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三十七章 倩女幽魂

  故事刚开始,一伙刀客闯入荒野外的兰若寺,遇到美女环绕。

  书生和货郎捏了把汗,以为这是在讽刺旁边的大汉,但见到方斗神色如常,也渐渐安静下来。

  方斗口才极好,将美女的妖艳多情,主动纠缠刀客求欢,描述得生动活泼。

  他低估了故事的威力,这年头没什么娱乐,就算是茶馆里的说书人,口述评书侧重炫技,对情节把握稍弱。

  电影版的倩女幽魂,论情节曲折、写情动人,都是流传多年的经典,对这帮子古人简直是大杀器。

  讲故事最重要是什么,代入感。

  主人公是书生,开头又是一帮刀客,很快便抓住书生和大汉的注意,快速带入到情节当中。

  尤其是女鬼们化作妖艳女子,在浴池内和刀客们交欢,香艳**的气息简直浓郁之极。

  那帮子大汉,听得目瞪口呆,哈喇子都流下来了。

  福宝呢,被方斗捂住耳朵,什么都听不到,满脸幽怨。

  方斗注意到他们的神色,心中一笑,站稳扶好,待会儿小心刹车太快,把你们摔下来。

  “浴池中,一团血光升起,异变突生……”

  原本香艳的气氛,转瞬间变得诡气森森,血光之灾陡然发生。

  方斗干净利落,交代出女鬼现身,或放出千丈青丝,或伸出尖锐指甲,将刀客们当场屠杀,浴池顷刻间被血填满。

  “小和尚,你他么成心的!”

  大汉们刚沉浸在意淫中,没想到香艳剧情转眼变成恐怖片,吓得小兄弟们垂头丧气。

  大哥沉着脸,“接着讲!”

  他已经猜出,方斗话里有话,在暗指什么!

  女子目光闪烁一道亮光,小和尚有意思,这是在救人吗?

  这帮愚夫早被色欲迷花了眼,岂是你能劝的过来?

  方斗继续讲故事,等到树妖姥姥出场,阴阳怪气、男女双声的设定,轻描淡写吸干一人,让听众汗毛都竖起来。

  “妖魔,绝对是千年妖魔!”

  再接着,燕赤霞、夏侯剑客出场,一场大战过后,夏侯剑客被聂小倩诱惑,被吸光精血而亡。

  大哥叹息不已,“一代剑客,为色所迷,竟落得如此凄惨下场!”

  笃笃笃,书生面露不满,用筷子敲桌子,“宁采臣怎么还没出场?”

  方斗连忙说道,“有有有,下面就出来!”

  宁采臣是落地书生,为人迂腐为不失善良,在恶人遍地的郭北县,被捉弄的手足无措。

  这段剧情,属于喜剧风格,被方斗说得生动有趣。

  书生听得嘴角含笑,“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宁采臣确是我辈中人!”

  大汉们则是代入郭北县的恶人身份,大笑着说道,“这书生太笨了,讲道理有用的,还要刀枪做什么!”

  接下来,宁采臣被人所骗,进入兰若寺,遇到燕赤霞、聂小倩等人人物,发生许多啼笑皆非的故事。

  后来,他误将燕赤霞当成杀人犯,回到郭北县报官,结果遇到一个贪官,升堂收钱、问案也收钱,没钱先打五十大板,唯有退堂是免费的,硬是将宁采臣逼回兰若寺。

  大哥听到这里,大声喝骂,“这等贪官,世上多不胜数,人都说强盗可恶。可没有贪官,哪来强盗?”

  书生更是连连叹息,“当官贪财,不能为民请命、公正断案,才使得恶人逍遥在外,一介书生只能栖身妖魔巢穴,悲乎哀哉!”

  后面,剧情快速进展,燕赤霞大战树妖姥姥,即将胜利时,更厉害的黑山老妖出手,抢走了聂小倩。

  这时候,连大汉们也被剧情吸引,不断催促方斗往下讲。

  “快说,快说,书生怎么样了,可曾救回那个女鬼!”

  “小和尚,你若是敢让他们都死在黑山老妖手下,老子剁了你!”

  方斗微笑,“别急!”

  燕赤霞带着宁采臣,遁入黑山妖界,和黑山老妖一场大战,最终救出聂小倩。

  期间,各种恐怖片段,连刀头舔血的大汉们,都听得牙关打战,膝盖发抖。

  “最终,聂小倩魂魄重入轮回投胎,宁采臣离开兰若寺,踏上归程!”

  方斗讲完整部倩女幽魂,山洞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浸故事当中。

  书生更是哭得泣不成声,显然把自己当成聂小倩了,双手在桌上乱抓,“小倩不要走,不要走!”

  他抬头,泪眼婆娑盯着方斗,“为何杀我小倩?”

  “这是故事!”方斗无奈摊开双手。

  大哥和一帮大汉们,听完后长长呼吸,这故事太过阴森诡异,清洁曲折更是令人喘不过气。

  听完后,感觉像是在故事中活了一世,至今还大汗淋漓,不能缓过来。

  “这和尚好生厉害!”

  主座上的女子,突然开口问道,“小师傅,宁采臣还能见到聂小倩吗?”

  方斗迟疑片刻,说道,“能,轮回当中,此二人终有再见的一天!”

  女子擦拭眼角,“多谢小师傅的故事!”

  她起身招呼个人,“让我们共饮一杯,谢谢小师傅!”

  在她招呼下,大汉们重新开始喝酒吃肉,气氛再度热闹起来。

  方斗心下叹息,你们以为只是个故事,听完就算,却错过最后逃命的机会。

  “小师傅,你怎么不吃呀?”

  侍女们上前劝酒,却都被方斗一一挡开,“抱歉,不饮酒不吃肉!”

  书生扑上前,拉着方斗说话,“小师傅你告诉我,世上果真有宁采臣和聂小倩么?”

  “真有!”

  书生双眼一亮,却听到方斗说,“这世上的痴男怨女,哪个不是宁采臣和聂小倩,书生,你读书多,知道的道理多,怎么就痴迷了?”

  “啊!”

  书生双目失神,跌坐在兽皮垫子上,似乎在细细品悟。

  一旁的货郎,取出干粮饮水食用,慢条斯理拒绝侍女们的劝说,也不动桌上的酒肉。

  那帮大汉没顾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不时拉来侍女,抱在怀里肆意玩弄,侍女也不害怕,咯咯笑着百般迎合。

  大哥则是盯着主座的女子,一口口喝酒吃肉,眼神片刻不能挪开,连他自己都没注意,今日吃的酒肉,已经超过平时的饭量,而且超过太多,已有七八倍,乃至十倍之多。

  喝的太多,吃得太多,身躯像是吹气般膨胀,双腿已经站不稳,无力躺在兽皮座椅上,但还是不停吃着。

  女子盯着众人,眼神带着几分怜悯。

  “夫人,我回来了,你在哪儿!”

  一声大喝,仿佛雷霆炸响,在场众人均觉得耳膜剧痛,原来是女子的夫君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