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辽东轶闻录 > 第七十章 找上门儿了

  “别、别、别,我不动就是了……”

  本来还想多来些威胁恐吓,可没想到、这位被抓的贼人根本就不是个死硬死硬的主儿,当即连声告着饶。

  卢洪一见没什么可说的了,便抬起头、用请求的眼神儿看着宗吉元,

  “师爷,您看拿这家伙怎么办?”

  “师爷?”

  那蓝衣人顿时露出一脸很意外的神色,扭过头、朝着刚刚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少年人看了过来。

  宗吉元一见、连忙摆了摆手,为了让所有人都听清、还故意提高了声音道,

  “别开玩笑了,哪里是什么‘师爷’,阁下一定是听错了,他刚才喊的是‘少爷’。”

  “哦,是么……原来如此。”

  蓝衣人微微一笑、便也不再做声。

  宗吉元当然也不好过多说什么,只是将目光投向了、还在死死盯着那名被抓的贼人的王玉,

  “王玉兄,依着你看该拿这家伙怎么办呢?说起来、我们还有生意赶着要去谈、时间也很紧不是么。”

  “啊,是啊,说的一点儿都不错,”

  从她的言语中、王玉已经听明白了其心中所要表达的意思,知道不想在此时此刻横生枝节、将其它事情耽搁过多,便点了点头道,

  “等我问这家伙几句话,然后就算了吧。”

  “嗯,王兄请便。”

  宗吉元轻轻点了点头,并闪身站到了一旁。

  王玉几步迈到那家伙面前、再次端详了一下,之后才一把撕下他的遮面巾,道,

  “我现在要问你几句话、你若是肯老实地回答出来,那么、我就会放你离开,怎么样?”

  “啊,真的么?”

  没有黑巾遮着的这张脸,看起来倒还很是年轻,听了王玉所说的有可能会放他走,立刻显得有些难以置信地连连点着头,

  “好啊、好啊,您尽管问吧!我一定说实话。”

  “你这家伙……”

  见他这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王玉竟然有些气结、顿了顿才道,

  “那好、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来的贼人?”

  “我、我是东山沟儿平梁寨的……”

  这年轻贼人听他是在问这个,虽略显迟疑、可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出来。

  王玉听了就是一愣,

  “东山沟儿?平梁寨?!那你们为首的人叫什么?”

  “我、我是大寨主犹春瑶的手下……”

  年轻贼人怯怯懦懦地答着。

  王玉有些无奈地翻了翻眼皮儿,回头瞧了瞧宗吉元、道,

  “瞧瞧、瞧瞧,这就找上门儿来了。”

  其他人当然都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宗吉元自然是明白的很,便也带着好笑的表情,几步来到这贼人面前问道,

  “你说你是东山沟儿的?”

  “是、小的不敢骗你们。”

  年轻贼人被他二人的神情、弄得是一脸的懵懵糟糟。

  宗吉元上下打量着他、又问道,

  “那么、你们是怎么知道顺风镖局会走这趟镖的?看你们准备充足的架势、总该不会是出来游玩、碰巧遇上的吧。”

  “那、当然不是了,”

  年轻贼人被她说的有些哭笑不得、道,

  “是我们头儿——就是刚刚跑掉的那个——说是大爷得到了消息,让我们这些人来劫……”

  “原来如此,”

  宗吉元点了点头,又看了他一眼道,

  “明明年纪轻轻的,好好的过安生日子不好么,干嘛偏偏要做贼人啊?好吧,今天就先放过你,日后若要再见你做贼、绝对不会轻饶。”

  “啊?你们真的肯让我走么?!”

  虽然刚才有了王玉的承诺,可年轻贼人看起来还是满脸的不敢相信,

  “你们该不会等我转过身时,再从背后给我一刀吧?”

  “费什么话啊!”

  卢洪本来就有些不服气,可师爷吩咐过的话又不好不听,现在见这家伙在此时罗里罗嗦,不禁火气大了起来,

  “要想杀你、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一刀,还用得着从背后暗算吗?!”

  “啊,是、是,我这就走……”

  年轻贼人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跑了。

  看着他连滚带爬地远去的背景,大家即好笑、又不解,柯义看着宗吉元、很不服气地问道,

  “师、少爷,干嘛就这么放他走了?”

  “不放他走又能怎么样,难道说还要留他吃饭么?”

  宗吉元瞧着他、微微一笑道,

  “他不过是个小喽罗罢了,再多的也问不出来什么,带在身边反而是个累赘,别忘了、我们还有我们自己的事情要做呢,不好再多耽搁时间。”

  “噢、也是啊……”

  嘴上说着也是,可两名差役那皱起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的迹象。

  因为在此时此地、也不便做更多的解释,而且通过刚才的言行,已经表现出了自己并不想让顺风镖局的人、知道他们这一行人的真正身份,所以宗吉元也没就再加深地说下去,好在看起来王玉和卢洪、柯义二人也弄懂了她的意思,便也顺着她的话头儿称呼着。

  微微放下心来,宗吉元朝着王玉点了点头,

  “王玉兄,不过去看看你手下的弟兄们么?”

  “噢,自然是要看看喽。”

  王玉边将宝刀收还入鞘中、边将目光转向那蓝衣人,道,

  “最重要的是,这位素未谋面过的朋友,请问阁下贵姓高名,为什么会相助我们镖局呢?”

  “啊,总镖头,是这么回事,”

  此次做为押镖首领的副镖头李欣、连忙上前抢着解释道,

  “这位是我们特意请来帮忙的行走镖师。”

  “行走镖师?”

  王玉听了颇有些意外,又问道,

  “难道说是在我交待完离开后,你们才请来的?”

  “这个、总镖头您别生气,”

  李欣带着一脸的难为情、挠了挠头道,

  “就在您走之后,这批货的货主又多加了一部分货,还提高了镖银的价码,我们兄弟琢磨着一定是贵重之物,可又在您面前夸下了海口、做了保证,不好意思再去把您找回来,就托人请了这位齐镖师。”

  “哦、原来如此,”

  一直等到他解释完,王玉才缓缓地点了点头,慢悠悠地道,

  “你们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镖局的信誉着想,我怎么会生气呢。对了、阁下是姓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