群臣如何咽下?不该是前朝制衡后宫制约?

  不把后宫充盈得佳丽三千也要有数十,何况新帝登基没有任何妃嫔,只有一位皇后,怎能不叫一些有心人蠢蠢欲动?

  黎氏家训纯良,不喜朝堂翻涌与后宫争斗,何况本就无心皇位,才又为雍德帝求娶了旁支黎氏女以表忠心,岂知人算不如天算,才有今日的结局。

  目睹母亲惨状的黎承深知想查清死因只有隐去锋芒,如浪荡子弟般苟活才能卸下那些人的心房。

  雍德帝从袖袋掏出了白瓷瓶,开封后竹香溢散在书房内,唇边扬着不怀好意的浅笑,眼神询问着想喝吗?。

  黎承:“......”这是拿他给出去的东西再来诱惑他?

  于是,黎承打开了博古架上层双开的柜门,两旁八个白瓷瓶晃瞎了眼。

  雍德帝:“......”

  黎祈:“......”

  至于这样傲娇?

  好吧!酒是三哥跪来的。

  三哥与父亲不对盘,他到七岁了才渐渐有眉目,三哥越大对父亲越冷情,不光是为了保全性命,也是打从心里不想与父亲太靠近。

  外祖父说,“三哥怨怼父亲没好好照顾母亲。”

  听了进宫前,三哥挨着窗子偷偷跟他讲的话,黎祈也终于明白外祖父一家为他忙活了十几年,都是为了要替他找到解药。

  虽然还看不透三哥到底在筹划什么,也只知道三哥与祖父都是尽力的在保全他的性命,就连两位舅舅也是四处寻方查药,希望他能早日摆脱缘生的遗毒。

  可这样看来缘生也不错啊!只稍又有人朝他吃食下毒,返家又吐又拉就能知道哪边的吃食碰不得呢!

  新毒影响不了,而且还能明摆着拒绝席面,这样多好!

  “三哥要与父亲同饮?”黎祈佯装不懂,赶忙摆上三把椅子与瓷杯,一家人能好好聚聚的时间不多,他可不想浪费在傲娇上。

  雍德帝满意黎祈的表示,顺着坐上小杌子,向黎承扬扬眉宇示威。

  黎承内心挣扎许久才坐了下来,安慰自己这是拒绝不了黎祈。

  “父亲说过这就是娘亲的味道?”黎祈对母亲只有那幅潇湘竹林抚琴的画作,其余多是转述与凭空遥想。

  “是呢!”雍德帝浅酌着杯中物。“城西的潇湘竹林是你母后陪嫁的庄子,她说竹筒酒最养人,总是耗费许多心血去竹林培酒,时不时就给你祖母与外祖父送上,我只能喝锅边酒。”

  只有在两个孩子面前他才能自称我,朕这个字是失去黎后的开始,他一点都不欢喜,有了天下失了最爱又有何用?

  “这酒比起母亲的,滋味如何?”黎祈想着在酒里寻找母亲的影子。

  雍德帝抚着趴在桌沿的黎祈。“傻孩子!你母亲的酒喝着的是思念,这郁离醉喝着的是怀念,在你与哥哥身上喝着的是挂念。”

  不能看着兄弟成长,只盼着他们递来的消息皆是平安。

  雍德帝一席话,黎承心里撼动着,嘴上还是刀刀见骨。“看样子母亲喝了不少迷汤。”

  雍德帝扬起嘴角。“都是你们母亲喂我迷汤居多。”

  黎后的一颦一笑,至今仍记忆鲜明,更别说两个孩子眉眼间的灿星都与黎后相似。

  黎承思及母亲也挂上温暖的浅笑。“是了!母亲最常说孩子要在夸奖中成长,才能不畏惧逆境难行。”

  “那三哥还老是把我往死里骂!也不多夸夸我。”黎祈迅速的补话。

  “不要我骂?还是我让朝臣来骂?要不说说上次我夸了之后发生什么事?”

  黎祈秒拉怂。“还是三哥骂就好!要再把我送一次廷尉,指不定就出不来了。”

  前一次进廷尉,全因黎承夸他一句“蹴鞠有进步!”,是以开心过了头的黎祈,又踢了老远的一脚,准准的砸进宗庙,毁了一百零八盏长生灯,差点火烧了宗庙与诸位先皇的宝相。

  黎承挑眉冷笑。“你倒有先见之明。”

  试问有几个廷尉真敢鞭笞帝王嫡皇子?黎祈还真就被鞭了十数鞭,若非小公公消息递得快,可能黎祈都没了。

  父亲的四妃各各都不是省油的灯,完全寻不到对母亲下蛊的线索,这才是可怕的地方,现下父亲除了他们兄弟,还有四位皇子,六位公主,恰好四妃一人一位皇子,四妃能不有点手段?他倒还不信了。

  “你三哥的话要上心,别老是搞事,你三哥都被你搞得像糟老头了。”雍德帝对黎承的冷脸无奈又无能为力,他也想念那个眉眼里都是洋溢璨笑的孩子,岁月总是不经意就让这一切改变了。

  他们三人在这小院子里嘻笑玩耍,吟风弄月,共品书画的日子都回不去了。

  “父亲!三哥糟老头脸可是肖你!怪不得三哥。”黎祈从怀里掏出小铜镜,镜中映照着口字胡的雍德帝,刚毅星眸中似乎逐渐燃起火苗。

  “你还真是没有一日不欠抽。”黎承的确承了父亲八分相貌,却不是他喜欢的相貌,他倒宁可像黎祈,有神似母亲眉眼。

  “我说实话怎么着?”黎祈还拿着镜子不明究理。

  “没事!回协阳继续埋着。”黎承没客气的宣布刑罚。

  摆明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还需要客气?难道他会不知道黎祈就想着要撮合他与父亲的矛盾?

  思及此,他与父亲难掩默契的相视而笑。

  黎祈终究是大了!再不是随便一个理由搪塞就可以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