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辽东轶闻录 > 第二十五章 家中温暖

  “桂梅、妹妹——”

  杨桂林难以自持地抢步上前,紧紧拉住同样快步迎过来的杨桂梅的手,

  “你没事吧、啊?有没有受苦?”

  “小妹什么事儿都没有,真的!倒是哥哥你挨了他们的打,还疼吗?”

  杨桂梅也激动得泪流满面。

  兄妹二人在这嘘长问短了好了阵,猛然、杨桂林仿佛是被震了一下,很突兀地放开妹妹的手、一回身向着何瑞昌直直地跪了下去,

  “青天大老爷!若不是您及时救回小妹,那我们家就会家破人亡了。小人在此给您磕头了!”

  说着、跪在地上“梆、梆、梆”地磕头不止,杨桂梅一见也跟着跪在他的身边。

  何大人见状,虽然心中也颇有些得意,可依旧保持着温和,

  “快起来吧,为民做主本就是地方官的职责所在,此案现已查清,所幸杨姑娘没有丝毫损伤,此事我们衙中也会为你们保守秘密,一会儿到宗师爷那里在案卷上划个押,你们兄妹二人就可以回去好生的孝敬母亲、过安生日子了。”

  “多谢大人。”

  又磕了个头,兄妹俩起身、来到宗吉元的桌前划押。

  看着他们将该办的手续办完后,宗吉元同何大人对视了一眼,见大人点头,便从旁边拿过一个小包轻声道,

  “杨兄,桂梅姑娘,这里面是二十两银子,一来是因为杨兄被胡世发府中家奴殴打、算是一点点补偿,二来也可以为令堂好好的治病,三来么……”

  说到这里,宗吉元看了杨桂梅一眼、笑了,

  “听说桂梅姑娘就要出嫁了,也算是我县衙中给份贺礼吧。”

  “嗯,好啊,”

  果然杨桂梅的性情就是开朗,听她这么说、便也笑道,

  “那么、我出嫁时,师爷您会来么?”

  “一定会的,到时候就说我是你娘家表哥。”

  宗吉元这一句玩笑,惹得近处的几个人、包括何大人在内,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弄得那些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的差役们、各个地莫名其妙……

  送走了杨家兄妹,何大人便宣布退堂,让暂时没事的差役们回去休息,之后和宗吉元一起引着另外两位尚无着落的姑娘来到二堂。

  为她们倒了两杯茶,宗吉元请二人落座,之后先看了看纪小云,

  “小云姑娘,现在决定了么?”

  “嗯,我也要回家。”

  此时,纪小云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害怕了,只不过还是显得有些紧张。

  情知她心中肯定有什么不好说的事,可也知道就这么问、也一定问不出什么结果来,想了想、宗吉元才道,

  “两位姑娘,你们被掠入胡宅的时间相对比较长些,受的苦也比较多,等明日天明后、县衙可以先派人去你们家中打个招呼,然后再送你们回去。另外,何大人给你们两位每个人四十两银子,权当是补偿吧。”

  “啊、这个……”

  两位姑娘大概是没有想到这点,大凡这官府中不和百姓要银子就不错了,竟然还会送银子,不禁愣住了。

  宗吉元一见、笑了,

  “收下吧,这是何大人钦佩你们两位坚贞不屈、不贪富贵的品质,也是县衙所有人的一点儿心意。”

  “那就多谢大人、师爷和各位差官老爷了。”

  二人含泪收下了银子。

  看着她们将银子包接过,宗吉元却暗自叹息、但愿这两位姑娘今后不要再遇到什么苦难了。

  因为天色已经很晚了,宗吉元便让纪小云两位姑娘暂时在属于她的那间房中安歇,将二人安置好后,才退了出来回到二堂。

  何大人竟然还没有去内宅,依然在思考着什么,见她回来了,便招呼着让她坐下,然后才道,

  “吉元,胡世发交上来的罚银有二百两,其中一百两送给那三位姑娘做补偿,剩下的一百两该如何处理呢?”

  “还处理它干什么,当然是收入县衙的帐中喽。”

  宗吉元笑着道。

  何大人看起来也有这个打算、只是对这样的事好象不太习惯,

  “可、这好么?”

  “有什么不好的,”

  宗吉元边为何大人沏了杯茶、边道,

  “从恶人手中拿来的银子、用在好人身上又有何不可呢?学生亲眼见到这县衙中如何的清贫、兄弟们又是如何的辛苦,比起其他衙门口儿,大人您一直拿着更少的收入、却又承担着更多的责任,学生真的是深受感动。”

  “这、这还不都是为官者的职责么……”

  何瑞昌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却又想起了什么,

  “对了、吉元,你的住处给那两个姑娘住了,那么你怎么办呢?”

  “我么,我打算趁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回家去看看。”

  宗吉元笑了笑、回答道……

  算起来好多天没回去了,等回到家时、天色早已黑了下来。

  宗宅的作息时间是很严格的,细算一下、此时应该是正值晚饭的时间。边庆幸着终于又能吃到家里的饭菜了,宗吉元边快步来到厨房。

  果然自己的亲人以及管家李森一家、都团团围坐在桌边,看样子正准备着开饭,听见有脚步声传进来、十来双眼睛齐刷刷地盯向了这边,当看清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人后,宝元和月娇同时发出一阵欢呼声。

  “大哥,你怎么好几天都没回来了?!”

  首先是月娇放下已经拿起来的筷子、蹦跳着跑了过来,抱住她的胳膊问道。

  宗吉元抬起那只自由的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道,

  “这几天县衙里发生一件大案子,大哥一直在帮何大人查案,稍微有点儿忙。”

  “那案子查完了么?”

  月娇瞪大了眼睛追问着。

  宗吉元看着她这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不知怎么、又联想起案件中那些苦命的姑娘们,不禁苦苦地笑了一下、道,

  “还没有,不过、已经快了。”

  “哥,快过来坐下,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毕竟宝元要大两岁,相对的也显得稳重些,见此情景、以为她这是疲乏了,便连忙将哥哥从妹妹的纠缠中“解救”出来,拉到桌边坐下,月娇见了也跟着跑回来、重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