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六章 观山

  颜娧送走裴谚后,又回屋子里看了会史地志,也向管事索来归武山附近的地势图参酌了一番。

  作为资深水利工程师,为了实地探勘地形与施作,一向过着犹如特务的生活,参与过几次都江堰与三峡大坝的修整,对于有可能形成堰塞湖的地方,她多看几眼定能辨别。

  「叶叔,这地图可是最近的?」史地志的更新也是有时间性的,能够每年更新的可不多见。

  “是了,姑娘。”对于这六岁能读史地志的娃,叶修这两日钦服了。

  连着归武山附近贫瘠庄子她都已经全部掌握了,姑娘这是打算把归武山连着附近庄子全买了下来不成?

  “这样谚哥哥给我留这些银票还真留对了!”颜娧指着地图的六个庄子问。“叶叔,这一个庄子真的五百两能买下?”

  “没意外,应该能再低一些,毕竟这些庄子已经连着赔了老些年了,连庄子的管事都快吃不上粮了,这里就如同鸡肋一般。整个协阳城收成最差的地方就归武山了,连水源都难取,得花好几倍时间去另个山脚取水。”

  这不明摆守着死地吗?

  叶叔看着她凝眉,只得接着说明。“这些地方都是城内大户人家奴才的家生子,入了奴籍,一辈子就难改了,家中有没适合的去处,只得往庄上赶。加上城里的人牙子一向不喜欢葡萄串似的奴籍,买的人家也顾忌有家室的奴才不好教,所以这几个庄子再困顿也只能待下去。”

  她倒是没想过这层,真买下来还有许多得留心的,手边没人还买来身家葡萄串似的奴仆,想了都脑壳疼。

  无人可用的窘境啊!

  想来时,她手边还有几个能交心的帮手,现在,为了脱身她连阮嬷嬷与莺儿都放下了......

  颜娧抬起盈盈的眸子,千言万语都在眼底,看得叶叔心坎都扭得发疼啊

  “姑娘心善,这些人真救了下来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处理好,公子留下两万两银子,够故娘运筹一阵子的。”

  “......”

  这真妥妥的歪楼了,她需要的是人啊!只能转移话题了......

  “叶叔,那归武山也能与官府谈下吗?”庄子也算半妥了,就剩下拿捏在官府里的归武山了。

  “真非归武山不可?”叶叔到现在还没搞懂她要归武山的目的,两万两小姑娘克勤些,半辈子都用不完了。

  虽然这归武山也是不毛之地,连花草树木都难以生长,要跟官府买下也是容易,只是他不觉得这钱能花......

  虽然公子离开前叮嘱全力配合不得违逆,他还是觉得这钱花得肉疼.......

  颜娧指着归武山下唯一一块腹地平坦的傍山地。“谚哥哥说,我可以找地方盖宅子,我想半年内在这盖我的宅子。”

  叶叔被她天真无暇的笑靥给抹去了原有的怀疑,彷佛什么都合理了。

  “原来想盖宅子啊!那么叶叔这两日去帮妳办妥了。”

  “谢谢叶叔!”颜娧漾起牲畜无害的笑,一脸的清纯可人。

  头一回感谢颜娧有张能灵动可爱的脸,对这些大剌剌的男人们求什么都所向无敌呢!

  “我让谷雨带着我上归武山附近逛逛可好?”

  “马车可好?”叶叔想到裴谚小孩拎小孩的模样,小姑娘都被勒青了

  “叶叔安排的都好!可是我想骑马看看风景可好?”她就想先去了解下庄子的土壤与山势,马车反而不方便了。

  也让谷雨抱绑着她骑马?

  这回换叶叔脑壳疼,俏娃娃现在一身对襟襦裙,被绑上了多可惜呀!

  颜娧为叶叔眼里的扼腕笑了,连忙拿出一旁椅子上的短褐,这可是她唯一从敬安伯府带出来的东西。

  “我可以换上短褐。”

  真诚、真诚、再真诚。

  她再老实不过的请求着。

  ......

  颜娧如愿的让谷雨给带出了门,这会儿终于不再是飞奔疾驰的赶路,而是悠悠哉哉的沿着官道徐行。

  必须走这趟来确认是否如她所臆测,好在接手庄子后能尽快改良。

  土壤大面积寸草不生,通常都是酸碱度出了问题,再加上水源来源不易,土地没办法有足够水量清洗有机物,造成土壤过酸渐渐死去。

  官道两旁都能见到只生长在酸性土的粉红野牡丹,这附近都是酸性土壤没错了,虽然稻麦都需要酸性土,过了头还是没法生长。

  走完了六个庄子,颜娧已经大致想好怎么改善土壤,接下来需要的只有时间。

  颜娧指着山边小路一大片傍山连杂草都难以生长的干旱泥块区,拿起地图照着山势对比着。“谷雨哥哥!我们在这没错吧?”

  这儿就是她想起宅的地方了。

  “是呢!姑娘。”谷雨利落下马,为颜娧牵马走入连荒芜都不够格的地方,连他也觉着主子的钱花得肉疼。“姑娘真不换个地方?」”

  颜娧再次认真颔首。“没错了!就这能起个好宅子,弄个五进院都没问题了。”

  她能理解这群人对于土壤知识不够了解的害怕,但这对她而言都是小事啊

  “五进院子起在这?”谷雨只剩苦笑了。

  颜娧是主子的重托,他可没敢见她年纪小来欺辱她。

  一个不小心谁欺辱谁还不知道呢!

  “是呢!我也来想挖个九曲堂来种满荷花,这样春夏之际我们就有莲子羹了。”

  谷雨苦笑连连无绝期啊!连宅子都还没见影,她就想着莲子羹了,这心大得宽......

  颜娧见谷雨难为都神色,她勇敢的回望,弯了腰小小声的在他耳边说着。“谷雨哥哥这里有救的!”

  话毕又认真的对一脸怀疑的谷雨慎重的点头。

  “我从来不撒谎的!”

  是了!从地底见到她开始,她总有难以解释的神奇,或许这地方会是另个奇迹。

  “傍山的宅子总会有许多野生动物出没,姑娘在这里可能会不方便。”谷雨脑补了宅子里蛇虫鼠蚁四处攀走着。

  “那是小事!蛇虫鼠蚁我从来不怕的。”颜娧淡定的观察着山势走向。

  “......”是没看过还是不怕呢?谷雨可没敢问出口。

  归武山的蜿蜒山势可不简单,按照地志上的比对,这里根本是缩小版的镜泊湖,也能够理解为何溃堤后会造成附近六个庄子无一生还。

  归武山有大片的巨型岩山她满意极了,在这没有钢筋水泥的时代,这片岩山能替她省了不少事,若放在现代归武山可是座天然的水库,只可惜这里只有用勘井,水资源的运用并不普及。

  “谷雨哥哥,我们一定得买下这里!谚哥哥的银子当作入股了,三年内这里一定土沃花盈。”她虽没把握即将到来的地动会改变多少,但先准备好疏洪曲道能行的。

  “......”谷雨只能苦笑。

  颜娧这可是妥妥的无本生意呢!

  寄乐山门主原想裴谚想离开京城,没个上万两银子买通上下绝对离开不了,才让立夏送了银票,原想让他趁机磨练心智、学习人际来往,哪知他后来竟选择挖地道。

  雍朝京城地图是这样用嘛?京城宫亲侯府关系错综复杂也相互制衡,稍微利用定能安然离开,附上地图是让他去拜访熟捻,不是用来挖地道啊!

  他完全能体会门主恨铁不成钢的心了。

  主子说好要省下来的钱也一样没见着,想来主子也是胆大,根本是把身家财产夯不啷铛的全给了她,难不成这些银子注定要消失?

  谷雨看着这片蓊郁不足,连风声都带着萧索的萎绿山林,突然感到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