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辽东轶闻录 > 第三章 交个朋友

  将那“帐本”接过来快速地翻看了一遍,瞧了一眼帐房儿先生那胀得发紫的脸,这少年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记得一本的好帐啊!”

  “小公子,小人是崔占的兄弟、叫崔江,能不能麻烦您看看,那上面有没有我的名字?”

  一直跟在崔占身边的一个汉子走了过来、神色很是紧张地问道。

  少年连看都没看、笑着道,

  “这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名字,写的都是些什么土豆、茄子、黄瓜什么的,真没想到、你们庄上威风到连这些瓜果蔬菜都能欠了你们的债啦!”

  一句话引得围观的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哄笑。

  那管家一见真的是恼羞成怒、大吼一声,

  “好你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来呀、给我打!”

  “打”字一出口,十余名恶奴顿时乱喊乱叫着、各自抡起木棒朝这边冲了过来。

  少年一见、心道来的正好,自己也正想着狠狠揍他们一顿、再把那个叫小英子的女孩儿给救回来呢。可谁知还没等上前,却见崔占、崔江兄弟俩跑到了马头前面、张开两手将他护住喊道,

  “小恩公,我们知道您的大恩大德了,不过他们人多,您还是别管我们、快走吧!”

  “你们这是在干嘛,”

  少年一见这兄弟二人大义凛然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一催马、跃过他二人,复又将他们护在了身后道,

  “放心吧,就他们那几个臭鱼烂虾,还不够我一个人收拾的,你们先在一边儿等等,看本少爷怎么将小英子救回来还给你们。”

  “啊?哦……”

  虽然还是半信半疑,可见对方那泰然自若、胸有成竹的样子,崔家这兄弟二人不由自主地退到了一旁。

  此时、站在最前面的几个恶奴已经到了不足丈余远的地方,举起木棒朝少年打来,却见这少年右腕轻轻一抖,手中这条长鞭顿时宛若游龙一般、飞向那些家伙们,转眼之间,六、七个恶奴便被抽中,疼得惨叫声连连,东倒西歪、四散奔逃。

  那管家一见、鼻子都要气歪了,大喊道,

  “废物、废物,一群废物!平时都白养着你们了。一起都给我上,我就不信他一个小娃娃、还有三头六臂不成!再拿他不下、老子就把你们都剁了喂狗!”

  这些家伙知道管家是真的急了,只好硬着头皮、一窝蜂地再次围了上来。

  叫了声“来的好”,手中长鞭再次舞动起来,本想好好地再教训一下眼前的这些家伙们,可不等少年上前,却见周围的几个恶奴突然趴下了四、五个,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那神秘的年轻人出手了。

  此时,他身上的披风已经甩掉,只是斗笠还戴在头上、遮住大半张的脸,肋下宝刀已拿在手中、却没有出鞘,刚才只是用刀鞘便将那些恶奴击倒。

  少年轻哼了一声道,

  “不用你来多管闲事。”

  “啊?!”

  年轻人回头用很好笑的眼神看了看他、才无奈地道,

  “宗少爷不是答应要救人家的女儿了么?不趁着现在的机会去救、还在等什么呢?这十几个杂碎就交给我好了。”

  经对方这一提醒,少年抬头一瞧、果然见那管家正抓着女孩儿、身边只剩下那个帐房先生了,别说、还真是个好机会。既然如此、也就不必再客气,少年二话不说、足尖儿一点马镫,这匹马顿时如离弦之箭般、直奔那个管家,转眼便到了他的面前。

  那管家只顾着乍乍乎乎、指挥家奴打人,哪想到人家直奔着自己来了,吓得浑身一抖,手中也在不知不觉间放开,只是瞬间、女孩儿已被少年拉上了马背、转回到崔占面前,

  “你的女儿已经救回来了,还给你吧。”

  “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将自己的闺女从马上抱下来,崔占几乎是喜极而泣,不知再说些什么才好。

  而此时,那个斗笠年轻人已经将恶奴们打的滚的滚、爬的爬,管家也知道今天不会得逞了,只好喊了一声,

  “好了、好了!都是一群废物,别在这丢人现眼了,我们回去!”

  “不收帐了么?”

  那年轻人用戏谑的口吻问道。

  管家气急败坏地道,

  “你们这两个小子、咱们走着瞧!”

  说罢,带着手下被打得狼狈不堪的家奴们走了……

  崔家的这些人围上来纷纷向二人道着谢,少年边安抚着大家,边告诫他们再遇到这种恶人就团结起来、不要畏惧,实在不行就去辽东县衙找知县何大人、让他为大家做主。

  当所有人都慢慢散去后,少年才回过头、又打量了那年轻人一眼道,

  “你怎么还不走,想干嘛?”

  “在下姓王、名玉。”

  年轻人对他的冷淡并不以为忤,反倒笑容可掬地拱手道。

  听他竟然做起了自我介绍,少年不禁有些好笑地道,

  “谁问你了?好吧,你叫王玉,然后呢、还有事么?”

  “你啊,还真是怪有意思的,”

  王玉叹了口气,笑道,

  “怎么说刚才我也算是帮了你个小忙儿,而且还将名字告诉了你,干嘛非要这么冷淡啊。”

  “不然还能怎么样,”

  少年白了他一眼道,

  “又不是我求你来帮我忙儿的,名字的话、就算是我不说,恐怕你也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不是么?”

  “说的确实没错儿,”

  王玉发现自己在这少年面前,真是一点儿主动权都占不到,不禁苦笑一声,

  “阁下是这辽东县北门外宗家的大少爷、宗吉元是吧?六年前十二岁时便考中了秀才,在本地可是轰动一时呢。”

  “说的对,不过,”

  宗吉元轻哼一声道,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真要是有事的话,还是直说吧,你想干嘛?”

  “我……”

  王玉一脸“真服了你”的表情,哭笑不得地道,

  “好吧、好吧,我只不过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可我并不想和你交朋友,”

  边说着,宗吉元转身上了马、边又道,

  “‘朋友’这两个字可是承载着很深的责任的,所以、我劝你也不要动不动就将其挂在嘴边儿,凡事想好了再说。”

  说罢,打马扬鞭飞奔而去,只留下王玉一个人、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