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辽东轶闻录 > 第六十三章 老幼无依

  说着说着,老人家已是泪流满面。

  凄凉的哭诉、令宗吉元的心中一酸,她实在是看不了上了年纪的人孤苦伶仃的样子,看着老人再次咳嗽了起来,又想了想、回头对王玉道,

  “王兄,麻烦你出去买点甘草和几个秋梨回来,噢、对了,还有再买点儿吃的。”

  “呃……”

  王玉瞧着她、翻了翻眼皮儿,

  “是不是还是我出钱呐。”

  “当然了,你知道我出门儿从来都不习惯带钱的。”

  宗吉元一脸理所当然地道。

  王玉又好气又好笑、道,

  “总有一天,我得找个机会让你全都还回来的。”

  话说的狠,可他还是乖乖地出门去了。

  见他走了,宗吉元抬头看看渐渐热起来的天,便又将王老太太扶到院中、一处比较荫凉的地方,等她坐稳后,才道,

  “老人家,其实晚辈也是因为听说、昨天王三样好象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才会来这里看看是不是真的。”

  “就算不是真的,你也不要找他做事了。”

  好象看出眼前的少年人、不但没有什么恶意,而且心眼儿还很好使,老人就也不再有过多的戒备心,劝道,

  “那小子是我老婆子的儿子,我清楚的很、他根本什么都做不来,孩子你最好少和他打交道,别让他给骗了。”

  “可是、老人家,王三样他说他不是自己一个人,说还有一个叫卫兴银的朋友在帮他。”

  宗吉元提到卫兴银、其实也只是要试探一下而已,如果能打听到些什么就更好了。

  谁知、这个名字一出口,却见王老太太脸色大变、一把抓住她的手道,

  “孩子,那就更不能信他了!这、这混小子,他、他怎么和那小子混到一块儿去了……”

  “怎么了?”

  看样子、老人家一定是知道卫兴银这个人,只不过宗吉元还是故做不解地问道。

  王老太太拍了一下大腿、道,

  “孩子啊,你是不知道啊,其实卫兴银是我家儿媳妇的二哥,别看媳妇是个贤慧的好人,卫家其他人也都不坏,可偏偏这个卫兴银却跑到山里和盗匪搅在了一起,他卫家也早就和他断绝了关系。孩子,你千万别和那个卫兴银有来往啊……三样那个混蛋,看来这回是真的完了……”

  说到此处、老人已经彻底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给王三样出主意的那人、果然就是卫兴银,宗吉元心中有了数,可看着眼前的老人、却不能不产生出怜悯,虽然暗自打定了主意要帮帮她,但有关案子的事情该问的还是要问的,便又道,

  “老人家,您是说您的儿媳妇早就亡故了是么?”

  “是啊,生了我孙子小宝后、身子一直就弱,只过了两年、我那可怜的儿媳妇就病死了。”

  老人点了点头道。

  宗吉元露出一脸诧异,

  “这就怪了,前不久、我和他谈生意时,见王三样和一个很年轻的女子在一起呢,我本以为是他的妻子。”

  “你是说那女人啊,”

  听说儿子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王老太太的脸上倒没露出太多的反感,而且还略显歉疚,

  “那一定是我们同村儿的王岭花,她和三样从小就认识,本来感情还很好,可我家老头子活着时、说什么‘同宗不婚’,硬是不同意他们二人结亲,其实不过是因为岭花家境不如我家罢了。后来听三样说过、那丫头嫁到河西村一个姓周的家里做二房,也不知怎么又被赶了回来,唉,那些事情老婆子我也不爱问,怎么,你看到他们在一起了?”

  “是啊,”

  宗吉元轻轻点了点头,

  “那个王岭花家在哪儿,我有事情想问问她。”

  “就在前道街,有棵大柳树下的就是。”

  王老太太一口气说的话、稍微有些多,坐在那里开始喘息起来。

  宗吉元见状、开始为她推拿导气,过了一会儿、老人觉得舒缓了许多,正想再聊一会儿,王玉提着买来的东西一脚踏进了门内,

  “唉,买回来了,这村子里买个东西都费劲儿,害得我转了好半天。”

  “还好没转迷路,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边向他开着玩笑,宗吉元边将东西接过来。

  正这时,从房中摇摇晃晃地走出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边揉着尚带睡意的双眼、边叫着,

  “奶奶,是谁回来了……”

  “小宝,是来客人了,你自己去玩儿吧。”

  王老太太立刻勉强换上一副笑容道。

  小宝眨着大眼睛、看着院中的两个陌生人,看到王玉时、不禁有些发怯、小声道,

  “可是、奶奶,我饿了……”

  “一会儿奶奶给你做饭吃……”

  老人家说着就要起身。

  宗吉元一见、伸手将老人家扶住、道,

  “等等,您再休息一下。”

  边说、边打开王玉提回来的手袋,从里面取出一个馒头、横向分开,又取出几块酱牛肉夹在中间,递给小宝,

  “小宝乖,自己拿着吃。”

  “谢谢哥哥……”

  虽然很是怯生生的,可美食的诱惑可以压过一切,小宝迈着小腿儿走过来,接在手中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

  见孩子吃的很开心,宗吉元也将满意的目光、奖赏般地投向了王玉,

  “王兄还很会买东西呢。”

  “那是啊,”

  王玉得意地道,

  “对了,你要的东西也也都买回来了。”

  王老太太看着她二人、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嘴唇有些颤抖地道,

  “这、这怎么好意思,二位公子、快快请坐,我去倒水。”

  “哎,不、不,”

  宗吉元连忙阻止了她、道,

  “老人家您还病着,还是好好地坐着,晚辈我去为您做些清肺平喘的汤。王兄,刚才辛苦你了,在这儿陪老人家坐着歇一会吧。”

  边调皮地朝他挤了挤眼睛,宗吉元转身去厨房用甘草和秋梨等东西、做了一碗平喘汤,又熬了坛止咳的秋梨膏,然后才又回到院中,将用法食量向王老太太嘱咐过了,同时将买来的吃的东西留下,最后安慰道,

  “放心吧、老人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