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魔春秋 > 304.夺重宝

  一阵巨力传来,北烈阳顺势冲天而起,清明和道衡紧随其后,直奔黑洞而去。雅闲居内,秋不二走出房门,轻声道:“水生,你在这里等我回来,记得按时向玉瓶中投入灵石。”

  秋不二叮嘱完,同样冲天而起,飞向黑洞。无梦拉开房门,一声不吭,仰望秋不二的背影,疾飞而去。

  王贺之和水中石手牵着手,进入黑洞。偌大的院落中,瞬间便只剩梅水生一人。她走出房门,笑道:“夫君,我才不孤零零的在这里等你,你我万宝大会见。”

  梅水生手中出现一枚古玉,随即被拉上天空,进入黑洞中。徐州的魔窟出口,魔丁和魔天青走了出来。

  魔丁正要讲话,忽然看到天空中一片星斗,闪烁不停。一只手掌,瞬间将他和魔天青擒在手中,摄入虚空中。

  一条大河旁,有一座高台。高台上端坐着几名大修士,神色各异,看着眼前不断出现的修士。

  不知过了多久,再没有修士进入,一名大修士起身道:“万宝大会,现在开始,我是徐州城胡万良,忝为本次大会主持人。”

  高台下,北烈阳、秋不二、道衡和无幻并排坐在最前面。身后是众多修士,按照攀登天梯达到的高度,依次坐好。

  北烈阳满腹狐疑,这参天鼎内,竟是一片巨大的空间,万宝大会,为何要在参天鼎内举行?

  他望向高台,看着几位大修士,眉头皱起。徐州城竟有这么多大修士,他们聚在一起,所为何事?

  胡万良笑道:“这次万宝大会,我们得到圣人的指引,开启了参天鼎。你们在鼎中,会有极大的造化。”

  北烈阳心中巨震,胡万良说的圣人,是不是深渊之城中看到的那些圣人?他们得到了什么指引?

  胡万良大手一挥,一股极为诡异的力量,随即而起。高台下的修士身上,猛地飞出一件件宝物,向参天鼎深处飞去。

  道道光华,划破参天鼎中的平静,众人大叫起来,一边担心自己的宝物丢失,一边看着别人的宝物,赞叹不已。

  北烈阳的擎天大枪和秋不二的问情剑,也疾飞而去。道衡身上,飞走了一枚玉牌,无幻身上,则飞走了一条纱巾。

  众修士纷纷齐声,就要去追自己的宝物。胡万良朗声道:“你等稍安勿躁,参天鼎已将你们身上,最贵重的宝物摄走,你们有的是时间,取回你们的宝物。”

  有人叫道:“别人的宝物,我们能不能拿?”

  胡万良笑道:“那就凭你们的本事了。得到宝物最多的修士,参天鼎将有重礼相赠。”

  参天鼎怎么会送礼?很多修士议论起来,胡万良继续道:“你们收到了参天鼎的重礼,便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这些大修士到底在干什么?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北烈阳正在思索,远处一阵巨响。胡万良高声道:“你们可以出发了。”

  说完,众修士纷纷起身,却发现离不开所在之地。北烈阳举步向前,飞奔而去,然后是秋不二、道衡和无幻。

  原来如此,参天鼎竟然能按照攀登天梯的高度,控制谁先谁后。渐渐的,高台下空无一人。高台上,有人叹息一声。

  胡万良看向那人,皱眉道:“赵三刀,你叹什么气?”

  赵三刀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次的万宝大会,是福是祸?那些圣人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参天鼎外,有桃夭夭等人没有进来,他们得知真相后,会有怎样反应?”

  胡万良道:“你担心什么,圣人传讯道,此次事了,对我们也有重礼馈赠。有了宝物,我们还怕参天鼎外的那几人?”

  高台上的几人,议论一阵,渐渐没了动静,他们闭目养神,静待去夺重宝的修士们回转。就在此时,两道黑气在高台下出现。

  胡万良睁开双眼,精光四射,他高喝道:“是哪家修士,此时还能进入参天鼎?现出身形来。”

  胡万良连叫几次,无人应答。高台上几人仔细搜寻一边,毫无所获。地渊之内,除了几位尊者,无人能躲得过他们几人的联手搜寻。

  看来刚才出现的波动,不是有人进入参天鼎。几位大修士互相看了看,又闭目养神起来。参天鼎深处,两个身影猛然出现,正是魔丁和魔天青。

  魔丁转头看了一阵,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把我们拉到了此地?”

  魔天青摇了摇头,她根本不认识此地。忽然,魔天青心中起了一点感应,她犹豫片刻,道:“魔明,那个方向上,有我熟悉的东西。”

  魔丁摇头道:“天青,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魔明,而是魔丁。当初我冒用魔明的身份,是迫不得已,他已死在秋不二枪下。”

  魔天青轻轻摇头:“我知道你不是他,可是,我就当你是他。”魔丁叹了口气,不再说话。魔天青随即向那处感应的地方而去。

  两人速度比在魔窟中快了足有一倍,转瞬之间,便跑到了千里之外。一个幽深的水潭,出现在两人面前。

  魔天青惊叫一声:“洗尘泉,竟是魔域中的洗尘泉。”魔丁身躯一颤,洗尘泉他自然听过,可惜从来没有见过。

  洗尘泉是魔域中的修炼至宝,能够洗去身体和魔气中的杂质,能让魔族修士脱胎换骨,精纯魔气。魔天青曾在洗尘泉内沐浴过,魔域的至宝,为何出现在这里?

  魔天青沉思间,不知不觉的被幽深的洗尘泉吸引,一步步走了过去。魔丁同样被圣泉吸引,全挣扎着没有前行。

  魔丁的识海内一阵翻滚,他意识一阵模糊,也要被牵引着向前。就在此时,一杆大枪和一把宝剑疾飞而至,猛地落入洗尘泉中。

  一阵巨响,在魔丁和魔天青的耳边暴起,两人随即惊醒。魔丁大叫道:“擎天枪和问情剑,这两件至宝为何在此地?”

  魔天青也认出了这两件宝物,她曾与北烈阳和秋不二交过手,对擎天和问情记忆极深。洗尘泉内,一阵剧烈翻滚。

  擎天和问情上,冒出一连串的气泡。魔丁惊得舌头吐得老长,难道这两件至宝,也能在洗尘泉内脱胎换骨?

  魔丁的识海内,一个声音忽然响起:“魔丁,我是擎天。你快点与主人传讯,让他赶到此地,这泉水对他帮助极大。”

  魔丁摇了摇头,传音道:“你凭什么说自己是擎天,我还说我是问情呢。”

  擎天声音里满是怒气:“叫不叫主人随你,误了他的大事,你早晚会没命。”

  魔丁犹豫片刻,叹了口气,开始向北烈阳传讯。北烈阳正在向前疾奔,识海内大枪印记闪烁不停。

  北烈阳忍着怒气,停下脚步,将混沌之气灌注到大枪印记中,怒道:“魔丁,你有什么事,快说?我有大事要办?”

  魔丁心中一颤,急忙传音道:“主人,是擎天让我向您传讯。它在洗尘泉内,请您赶紧来这里,说是洗尘泉对您有大用。”

  北烈阳惊道:“魔丁,你怎么会在参天鼎内?”

  “参天鼎?”魔丁疑道,“这是什么宝物?主人,我刚到徐州,便被一只大手擒拿,恢复意识后,便到了如今在的地方。”

  北烈阳传音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魔丁道:“我看到了洗尘泉,擎天和问情。”北烈阳知道魔丁所言非虚,便断了传讯。秋不二见他忽然停住,便静静地守在一旁。

  北烈阳道:“不二,魔丁也在参天鼎内,他说他看到了擎天和问情。”秋不二点了点头,他知道魔丁最怕北烈阳,绝不敢骗他。

  两人各自感应自己的宝物,丝丝缕缕的感应,随即传来。北烈阳和秋不二飞速向前,直奔感应的方向而去。

  这一跑,就像没有尽头一样,两人竟然感到一阵筋疲力尽。北烈阳停下脚步,道:“不二,这里极为诡异。你不能飞翔,我们消耗又这么大,参天鼎内,到底是什么地方?”

  秋不二摇头道:“这里恐怕与魔族有关,你撑开精神幻境试试。”

  北烈阳随即撑起精神幻境,一股股气息,从四周涌入幻境中,一名角人先民,立刻化实。巍巍瞭望塔,更加挺拔参天。

  北烈阳向前猛跑,速度比之前不知快了多少倍。他绕了一圈,返回原地,叫道:“不二,我背着你赶过去。”

  秋不二莞尔一笑,想起北烈阳曾在黑雾森林里背着他逃命,不到两年前的事,却仿佛过去了一生。

  秋不二不再犹豫,走入精神幻境,蹿到北烈阳宽阔的后背上。北烈阳向前疾奔,秋不二恍若没有分量一样,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

  角人先民,不断呐喊,高山平湖越发栩栩如生。秋不二伏在北烈阳背上,忽然看到他头上的帽子碎成粉末,两只角已变得弯弯曲曲。

  秋不二感到不对,他大声呼喊,却像角人先民的呐喊一般,只有波动传出精神幻境,声音却传不出去。

  北烈阳越跑越快,过了半个时辰而已,已看到了魔丁站在远处。魔丁身旁,正是魔天青。北烈阳眉头紧锁,这个魔丁,竟敢背叛自己?

  魔丁见北烈阳跑来,心中一颤,魔天青要怎么解释?主人要是和天青打起来,我该怎么办?魔丁正在犹豫,忽然发现洗尘泉沸腾般冒出一串串气泡。

  转瞬之间,北烈阳已从魔丁旁边擦身而过,一头扎入洗尘泉内,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