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辽东轶闻录 > 第六十八章 路遇劫匪

  眼见得已至午时,天气当然也到了最热的时候,看看不远处路边的一棵大柳树下、有个小小的饭摊儿,支着遮阳棚,显得很是舒爽安静,宗吉元便提议到那里吃点儿东西、休息休息再走。

  卢洪、柯义当然高兴,只是王玉表情古怪地看着宗吉元,而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立刻便得到了对方的回复,

  “放心好了,这顿饭由本师爷来请你们。”

  “噢……”

  王玉好象是正在吃东西时被噎了一下似的、苦笑道,

  “看来对待不同人的待遇、确实是不一样啊。”

  “嗯?”

  两名差役你看我、我看你,均一同的懵。

  宗吉元见了、笑着挥了挥手道,

  “别理他,这家伙就这样,尽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我们过去吧。”

  饭摊儿的确不大,总共才两张桌,宗吉元他们在靠外侧、通风一些的那张桌旁坐下,而另一张却还空着。

  大概是来往的客人并不多,加上摊主人也看出这四人虽穿着便装,却也绝对不是普通人,所以招待的非常的殷勤,尽管无法和那些大饭庄相比,可餐前的茶水还是供应的很及时充足。

  点好了想吃的几样菜和主食,等着的过程中、几个人边喝着茶,边闲聊着,能够和师爷在县衙之外、如此悠闲地说说话,让两名年轻的差役、都打心眼儿里往外的开心。

  可是、好象是在成心搅扰别人好心情似的,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吵嚷叫骂声,片刻又转成金属利器的碰撞。

  闲谈当时便被打断了,这四人虽然水平各有不同,可毕竟都是练过武的,所以一听便知、这是有人在对打,虽说还看不见具体的详情,但既然已都动了兵器,那就说明绝不会是普通的斗殴。

  此时、饭菜的香气已经从后厨那边飘了过来,令人觉得真的有些饿了,可扭头看了看卢洪、柯义,见他们二人的目光、都已经转向了打斗声传来的方向,这倒让宗吉元略略踌躇了起来。

  “师爷,好象有人在拼命诶……”

  生怕宗吉元没有听见似的,柯义故意夸大了那尚且看不见的打斗场景。

  卢洪也跟着帮腔道,

  “是啊、师爷,这里还是辽东地界,我们不过去看看么?”

  “这个……可我们还都没吃饭呢。”

  宗吉元竟然露出了一脸的不情愿。

  这下,三人可真的很意外起来,依着平时大家心目中的印象,这位小师爷绝对堪称是“侠肝义胆”,遇到不平之事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可为什么现在却将吃饭、看的比打抱不平还重要了。

  虽然同样也是没想到,可王玉只是以诧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

  但两位年轻的差役却沉不住气了,卢洪道,

  “师爷啊,这饭一会儿再吃也可以啊,我们这若是不过去看看,万一真的到了出人命的时候、那可怎么好啊。”

  “是啊、是啊,”

  柯义也跟着频频点头道,

  “要真的到了那一步,受累的人恐怕还是我们啊,不是么?”

  “这个么,又没人来报官,我们去了、会不会是多管闲事儿啊……”

  宗吉元依然不些不以为然地道。

  坐在她身边的王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又好气又好笑地道,

  “我说、吉元啊,你们可是官面儿上的人,我一介草民不好什么都管,可阻止平民斗殴是你们的职责所在,不是吗?”

  “噢,这样啊,”

  宗吉元一拍额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既然你们都觉得应该去管管,那我们就过去看看吧。老板!请您过来一下!”

  “哎、好嘞!”

  正在忙着的的摊主人听到她在叫,连忙边用抹布擦着手、边跑了过来,

  “几位客官、请问有什么吩咐?”

  “我且来问你,那片林子后面是什么所在?”

  宗吉元一指西南方向、问道。

  摊主人很自然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笑道,

  “您是问那后面啊,那里就是官道啊。”

  “原来是这样啊,”

  边轻轻点了点头,宗吉元边从袖中取出一小块碎银子、放在桌上嘱咐道,

  “老板,有个闲事我们得去管管,这饭菜做好后先留着、等我们回来再吃,如果我们不回来的话、这银子就权当是饭钱。”

  “哎、好、好……小的知道了。”

  摊主人连连地点着头,看着这四位客人威风凛凛地将马匹从树上解下来,纷纷跃上马背、一路绝尘而去。

  凭借风向、已经大致能够辨别出打斗发生地的方位,可当他们穿过那片小树林后,却被眼前的情形、着实地给惊住了,因为仅是从场面上便可看的出、发生在此处的绝非斗殴那么简单。

  只见官道上停着三辆马车,上面很醒目地插着镖旗,每辆车旁边均有两名年轻人横刀守护。而离着车队十几丈远的地方、有四个人正与十几个黑衣蒙面的家伙力战在一起。

  这当然不是在斗殴,分明就是强盗在打劫,而且劫的还是镖车——

  如此明显的事情,别说是宗吉元和王玉,就连卢洪、柯义二人都一下子就看明白了。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打劫?!”

  卢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嘴巴张得大大的、惊道,

  “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事情呢。”

  “我也不是第二回啊,”

  柯义也是惊讶不已,

  “师爷,我们是不是得去助那些镖师们一臂之力啊?”

  “唔、好吧,”

  宗吉元轻轻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先过去帮帮他们吧,但要小心着点儿,别受伤哟。”

  “呃,知道了。”

  不是很理解师爷的态度,可两名差役也没时间去多想,便各自抽出腰刀、冲了上去。为了避免被人家误会,边在冲过去的同时,卢洪边还朝着那几名镖师大呼小叫着,

  “别紧张!我们是来帮你们打败这些贼人的!”

  “他们倒真的很有精神,”

  看着两名下属生龙活虎的样子,宗吉元不禁笑了,

  “不过、王玉兄你不过去帮忙么?怎么说、这些被劫的人都是你们镖局的,应该也都算是你的兄弟,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