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就是仙帝啊 > 第三十三章 掉坑

  “二师姐……”

  江源打算解释一下,可是孙若雪压根就不听,愤愤不平地走开了。

  这事可还没结束。

  一个个弟子在暗中开始传音起来。

  “我给你说个秘密,江源和二师姐两人关系不一样,都开始探讨呼噜声的问题了。”

  其他弟子自然是不信的。

  问道:“真的?这么可能啊,就二师姐那个脾气,估计江源连床都上不了!”

  “当然了,我亲耳听说,你不要告诉别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相信我,我肯定守口如瓶!”

  转眼家,这名弟子对着别的弟子传音道:“你听说了吗,昨晚江源和二师姐那啥了,我亲耳听到的。”

  “……”

  一时间赤阳仙宗内谣言四起。

  就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赵十二都知道了。

  他很震惊地向着常旭问道:“听说江源和二师妹要奉子成婚了,你知道了吗?”

  “那么快,真的假的?”

  “五师弟对我说千真万确!”

  常旭站在席位的前面,差点就忍不住惊出声来,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两人节奏那么快,都怀孕了!

  自己还在给人家制造相处的机会,巴拉巴拉的给江源说教,没想到这小子太厉害了,自己所作所为简直是多余!

  赤阳仙宗的弟子看起来像是肃穆庄重,实际上早就闹翻天了,掌门玄明回过头一看,吓了他一跳。

  也不知道弟子们在讨论下什么。

  人群中无数道传讯飞舞。

  常旭认为非常有必要让师父第一时间知道,走到玄明身旁,趴在他耳边说了江源和孙若雪奉子成婚的事。

  玄明一听很是惊讶,都坐不住了。

  想不到这小子还能搞定孙若雪,看看他俩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其他仙宗的掌门和老祖也把注意力放在江源身上,想着怎么样让他在自己的宗门长住下去。

  至于得不到就毁掉?

  他们从来都没有这个想法。

  开什么玩笑啊,仙帝可以说是这片天地之间最具气运之人,而气运这玩意儿非常玄乎。

  可能自己刚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就被什么天外陨石给砸死了,又或者是平白无故地走火入魔,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赤阳仙宗的喧嚣并没有影响大比。

  擂台上,在真彦掌门说了一大堆什么友好互助的话后,比试也正式开始了。

  第一位上场的是御兽仙宗大弟子李相,他的对手是二师兄赵十二。

  李相率先走上擂台,他看起来有些骨瘦如柴,甚至可以说是赢弱。

  他站定之后,用极快的手速结印,凭空召唤出一头猛虎。它的体型比江源见过的所有老虎都还要大,露出长长的四颗牙齿,就连嘶嚎声的震耳欲聋。而且生的好生不凡,浑身还燃烧着火焰,令人感到恐惧。

  “这就是传说中的烈焰剑齿虎吧,还是第一次见,太凶猛了!”

  “对啊,前面的比赛李相师兄赤手空拳都打赢了,好期待这猛虎的风采!”

  赵十二从李相的对面登上舞台。

  看似没有表露出太强的实力,只有那种冷冷的感觉。

  虽然是这幅卖相,但谁也不敢小瞧他。

  在以往的比试中,他们已经见识过了赵十二的身手,特别是他的剑法,简直是出神入化!

  赵十二的脚步声一停下,全场都安静了下来,弟子们都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生怕错过一丁点细节。

  在裁判示意后,两人抱拳致敬。

  随后就开始了较量。

  赵十二压根就没有把那头烈焰剑齿虎放在眼里,直接一剑袭去,李相反应很是快速,立刻就结印发出一个保护罩,竟然挡住了那一剑。

  剑尖刺在保护罩上,碰撞引得火花四溅!

  与此同时,那头剑齿虎也没有闲着,从赵十二的左侧发动攻击。它直接跳起来,锋利的爪子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那一爪离赵十二的距离仅仅有几个拳头,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赵十二突然收手,不再去进攻李相。

  面对咫尺之遥的剑齿虎,赵十二往右侧一倒,剑抽打在地面之上,反作用力给了赵十二一个加速,他以极其夸张的姿态,竟然一个滑铲,直直地飘到剑齿虎的肚子底下。

  说时迟那时快。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赵十二能完成那么多动作已经让人不可思议了。

  赵十二顺势双腿跪在一起,姿态就像是足球运动员的经典庆祝动作一般,不过他的腰却是狠狠地弯向后面,离地面非常之近。

  甚至,他的速度很多低阶的修士看都看不清,可还没完,赵十二手中的剑有了新的动向。

  他两只手向后举过头顶,一起握住剑柄。

  随后腰部猛然发力,剑从地面劈向剑齿虎的头顶,剑气形成一道蓝色的光芒,从剑齿虎的头部一直劈到了尾部,直接把它剁成两半。

  剑齿虎化作了一阵破碎的光芒,消失于虚空之中,在场的没几个弟子看清楚细节,剑齿虎就不明不白地没了。

  在看到剑齿虎消失之后,李相微笑着摇了摇头,散去光罩,随后说:“不用再比,赤手空拳我还不是你的对手,你赢了。”

  赵十二没有把剑收起来,他直接走回李相的面前,咬着牙狠狠地说道:“你的行为让我极度愤怒,凭什么不让真的烈焰剑齿虎出来打,反而用这灵气幻化之物?”

  李相也不恼怒,他走过来拍了拍赵十二的肩膀,说:“赵师弟,我前段时间游历时遇到劲敌,导致烈虎它受伤了,所以才幻化一个假的烈虎出来,莫要生气了。”

  赵十二也不听他的解释,一脸冷漠地走下擂台,让李相感觉很尴尬。

  一场比试就这样雷声大雨点小地结束了。

  江源心里面告诉自己:“我是废物。”

  这两人比试,一点动作都没用看清,只知道上台,然后老虎就没了?

  看不清就算了,你们玩。

  想到这,江源就准备回去睡觉。

  有一说一,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还不都是为了舒服吗?

  他给常旭打了招呼之后,就在人群中挤着走了出去。

  看到不少人出去都是用飞,可能自己是在场唯一一个不会飞的修士吧。

  走出了席位,在不远处的地方,江源看到了孙若雪。

  不知道是为什么,她不是要比试吗,怎么现在就走了?

  江源想回去,但是又感觉自己应该去看看。

  不过也不需要纠结,反正看一眼就好了,还顺路回去睡觉。

  江源跟着孙若雪来到一片竹林之中。

  她跑得太快,江源差点还追不上。

  孙若雪坐在台阶之上,抱着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从背影也看不出来。

  孙若雪好歹也是一个高阶修士,离老远她就听到了江源的脚步声,她赶紧整理好表情,扭过头对着江源说道:“小混蛋,你怎么跟过来了?”

  江源看到她有些不太正常,现在自己也因为口不择言得罪了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支支吾吾地说道。

  “我看二师姐你离开了队伍,还以为你不比试了,所有过来看看。”

  “谁要你管,赶紧滚!”

  得,热脸贴冷屁股了,江源也不坚持,说了一句:“好嘞,我马上滚。”

  随后就转身准备离开。

  孙若雪看到他还真走了,心里面就更难受了!以前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大师兄和师父都是一直细心地安慰自己,从来没这样过。

  她也不叫住江源,自顾自地说:“还不是因为你,师父他误会了我们的关系,全宗人都知道你说我坏话了,你还不赶紧给我道歉嘛!”

  江源脚步停下了来,欲哭无泪。

  女人还真是复杂的生物,刚才还叫自己滚,现在又特别委屈的向自己诉苦。

  “师姐,说错话确实是我不对,可是他们误会我也不想,回去后我肯定挨个给他们澄清。”

  “我才不管,反正就是你的错!”

  毫无疑问,又要认错了:“对对对,是我的错,师姐你想要我怎么给你赔礼道歉,你随便说一个要求,只要是不超出我能力,不违背仁义道德的我都可以接受。”

  孙若雪听到这话,难过的感觉减轻了些。

  “你说的是真的?”

  “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