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十一章 岩山

  莫绍不由得一笑,又一个提气,单足轻点门闸疾走上山坳,再一次提气已经带着颜娧往岩山的最高处。

  “哇!”颜娧眺望着整个山坳兴奋的拉长了尾音,那还记得失落?

  颜娧在这岩山上,真正的把两旁山势看清楚,指着个山坳最接近的山坡。

  “莫叔!”颜娧想着要再添要求,突然思及她要求的一堆事都还没完工,现在就有要下新目标,会被怨怼的!

  莫绍听她欲言又止,忍不住笑了,只得提问。“姑娘可是又有新想法了?”

  峰林郁郁,翠玉苍峦,这等风光,连他都动念了,何况满脑精怪的颜娧。

  “莫叔真好!”颜娧干笑了两声,指着两个最接近的山岸雀跃不已道。“莫叔那两个最近岩山改建成跨桥,桥下四丈架上几个水车,山的两旁可以规划成作坊,利用水利来带动作坊,如若莫叔愿意留下带领作坊,日后这些工事维护就靠莫叔了,可好?”

  莫绍哭笑不得,只得点头道。“姑娘多找点事给莫谋,莫谋就回不了山门了。”

  颜娧眨巴眨巴的与莫绍对望,这是暗示她多来点工作?

  莫绍给了她肯定的颔首。

  “那这里的工事也拜托莫叔了!”颜娧雀跃的形容她要的拱桥。“拱桥从两边盖,不需确切相对,等到来年立冬后,再把拱桥接通,可以做个太极岩地,到时把水车挂上,中间再起个凉亭,工坊就能正式启用了。”

  “姑娘可想先引来西面的山涧?让岩山水闸试试提前运作。”归武山水源极少,唯一的水源流入了协阳城成了护城河之一。

  水源充足时暗中截下部分水源并不会被发现,还能加快山下庄子农田复育速度。

  颜娧沉吟了好一会才偏头问道。“如若要增加水源,我们的水道可得再走远些,能行的话,得流回护城河去。”

  想截护城河水源可没那么容易,怎么来得怎么去。

  “姑娘想蓄满这片山坳的水,没十几个昼夜的大雨可成不了事。”莫绍对工事有绝对信心,“即便蓄满了,岩山里的闸门控制泄洪也不是问题,只是要蓄满山坳有难度。”

  即便引来西面山涧,也只是涓涓细流如此而已。

  颜娧莞尔,她要的就是这个回答啊!不是她对工事没信心,这是多一位高手作保!

  “有莫叔在,这些都成了小事了!”

  “姑娘过奖了!”莫绍被夸得不好意思了。

  “才没有呢!”颜娧决定再给一张好人卡。“没有莫叔了解我,这些工事哪能这么快?只是如果要窃走西山水源,我们还是从庄上再做一段水道给护城河送些水,省得官府来麻烦,毕竟不缺水源当然都没事,一旦缺水期来了,护城河见底铁定会被追究的。”

  她向来不喜欢麻烦事,能少一事宁可多走一步。

  “莫谋领命。”莫绍恭敬回应,为这丫头多方的思考钦服极了。

  伯侯府上养出来的姑娘,看得总比他们这些莽夫多,莫怪少爷也喜欢。

  若是以往,他们隐匿于市井里,根本不需要也不会在意这些官场与人际间的互动。

  他们都喜欢静静听她谋划版图,彷佛在她的巧笑倩兮里,已经筑好了理想工事。

  “莫叔如若岩片不足,还有预定的桥下岩山,保持岩壳留下掏空岩层,日后工坊就藏在里头也方便运用水利。”

  “姑娘的酒楼与书肆可看好地方了?”

  颜娧又撇头看了莫绍,换她哭笑不得。

  这是主动揽活呢!

  “姑娘觉着哪儿好?”这回换莫绍想知道。

  “文人墨客总喜欢听溪对月,观潮作文章,我们可以借着引水盖书肆,坐实了听溪对月。”在莫绍肩上乘风期间,她已经想好书肆。

  莫绍又数十个提气,带着颜娧到了山涧处远眺,湘妃竹林幽幽,苍翠挺拔,淡雅的主叶香气扑鼻。

  “依岩而建,竹林为辅可好?”这些日子莫绍已经把归武山都探完,只觉颜娧挑得对极了。

  少有人能看到这座山的内涵,而她,一个六岁的女娃,不仅看透了他,也想尽办法让归武山展现优越。

  颜娧漾起知音的浅笑道。“酒楼的位置我们看远点,这大片湘妃竹可以做许多事呢!”

  “酒楼可以选在作坊的上方,姑娘的太极凉亭正好可以吸引这些酒客,再来可以掩盖作坊的吵杂。”

  “有莫叔真好!”

  ......

  立冬之日水始冰

  本应欢庆的收成季节,却因庄上歉收,稻种萎郁,稻荷空虚,在视察庄子后,颜娧命人一把火烧了所有的稻种,再命管事掺入计算好的生石灰,将土壤有如掘地三尺的翻垦。

  既然成不了结穗饱满的稻实,那就为土壤的肥沃尽瘁,越是心疼投入的时间与精力,这片土壤就贫脊得更厉害。

  颜娧让人计算了庄上的丁口,她按户逐户核发了三十两银子,让人们在土壤休耕日子里,可以好好维护耕种机具,也能过上年。

  这日,颜娧挑了个庄子,召集各庄所有厨娘,就在耕田中起了几十个灶火,准备了上千人的吃食,让各庄带上吃饭家伙来与会。

  一眼望去几十来口锅子正腾腾的冒着白烟,还有十来个蒸笼也蒸腾着,各庄子搬来的桌子、椅子也都到齐了,正中间还起了个篝火。

  白露从蒸笼里剪取了一小块桂圆糯米糕递到颜娧跟前。“姑娘,您尝尝。”

  颜娧迫不及待尝上一口,萦绕的酒香混上桂圆香气溢散在唇齿间流淌。“太好了!就是这个味。”

  白露雀跃的往下口锅去,褐黑笠式碗满上了浓郁的麻油鸡汤递给颜娧。“姑娘再尝尝,王嫂带着这些人忙活了一早上呢!”

  颜娧扬起灿然浅笑,老老实实给王嫂福了身。“谢谢王嫂!辛苦备膳。”

  “姑娘!可别折煞老婆子了,这些都是老婆子应该做的,姑娘的大恩大德还无以回报呢!。”

  这福身吓得王嫂站不住脚的跪伏下去,一辈子的庄稼农妇哪经得起主子感谢?劳碌至死都是应该的啊!

  一见到王嫂跪了,白露也拦不及拦的速度,颜娧也跟着跪了下去,可怜的眉眼眨吧眨吧的看着王嫂。“才折煞我呢!王嫂不起来这冬雷第一声可要劈我头上了。”

  端着汤的白露都愣了,赶紧把两人一把抓起来。“都起来!姑娘还得试汤呢!”

  “就是!就是!别让冬雷劈着我了!”颜娧端起清香扑鼻的麻油鸡汤轻啜了口,拧了眉问。“白露姐姐,庄上可还有金桔?”

  白露点点头。“有呢!谷雨赶紧回去送来给姑娘。”

  见谷雨领命提气奔离,颜娧又小眼眨吧眨吧的看了王嫂。“王嫂是否对我给庄上的银两误会了?”

  王嫂一时语噎,也听清了颜娧话里的意思。

  不是赏,是给。

  颜娧使了眼色让白露将几十个个婆子招来。

  白露见到人都来了,聚了丹田之气道。“听闻还有人不懂得姑娘挨家挨户三十两的用意,劳烦各位再此听清了不绕话了。姑娘可是把来年的俸银都给发了!多给了许多没错,那可是治理重茬期间得买莱菔籽或是菘菜籽来育土,届时开了花可不能采收榨油,得再继续翻入土里养地,停耕这段期间田税、军赋还得按时上交协阳城的,日前请管事得挖好地窖整为粮仓,就是让大家伙按自家丁口数准备好届时得缴交的赋税,如若有人私自把菜籽油给榨了没翻土,来年收成不好,或者没将赋税准备好,影响了缴交赋税的时间,庄上事小顶多发卖了,缴不出税赋可得自行承担官非。”

  颜娧将微温的鸡汤给白露一口饮了全当润口茶水。“不知这番可解释清楚了?”

  一群婆子期期艾艾搅着衣襬,王嫂带头回话。“老婆子清楚了。”

  “银子自然不会平白得,姑娘只是把来年的打算都做好了,帮大伙把的税赋准备了,各家各户可得攒好税赋。”白露再次强调。

  捧了一大包金桔的谷雨也正好这时赶回,将金桔发给了几个负责鸡汤的婆子兑汤,莫绍一伙人则各自拎了好几十个酒坛,笑语间几个人把酒坛全兑进十几口锅里。

  顿时酒香四溢,把许多人的馋虫都引上来了。

  “这酒可馋惨了我。”莫绍看着十几锅鸡汤开始逐渐沸腾香气弥漫,馋得酒虫子都闹腾了。

  “快了!快了!”颜娧对这逸散的酒香满意极了。“等会鸡汤都少都够喝。”

  莫绍带她视察那片葱郁的湘妃竹林后,隔日她便从叶叔酒窖里取了一些雪香酒母,找了几个人兴致勃勃的把酒母给打进竹筒里。这会才二十来日,郁离酒怎么够香醇呢?

  酿这些竹筒酒只是为了补冬这日的鸡汤,都说补了冬,六病空,每锅汤里都加上两竹筒酒,这冬日就能都补得暖暖了。

  “姑娘,这才二十天这酒就能这么地道?”莫绍又把颜娧一提给抱上肩。

  “还不够时间呢!”好的竹筒酒可得两三年呢!她这二十来天只是粗略借香窃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