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娧 > 第五章 落脚

  裴谚一众在城外搭乘马车为了避免追踪,过一村换一车,直到抵达寄乐山所属的村落,才敢放心打尖用饭。

  简单休息后,隔日寄乐山管事立即备了快马送来。

  他本想把颜娧什不解释,就这样自自然然给带回寄乐山,不料在协阳城外落脚时,她提出了分道扬镳

  他以为这几日快马疾行,日日夜夜都处在他怀里总有半分情面,这样看来是一点也没啊

  好不容易有个温暖可人,娇小玲珑的小娃可以拿捏,这么快就要离他而去了吗?

  他还没抱够呢!

  “怎么就非协阳城不可呢?”裴谚本以为能带她回去吸引老门主的注意力。

  这么可人得体的小娃往哪搁都是妥妥的挣脸呐!

  他娘亲、婶母们生不出女儿,整个寄乐山除了丫环、老嬷嬷都没见着新生的女娃,女娃可是绝顶稀有的。

  “我没要协阳城,我喜欢那座山。”颜娧指着远方林色葱郁的山头。

  她记得协阳城外那座归武山,在颜姒的记忆里。

  这里因为土地贫脊又取水不易,再怎么勤劳农作都是十做九不收,附近的庄稼户都是裤带勒了好几圈,卖儿卖女比比皆是。

  后来一次地动后山上积淤了有如协阳城大小的堰塞湖无人知晓,没多久后又遇上百年不遇的水患,豪雨绵绵下了整整十四日。

  堰塞湖承受不住漫天大雨而在深夜溃堤,冲毁了这附近所有庄子,深睡之中上千人口无一幸免,就连协阳城内也水淹三尺而民不聊生。

  原本只是觉得城名熟悉,于是请人找来协阳城的史地志,花了半宿读完,才确定与记忆里相符。

  敬安伯原是户部郎中后来接办了这场赈灾后才升为从二品左侍郎。

  颜姒听完了敬安伯的阐述后还发了好几日恶梦,接着又高烧了好几日,府里后来还请来太医与道士做了一番文章才痊愈,当时惨况可见一般。

  “归武山周遭可是出了名的百草难生,妳喜欢?”裴谚尾音拉了老高。

  裴谚也非白长这十二岁,但是寄乐山可没给他几天好日子过。

  作为九州岛四国第一山,天下大事从来寄乐山都是第一线知晓,九州岛境内富裕贫困之地他要说不清楚可能也没几个说得清楚的了。

  协阳城离京城快马只需五天路程,外放官员而言,协阳城的是外放官员心中的第一选之一,在这都能顺风顺水的过完三年任期等着回京述职。

  “是呢!”颜娧阖上史地志慎重的点头。“就是看上它百草难生。”

  她想试试看能改变多少未来,至少不要在几年后又是水漫协阳城,她想救一救这贫瘠的庄子。

  “......”这是什么怪僻?

  “城外比较好。”颜娧掩着笑,没打算立即说明。

  “山上不是更好?”裴谚还是没死心。

  这一路上跟她说了许多寄乐山的事情,也没见她有拒意,怎么到了归武山就不一样了?

  “谚哥哥已是救我于水火了,怎么也不能变成你一辈子的的负担,终归我还是得自己自足来得好些。”

  女人手里没点权已经可怜了,要是连钱都没了,那一辈子可就玩完了。

  “你才六岁!正需要人照顾。”他没法想象如果放她一人在这,回山会有什么下场。

  这一路都有人回传讯息回山门,爹娘也一定早知道有她同行,半路上落了人,还是山门里最缺的女眷,他完全不敢想象会被扒几层皮

  “我才六岁,正需要人照顾,谚哥哥才有机会下山看我不是?”颜娧长长睫毛扇扇,澄澈无辜的大眼盯着裴谚,似乎说“你懂的吧?”

  裴谚一口老血差点没忍住,这被算计了吗?

  这娃成精了不成?

  他没被大皇子给套路,反倒是给她套路了。

  可他情愿落套呢!

  “谚哥哥满意我的安排吗?”颜娧知道裴谚不傻。

  虽然下山被大皇子套路非他所愿,寄乐山肯定会更严厉的看管他,之后的日子别说下山了,肯定连家中大门都难见了吧!

  裴谚不断点头,急忙开始掏直裰内的随身物品出来一一清点。

  一块她小半巴掌大的冰种飘花双蝠玉牌落入她小手里。

  “这是我的专属令牌,见令如见我,虽然我的的令牌没我爹的好用,但至少号令山下的人做一些不杀人、不放火的事绰绰有余。”

  不杀人、不放火

  已经够好用啦!她不需要杀人放火吧?只是

  “信物能随便给?”颜娧把玩着雕工细腻栩栩如生的双蝠令牌,以现代观点来看,这可是能买间宅子啦!

  “不值钱!我爹娘的羊脂玉才值钱。”

  真正能号令全山的徽记他爹能给他吗?这只是怕他偷溜出事留给他的。

  只是这回他连拿都不敢拿出来,雍皇朝可巴望着把寄乐山牵扯入朝堂。

  虽说大皇子可能不清楚他是谁,探子一定是从他偷溜下山开始跟着了。

  整个寄乐山都是男眷,加上他从没在山外暴露身份,应该也不曾想这一埋伏就逮到少门主。

  “娧丫头,我没法子留下来,只能把谷雨留给妳,三日后我送你白露与寒露过来。”

  “......”这山上人就一定得用节气来取名吗?

  “改天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立春夏秋冬。”颜娧飘忽的笑着。

  “这就不容易了!我爹娘不随意让他们四个给其他人差遣,能见一个不简单了。”裴谚眼底难掩的瑟缩。

  颜娧嘴角抽了。“不会是见到就是谚哥哥倒霉了吧!”

  “丫头甭这么能猜吧!”裴谚扶了脑壳疼的额际。

  在装晕后他见过立夏,就他给送来地图跟银子,让他想办法回山,然后就没然后了。

  立夏就这样华丽丽的在大半夜的又回山了,从没想过要带他回山,而京城内的布防对他根本没有障碍。

  轻功在山门为重中之重,消息传递向来都是信鸽为主,人员为辅,重要消息得在信鸽抵达山门后一日,人员就得回到山门报信。

  他觉得被套路的事应该在第一时间回山了,而亲爹亲娘没救他的意思。

  他一定是捡来的......

  不然怎么就没点营救他的意思呢?

  这跟他原本的想法完全不同,单传的儿子丢了,不该心急如焚积极营救吗?

  他想叉了吗?不该这样?

  颜娧见他脸上五颜六色转了一圈的神情,直想问他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刚才听他听到爹娘,突然意会到了什么?

  “谚哥哥......”颜娧嘴角抽了抽。“自己挖的坑自己得填吗?“

  “能不能别再猜了?”裴谚烦躁的把剩下的银票全往她兜里塞。

  “好。”颜娧嘴角擒不住笑意,也懂了为何一路上都是裴谚三人在晃悠。

  低头看了兜里的银票傻眼了,这里不止一万两呢!

  “谚哥哥这是?”

  “不陪我回山门,至少得让妳衣食无忧,好生使唤谷雨找个好地方落脚,看上哪咱们自己盖着也行。”

  在现在回山门难过和未来可以正当离开山门,他抉择得可清楚着。

  若是让她无依无靠无栖身之处,让他爹娘知道,回山就更不简单了......

  相信等他一出发,少一人的消息就会跟着回山了。

  “......”这个是她第一步的自立更生就失败了啊!

  “放心!谷雨听话着!不像清明老是走歪,我留了我最好的人给妳了。”

  “......”

  清明就在这时正好进来正要禀报主子可以出发了,这话让人挠心啊

  原来主子心里还是有档次的,主子还得带在身边才能不掉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