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斗米仙缘 > 第三十六章 冲突

  方斗抱着福宝,身边跟着货郎、书生,走入山洞中,迎面而来是**的气息。

  “来来来,贵客请坐!”

  大厅中,还有不少铺着珍贵毛皮的座椅,侍女们娇媚多情,将三人连拉带请,在靠近的三个座椅落座。

  福宝兴奋不已,伸出胖呼呼小手,目标是一盘烧鸡,就要拽下泛着油光的肥嫩鸡腿。

  “啪!”

  方斗眼疾手快,拍中福宝的胖手。

  “疼!”

  福宝眼泪汪汪,对着小手直吹气。

  货郎乔东也没动,低声说道,“这里古怪得很,咱们不要乱吃乱喝。”

  他常年行走各地,险恶的事情见了不少,知道绝不能胡乱吃喝,到了陌生地方,最好用自己的干粮、饮水。

  一旁的书生长相秀气,又显得文质彬彬,几个侍女缠着他,这个端起酒杯劝酒,那个夹着肉块往嘴里送。

  “谢谢小姐,小生不胜酒力!”

  “非礼勿动,那里不要伸手!”

  “啊呀!”

  侍女们都是老司机,将书生玩弄得满脸通红。

  方斗看了几眼,目光落在主座上,那个女子的容颜,的确超凡脱尘,令人过目难忘。

  但是,这件事情怎么想怎么古怪?

  荒山野岭,出现这么个纸醉金迷的销金窟,就差明晃晃挂个牌子——‘兰若寺’!

  裹着皮草的女子,注意到方斗的目光,柔媚轻笑,“客人不必拘礼,这里的酒肉可随意取用!”

  方斗看向两旁,那帮大汉们吃酒喝肉,不亦乐乎,又在侍女们服侍下揉捏肩膀、轻搓胸口,逍遥得魂不守舍。

  “我家大哥哥是和尚,不能吃肉!”

  一个响亮的童音响起,正是方斗怀中的福宝。

  女子目光一闪,开始认真看着方斗,“原来是释门的小师傅,咱们真是蓬荜生辉啊!”

  “我生来信佛,在这里敬小师傅一杯!”

  说着,她亮出纤纤玉指,轻拈酒杯,凑到鲜红的唇边。

  “恕我不能奉陪,小生也不喝酒!”

  方斗这话出口,女子的酒杯停在半空。

  这时候,一名大汉走上前,脸上带着玩味笑容,“美人儿,小和尚不解风情,还是咱懂得疼人,这杯酒和你碰了。”

  他快步上前,冲到主座上,看得双眼发直,喘着粗气伸手,企图握住女子光滑如玉的胳膊。

  书生见了,推开纠缠的侍女,站起来大声呵斥,“以客犯主,你们不是君子之举!”

  其余大汉们哈哈笑着,“咱们本来就不是君子!”

  主座上,女子慵懒伸腰,就势一滚,让开大汉的手掌。

  “夫家不在,小女子招待不周,还请客人回到座位等待!”

  大汉满眼都是柔嫩的肉光,满脑子都是禽兽之行,那还顾得上女子说什么,抛开手上的酒碗,就要扑上去。

  “放肆,给我滚下来!”

  这个时候,只有大哥开口,才能喝住大汉。

  大汉不敢动了,耷拉着脑袋原路返回。

  柔弱无骨的女子起身,遥遥对着大汉行礼,“多谢客人。”

  大汉说话都变得文绉绉,“我兄弟不懂事,还请夫人见谅!”

  坐在他身边的大汉们,见状都猜出大哥的心思,怕是对着女子有了意思。

  他们这帮拿刀的兄弟,往日里受大户雇佣,也能看家护院,也能护送珍贵货物。

  如果雇主的实力强,他们乖乖收钱办事,万一见到机会,便会翻脸动手,洗劫雇主的钱财货物,往往为了封口,杀得鸡犬不留。

  说白了,这就是一帮贼寇。

  大汉们对视几眼,露出得意神情,只待大哥一声令下,就要出手杀光碍事的人,比如说和尚、货郎和书生,还有那个小孩。

  只是没料到,大哥今天想玩些情调,不想直接动手。

  女子听了露出哀戚神色,伸手擦拭眼角,“这位英雄,实不相瞒,家夫为养家糊口,终日在外奔波。”

  “小女子独守空房,平日里好不寂寞!”

  “今日能招待几位贵客,真是心里欢喜的很!”

  一个大汉忍不住跳出来,“夫人,你那相公不疼你,配不上你怎么个美人儿,听我一句劝,咱们大哥英武不凡,是世上少有的英雄豪杰,不如你就跟了大哥吧!”

  女子听了也不动怒,微微一笑,“这倒是个好法子!”

  大哥听了心中欢喜,此地虽然地处山洞,却装饰得富丽堂皇,座椅上的兽皮都是珍稀货色,一张值上百银子,侍女们个个穿金戴银,显然是大富大贵之家。

  若能斩杀了女子口中‘夫君’,再占据此地的财富,可以逍遥很长一段时间了。

  “……只是,家夫性格暴躁,不听人劝!”

  大哥哈哈大笑,“这个好办!”

  其他大汉们纷纷说道,“劝人这种事儿,咱们专业得很!”

  “咱们劝过的人,现在都很安静,半句怨言没有!”

  “你相公交给我们啦!”

  女子笑了,起身站在台阶上,皮草包裹下,露出两条令人挪不开目光的大腿。

  “如此,多谢各位英雄了!”

  山洞当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长夜漫漫,小生讲个故事,给大家解解闷如何?”

  这是方斗开口了。

  大汉们很不耐烦,“小和尚住嘴,咱们不想听你劝人弃恶从善的释门故事!”

  释门的出家人,经常说些佛经小故事,劝人向善,这些大汉听过许多,却是过耳不入心,杀人劫财的本业照做不误。

  “小女子倒有些兴趣!”女子开口了。

  方斗哈哈笑道,“这个故事香艳刺激,一点也不枯燥!”

  “小女子洗耳恭听!”

  方斗深吸口气,“这个故事发生在郭北县,一个名为宁采臣的书生,从外地过来收债,误闯当地的兰若寺……”

  一旁的书生,起初不在意,当听到故事的主人公是书生,顿时来了精神,支起耳朵听着。

  货郎乔东,也渐渐听得入神。

  大汉们起初还在起哄,但听着听着,陆续安静下来。

  方斗讲的是电影版,情节更为曲折,开头便是一帮刀客误入兰若寺,被树妖姥姥带着女鬼,吸干了精气而亡。

  他回忆电影片段,描述得栩栩如生,在众人面前,缓缓拉开一幅乱世画卷。