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辽东轶闻录 > 第二十六章 守株待兔

  此时、李森已经为她填了一副碗筷,宗吉元道了谢,朝着对面一直用关切的目光望着自己的母亲、微微施了一礼,

  “娘,这几天孩儿让您担心了。”

  “没关系,只要吉元儿你没事就好。”

  柳香兰微笑着点了点头。

  宝元见哥哥和母亲打过了招呼,才开始问起了自己感兴趣的事,

  “哥,你已经和知县大人一起审过案子啦,那一定见过犯人喽,那些家伙都长得什么样儿啊?是不是凶神恶煞的?”

  “是啊、是啊,”

  月娇也抢过二哥的话头儿、跟着问道,

  “审案过堂好玩儿么?”

  “过堂么……”

  看看弟弟、又看看妹妹,两个人天真活泼的样子、使得宗吉元的心情终于变得好了一些,这样一来,还真的想起喊堂时、那差役抻起脖子那有趣的样子,憋不住地笑了起来。

  搞不清她为什么忽然笑了起来,月娇有些不高兴地撅起了小嘴巴,

  “大哥,你乐啥呀?是不是在笑话我啊?”

  “不、不、不,哥不是在笑月娇你,”

  吉元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连连地摆着手道,

  “大哥是在笑升堂审案时,堂口站着的那个喊堂的。”

  接着,就学着那差役的样子、抻着脖子喊了起来。吉元本来性格就很开朗风趣,学得再夸张了点儿,逗得大家一齐哈哈大笑起来,月娇笑得更是前仰后合、都滚到柳香兰的怀里去了。

  自从父亲宗志明故去后,家里好长时间没有象今天这样畅快地笑上一回了。见自己能令最亲的亲人们如此开心,宗吉元的心情又感觉轻松了不少。

  因为衙中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所以第二天一早、吃过了早饭,和母亲及弟弟、妹妹打了招呼后,宗吉元便又匆匆忙忙地赶回县衙。

  到何大人那里见过了礼,宗吉元又一路马不停蹄地来看望、在胡宅外监视了一夜的刁三郎他们。

  看到她来了,差役们显得都很高兴。经过询问得知、那位胡夫人竟然还没回来,虽然这让人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头,可宗吉元还是不动声色地安慰着大家、让他们沉住气。

  取出一些银子、交给身边的一个差役,宗吉元道,

  “麻烦你去为兄弟们买些早点过来。”

  “这、这怎么能让师爷您破费呢……”

  这差役有些难为情地看了看刁三郎。

  刁三郎瞧了瞧宗吉元、便笑着对这名差役道,

  “师爷让你去、你就去吧。”

  “好嘞!”

  开心地答应了一声,那差役刚想跑、却又被宗吉元一把给拉住了,

  “天这么凉,整整的守了一宿,大家都冻坏了吧。记住了,多买点好吃的、补充一下体力。”

  “多谢师爷!”

  差役高高兴兴地一溜小跑儿地走了。

  回过身来,宗吉元想了想、才对刁三郎道,

  “还真是奇了,按理说、那位胡夫人也没和胡世发打招呼就出了门,应该不会离家时间太久的,可这都过了一夜了、怎么还不见回来。”

  “是啊,”

  刁三郎也思索着道,

  “而且,这胡宅中看上去很平静,不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样子。”

  “唔……”

  宗吉元抬头看了看天色,见尚未过辰时,还算是很早,便道,

  “那么,就烦劳大家再辛苦一下,多守一段时间吧。”

  “放心吧,我们是绝不会放那个女人逃掉的。”

  刁三郎点了点头道。

  虽然心中有些焦急,可毕竟衙中还有不少事情等着办,宗吉元和大家又聊了几句,见那买早饭的差役远远的已往回走了,便同大家告辞、自己一个人牵上马往回走。

  此处离县衙不是太远了,加上行人也多了起来,骑着马反倒不是很随便,所以索性也不骑了,就这样边缓缓地走着、边思考着这件案子的前前后后。

  不知为什么,虽然到目前为止,看起来这件失踪案已经趋于明朗,与小英子的死好象并无瓜葛,可在宗吉元的心中就是放不下,总是觉得冥冥之中在这两个案子之间、存在着某种说不清楚的联系。

  这样想着、走着,走着、又想着,直到一阵马车行进的“嗒嗒”声、从身后传了过来,接着便又是那个让人无可奈何的声音,

  “哟,宗师爷,这么一大早的、是去哪里了啊。”

  “王……”

  宗吉元觉得大脑顿时都僵了一下,心道、这家伙还真是神出鬼没,回过头、瞟了对方一眼道,

  “我说,现在是该叫你王玉好呢、还是叫你王四儿好啊?”

  “你这张嘴巴就是不饶人,”

  边赶着马车,王玉仿佛已经习惯了宗吉元的讽刺口气似的,用一副满不在乎的笑脸道,

  “你这是去县衙么?”

  “是啊,”

  缓缓地点了点头,宗吉元抬眼观察了一下王玉赶着的马车,立刻发现这车正是昨天用来送那些姑娘的、属于胡府的那辆。

  又扭头打量着王玉,见他已经换回了他自己的那身黑色箭袖劲装,头上戴的也是那顶有“故做神秘”之嫌的、始终压得很低的大斗笠,不免有些诧异地问,

  “怎么还在为胡世发赶车,你该不会是真的在给他当家丁吧?”

  “哇,宗师爷的观察力还真是细致入微啊,看一眼就知道这是胡府的车。”

  听了她的问话,王玉露出一脸夸张的佩服表情,可见到从宗吉元这边射过来的、比刀子还冷的眼神,连忙又改口般地解释道,

  “不、不、不是,其实胡世发虽然没娘少教的,可他还是很聪明的,已经看出些门道了,我自然也不可能再呆在他府中了。今天早上就去跟他辞行,你猜怎么着,这位胡少爷竟然托我将这辆车送给你们县衙,说是表达的一点儿谢意。”

  原来如此——

  大概这胡世发也看出辽东县的衙门里清贫的可怜,送了这辆马车、不过是想给何大人以及自己留下个好印象。

  说起来这样倒也好,不要白不要,省得何大人的家眷出门时、只有那么一乘可怜巴巴的二人小轿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