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十四章 好酒

  “是呢!跟我嘮嘮噪噪做甚?我才七歲呢!”

  黎祈想低頭笑也不是,抬頭笑也不是,正好一高一低的夾殺,他能閃哪去笑?

  天啊!他一定會內傷......

  黎承一時間突然想不起來怎麼對顏娧說話,從來都是知於禮言於禮,普通話怎麼說?

  顏娧看了兩兄弟的神色,咯咯笑了,把半筒酒遞給黎承。“大哥哥請用。”

  黎承接了酒正思索怎麼說謝謝,顏娧又咯咯笑了,“大哥哥也喜歡自然佳釀?”

  “嗯!”黎承點頭,鼻尖靠近竹筒逆時搖晃,使得陣陣清香逸散,這才輕啜了小口,讓酒香在口鼻間纏繞一番才入腹,口中的綿甜竹香,餘韻悠長讓他沉吟許久。

  “好酒!”

  顏娧墊起腳困難的勾的他肩下輕拍了兩下,欣慰道。“大哥哥也是好酒之人,這郁離醉遇上知音了。”

  見他品酒的風雅可比一般人牛飲好上許多,對酒沒有一定的了解,還喝不出方才的沉吟,看樣子這竹韻真有勾上他的饞蟲,否則怎會破天荒要了半筒酒。

  “我就說,三哥一定會愛,三哥的藏酒種類又要多上一款了。”黎祈興奮的搭話。

  “看樣子,酒肆還沒見好,酒客倒是收了一枚。”顏娧又咯咯笑了。

  “歸武山真要起酒肆?”黎承吃驚的問。

  一座只能枯山真能改變?

  在京城也有聽聞有人花了大筆銀子買下貧脊之地,所有土地都重了荏。

  再看看這竹香芬芳的郁離醉,收下這裡可見並非突發奇想。放眼望去岩山似乎沒什麼改變,只見著不遠處似乎正在起橋連結兩端。

  顏娧認真的點頭。“是呢!明年七月應該就能見著君子笑開張。”

  這些日子莫叔已經開始規劃包廂與客座,如果能行,她還想找個說書人呢!

  “這次上山比起去年,雖風景沒兩異,卻看得出來山道修建上可下了大功夫,過些日子馬車都能順利上山了。”

  黎承方才在香絲樹上遠眺了一番,看得出來整個山路的規劃都堪比官道了,還鋪上了大小不一的岩片為底,這心用得了得。

  “大哥哥好眼力!莫叔的工事可是完美無瑕的。”看著莫叔一點一滴的完成圖面,她每天想著的都是給莫叔送上好吃好喝的,她的設計圖真的快完成了呢!

  黎承見掛著甜人的憨笑顏娧,苦笑的搖頭,方才她訓黎祈他可都看清了,這是想讓他也放下心防嗎?

  方才離去的小廝神色凝重不敢離去的模樣,不難猜測她應該是這片山林的主子,而她卻表現得像沒她相關,更不難猜她對他有戒心。

  他還能對她一個沒十歲的娃怎麼著?

  “在下黎承,天下承平。”方才黎祈才險被澆水,他想著還是越簡單越好。

  “瞧!還是大哥哥上道。”顏娧對黎祈使了個眼色。“小妹顏娧,顏色美好。”

  “到時候開張可別忘了給哥哥下個帖子,哥哥一定來。”黎承恭敬的做揖。

  “真噠?”雖說酒香不怕巷子深,可能多個常客誰不愛?

  “小妹子到時可別忘了跟我三哥要個墨寶,掛在店裡最顯眼的地方,包准客似雲來順順噹噹。”黎祈湊近以摺扇誇張的演示。

  “這小子還想埋回去不成?”黎承和煦眼裡帶著淺淺威脅,黎祈瑟縮了下。

  “哥哥沒吃到烤雞沒關係,到時來君子笑,娧兒準備冰脆雞給兩位哥哥嚐嚐。”她睨了黎祈一眼。“到時祈哥哥要是又吃獨食,也會給承哥哥再準備個坑。”

  “坑就別了吧!”黎祈哭笑不得。

  “那祈哥哥可得記得規矩。”表演自來熟她也很行的。

  黎承唇邊也捻著笑花。“先備著,不聽話可以直接埋了。”

  冰脆雞?適合在盛夏裡上桌的名字,他期待了。

  “聽承哥哥的。”顏娧正想聽話的福個身,才蹲不了半個膝蓋,就被扶了起來,含著責怪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來。

  “可不是任何人都承的起姑娘福禮的。”立秋儀態清冷不卑不亢的回視兩個不速之客。“入山應有人告知整建期間不得上山,來此做甚?”

  這穀雨也真放心就把姑娘跟陌生男子留在此地!方才不是說一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少年?怎麼這會變成兩個?

  “娧丫頭!不是說不能咬文嚼字,這位姑姑嚼了不少呢!”黎祈抓到小尾巴的興奮。

  顏娧噗哧的笑了。

  “祈哥哥!你可是我身邊第一個敢跟秋姑姑叫上板的。”話畢,這假膽大居然躲到黎承身後,只露出半個頭來觀望。

  黎承還驚訝於立秋的迅捷,方才都沒注意到有人靠近,連身後的暗衛都沒給他示警,沒人沒發現?

  黎承覺得身後冒了冷汗。

  “黎某多有打擾,舍弟失禮了!”黎承又一個恭謹揖禮。“借貴寶地埋了舍弟二日,今日來接回舍弟。”

  黎承可不敢在這蒲柳美人面前言笑,眉眼的那份沉著淡定並不一般,更別說方才這麼迅速的來到顏娧身邊,連口大氣都沒喘,還能指責他們無端上山。

  光是方才那腳下功法,即便他身後有暗衛,來不來得及救人都還是問題,他帶著黎祈更絕非對手。

  立秋看了一身土的黎祈釋懷笑了,這樣的家教法她也喜歡。“懲戒不肖子弟,相信我們家姑娘是願意的,公子無須客氣。”

  “......”

  這是訓戒孩子人人有責?黎祈一臉哀戚。

  顏娧聽完話整個笑開了,真不愧是立秋,黎承也難掩笑意。

  “姑姑!郁離醉又多醉了一人了。”

  “姑娘的郁離醉本就非黃湯可比,誰能不愛?”連不嗜酒的她都會貪戀那份綿柔竹香,何況本就愛酒之人。

  姑娘說了,目前這些三個月取出的都只是解饞,這郁離醉若能養上三年,對於身體康健有絕大幫助,不單單只是為了喜愛黃湯之人而備。

  黎承從懷中掏出了一面玉牌遞給顏娧。“娧丫頭!開張之日定下了,記得給承哥哥送帖子,拿著這玉牌送到協陽城城南陽誠胡同的黎府,我們定會前來。”

  顏娧看著上好的冰種飄花玉牌在她面前晃盪,還真不知該不該收下,這種象徵身份的東西能亂收?

  她還在猶豫收不收時,黎祈卻一把將玉牌塞進她手裡。“娧ㄚ頭!別不識貨啊!這玉牌我家承哥哥可不隨意拿出來的。”

  這象玉牌可是見令如見人,可以見得黎承說要來送開張之禮並非玩笑。

  顏娧乾笑望著雕篆草寫體黎承的玉令,“那麼等堪輿師選好日子,娧兒會派人送上拜帖的。”

  立秋月見那篆體的玉令越發面熟,一時間也想不起這篆刻著四方雲霞的玉令出於何方,只覺著半年後要還回去了,也不需要太上心。

  “那黎某與舍弟就此告別,謝娧丫頭佳釀。”黎承可沒打算放下手中佳釀,篤定要帶走了。

  看那怕被搶酒的模樣,顏娧嘴角抽了抽。“承哥哥,若是喜歡,就帶走吧!在酒肆開業前別太過張揚,省得給娧兒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為何?”黎承還以為酒肆開張就能暢飲了。

  “哥哥手上的郁離醉只養了三個月,娧兒希望能養上三年,即便酒肆開賣也只能少量販售,大抵還是得三年。”

  “在下明白!”

  三年呵!

  至少在協陽城這些日子有酒相伴了!

  ......

  年三十

  这日莫绍满意的回报工程的进度提前,今年冬雪来得稍晚,大年三十才来第一场大雪,使得整体工作大幅减少了困难度。

  颜娧与大伙在后院荷花池畔一同包饺子,准备年夜饭与晚上守年夜的点心,面粉裹着好几人身上都是块块白粉渍。

  “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多人同我一起过年。”叶修乐呵的裹着饺子馅。“往年只有一池鲤鱼陪我,今年可闹腾了。”

  “是呢!这也是我第一回不在寄乐山过年呢!”立秋见了颜娧脸上又被沾了面粉,连忙帮忙去了。

  白露与谷雨相视而笑,他俩也是第一回在山下过年,平时都是跟着小主子一同......

  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形容裴谚,作奸犯科还不至于,俊秀是有,乖巧伶俐又像做梦,该怎么形容不挖坑给自个跳,还跳不利索的大孩子?

  裴谚的功夫能越来越好都是一次次逃离更困难的束缚,就像这次被关在瀑布不到一个月轻功又突破一层,开心没几天又偷跑下山想来颜娧这。

  被一路监视的立夏在他跃进叶修宅子即将与颜娧四目相对时,一把给捞进怀里,在颜娧目送之下又被打包回山了。

  据说,庄主有感于他轻功大有斩获,于是加了第二套玄铁重装,现在又往瀑布更深一层送了。

  “谚哥哥只能在瀑布里过年?”颜娧想到前几日裴谚绝望的神色嘴角又抽了抽。

  男孩穷养她知道,可能这么虐孩子的可能没几家肯做。

  嗯.....好像还有一家,颜娧想到那个被埋土里的黎祈。

  脑中才晃悠过黎祈,下一瞬,就传来有人从空中掉落的声音。

  “叶叔!鱼!鱼!鱼!”颜娧一听落点可能在池里,连忙催促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