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十章 水源

  “这样不止能主屋盖下三层,五进院至少能让三进院有地下层。”莫绍只觉得她脸上的笑坑人。

  “既然如此,莫叔就帮我多准备个冰窖其余的可屯庄上来的粮。”颜娧开心拍着手。

  “......”一众突然抚着头嘴角抽了抽。

  “姑娘也太有自信了,这归武山附近能产粮?”谷雨哭笑不得。

  “能!”颜娧拍拍莫绍后背。“你得对莫叔有信心!”

  “......”莫绍嘴角又抽了抽,这锅背大了。

  “给莫叔几日,等他挖空了那座岩山,你们就能看到眉目了。”

  前些日子看了山势,这座岩山可是能成为天然水闸门,运用得好,不管哪种类型地动来临,都能把闸门补缀了。

  现下最重要的就是把宅子的防震处理做好,待灾变来临能有足够应变。

  “谷雨哥哥也见了花园里的菜籽都发了芽了,我们下一步要解决的是水源。”

  颜娧又拿出一张图面交给谷雨,顺带稍上一万两银票。

  “谷雨哥哥!这是要劳烦你与白露姊姊了。”

  谷雨与白露翻开了图面,居然是灌溉渠道图,两人惊讶的看着她,惹得其他人也跟着过来一探究竟跟着惊讶。

  颜娧能自由活动才几日?居然又是宅子图面,又是取岩山图面,又是灌溉图面,她拿什么时间画的?

  “在谷雨哥哥救土壤的这段时间内,要麻烦白露姐姐带着一半的人把自个儿庄上的渠道与储水库给完成,反正目前庄稼也种不来,不如一半的人手把水道先给挖好,记得去要莫叔截岩山的岩片铺水道,水道得定期清理,小心别给泥泞给塞了,庄上的人问起,什么也别说,免得到时候来麻烦,一万两应该够支持这些人的吃食了吧?”

  “是。”谷雨与白露被交待得只剩点头了。

  除了没有体魄,颜娧脑子里绕的跟一般姑娘不太一样啊!即便三岁启蒙过目不忘,也没能做水利与建造上有这么大的能耐吧?

  可她偏偏就是画出来了。

  “姑娘的水源要从岩山来?”莫叔把三份图面放一串,发现是一张连环图,包含颜娧宅子里的水池来源都是一处,这娃想得太深......

  从山上来到庄上都是地下渠道,如果再加上岩片铺造来避免淤泥,若真有雨水相助,两年内归武山必成富裕之地!

  公子看似没被大皇子给套路,却让颜娧给套路了是不?

  “嗯!”而且得在明年六月芒种前地动来之前完成,以免人员受伤呢!“莫叔可能说说能在几时完成?”

  “姑娘可有希望完成的日程?”莫绍觉得她已经有完工日期了。

  “明年五月小满前。”之后一个月的检查期应该足矣!

  “若是能再给莫谋一组工队,莫谋保所有工事在三月前完成,雨水惊蛰时应能让庄上有水育苗栽种。”

  莫叔话毕,众人目光随着颜娧望向立秋,能不能再来一组人,可得立秋去信了。

  立秋的专用信鸽与人讯三日内就能到寄乐山。

  虽然寄乐山鲜少过问俗世,但他们都看懂了颜娧想救这片荒地上的人们。

  为善,寄乐山从不撒手。

  “能行吗?”再来一队人可就过分了!“我想扣下莫叔已经踰矩了,还来一队人,山门不觉着我得寸进尺?”

  她会不会是有史以来最快认女儿也最快断绝关系的女儿?还没拜见尊长就动用资源得彻彻底底啊

  这三份图面完全能解决归武山的困境,只是在于岩山难破,要不毁坏山体又要能取材,两队工队免不了。

  原本以为只是要起个宅子,未曾想到真来了,却是搬山卸岭的大活计。

  当初寄乐山也是相同的方法构建,因此至今还没人能能解其中建构方式。

  颜娧虽然没明白指出这取山石岩片的方式,但这明显是寄乐山的门路啊!

  而且这图面的标记、画法还真不是普通的熟悉,似乎与老夫人极为相似。

  若不是授命留在这,她真想带着图面就回山门去给老夫人瞧瞧。

  难不成颜娧生来的就注定要来坑公子?

  思及此,冷静如立秋也不住打了寒颤。

  “这三份图面拓印给门主,门主与夫人还可能会亲自带人来帮忙。”立秋觉着不无可能。

  “......”这真是人生又突然到达了巅峰!小孤女走上开挂人生呢!

  “姑娘?”莫绍见她高兴得脑中不知神游去哪儿去了,试探的呼喊着。

  “欸!”颜娧露出心花怒放的笑容。“莫叔!我已经能想象在我的院子里凫水了。”

  “......”一众又想哭了!

  他们可还是沈溺在她惊人的图面呢!她却已经神游到完工时了。

  “莫叔!宅子里一楼与地下的物料切记要耐水,园子的水池有多深就多深,楼廊水路都要够深,堪舆师师刚说的,水来聚财,经纬皆通,财源滚滚,我们会成功的!”

  “好!”莫叔把颜娧提上肩上,宠溺道。“接下来交待给秋姑姑你们了,我带姑娘上山挑镇压水池的奇石。”

  “莫叔真好!”颜娧开心的捧着莫绍的头。“我们上山去!”

  “姑娘可别忘了末时得回到庄上开始习武!”立秋不免泼了盆冷水。

  “姑姑...”颜娧哭笑不得,她可不是想玩啊!

  这堰塞湖范围太大,她正想借机会告诉莫叔看能如何有效运用呢!

  若她估计得没错,说不定还能像镜泊湖般称为景点,如果能盖上酒楼与书院,她定能更快将成本回收的!

  莫说山上路迢迢人烟罕见客居难求,她定能做到专车接送!让她的山肆大放异采。

  光靠良田她只能保着些庄子不挨饿受冻,她想着更好的运用美景与空间呢!

  只靠买卖粮食能挣多少?缴上粮税还能剩下?能保有两顿饭就是祖宗保佑了!

  有莫叔在更能判断她要的地方能否成为酒楼与书院所在是否安全了。

  这归武山能改变的!

  ......

  霜降之日豺乃祭兽

  初八日堪舆师订下的破土日后,已过了快二个月。

  饷午,颜娧收到叶叔同知,莫叔已将山坳闸门给做好了,岩山内部的工事已接近完工。

  宅子所需要的基柱、梁柱也都泰半取下山。

  众人以为她到山上是为了看宅子进度,她却小心翼翼的进到二丈宽的渠道内。

  她讶异工队的施工进度迅速,渠道内岩片、两旁走道都已完成,地下水道初步的雏型完整呈现。

  庄上的进度虽然不比工队,在工队指导下也有一定进度,每五十步为栈还以岩片与岩柱支撑。

  各个庄上的地下渠道、粮仓、储水库也已大致完工,只是多数人都以为新主子异想天开盖那么多地下粮仓。

  颜娧见到切割完整的岩片与岩柱,只能一再赞叹工队的鬼斧神工。

  当她走进岩山,即被眼前的宽广给震摄,椭圆型的岩洞足足有八丈宽高,又比山上勘查高了不少,可见岩山入地之深,她还真的选对地方当闸门,这里绝对能分摊掉溃堤的压力!

  工队还在岩洞内两旁石梯来回上下,颜娧则看着中间留下来支撑行走的得五人环抱的十字立柱出神。

  “姑娘怎么了?”莫绍正搬下得一人环抱的方柱,恰好与颜娧对上。

  “这是?”这样的施工方法太熟悉了,是她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取石方式。

  在偏远地区进行工事,没有钢筋水泥可以支应下,她们小队就是就地取材,以当地岩山石壁来取材。

  莫绍放下石柱,又一把拉颜娧上肩,丹田一提直上四丈高的岩柱上,让她居高临下看得更清楚。

  “这里依了寄乐山的规矩,岩山刨空后会留下中间石柱,回头请工匠刻上水月观音,以祈一切平安喜乐。”

  “......”颜娧诧异极了,这真是她的工队卸岭后的习惯呢!这寄乐山究竟来自何方?

  “莫叔可知这惯例何处而来?”好奇心可挠死猫了。

  难不成山上有老乡?

  “这卸岭之法来自老夫人,老夫人说这是崇敬山林,也是感谢山林。”

  颜娧听了想哭,真的是老乡啊!可却是老夫人,而她困在六岁女娃的躯体里......

  “莫叔知道老夫人的名讳不?”颜娧心里忐忑着。

  “姑娘說笑了,我們只知老夫人尊姓颜,不知道老夫人名讳。”

  莫叔没能看见颜娧小脸上的失望,只得指着前后两道闸门。“姑娘要的五道石门已经设好,墙上机关能控制一次开几道来调节水量。”

  “莫叔能否带我出山坳确认看看?”如果没计算错,外头就是曲行山道的最低点,地动后开始积水之处。

  莫绍闻言又一个提气急速来到机关处,只手转动两掌宽的圆盘三圈,就传来了机关联动水门开启的声音。

  颜娧看着这设计脑壳疼,这感觉她开不了呢!“莫叔,这门我能开得了不?”

  “姑娘日夜勤勉,两年内定可开门。”

  这两个月颜娧的努力已经可以看到了,她刚刚走了许多廊道与楼梯,已是面不红气不喘了。

  “果真现在开不了啊!”颜娧惆怅的靠在莫绍头上。

  “功夫是日积月累来的,姑娘还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