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登鬼宴 > 第六百八十六节:苍林玉井阵

  “需要!需要!我等愿意追随鬼人王大人灭杀仇泓舒,还望大人应允,给我们这个将功赎过的机会……”鬼人王询问完,河信还没有回答,不知何时也屈膝跪在了地上的李任先开口回应道,好像十分恐惧着鬼人王的实力,想要在鬼人王那里争取到存活的机会。

  “那就好,既然你们愿意,那我就给你们这个活命的机会,接下来我要对付郑圃,这三个护卫郑圃和仇泓舒的守卫重新交给你们三人,牵制住他们,让他们别来给我捣乱就好,不需要非得杀死他们。”见李任开口应答了,鬼人王也不理会河信和庞焉的意见,直接吩咐道,然后将脸转向了郑圃,玩味地望着郑圃,似是在用目光挑衅着郑圃。

  “哈哈,等了你半天,你终于现身了,就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你这个当家做主的肯定会来,没想到你在死伤了四个人将之后才愿意现身,看着自己势力中的强大成员被我们斩杀,你不会觉得可惜吗?”鬼人王望向郑圃的时候,郑圃同样微笑着望着鬼人王,向鬼人王简单地问道,像是在帮鬼人王操心一般。

  “你是说佟宁、褚央他们吗?弃卒落子而已,这种人将在我们人王舍可不少,只要我想找,还可以从你们魂师境中招揽更多,只是死了四个而已,我有什么好可惜的,唯一可惜的就是他们不是死在你的手里,而是死在了你的一个小卒子手里,这可让我损失大了,至少没能消耗些你的魂力。”郑圃问完,鬼人王摇了摇头,一脸鬼笑着冲郑圃回应道,显然对佟宁等人的死没有丝毫伤心,只是有些失望的神色隐约暗藏。

  “我的小卒子?呵呵,你好像搞错了,我们这边没有人是卒子,都是相马炮車,我和那小子其实是个士,被我们保护的仇泓舒灵魂才是将帅,不能被你将军的将帅……”见鬼人王把张嫌比作卒子,郑圃再次微笑了起来,也摇了摇头反驳道,把张嫌和自己同样比作象棋里的士,而不是随意抛弃的小卒。

  “什么?你说那个斩了我四个人将的小子是个士?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总觉得的你这次布局有些诡异,原来你安排了一个隐藏着成卒子的士进行突击呀,这可有点耍赖了哦,真不像你‘天瑞使者’郑圃的风格。”郑圃说话之后,鬼人王朝着张嫌的方向望了一眼,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再次转回了头去,向郑圃皱着眉头道,有种被算计之后恼怒的意思。

  “我的风格?哈哈哈……,我的风格就是想尽一切办法灭魂斩鬼给大众带来祥瑞,除了这之外,我还有什么风格?我自己可都不知道呢……,哈哈哈哈……”见鬼人王有些恼怒,听到鬼人王提到了风格,郑圃居然大笑了起来,向鬼人王问道,语气里满是嘲讽鬼人王

  的意味。

  “是吗?区区一个高级魂祖巅峰,居然敢出言挑衅我,我看你这个‘天瑞使者’是真的不想活了,若不是需要你们牵制着那麝蜥鬼势,我早就能把你们那山海屋分部给彻底拔除了,还能留你这么个小魂祖来挑衅我?笑话,既然今日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我今日不光要杀了仇泓舒灵魂以绝后患,还有把你郑圃连带你们这群人全部杀了,让你们知道挑衅我鬼人王的后果,都给我后悔去吧!远魂禅,仙鸦落墓!”就在郑圃笑着问完,鬼人王的脸因为愤怒已经扭曲到了极致,怒不可遏地向郑圃放狠道,一边说着狠话,一边运转着体内强大的魂力,抬手凝出了无数的魂力乌鸦,对着在场的所有魂师席卷而去,似是要一口气把在场的所有魂师全部解决掉一样,魂技声势相当浩大。

  “果然是初级鬼王的魂威,没想到这鬼人王还真有鬼王等阶,不知道郑圃他们是不是做好准备了……”见鬼人王放出了无数的魂力乌鸦,有不少魂鸦还向自己袭来,张嫌站起了灵魂,并没有对袭向自己的乌鸦感到恐惧,反而将目光全部注视在了郑圃和寻猎队一队的所有成员身上,在心里嘀咕道,像是在担心郑圃的寻猎一队一般。

  “水素苍林晚,寒生玉井秋……,魂师多年,我已经好久都没有祭出过此阵了,初级鬼王……,嗯……,值得我再次将此阵祭出,出来吧!苍林玉井阵,就用你来困住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恶鬼吧!寻猎队一队众人听令,占林位,守井沿,将鬼人王死死困在这阵中!”就在张嫌在心里嘀咕之时,郑圃终于不再魂体相合,他快速灵魂出窍,运转起了全身的魂力,将魂力由脚注入进了地底之下,眨眼便在鬼人王站立的位置生出了一方大阵,一边喊话道,一边操控着大阵将鬼人王完全包裹了起来,然后自己灵魂一飘,径直站到了大阵之中一个闪着魂光的圆木里面,在圆木里面不断地给大阵输送着魂力,确保大阵之中有着足够的威能。

  “是!”郑圃喊话完,寻猎一队的杨圜、樊高、黄承、叶泽、管铎几乎同时回答道,回答之后,所有人在第一时间灵魂出窍,也不顾其他的人将,直接灵魂奔到了苍林玉井阵中,每个人都找到了阵中的一根空心的魂木,让魂魄钻了进去,在圆木之中为大阵注入着魂力,确保着大阵持续运行。

  “这是什么大阵?我怎么没感应到?不对,不是我没有感应到,而是这阵一直藏在地下,只不过被那个带着面具的小妮子的魂阵给掩盖上了,所以我没有在意而已……,可笑……,郑圃,你一个高级魂祖凝出来的魂阵又该有多么厉害,就算你们几个人一起维持这大阵,也休想困得住我,何况我还有

  阎罗令加持之后的不死之魂,破掉你们这阵不过只是时间问题,仙鸦落幕,给我把这阵破坏掉!”望着郑圃凝出了一个特殊的井林大阵,将自己的灵魂困在大阵中心的魂力竖井中,鬼人王并没有太过担忧,继续催动着释放出去魂凝乌鸦,对着困住它的魂井冲击过去,意图直接把魂井冲破,击溃郑圃等人对它的围困。

  “林苍井固,魂力强化!”就在鬼人王用魂凝乌鸦冲击着魂井的时候,郑圃眼神一凝,认真地控制着苍林玉井阵,并开口向众人指挥道,和寻猎一队的众人同时向大阵传输着魂力,对魂阵再次加固。

  大阵加固之后,鬼人王的魂凝乌鸦很快便冲击在了大阵中心的玉井内壁,不断攻击的乌鸦群将内壁击得持续乱颤,虽然玉井不停地颤抖,但是玉井内壁并没有被魂力乌鸦撕裂击破的痕迹,依旧十分坚固完整,让鬼人王难以脱身。

  “居然能抵住我这魂仙一击,这大阵好像有些意思啊,郑圃,这就是你一直不出手对付我那些人将的原因吗?原来是攒足了精力给我表演个保留曲目呀,那我可要好好欣赏欣赏了……,菁化镇三郎,你们联合羌兀二将从外面破坏这座大阵,若是能从外面直接破坏掉,我也会免除你们三人的死罪,快点动手吧!”见自己一击没有破开苍林玉井阵,鬼人王似乎有些担忧了起来,思考之余,它冲着菁化镇三郎和一个莫名的位置突然大喊了起来,准备呼叫帮手帮助自己破阵,不想被魂阵一直关在里面。

  “是……!羌兀二将?!它们也来了吗?在哪里?”听到鬼人王的呼喊,以河信为首的菁化镇三郎重新聚集在了一起,站在苍林玉井阵之外,环顾着四周,一边嘀咕着,一边在寻找着什么,显然是找那所谓的‘羌兀二将’。

  “不好,菁化镇三郎就够难缠的了,那鬼人王还带了什么‘羌兀二将’来,这一下战力就不平衡了,怎么办,这要怎么保护正在维持大阵的郑大家他们?”听说鬼人王还有帮手,魂力几乎已经枯竭的朱棣开始担心了起来,转头冲张嫌和冯欢欢问道,生怕会误了捕杀鬼人王的大事。

  “‘羌兀二将’吗?最后出场的肯定是压轴大戏了,恐怕要比菁化镇三郎还难对付,不过我们这边也稍微藏了一些手牌,只是不知道哪一方的牌面更大了……”在朱棣担心起来之后,张嫌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像朱棣那般慌张,只是简单向朱棣回应道,好像已经有所准备。

  “我们还有牌?什么牌?哦……,我想起来了,蒲姑娘和万修好像还没有现身呢,他们现在在干嘛呀?”听到张嫌的回应,朱棣先是有些迷惑,不过片刻之后,就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但依旧疑惑地向

  张嫌问道,想要知道张嫌把蒲梓潼和万修安排到街口去做什么。

  “嗯?我的‘羌兀二将’呢?我已经给他们发信号了呀,那两个家伙不会是在街口吃酒吃迷糊了吧?怎么还不过来,这街也没那么长呀?”就在朱棣询问张嫌之时,鬼人王环顾着四周,迟迟不见羌兀二将现身,也疑惑不解了起来,自言自语地开口询问道,表情之中流露出一丝愠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