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三十八章 虎相公

  咚咚咚,女子夫君的脚步声,像是带着千钧重担,每次落下,都震得山洞一阵摇晃。

  方斗甚至看到,不远处的酒缸内,涟漪一圈圈扩散,始终不得平静。

  大汉们被惊动了,这才想起刚才的谋划,纷纷推开酒盏侍女,手忙脚乱将刀抓在手上。

  等他们起身时,却发现头晕目眩,平时举重若轻的长刀,竟沉重无比。

  当啷,还有人手软之下,长刀脱手掉在地上。

  大哥实力最强,沉声喝道,“一帮不争气的东西!”

  眼下这幅样子,一个个醉得站不稳,怎么能杀人办事?

  “夫人呐!”

  一个高大身影闯入山洞,众人见到他的模样,纷纷吸了口凉气。

  这人实在太高了,超过两米有余,且不是瘦高,而是雄壮威武的高大,全身肌肉鼓胀。

  他披着一张虎皮,左手拿着猎叉,右手提着鼓囊的口袋。

  “相公,你回来了!”

  女子的语气,变得更加娇媚,听得大汉们心痒痒。

  他口中的夫君,闯入山洞内,那些侍女们齐刷刷跪了一地,“恭迎主人回府!”

  ‘夫君’乐呵呵,扫视山洞各处,“夫人,你真是贤内助啊,早早给咱准备了爱吃的酒菜!”

  “嗯!”

  他目光扫过大汉们,“雄壮,肉有嚼头!”

  然后是方斗、福宝和书生、货郎,“白净,口感细嫩!”

  这两米高的壮汉,哈哈大笑,“夫人呐,我给你带礼物回来了!”

  他抛出右手的口袋,巨力投掷下,口袋在空中散开,里面哗啦啦流淌出金光银光,竟是各种金银器皿,还有结结实实的元宝。

  “大哥,动手吧!”

  大汉们被金银晃花了眼,竟没察觉这头壮汉的异常,怂恿大哥动手。

  大哥心动了,想到美人财宝,把心一横,“动手!”

  重点嘱托,“先杀这壮汉,然后再灭口!”

  所谓灭口,就是要杀了在场的方斗等人。

  果然是老贼,行事果断老辣,滴水不漏。

  座椅上的女子,伸手一指大汉们,“相公,这些客人好不热情,商量着给我换个相公,你说如何是好?”

  壮汉双眼瞪得如铜铃,“还有这事,老子要细嚼慢咽,生吞了他!”

  “杀!”

  大汉们早已按捺不住,拔刀冲杀上前,侍女们尖叫声往四周乱跑。

  “孩儿们,还不动手!”

  壮汉一声喝,慌乱的侍女们停下脚步,脸上露出阴森的神情,下一刻,纷纷化作阴风,衣裳全都地掉落地面。

  这些阴风泾渭分明,并不融合一处,反而浮现眼耳口鼻和四肢,仿佛幽灵般在空中飘浮来去。

  “什么鬼东西!”

  方斗听到货郎乔东,瑟瑟发动说道,“这是虎役伥鬼,完了,这家是妖精窝,咱们遇上虎妖了。”

  为虎作伥这个承羽,方斗总算听过,见状饶有兴致盯着。

  伥鬼们形如阴风,来回穿梭,片刻便缠住几个大汉。

  大汉们本就腿脚发软,好不容易凝聚力气,被伥鬼缠在身上,阴寒气息透着皮肤渗入体内,当场脸色发白,倒在地上僵住了。

  摆满酒菜的桌子被掀翻,杯碟破碎,大鱼大肉的菜肴现出原形,竟是泥土石块幻化而成,而酒缸中的美酒,也是腥臭扑鼻的污水。

  大汉们见状,恶心得呕吐起来,有些反应剧烈的,连黄胆水都吐出来。

  “兄弟们,不要怕,剁了他们!”

  大哥大声吆喝着,带着手下们,举刀杀向两米高的壮汉。

  ‘夫君’呵呵大笑,提起沉重的猎叉,呼啦啦一扫,大汉们像是保龄球瓶,东倒西歪横飞出去。

  “啊!”

  一人撞在岩壁上,力道太猛,当场四分五裂,内脏掉了一地。

  更有被猎叉正面扫中的,整个身躯被打爆,化作漫天血雾。

  ‘夫君’深吸口气,血雾被收成一束,被他吸入口中,咂咂嘴,然后咧嘴笑了,“开胃小菜!”

  “跑啊!”

  大哥刚才当头冲杀,见到猎叉带着无俦巨力,知道绝难抵挡,便是个懒驴打滚,险之又险逃过一劫。

  先前有多凶残,此刻便有多恐惧!

  大哥见到手下大汉们死伤惨重,肝胆俱裂,知道遇上难以战胜的妖魔了。

  他平日如何凶恶残忍,也只能对普通人,遇到妖魔时,也如同被他劫杀的商户,软弱得无法抵抗。

  ‘夫君’张开右手,如同蒲扇半大,抓住来不及逃走的一名大汉,倒提着放在嘴边。

  也不见他如何变化,嘴巴一张,化作血盆大口,一口咬掉头颅,咀嚼几次咽下,把断口凑到嘴边,血如泉涌被尽数吸干。

  嘎巴几口,一个大活人就被吃掉。

  “妖怪,妖怪,跑啊!”

  刚才方斗的故事虽然恐怖,但众人都知道是假的,眼前可是实实在在的真妖魔,当场生吃活人,凶残无比。

  方斗扫了一眼,见到货郎乔东,缩在货架旁瑟瑟发抖,知道他是胆小怕事的小人物,倒也没轻视他。

  “货郎兄弟,帮我照顾下福宝!

  方斗将福宝交给乔东,这货郎虽然害怕,但还是接住福宝,将他牢牢护在身边。

  “妖孽休要猖狂!”

  这个声音,竟是书生在叫喊。

  下一刻,山洞内响起鸟雀扑扇翅膀的声音。

  方斗回头,见到漫天黑鸟,朝着‘夫君’冲刺过去,拍打翅膀连抓带啄。

  ‘夫君’一抬手,当场打爆百十来只黑鸟,结果落下的不是血液内脏,而是粘稠的墨汁。

  嗖嗖嗖,鸟群最密集地方,俨然是书生的笔尖。

  不知何时,书生已经取出笔墨,在空气中作画,墨汁化作一只只黑鸟,成群结队朝‘夫君’冲去。

  “这书生有本事啊!”

  方斗啧啧称奇,却听到货郎解释,“礼、乐、射、御、书、数,君子六艺,这是其中的显灵书法。”

  别看这货郎胆小,却是见多识广。

  “显灵书法,落笔生万物,极为厉害!”

  他这边解释着,书生动作又有变化。

  漫天黑鸟虽然杀伤有限,但‘夫君’出手打爆,都化作墨汁落下,糊住他的视线,已经起到打乱节奏的作用。

  于是,书生大笔一挥,空中挥洒的墨汁,勾勒出凌空飞跃的猛虎,张开血盆大口,姿态栩栩如生,让人仿佛听到咆哮声。

  “哈哈,在老子面前玩这个!”

  ‘夫君’扔掉钢叉,掀开身上虎皮,就地一滚,阴风滚滚,刹那间化作两米高、五六米长的大老虎。

  这头老虎的眼神,带着人类的智慧,显然已经成了妖精,先前更能变化成人类模样,道行不浅。

  老虎口吐人言,“食物越有劲,吃起来越有趣!”

  它扭头朝着女子,“夫人稍等,我马上吃完饭,回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